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维护国家统一战争系列之四

kdy27 收藏 2 636
导读:第四章 两征金川与改土归流 在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从元、明以来,一直实行土司制度,由当地部族首领世袭统治。这一制度起初能起到联络各族上层势力、维持边远地区统治秩序的作用,但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一个个割据称王的“独立王国”,极大的阻碍了各民族之间的融合交流和民族地区的发展。土司们对内残酷压榨本族人民,对外割据叛乱,侵袭地方。为了改变这一局面,从清代中期开始,清正府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土归流改革。 改土归流必然触及一些少数民族上层势力的利益,他们利用民族、宗教等手段控制各族民众发动叛乱,以期维持

第四章 两征金川与改土归流


在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从元、明以来,一直实行土司制度,由当地部族首领世袭统治。这一制度起初能起到联络各族上层势力、维持边远地区统治秩序的作用,但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一个个割据称王的“独立王国”,极大的阻碍了各民族之间的融合交流和民族地区的发展。土司们对内残酷压榨本族人民,对外割据叛乱,侵袭地方。为了改变这一局面,从清代中期开始,清正府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土归流改革。


改土归流必然触及一些少数民族上层势力的利益,他们利用民族、宗教等手段控制各族民众发动叛乱,以期维持其特权和割据。清军在平叛过程中,也必然带有民族压迫的成份,有一些焚掠、屠杀事件发生,但总的来说,改土流归和平定土司叛乱,最终结束了西南民族地区的割据状态,促进了各族交流发展,对各民族地区的长治久安和社会经济发展是有利的。


在清正府西南改土归流的过程中,大小金川之是役是耗时最长,损失最大的,也很有代表性的一役,下面分两节来简要介绍一下两征金川与改土归流。


第一节 土司制度与第一次金川叛乱


清代的土司官制分二种:第一种是文职土官,即是由各族头人充任世袭的土知府、土知州、土知县,副职如同知、县丞则为流官;第二种是土司,即由少数民族首领充任宣慰司、宣抚司、安抚司,是世袭的武职,负责为中央政府征收钱粮贡赋,维护地方治安,地位略高于土官。清代土司广泛分布于云、贵、四、广西和湖南、湖北的西部。所谓改土归流是指仿照汉区制度,由朝廷任命非世袭的流动官吏对原土司辖地进行管理。改土归流自康熙朝开始,在雍正时形成高潮,到乾隆朝基本完成,大体上广西和两湖的改土归流主要采用招抚的办法,云、贵、川地区用兵较多,尤以张广泗在贵州征苗杀戳最多,民族压迫成份最重。


所谓金川是大渡河上游的两条支流,因产金得名大、小金川,在今四川阿坝自治州境内,明代属杂谷土司,与绰斯、甲布等九土司地交错。清初小金川首领卜儿吉细因与清地方官员关系密切,于1650年(顺治七年)被保荐为土司。1666年(康熙五年),大金川首领嘉勒巴归顺清朝,被封为“演化禅司”。1723年(雍正元年),嘉勒巴之孙莎罗奔因随岳钟琪平定西藏有功,被授为金川安抚司,居大金川,而以旧土司官泽旺居小金川。


泽旺之妻阿扣系莎罗奔之妇女,泽旺为人儒弱,政务被阿扣和泽旺的弟弟良尔吉控制。1746年(乾隆十一年),莎罗奔和阿扣、良尔吉合谋将泽旺劫持到大金川,并夺其印,准备兼并小金川,由于四川总督下檄文干涉,才不得不把泽旺放回。第二年,莎罗奔公开叛乱,派土兵进攻革布什扎、明正两土司,四川总督纪山派兵前往弹压,被莎罗奔击败,于是奏请朝廷派大军征剿金川,清正府便任命“征苗有功”的张广泗为四川总督,统兵征讨。


张广泗到小金川后命泽旺留守美诺官寨,命其弟良尔吉随征。当时莎罗奔居于大金川中心的勒乌围,其侄郎卡居于外围的噶尔崖。张广泗以三万大军分两路进兵,一路由川西攻河东,一路由川南攻河西,约定半年内胜利会师。


金川地区山高谷深,急流环绕,只有皮船和索桥可通,雨雪频繁,环境恶劣,易守难攻。当地藏民都居住在石雕当中,石碉均建在高山削壁上,用巨石垒成,坚固异常。清军仰攻,枪弹只能打中石雕,而叛军居高临下向清军射击,弹无虚发。清军每攻一雕,就要伤亡数百人,攻一雕难于克一城,此雕方毁,彼雕复立,半年时间很快过去,清军却没有多少进展。良尔吉与阿扣早已有染,此时阿扣又奉莎罗奔之命与良尔吉正式结婚,良尔吉将清军情报全部泄漏给莎罗奔,使清军屡受重大损失。副将张兴、游击孟臣出战时,就因叛军事先得到情报,所用土兵又叛变而大败,两人皆战死。张广泗师久无功,使乾隆想起了被免职的老将岳钟琪,命他以提督衔协办军务,又以大学士讷亲为经略,到前线督师。


