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 那双美丽的眼睛

挺中匾歪 收藏 16 244
导读: 美丽的眼睛 转业分配工作后,我几乎是在抱怨声中度过的。可不吗?自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班以来,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我几乎不敢看自己了,脸上的肤色被强烈的紫外线暴晒的黝黑,这还不算,整天与吸毒人员接触,特别是一些身上携带传染病的人员,更是让我心有余悸。就这样在抱怨与恐惧中度过了30多天,心里对这份戒毒工作越来越感到厌烦,一直在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逃离这“满目疮痍”的“是非之地”,直到有一天,我的工作态度突然转变了,人也变得极其的安静了。 工作上的安排这天轮到我值夜班,报着慵懒的态度我捂着鼻子巡视玩戒毒学员的宿舍

美丽的眼睛

转业分配工作后,我几乎是在抱怨声中度过的。可不吗?自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班以来,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我几乎不敢看自己了,脸上的肤色被强烈的紫外线暴晒的黝黑,这还不算,整天与吸毒人员接触,特别是一些身上携带传染病的人员,更是让我心有余悸。就这样在抱怨与恐惧中度过了30多天,心里对这份戒毒工作越来越感到厌烦,一直在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逃离这“满目疮痍”的“是非之地”,直到有一天,我的工作态度突然转变了,人也变得极其的安静了。

工作上的安排这天轮到我值夜班,报着慵懒的态度我捂着鼻子巡视玩戒毒学员的宿舍后,回到了值夜班的地方,一边烤着火炉,一边在漫不经心地同临时工和护士在聊一些无聊的话题,渐渐地睡意袭来,恍惚中突然有人喊:“接班了”,惊醒后,才知道是护士交接夜班了。有的戒毒学员再喊:“肖医生”,我一听感到很纳闷,心想这里面的护士怎么都姓“肖”呀!我随口问了一句刚来接班的护士:“你也姓肖呀”!这名护士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道:“不是,我姓李”。回眸的那一瞬间,我才发现,这双眼睛是美丽而又纯洁的,虽然面部被口罩罩着,但是我依然能感到这双眼睛的清澈和透明,这与其他护士的无聊麻木的表情有本质的区别,再说在这种工作环境下,这双眼睛无疑是污浊的空气里袭来的一阵沁人心脾的凉风。

旁边的临时工此时接过话茬说道:“不是这样的,这里的戒毒学员对所有的护士都尊称为小医生,而对正式的工作医生才称呼为医生,云南的方言中‘小’与‘肖’的发音几乎一样”,我恍然大悟,不自觉地对自己问这么幼稚的问题感到汗颜,幸亏是在晚上,脸红没人看的出。我突然间感到这里的戒毒学员还是蛮幽默的。我连声说,对不起。这位李护士微微一笑,没再回答。我此时的那份慵懒与麻木似乎突然间消失殆尽,话题也突然多了起来。当我问道,你怎麽也会到这里工作时,她的回答让我始料不及。她说,当初是为了找工作才来的,当时也是报着混口饭吃的思想,如今自己爱上了这份工作,因为吸毒的人群中,受骗的的和为生活所迫的占大多说,也就是说他们当中人的善良本质还是能够时时体现的,我们是医务工作着,面对的危险性更大,这里的人中患艾滋病的人占30%以上,本来他们吸食毒品已经使他们自己背负了沉重的心理生理负担,但是患病后,他们的心理防线会进一步崩溃,漠视仇恨一切似乎是他们的共性,所以我自己感到自己有责任来拯救他们,虽然我不能给他们多少实质意义上的安慰,但是每当我在为他们体检和打针吃药时看着他们那一双双渴望生存的眼睛时,我就感到了自己的责任重大,更希望他们打针吃药后病情好转。其实每天当一名发烧的病人烧退后,似乎我也是大病初愈,那份解脱与舒心只有自己能感受到,到这里工作的医护人员不多,大家对吸毒人员有一种拒之门外的心理,一是怕这里乱七八糟的传染病,二是这里的环境是封闭的,与外界交往甚少,其实在哪里工作都一样。

猛然间,我似乎觉得自己很渺小,虽然自己是国家公务员,虽然自己曾经是部队的军官,可是同这位“小医生”相比,我几乎就是一个极端的自私主义者,抛却国家集体这类大的话题不谈,单从个人对待人生对待工作的态度我就已经相形见绌了。

第二天,在饭堂的门口,我又碰见了这位美丽的“小医生”,扑闪的眼睛透露出的自信看不出她脸上有任何熬夜时留下的憔悴,而我此时是哈欠连天。我们不在一个饭堂,她们吃饭须交钱,我们是免费的,我望着自己碗里丰盛的早餐,心里有一种酸涩的感觉,其实这位“小医生”才有资格吃这份免费的早餐。

从这以后,我的工作热情高涨起来了,不再为这份工作感到低人一等,相反我有一种自豪感:我是来拯救不幸的违法但又是受害的群体的。而这份自豪感源自于一位普通的合同护士几句朴实的话语。

向美丽的“小医生”致敬!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护士,她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眼睛。

我的这篇文章是在在我的“凤凰博客”里写的








本文内容于 2008-2-9 16:01:10 被挺中匾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