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维护国家统一战争系列之二

kdy27 收藏 5 830
导读: 第二章 平定大小和卓叛乱 天山南路地区,在清初是我国维吾尔族兄弟聚居的地方。维吾尔族信仰***教,清代文献称***教为回教,因此维吾尔族被称为回部,维吾尔族的聚居区被称为回疆。在乾隆中期平定准噶尔之后,回疆又发生了大、小和卓木叛乱,使已经饱受战乱之苦的各族人民,再一次陷入战争的泥潭。由于各族人民渴望和平,赞成统一,与叛乱分子进行了有力的斗争,使叛乱最终得到平定。在

第二章 平定大小和卓叛乱

天山南路地区,在清初是我国维吾尔族兄弟聚居的地方。维吾尔族信仰***教,清代文献称***教为回教,因此维吾尔族被称为回部,维吾尔族的聚居区被称为回疆。在乾隆中期平定准噶尔之后,回疆又发生了大、小和卓木叛乱,使已经饱受战乱之苦的各族人民,再一次陷入战争的泥潭。由于各族人民渴望和平,赞成统一,与叛乱分子进行了有力的斗争,使叛乱最终得到平定。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间,我国的西北边防一直非常巩固,边疆得到开发,经济和社会也有了长足的发展。

第一节 清初的回疆与大小和卓叛乱

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天山南路,北依天山,南靠昆仑山,西接帕米尔高原,东南到阿尔金山,东至河西走廊的广大地区,都是维吾儿族聚居的地方。勤劳善良的维吾尔族同胞在戈壁沙漠周围有水源的地方,开垦出大大小小的美丽绿洲,从事农牧业生产。

早在公元前二世纪的西汉时期,汉武帝就曾两次派张骞出使西域,随后在那里建立了行政区域,从此天山南路地区就成为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一环。从西汉、东汉、三国、西晋直到唐代,天山南路地区与中央政府都保持着密切的往来,逐步成为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元朝的时候,天山南路是元太祖之子察合台的属地,称察合台汗国。后来,察合台汗国分裂,先后建立多个正权,习惯上统称其统治者们为察哈台后王。因为长期与畏吾儿人(即今维吾儿族)杂居,天山南路的蒙古族多被畏兀儿人同化,并且大都信仰了***教。

明代末年,***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第二十六世孙玛赫杜米·阿札木从中亚撒马尔罕来天山南路传教,并在此定居。玛赫杜米·阿札木和他的子孙因为是穆罕默德的后裔,因此被笃信***教的畏吾儿人称为和卓(对圣裔的尊称),即教主。历代和卓拥有很大的影响和势力,逐步控制了察合台后王,成为南疆地区的真正统治者。

清代初年,回疆有人口数十万,大小城镇数十座,各城设置阿奇木伯克(即正城主)和伊斯罕伯克(即副城主)管理,还有数以千计的村庄,商业发达,物产丰富。1681年(康熙二十年),噶尔丹以干涉回疆白山、黑山两教派冲突为名,占领了回疆,烧杀抢掠,使维吾儿族人民蒙受了极大的灾难,当时的和卓阿布都什特也被噶尔丹强行迁往伊犁控制起来。噶尔丹败亡后,阿布都什特投归了清正府,受到清正府的热情接待,还赏给了他衣冠银币,派官员护送他回叶尔羌治理回疆。

阿布都什特去世后,清正府又命其子玛罕木特和卓总理回部各城。玛罕木特希望摆脱准噶尔部对回疆的控制,结果继噶尔丹之后统治准部的策旺阿拉布坦再次出兵回疆,把玛罕木特抓到伊犁困禁起来。玛罕木特的两儿子,长子博罗尼都和次子霍集占也被策旺阿拉布坦强行移到伊犁附近,率领回部的几千人为准噶尔部垦荒纳赋。1755年(乾隆二十年),清正府消灭准部首领达瓦齐势力的时候,玛罕木特已经去世,乾隆帝谕旨释放人称大、小和卓的博罗尼都和霍集,让博罗尼都天山南路统领回部,留下霍集占管理迁居伊犁垦荒的回部。

1756年(乾隆二十一年),留居伊犁的霍集占参加了准噶尔部阿睦尔撒纳的叛乱,阿睦尔撒纳叛乱平定后,霍集占逃回南疆,唆使其兄博罗尼都发起叛乱。清正府从清初开始,对回部首领一直采了以优容的政策,希望通过他们在宗教上的影响力“招服叶尔羌、喀什噶尔人民”,和平地统一回疆。博罗尼都起初也“欲集所部听天朝指挥”,可是霍集占在个人野心的驱使下煽动其兄:“今幸强邻已灭,无逼处者,不以此时自立国,乃长为人奴仆,非计。中国新得准部,反侧未定,兵不能来;即来,我守险拒之,馈饷不继,可不战挫也。”最终博罗尼都没能经受住其弟的挑唆,与其弟一起自立为“巴图尔汗”,聚集大量军队、马匹、粮食、武器、弹药,发动叛乱。大、小和卓还传檄回疆各城主,命令他们响应叛乱。由于大、小和卓是圣裔,即教主,拥很大的宗教影响力,而回疆人民笃信回教,因此一时间回疆数十城皆叛。只有库车、拜城、阿克苏三城的城主不愿参加叛乱,被迫逃往伊犁,向伊犁将军兆惠汇报回疆形势。大、小和卓为了叛乱的需要,在回疆加征重税和大量物资,还有沉重的兵役和徭役负担,使得刚刚摆脱准噶尔部统治阴影的回部人民再一次陷入战争的苦难当中。

