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台湾的表态(转贴)

一泓秋水1122 收藏 1 1986

标题:徐复观在港报撰文:《终于要打这一仗》

文章正文:

说相信只要是中国人,对越南当局的卑鄙、阴狠、毒辣和它永无休止的野心,都忍不住这口气;台湾当局如在精神上支持对越作战,对苏越加以严词讨伐,是为上策

[本刊讯]香港《华侨日报》二月十九日刊登徐复观的一篇题为《终于要打这一仗》的文章,摘要如下:

中共毕竟于十七日拂晓前发动报复性的攻势了;中共忍不住这口气,我相信只要是中国人,对越共的卑鄙、阴狠、毒辣,及其永无休止的野心,也同样忍不住这口气。不论对国内政治问题的意见是对立得如何尖锐,但我深信,这类关系国家民族千百年利害荣辱的对外战争,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所应勇敢接受的最基本的考验。数十年来,我敢与毛泽东等为敌,却决不敢与自己的国家民族为敌;因此,我要求,待望中共此次战争也和一九六二年的中印战争一样,能得到泱泱大国之风的胜利。

中共宣称“不要越一寸土地,只要和平边界”,这不仅是合理的,而且也是可信的。毛泽东的“世界老大哥”意识,使他在国际事务上,宁愿吃亏上当,决没有占过他人的一分便宜。以中共对外的传统态度说,中共目前决然发动还击越南入侵之战,除了忍不住这口气外,必有迫不得已的苦心和利害上的权衡比较。



越共勾结苏联,吞并柬埔寨,中共假定听任越共从容消化,它势必以泰山压顶之势,很快吞并泰国及整个东南亚。届时西方国家,也只有口头上的谴责,不可能有实际的行动;于是苏联对中国南北夹击的战略,大大增强,中共彼时虽欲罢休而更不可得。与其遗巨患于将来,何如在越共尚未消化柬埔寨以前,且正当雨季即将到来之际,当下忍痛加以一击。

大家最大的顾虑是苏联的问题,中共当然也慎重地考虑到这一点。此问题的关键,乃在苏联是否决心要提早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苏联若于此时动手,侵入新疆、东北,甚至西北,不是没有可能;并且在入侵之初,西方国家也未必马上趁机蹑其后。但中共对它必定死缠不放;而西方国家也必然感到不能坐视苏联在中国的扩张;其势必导向第三次世界大战,以求全面解决不可。苏联在这种情形之下进入到第三次大战,它是否觉得有利?即使苏联为了援助越南,不惜对中共直接作战,但对越共也不能发生解救的作用。因为在常情上讲,中共对越作战,动用广西、云南两省的力量,已经够了。

中共目前四个现代化刚开始,遽然对外用兵,这当然是不利的。但在比较上,中共穷,越共比中共更穷。四个现代化的问题,与苏联到底打不打中共,有密切关系。若苏联并不想打中共,则他日不打,现在也不会打,便不会影响到四个现代化的整个计划。若它决心要打中共,则与其四个现代化进行有了基础时,到不如在四个现代化刚着手时提前打,使它的飞机飞弹,没有太重要的目标。


中共当然是打有限度的战争,以全力求得速战速决。中共的军事进展顺利,控制和战之权也就容易,否则艰难之局,也应当在中共领导人的估计之中。这里我想提出另一个问题,即是台湾国府对此将采何种态度。目前局势,对台湾有安定作用,但也要看国府当局如何加以利用。

我简单的想法是:国府发表宣言,一面谴责中共的政治体制,一面申明国家民族的立场,在精神上支持中共对越作战,最低限度,对苏联越共,加以严词讨伐,这是在统战上采取反攻的上策。

不表明态度,在文字上口头上彻底保持中立,这是消极的划疆自守,可勉强称为中策。若抑制不住幸灾乐祸之情,在文字上,在口头上,站在越共苏联方面讲话,这是下策中的下策。因为这样做在实际上并无损于中共,徒使拥护国府的人抬不起头来。以国民党的光荣历史,在任何情形之下,也不会把石敬塘(注)当人看待。


(注:石敬塘,后晋高祖,五代晋王朝的建立者。后唐时为河东节度使,镇守太原。石敬塘割燕云十六州予契丹,并称契丹主为“父皇帝”,自称“儿皇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