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枭雄张作霖(希望有感于此的替愚下补充英雄素事)

今日看了些许关于张作霖元帅的书,仿佛当年,更为坚定昔时理念,深为故人惋惜,亦深为英雄扼腕,便思假小子之口代为叙论,也以彪彰其真为华夏而奋斗过者万古不灭,清风为信之义理,亦作激励天下人勿作三姓家奴摸样。天下人多逞言,实日未从张帅手中获丝毫国利,而亡身名败,亦系于此。因以下言论多引用他著,故不为原创。

1921年12月5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孟禄博士在奉天采访过张作霖。张作霖时任东三省巡阅使。他们之间的对话很引人深思。

孟禄问:“近来欧美人士对于中国一部交通事业,很有提倡国际共管的,未知将军意下如何?”张作霖答:“凡食毛践土的中国人,没有一个人赞成那办法的,你想想中国人还能有赞成那么办的吗?”

孟禄说:“所谓国际共管的,只是把外国人在中国建的铁路,置于国际管理之下,免得一个人专权垄断,有害中国,如中东铁路`南满铁路等是。”

张作霖答:“若是那样办,我是十分赞成,特恐外国人不干耳。你想若你牵连全国的铁路在内,外国人能单独放弃他自己的权利吗?”

孟禄说:“据我所知,就是那样。把外国人建的铁路,收归国际公共管理,免一国专断自私,与中国国有铁路,并无干涉。”

张作霖答:“若是那样,我极赞成。再进一步说,如能把南满铁路收归国际管理,中东铁路,我也宁愿牺牲,交归国际管理;倘若是不然

,只把一个中东铁路收归国际管理,我姓张的是极端反对。无论他是什么国际怎么决定的,我张作霖是绝不听那套的。我就知道中东铁路是中国人的铁路,应当归中国人管理,我自有办法,总之我是决不放松的。”

孟禄说:“将军爱国爱乡,良可钦佩。”从以上谈话不难看出,张作霖元帅对东三省铁路的严正立场。

日本视满洲(东北)为其生命线,久蓄攘夺吞并之心。它于民国初年,胁迫袁世凯,订立了“二十一条”,其重点就在东北。多年以来,日本人据此不断向张作霖威胁利诱,纠缠不休,张作霖不理会,迄未达成所愿。民国十五六年间,日本驻奉天的总领事吉田茂(日本著名的外交家和政治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对日本的重建复兴,有很大的贡献),某次与张作霖进行一种交涉,曾对张盛气凌人地说:“你要真不接受的话,日方当另有办法。”张作霖立即还以颜色,岸然答道:“怎么样?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尽管拿出来。难道又要出兵吗?我姓张的等着你的好了。”言罢即起身送客,吉田茂悻悻而去,不久就被调回国。民国十六七年革命军大举北伐,节节进展。日本驻华公使芳泽谦吉(日本名外交家,中日复交后,他任第一任驻华大使)及有关人员,曾用多种威胁利诱的手段,迫使张作霖接受其条件。张氏如果答应,日本即使用各种力量,包括武力协助,易服出兵,助其作战,支持他统治北中国,与南京的革命政府划江分治。张作霖秉诸中国人闹家务,自己事自己了,绝不愿外人插手的大义和理念,坚决不为所动。日本人见张作霖硬不就范,转头向张宗昌接洽。张作霖闻讯把张宗昌电召到北京,亲口告诉他:“效坤(张宗昌的别号),我们自己闹家务,绝不能借助外人,落千秋万世的骂名。”张宗昌奉命惟谨,日本人的这一狂图,又告落空。(民国)十七年五月十八日,日本政府对我南、北两政府发出将在东北采取军事行动的觉书,张作霖于二十五日提出答复,谓断难承认日本觉书所称“适当有效处置”,且声明东三省及京津为中国领土,主权所在,不容漠视。盼日本鉴于济南惨案,勿再有不合国际惯例措置。同时发表宣言,指出日本此举违背华盛顿会议的立场,亦有诉诸国际评裁的含义。殆张作霖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日使芳泽谦吉,仍密访张作霖有所要挟,他劝张接受日本的条件,否则对他不利。两人会谈很久,张氏毫不妥协,且大声对芳泽说:“我姓张的不会卖国,也不怕死。”故无结果而散。因此,日本视张作霖的顽强不屈,为其攫夺我东北的大障碍,必欲去之而后快,乃种下张氏被炸身亡的祸因。

在《满蒙新五路协约》最后只剩下《吉敦铁路延长垫款合同》,而张作霖又千方百计地想要撕毁这个合同。这就是说,到头来,日本人没有从张作霖手里得到任何东西。日本人愤怒已极,对张作霖确实已想要断然处置。张帅面临巨大危险,然而却蒙在鼓里,警惕性不高。

张作霖不肯签字,也不想履约,同日本虚于周旋,日本田中义一首相非常恼火。他训令日本驻华公使芳泽谦吉与雨帅谈话。后来,图穷见匕,芳泽提出满蒙权益的要求,请张作霖签字。同时,口气强硬地威胁说:“张宗昌的兵在济南杀死几十名日本侨民”,“你对此应付一切责任。”张作霖对新军阀蒋介石连吃败仗,前途岌岌可危,心情烦躁。在他最背时的时候,日本人却乘人之危,逼迫签订协约,他“勃然大怒,由座中站起来,把手里的翡翠嘴旱烟袋猛力地往地下一摔,折成两段,声色俱厉地冲着芳泽说,此事(指张宗昌杀日侨事)一无报告,二无调查,叫我负责,他妈拉个巴子的,岂有此理!我这个臭皮囊不要了,也做不做这种叫我子子孙孙们抬不起头来的事情。他说完以后,就扔下芳泽,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客厅”这一晚,芳泽和张作霖谈了四小时,但“毫无结果”。