兆惠在得到大小和卓叛乱的消息后,对形势的严重性估计不足。只派了副都统阿敏图带二千部队在反对叛乱的维族领袖鄂对陪同下前往回疆征集粮草。进军途中,鄂对得知霍集占的亲信阿布都已经驻兵库车,意识到形势的严重,劝阿敏图回师调集大军前来平叛,可阿敏图不听劝告,让鄂对和随行的蒙古兵先回,自己只带少数人进入城,结果被叛军杀害。

乾隆帝在得到大小和卓叛乱的消息后,因天山北路还未完全为兆惠所平定,乃派雅尔哈善为靖逆将军,统率部将马得胜和维族首领鄂对等人,率领满汉官兵万余人由吐鲁番进攻库车。在军事平叛的同时,清正府还非常重视团结维族上层首领,乾隆帝亲自下旨向吐鲁番的额敏和卓征求意见,哈密维族首领玉素甫还被任命为领队大臣,率部参加平叛。清正府的这一举措,孤立了叛乱势力,团结了一切爱国力量,为平叛斗争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大环境。

大小和卓得知清军前来平叛,率八千人由阿克苏附近绕戈壁滩增援库车。1758年(乾隆二十三年)6月,清领队大臣爱隆阿率部迎周大小和卓,经过激战,歼灭叛军先头部队三千人。接着,清军又在库车城外鄂尔根河畔大败贩军,斩首1600级,大小和卓率残部800人退入库车,被清军包围。雅尔哈善在初战告捷之后,产生初敌思想,整天在营中饮酒、下围,以为只要坐等被围的叛军粮弹耗尽就可以取胜。鄂对劝雅尔哈善在叛军有可能突围的方向设伏,雅尔啥善置之不理。6月24日傍晚,士兵发现城内叛军有突围迹象,报告雅尔哈善,可他仍不作应变准备。当夜,大小和卓率四百精骑冲出西门,西门守将副都统顺德讷追击不力,使得敌人逃走。大小和卓逃走后,雅尔哈善又命清军强攻库车城,库车是通往“回部”的门户,其城依山而建,用柳条沙土夯筑而成,非常坚固,可抵御大炮的轰击。提督马德胜组织绿营兵赶死队600人,挖地道攻城,结果被守城叛军发觉,叛军打洞进入地道放火,结果600清兵全被熏死在洞中。当年8月,库车守将阿布都又乘夜突围逃走。雅尔哈善负出了巨大的代价,只得到库车一座空城。乾隆帝得知雅尔哈善、顺德讷、马德胜等人玩忽职守、耽误军情的情况后,将他们逮捕处决,改任伊犁将军兆惠负责指挥平叛。

小大和卓逃出库车后,先奔阿克苏,后奔乌什,拥护统一的两城城主拒绝接纳,并与清军联系。于是大和卓逃往喀什噶尔、小和卓奔叶尔羌,妄图各据一城,以犄角之势负隅顽抗。兆惠受命平叛以后,调集的各部大军因部远一时未能到达,因此只带四千人先行出发。兆惠率部越过天山后一路进驻阿克苏等城,屯兵数日后,大军还未到来,而朝廷谕令又急,兆惠只得留下副将富德驻守阿克苏,带着不到三千人继续进前,随后他又派副都统爱隆阿率八百人去截断喀什噶尔与叶尔羌之前的道路,自己只带一、二千人向叶尔羌进发。

