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岁末

手帕口男人 收藏 12 168
导读: 一 买了本余秋雨的《天涯故事》,时间还充足,于是找了个可以吸烟的餐厅,在机场等待光阴。 城市与城市之间,相同点越来越多,区别得越来越少了,导致经常身在他乡,依然感觉处身于自己的城市,或者经常迷失,偶尔的恍惚,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 餐厅是安静的,与我一样,也有三两个独身的人,男人或者女人,都在沉默的吸着香烟,旅途上的等待,或许是人们最难熬的时光了。如果在家里,此刻正是喝下午茶的时候,阳光青草花香,伴着昏昏欲睡的半梦半醒,日


买了本余秋雨的《天涯故事》,时间还充足,于是找了个可以吸烟的餐厅,在机场等待光阴。


城市与城市之间,相同点越来越多,区别得越来越少了,导致经常身在他乡,依然感觉处身于自己的城市,或者经常迷失,偶尔的恍惚,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


餐厅是安静的,与我一样,也有三两个独身的人,男人或者女人,都在沉默的吸着香烟,旅途上的等待,或许是人们最难熬的时光了。如果在家里,此刻正是喝下午茶的时候,阳光青草花香,伴着昏昏欲睡的半梦半醒,日子就会很惬意的过去。可是这样的日子对于旅途上的人来说,同样是消耗着时间,但内在的安宁与满足,是截然不同的守侯。


偶尔抬眼,隔桌的女人又点燃了一支烟,看她一样,看我一眼,眼光就这么冷漠的交流一秒,而后各自回到各自的记忆里继续着翻阅。陌生是真的好,空间不会拥挤和重叠。


本不打算起程,犹豫再三,还是咬咬牙,买了回家的票。来前父母也说,今年可回可不回,路上来回因为雪灾比较不方便。而我担忧的并不是这个,所厌烦的却是应酬。人未到家,电话已经打来,晚上的酒和饭后的酒,都已经安排,而且从踏上这个城市开始,就是连续的会面。


这个城市,有太多的朋友,其实这些朋友,长年不见并不觉得缺少了什么,但回到家,若不见,对他人对自己总是无法说得过去。好多年前都已经厌倦,但好多年后,依然这样活跃,却无人理解,这个中的苦闷。


早上还跟一直挚友Q上聊过,说自己其实是个内在自闭的人,只是外表看起来活跃而已,也跟她说,怀疑自己有抑郁症。朋友说你要寻找阳光,不要逃避。常常说到这里,我就会转移话题,她说的并没有错,只是她不一定能够懂我。


你无权要求别人去懂你,就好象你也并不一定懂得别人。有朋友能够关心以及惦记,就应该非常的满足了,就好象我家的那个城市,哪怕你跟他们再怎么都交流不了心灵上的空寂,但能够围炉热闹闹的坐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当下就是温暖和快乐的,至于酒后的寂寞,永远都只能属于自己。


我是过早的就看到了本质的背后,所以有一种忧伤,永远也无法抹去。我一直在寻找着答案,尽一切努力和手段,至今,渐渐开始放弃,这种痛苦而无知的蠢动。


如果你去思考,生活就象是剥芭蕉树,年轮是一年比一年粗壮和厚实,但一层又一层剥开,真相的最后,竟然是曾经的一无所有;如果你不去思考,也会分明看见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收获与播种,还要选择与守侯在季节。早出晚归的岁月,换来了柴米油盐的琐碎,更要分心于家庭的纷争以及儿女的成长,这种牵挂和想念,占据了你一生大半的时间,而后我们就这样的老了。


对朋友说,我不想看见自己心爱的人在眼前慢慢老去。朋友笑,这个大家都是这样的,必须的。于是我再次转移了这个别人眼里如此幼稚的话题。自己的心结需要自己去解,朋友内心充满阳光,朋友能够走出自己的阴霾,我都是那样的替她高兴和温暖着,但我不能够告诉她,之所以有阳光,是因为漫漫长夜,也不能够告诉她,之所以有快乐,是因为痛苦的必须。人要在灾难和意外面前,才知道自己曾经的快乐和充实满足,是否是真实的。有些人一辈子都平安幸福着,那只能说是他今生的福报,但在这种轻易得到的快乐里,是不可能拥有真正的快乐和解脱的,只能是随流沉浮的享受,享受在自己所认为的局限里,这是我的父亲母亲,这是我的爱人,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


当然,我所希望的是所有的人,这些众生,都能够得到这一生里的简单而轻易就能够满足的幸福,这是我的心里话,哪怕这一生是如此的匆匆,短暂得回过头来,就是一场梦的瞬间。生活里面需要忙碌和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简单一点,多好。可是我生来就无法逃避,象大多数人那样逃避生老病死的问题,我无法不去思考生前以及死后,和现在。这是我的悲哀。


过早的看透了本质,却又必须游走在这些虚幻当中,而且赖以生存,这不能不说是对自己的最大嘲讽。


我比任何人都投入,对于生活,对于感情,这是缘于我的绝望和恐惧。我还不能做到看淡生死,不能做到无动于衷我们的老去以及别离,于是在有限的光阴当中,我想好好的将你疼爱与呵护,但不是每一次撒网,就一定会捕到鱼,也并不一定每一次捕到的鱼,就是合适自己胃口的欢喜。


越来越妥协于现实和压力。我知道这样我开始渐渐与正常人走在了一起,但同时也知道,将会失去更多的原本属于自己属于本真的另一个心的空间。


为什么人一定要等到将死的一刻,回过头来,才能够明白曾经的,是那么的并不重要?