讷亲是文官出身,不懂军事又刚愎自用,初到前线盛气凌人,不顾实际的强令清军三日内攻下噶尔崖,将士有谏者斩。噶尔崖地势险要,叛军又有内线情报,清军进攻大败,总兵任举、参将贾国良等勇将和大批士兵战死。讷亲遭此一败,又变得胆怯如鼠,不敢下一道命令,每次临战都躲在帐房中,遥为指示,受到将士的讥笑,造成上下离心。张广泗看到讷亲前后两副嘴脸,也很看不起他,由此又造成了将帅不和。上下离心、将帅不和的清军,其士气可想而知,史载“有三千军攻碉,遇贼数十人哄然下击,其军即鸟兽散”。讷亲面临这种情况,无计可施,竟荒唐的提出要请“达赖喇嘛、终南道士”再来作法助战。


张广泗出兵不久,乾隆听说金川碉堡势险难攻,特在北京香山仿造石碉,建造云梯,选拔精壮士卒训练,练成二千精兵。当乾隆得知了前线的真实情况后,先后将讷亲、张广泗处死,改派大学士傅恒为经略,带上二千攻雕兵前往金川平叛。傅恒是皇后富察氏之兄,为人精明果敢,他一到金川,立即根据岳钟琪的举报诛杀了良尔吉、阿扣等内奸,断敌内应。傅恒认真分析了敌情,他认为叛军兵力有限,外围防守严密,内部必然空虚,因此提出一面正面进攻,一面选精兵寻小路直奔袭敌后的新战术,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此时战争已进行近两年,大小金川内部粮、弹、物资已极困难,难以坚守。莎罗奔在岳钟琪部下效过力,其土司的职务也是岳推荐的,因此莎罗奔派人到岳钟琪处请和。乾隆皇帝也因清军在战争中损失惨重,又牵连处决两个重臣,也有意罢兵。傅恒认为大小金川不久就将被攻破,不愿退兵,怎奈乾隆不允,于是由岳钟琪率十三骑勇闯勒乌围与莎罗奔谈判。最终,莎罗奔进行了有条件的投降,自缚跪听圣旨,顶佛经发誓永不再叛,并接受清正府有关条件;清正府则对莎罗奔进行赦免,并仍任其为土司。此至第一次金川之乱平定,傅恒因为封一等忠勇公、岳钟琪复三等威信公爵,并在太学立碑记载此次胜利。


第一次金川之乱虽然以和平的方面得以平定,但是叛乱的根源并未扫出,一批叛乱首领仍然担任着土司,继续拥兵自重,这一局面直接造成了十余年后的第二次金种之乱。事实证明,只要土司割据制度存在,就不可能有长治久安。





第二节 第二次金川叛乱与改土归流




第一次金川之乱时,大金川的实力并未受到严重损失,几年后莎罗奔年老,将政务委给侄子郎卡,郎卡不断向邻近地区扩张。1758年(乾隆二十三年),郎卡攻掠小金川及革布什扎土司,四川总督开泰屡次下令制止,郎卡仍侵袭不止。1766年(乾隆三十一年),清正府命四川总督阿尔泰檄令川边九土司环攻郎卡,但九土司中只有小金川和绰斯甲布还有点实力,其余的松岗、梭磨、卓克基、沃日、革布什扎、党坝、巴旺七土司都势力弱小,有的还和大金川山水相隔,即无力也无法进攻大金川。阿尔泰想息事宁人,便从中调解,正式授郎卡安抚司印,并同意郎卡和绰斯甲布土司联姻,郎卡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小金川土司僧桑格(泽旺之子)。这样一来,仅有的可与大金川抗衡的小金川和绰斯甲布反与大金川化敌为亲,一起参加大金川的叛乱,川西局势愈加糜烂。不久,郎卡死,其子索诺木继立,与僧桑格为至亲,两人订立攻守同明,1771年(乾隆三十六年)两人共同起兵。索诺木诱杀了革布什扎土司,僧桑格进攻沃日土司,并公然与清正府派出的援兵作战,正式叛乱。


乾隆帝先命总督阿尔泰进剿,后阿尔泰因畏战不前被赐死,乾隆另派大学士温福、尚书桂林率军出征。1772年(乾隆三十七年)春,桂林率部克复革布什扎土司辖地,温福也进占资里和阿喀。5月,桂林派将军薛琮率三千人带5日粮偷袭小金川,结果被敌军裁断退路,桂林又不派兵增援,结果薛琮战死,三千清军只有二百人生还。桂林隐匿此战不报,被人弹劾去职。乾隆改任阿桂代替桂林的职务。阿桂到达前线后,以皮船渡过小金川,连夺要隘,直捣小金川心脏美诺官寨,僧桑格逃往大金川。清军命索诺木交出僧桑格被其拒绝,为一劳永逸的消除祸乱的根源,乾隆帝任命温福为定边将军,阿桂、丰伸额为副将进讨大金川。


