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后,引进苏联的防空系统已经落后。目前我军红旗2老式导弹已经逐步淘汰。


“沿海都市圈”的防空布势

随着我国S-300等先进防空导弹武器的普及和“红旗2”等老旧导弹的淘汰,我国的整体防空布势已经从目标防空为主逐步过渡到了大区域防御为主的时代,但随着空袭力量的日趋复杂,防空力量不但要具备复杂电磁环境下的对抗能力,而且要具备反导、反隐身、反巡航和反无人机等多种能力。这都对我国防空布势进一步调整提出了新的要求。

要地防空与机动防空结合,扩大防御区 在目前阶段,我国防空布势仍是以要地防空为支撑的区域防空态势。我国“沿海都市圈”的防空基本采用了以环形混合部署,形成饱和设防的中央火力圈。就是将防空兵力兵器围绕核心大都市等要地成环形配置,构成高中低、远中近相结合的高密度的多层防空火力圈。例如,从国

外公布的情况来看,我国北京和南京等地基本是在距城市150~200千米范围内,建立了2~3层防空火力部署。其中外层以S-300等远程地空导弹为骨干,并和中小口径高炮混合组成;内层以“道尔”等中近程防空导弹为主,并以各种型号的小高炮和空中设障系统重叠组成。在主要方向的外层与内层之间,以“红旗7”等中近程低空导弹和高炮混合组成加密层,以加强该方向的防空火力。

而在相邻“沿海都市圈”之间则基本是以散点式部署,形成守点控面的外围火力网。就是为了掩护防空中央火力圈外的广大地域,从总体上统一确定诸要点,并部署防空兵力兵器,在整个地域上形成分散的点面结合的防空部署,使防空火力既突出重点,又兼顾纵深。这些要点部署范围广、阵地建设选择余地大,一般都建设在敌空袭兵器容易标识和突防的隘口和水系分支点,可对超低空突防的飞机和巡航导弹进行伏击。同时,中远程防空导弹还可根据威胁方向在众多中央火力圈内外机动,加强重要方向的防空力量,在多层严密部署的防空火力掩护下,适时向敌来袭方向的东部海区和台湾海峡方向纵深发起进攻。这种虚实结合的防空态势,可将“沿海都市圈”的实际防空区域扩大2-3倍,有效弥补防空火力无法完全覆盖沿海经济带的问题。

建设近海防空区,延伸防御纵深科索沃战争中,尽管南联盟采取了多种防空措施,但由于其固守国土,而没能从源头上遏制北约海、空联合空袭作战行动,最终还是遭到了巨大损失。因此面对强敌超强的对陆打击能力,海上方向已经成为国土防空的主要方向和主战场,只有在海洋方向扩大防御纵深,将“以陆制空”结合“以海制空”,从源头上削弱敌空袭作战能力,才能减少敌空袭造成的损失并争取主动。

应该看到,我国未来国土防空基本上是“先海、后空、再陆”的梯次防御模式。因此“近海防御”力量不能仅局限于自身防空保障,要针对敌海上制陆作战,及时前置近海部署,建立我国土防空的“前沿阵地”。在我近海或更远的海域,积极开展海上机动攻势作战,对敌近海空袭舰艇进行成慑、迟滞、拦截、驱逐和摧毁,阻止敌在我近海某一重要方向的存在。尽可能从空袭源头一一海上平台“遮断”敌对陆打击火力,从海上构筑可靠的国土防空屏障。如果我海军能首先在近海海域或更远的海域,控制住来自近海方向的敌空袭制陆舰艇兵力,则可以使我

国土防空纵深向敌推进几百甚至上千千米,使我岸基航空兵和地面防空部队防空预警时间提前几十分钟,从而大幅减轻我陆上诸军种反空袭作战压力。例如,如果在岸上远程防空导弹力量的掩护下,我防空舰可以机动部署到距离海岸线100千米以外的海区,而多艘防空舰可以形成正面宽近500千米,纵深300多千米的防空区。如果能够建立以航母为核心的近海防空力量,则可以将防御纵深有效延伸近千千米,并可在我国400多万平方千米海域内机动,形成“近海反空袭制陆遮断”能力,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我国近岸和近海纵深防御的需要。可见,即使在现行“近海防御”战略指导下,大型海上军事力量的建设也是必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