《天涯故事》一页都没有翻阅,每一个人的心,都是天涯,走过的每一段路,都是故事。写完最后一笔,将日记慢慢合上的一刻,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闭上眼睛,世界很大,很大的世界里,有曾经的你,有曾经的我。


当乘务员告知飞行时间需要三个半小时的时候,我掏出了余秋雨的《天涯故事》翻阅起来。


三个半小时,这是我飞行过最远的距离了。路上不觉得,空中反而有点烦闷,因为人多而且空气沉闷浑浊,而窗外是不断趟的云层重复着单一的景致。


除了看书或者睡觉,我还能做什么。不过也感谢这趟旅程,让我有了个闲情和理由买了一本书,而且看了进去,了了一个闲散多年的心愿。


翻开《天涯故事》,第一篇竟然写的是海南,有点错愕,也有点恍惚,我正坐在北京飞往海南的客机上。在机场买这本书的时候,并没有翻阅里面的内容,而是挑选了半天,终于因为这书的名字:《天涯故事》,感觉与此刻心情蛮相似的。余秋雨的作品看的不多,感觉行文上还可以阅读,买这本书,纯粹是因为旅途上需要消遣的光阴。


海南,书里写的多是在海南影响较大的一些人和一些事,感觉上不是那么好看,多了一些摘录以及引用,少了一些作者本人的提炼,但有些字句还是让我感触了,如写到黎族姑娘的时候,说到她们的眼睛,象海。


文章提到了冼太夫人、邱浚、海瑞、苏东坡、黄道婆等历史名人,也提到了海南被大陆文化所忽略的遗憾,但这些都不是触动我的地方,因为随便翻开历史,都可以找到这些章节。


在飞往海南的途中,我更多的忘记了自己的家就在海南,而象个游者一样差旅在城市之间,我竟然忘记了自己在那生活了十多年的光阴。是因为那里没有什么值得我记忆的故事吗?


不应该是。那是个很美的岛屿,绝对与众不同的一个城市,只要你去过,终生就不会忘记那里的阳光、椰子树以及沙滩海洋。而且在这个城市生活过的人,离开了会明显差异的是呼吸当中的空气,海南没有污染,所以一年四季都非常的清新爽朗。


青年时期,我基本上都是在这个岛屿上度过的,在这里当了兵,在这里入了党,在这里还有过爱情,还有那么多的战友以及兄弟。但为什么就是没有非常强烈的思念以及爱呢?


看了余秋雨文章里提到的一些风景,我竟然是麻木的,好比天涯海角以及鹿回头,这些被人们赋予的传说,在我眼里,就是几块石头突兀着寂寞着。我更喜欢海南的天以及海南的海,天上的云很低很白,海很蓝很清,他们随意游走和存在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而他们的心事,也只有椰子树以及海风偶尔认真的倾听,更多的时候,大家都是沉默着各自的过去。


很多时候,是需要沉淀的,好比我自己,那些青春到今天,能够沉淀下来的究竟有多少?除了荒唐与任性,就剩下年轻了。来得太容易,所以走得也很轻,记忆里也就少了许多的重量。那么海南是不是也因为这样?一个孤立了很久很久甚至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岛屿,在一夜之间与现代文明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在改革开放的潮流不下,变得既不现代又不传统,让人不知道究竟怎么看他理解他才是正确的。说香港是文化沙漠,其实海南更是如此,我更倾向于海南的闭塞以及不开化,这样相对于那个净洁的天空和海洋,才般配,才唯美。整个海南岛,就是一个天然的画图,但如今被文明的冲击,弄得不伦不类的荒唐古怪起来,一方面依旧是完美的景致,另一方面却是一些文化断层而又强行被潮流灌输的人文精神,洋不洋土不土的让人疑惑和反感着。


作为余秋雨,他只是偶尔的在那里走不了几圈,偶尔的翻阅了一些历史书籍,然后不痛不痒的挠了海南岛几下,对于海南,他把它上升到了中国地图版图上的一个问号,他认为海南的文化与历史被我们忽略了,最后他将这个问好又肯定成一个句号,似乎因了他的文章,而给海南岛重视和完美起来。


个人以为,不管海南岛再美,保持传统的甚至封闭的原始本地风光和人情风俗,才是重要的,才会给来到这里观光的人们一个心灵上真实的撞击和感受。而不是物欲横流的利益驱使,弄得这片土地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淳朴和安宁。


还记得88年海南建省的时候,一夜之间海南这个穷乡僻地就变成了特区,而后各个城市的精英或者流氓混混都跑到里这里,有了个响亮的名字“下海”,那个时候,也是海南岛最混乱的日子,一个地皮被转手几十次依然还有人在炒,每天都有人命案的发生,当时流行的一句话是:“一个椰子掉下来,砸中的三个人,一个是老板一个是老总一个是经理”,国家的公款就这样被一夜一夜的挥霍着,全国哪里能看到最好的车?海南,哪里能看到最美的女人?海南,哪里能最快赚钱?依然是海南。而在朱总理控制局势强行抽走了海南的资金以后,这个宝岛,也在一夜之间被打回了原形。想起那时候进海南,是需要象深圳一样的特别通行证的,而我至今还没有更换的身分证上,还保留有那个特区的特殊镭射标记。而今想起那年的光景,觉得是那么的幼稚以及不可思议。


我的家在海南,我的朋友多在海南,但在我的记忆里,更多的只是这里的天空以及大海,人和事,变得越来越不清晰,甚至大多的,竟然忘了。


一个很容易就会被遗忘的移民城市,风景都是非常美丽的,而身在此处,一切又是很随意的协和着,仿佛没有来过,也未曾走开。


08年2月5日记于北京航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月15日新兵入伍 海口市武装部留影






本文内容于 2008-3-9 23:38:45 被手帕口男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