大金川之险要难攻,胜小金川十倍,自第一次金川之乱后,经莎罗奔、郎卡、索诺木三代二十年经营,修建了无数的巨雕,清军要想进攻可谓是举步为艰。温福命提督董天弼屯兵底木达,驻守小金川,自己扎营木果木,攻进昔岭。温福面对地势险要、设防严密的大金川,不是发动将士想办法,而是抄袭过去讷亲、张广泗以雕逼碉的愚蠢作法,修筑了数以千计的雕堡,使清军两万余人分散于雕堡之中。每隔几天,温福都不顾客观条件,强令部队攻打敌雕,使清军伤亡惨重。董天弼等则常在营中饮酒作乐,而不加强戒备。索诺木趁机派小金川头目潜回,煽动已经归降的小金川土兵叛变,一举攻陷了董天弼军营,董天弼战死。叛军劫得清军粮草后袭击木果木兵营,温福接到败报仍不加强防范,结果叛军攻入木果木后山,占领清军炮局,切断了清军的引水通道。当时清军尚有万余兵力,运粮夫役也有数千,纷纷逃向大营,温福竟下令关闭营门,不准溃兵入营,结果营内营外乱作一团,争向逃命的溃兵群起推倒了营垒的围墙。叛军趁乱冲入清营,温福还想率众抵抗,结果死在了叛军枪下。清军失去指挥,四散奔逃,自相残踏,惨不忍睹。有道是祸不单行,当溃兵过河时,混作一团的清军又将桥挤断,仅落水而死的清军就以千计。幸得清将海兰察及时赶来增援,总算是救出大部分溃军,但小金川却重新落入叛军之手。阿桂得知木果木之变,收集所以皮船截断叛军追击之路,然后退守翁古尔垄向乾隆告急。


乾隆接到败报,增调健税火器营和素以精锐著称的吉林索伦兵各二千增援金川,任命阿桂为定西将军,丰伸额、明亮为副将军再讨金川。再次出征后,阿桂经五昼夜奋战,攻克美诺官寨,在明亮的配合下,小金川很快重新收复。1774年(乾隆三十九年)初,清军向大金川展开进攻,索诺木倚险设碉坚守,清军逐碉争夺,战斗极为艰苦。通向勒乌围的博瓦、那穆两坐险峰,是叛军重点设防的关口。阿桂命福康安仰山前山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由海兰察绕攻山后,激战三昼夜,终于攻下了进入大金川的第一关。那穆山比博瓦山更险,最高峰萨斯甲岭顶上有两个大雕,建筑在绝壁之上,飞鸟难近。勇将海兰察率600敢死队,搭人梯攀上绝壁,攻占了两处大雕。守山叛军见最高峰上升起清军大旗,军心大乱,清军乘势进攻,攻克了通向勒乌围的第二关。经过半年奋战,清军终于攻克了勒乌围外围屏障逊克宗垒。索诺木毒杀僧桑格,献其尸要求清军停止进攻,阿桂识破其缓兵之计,继续进攻。10月底,清军进至离勒乌围二十余里处,因大雪封山停止进攻。


第二年初春,清军恢复进攻又遇连日阴雨,直到当年夏天才进至勒乌围,只见勒乌围“官寨碉坚墙厚,西临大河,迤南有转经楼,与官寨相犄角,木栅石卡,长里许,其东负山麓,有崖八层,层各立碉。”清军先以猛烈炮火攻破卡栅数十座,断其犄角;又毁桥断敌退路,在以重炮持续轰击后,终于在8月15中秋节的夜里攻入勒乌围官寨,索诺森、莎罗奔等人逃到噶尔崖。清军继续向叛军的最后巢穴噶尔崖进军,抛射火弹烧毁叛军木栅,以重炮猛击石雕,经过几个月苦战,当年年底清军攻克了噶尔崖的最后屏障玛尔古山。各路清军汇集噶尔崖,筑长围、断水道将叛军重重包围,以大炮日夜轰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索诺木、莎罗奔等人于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春投降,大小金川之乱平。


大小金川叛乱的规模并不大,却给清军造成巨大的伤亡,前后耗军费达七千万两,相当于清正府近两年的财政收入。纵观中国历史,耗费如此巨大、取胜如此艰苦卓绝的战争,是极其罕见的。在平定大小金川之乱后,清正府在川西推行了改土归流,改大金川为阿尔古厅、小金川为美诺厅(后改懋功县),从此土司割据叛乱的根源消除,川西北地区一定保持着相对安定的局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