第二节 平定回疆与加强南疆的管理

叶尔羌是南疆重镇,为大小和卓的主要根据地,有守军一万三千余人。该城周长十余里,有十二个门,城东有叶尔羌河,俗称黑水;河对岸是一片水草茂盛的平地;城南棋盘山下有一大片牧场。在清军到来之前,小和卓实施了彻底的坚壁清野,将城外庄稼割光,居民全部迁入城内。1758年10月初六,兆惠的部队达到叶尔羌,击退了敌人在城外的部队后,因为兵力太少,无法攻城,只得黑水对岸有水草处筑垒扎营,等待后续部队的到来,这便是黑水营。兆惠打听到城南棋盘山下牧场有叛军的牧群,便想过河夺取,以作长久打算。10月13日,兆惠留几百人守卫黑水营,自己率千余骑兵过河,那知刚刚过河四百骑,桥就被伏兵钩断,城中上万名叛军杀出,刚过河的清军被包围,对岸的清军又被隔断。清军们个个抱定有死无回的决心,奋勇杀敌,兆惠的座骑两次被击中,两次换马再战;激战中总兵高天喜、副都统三保、护军统领鄂实、监察御史何泰、待卫特通额等壮烈殉国。清军且战且退,凫水过河,途中又被敌人隔成数段。经过艰苦奋战,到傍晚,清军终于退回黑水营。黑水营随即被一万多叛军包围,博罗尼都也林喀什噶尔带兵来支援霍集占,敌我兵力相差上十倍,黑水营万分危急。

黑水营被围后,兆惠派出五名军士分路赴阿克苏告急,又派人传令爱隆阿到阿克苏与富德汇合,一起前来增援。叛军为进攻黑水营想尽了办法,他们先是用炮轰,结果清军拾到了叛军射入林中的铅弹用以还击;叛军又引水灌营,结果反而解决了清军的缺水问题;叛军还用芦苇扎制起来抵御枪、箭,用挖地道潜入的办法进攻,也都被清军击退。后来清军还在营中打井,营边伐木,解决饮水和燃料问题。由于维吾尔族同胞有窖藏粮菜的习惯,加之长期受准噶尔部抢掠,使得回疆家家有挖窖贮存物资的习惯,因此清军在掘井的过程中,发现了二十余窖粮食,使得黑水营最大的困难,粮食问题也得以解决。清军将士在困境中坚持斗争,战胜了困难,黑水营从1758年10月一直到第二年正月,整整坚守三个月而岿然不动,创造了中外战史上的一个奇迹。

富德在接到兆惠的急报后,集结了三千骑兵,冒大雪南下支援,在距叶尔羌还有三百余里的呼尔满时遇到霍集占优势兵力的阻击,清军与叛军激战四昼夜不能取胜,只能且战且退,而叛军则越聚越多。正在危急关头,爱隆阿奉兆惠之令赶来汇合,巴里坤大臣阿里衮也按乾隆圣旨解驼、马赶来,三支清军会师,士气大振,在富德的统一指挥下击退叛军,向叶尔羌进发。援军到达叶尔羌之后,兆惠立即带队冲出黑水营,两路清军里应外合,击毁敌人围困的堡垒,历时三个月之久的黑水营之围始解。

1759年6月,清军集结新旧部队3万余人,再次发起对叛军的进攻,一路由兆惠率领一万五千人进攻喀什噶尔,一路由富德率一万五千人进攻叶尔羌。大小和卓见清军势大,退出了叶城和喀城逃到葱岭。8、9月间清军在巴达克山附近追上叛军,叛军在阿勒楚尔设伏,清将富德将计就计,以明瑞、阿桂为左翼,阿里衮、巴禄为右翼居据两侧的山峰,自带精锐的健锐营(火器部队)冲进山口,叛军伏兵尽出,清军从两侧山上攻下,一场激战,清军歼敌千人,击毙叛军悍将阿布都。此后,清军乘胜前进,在巴达克山汗国边界的伊西尔库河再一次追上叛军。大和卓此时已无心恋战,独自逃走,小和卓带领自己的军队占据了北山和东南几个山峰,据险顽抗。富德带队仰攻不下,派两支清军带火炮爬上敌阵以北和以西的高峰,向叛军猛轰,叛军大乱,夺路奔逃,可是前面是仅容一人一骑通过的险道,被乱军拥塞,后面清军追到,维吾尔爱国首领霍吉斯、鄂对竖起维吾尔族的大旗,招降叛军,一时间叛军纷纷放下武器,向清军投诚,小和卓手刃数人也无法阻止,只得带四、五百亲兵逃走,其余叛军全部投降。大小和卓木逃入巴达克山汗国境内以后,又企图夺取该国,被巴达克山汗素勒坦沙逮捕斩首,并将其首级和家属交给清正府,回疆叛乱终于得到平定。

为了加强对回疆地区的管理,清正府改革了回疆制度,废除了伯克世袭制,阿奇木伯克、伊斯罕伯克改由参赞大臣奏请朝廷简放,成为七品至三品的流官。清正府在喀什噶尔设参赞大臣,节制南路各城,其他各城大的设办事大臣、驻防大臣,小的设领队大臣,节制各城伯克,参赞大臣每年巡边两次,管理边防和农牧业生产事物。清正府平定回疆以后,废除了大小和卓的苛捐杂税,只收二十税一,还以南疆鼓励垦荒,兴修水利,开采矿产,促进了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从此,天山南北地区成了中央政府直接统辖的行政区域,各族人民团结统一,共同为开发祖国的边疆发挥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