6月3日午后4时30分芳泽到达中南海,张作霖嘱陈庆云到他的办公室对过的客厅李等候。这时,突然的情况发生了。

张作霖在自己的 办公室内,高声大骂:“日本人不够朋友,竟在人家危机的时候,掐脖子要好处。我张作霖最讨厌这种办法!我是东北人,东北是我的家乡,祖宗父母的坟墓所在地。我不能出卖东北,以免后代骂我张作霖是卖国贼。我什么也不怕,我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这些话是有意说给芳泽听的。当时,芳泽在客厅李,听得清清楚楚,坐立不安,急得团团转。约半小时以后,张作霖令陈庆云到他的办公室,并由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一叠文件,叫陈庆云交给芳泽。陈庆云对芳泽说:“他今天太忙了,不能会见了。还请原谅。”

芳泽当时每月看这个文件,回到公使馆,打开文件以看,只见张作霖在每个文件上,都写了一个“阅”字,并没有签署他的姓名。再经电话询问时,他已经回奉天了。这些文件,就是张作霖同关东军参谋长斋藤在1925年冬所签订的五项协定及其实施办法。芳泽把文件拿回公使馆后,“才知受骗了”。

张作霖在日本的威逼面前,表现了无所畏惧的精神。

张作霖遗嘱

余不幸归途遇险,今病势已笃,殆朝暮间人矣!余自束发从军,早已誓以身报国,死生置诸度外。现年已五十有四,死亦非天。惟是救国之志未遂,不免耿耿耳。今以奉天重任付之学良,望汝善为料理,延聘贤能,修明内政,使人民安居乐业,以慰父老悬悬之望。一面努力和平,以弥战祸,促成统一,勿背余佳日息争通电之旨。并盼我袍泽同人共体此意,但能遵余之遗嘱,事事以国家人民为重,协力进行,即足征诸同人相爱之诚,余身虽死,亦瞑目矣。张作霖

【张作霖(1875.3.19——1928.6.4)】

奉系军阀首领,字雨亭。1875年3月19日出生于奉天省(辽宁)海城县城西小洼村(今盘锦市大洼县东风镇叶家村张家窝棚屯)。

张作霖幼年家境贫寒,为人放猪,12岁时去私塾偷听,被塾师杨景镇发现后允其免费读书。14岁时父亲去世,随母亲前往镇安县(今辽宁省黑山县)投奔外祖父。为谋生卖过包子,当过货郎,学过木匠,后跟随继父学兽医、相马。

【张作霖生平介绍】

1894年因为报父仇杀人而流落至营口,适逢甲午战争爆发,便投入驻营口田庄台的毅军,后因表现出众,被提拔为毅军统领宋庆的卫士,后升任伍长。甲午战争失败后,1895年3月被遣返,回到故里,投身草莽。号称保险队,在黑山南赵家庙一带劫掠。1901年 除夕,张作霖遭匪首金寿山勾结俄军马队偷袭,损失惨重,率残部8人,逃到台安县桑林子村,后到八角台(今台安县)投靠张景惠,当上了八角台团练长。1902年被官府收编,任巡警马队帮带、统带,1906年任巡防营前路统领,驻防辽源一带。因剿匪有功升为洮南镇守使。

武昌起义时,张作霖应东三省总督赵尔巽之召,起兵勤王,任“奉天国民保安会”军事部副部长,镇压革命军,受到清廷破格升赏,出任“关外练兵大臣”,赏顶戴花翎,被派任掌管奉军军事大权的巡防营务处总办,成为奉天省地方最大的军事首领。袁世凯出任大总统后,1912年被任命为第27师中将师长,袁世凯称帝后,被封为子爵、盛武将军,督理奉天军务兼巡按使;袁死后,被北京政府任命为奉天督军兼省长、1918年9月被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在日本帮助下控制了辽吉黑三省,成为奉系首领。此后,张作霖以东北为基地,向关内扩张势力。1920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前,与直系共同把持了北京政府,1921年5月兼蒙疆经略使,节制热、察、绥三都统。同年12月支持梁士诒组阁,竭力控制北京政府,与直系矛盾激化。

1922年4月,发动第一次直奉战争。战败后,张作霖挟“东三省议会”推举自己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宣布东北自治。1924年9月发动第二次直奉战争,打败直系军阀,控制北洋政府。1925年11月,所部郭松龄反戈,迅占锦州、新民等地,沈阳告急。张以牺牲南满、东蒙的权益换取了日本的出兵干涉,得以转危为安。事后与吴佩孚弃嫌修好,又联合阎锡山、张宗昌等,合力对冯玉祥国民军作战,重占天津、北京。1926年称安国军总司令。1927年4月,杀害了共产党人李大钊等35名爱国进步人士。

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在北京就任北洋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代表中华民国行使统治权,成为国家最高统治者,并组成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第32届、也是最后一届内阁,成为北洋军政权最后一个统治者。

1928年4月,在蒋、冯、阎、桂四大集团军的攻击下,奉军全线崩溃。6月2日,张作霖声言退出北京。由于他没有满足日本帝国主义的全部要求(包括开矿、设厂、移民和在葫芦岛筑港等),1928年6月4月晨5时许,当张作霖所乘由北京返回奉天专列驶到皇姑屯附近的京奉、南满两铁路交汇处桥洞时,被日本关东军预先埋好的炸弹炸毁,这位乱世枭雄身受重伤,当日逝世,时年53岁。其子张学良后成为著名爱国将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