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擒韩信汉皇困平城   

就在汉皇的宴会后,内大臣田肯对汉皇说了这样一番话来。“微臣恭喜万岁,是因为万岁得到了已经治理得初具规模的一个广大的楚国。楚国安定,我们大汉就可以无忧矣。大汉现在是拥有坚固的秦中、巴蜀的富庶,又有了楚国的鱼米。关中向来是九州的形胜之地,河山险固,沃野千里,人口密集,这是以前的秦国治理了几百年的基业啊。现在万岁拥有了他,用来对付天下的诸侯,那就跟占据了高高的屋顶再往下面倒水,那水势必然强盛而不可阻挡啊。但是,现在天下还有一个地方,虽然不能说比秦中、巴蜀、楚国重要,但是也不是可以忽略的啊。那就是齐国。万岁一定不会忘记,那也是韩信,哦,万岁,现在对这个人还是不要杀为好,厉害关系万岁容小臣慢慢禀来。这个齐国在战国的时候就是一个挥汉成雨、联袂成云的国度。而且齐人强悍,在战国之中齐国是最后被并入秦朝版图的。齐国地形险要,方便防守,物产丰富,姜子牙初治齐国就根本不需要收取国人的税赋而只需要公家办的盐铁业就足够养活他的财政。所以,齐国是一个可以说是肥沃得流油的地方。而这个地方人口是善于作战的人口,是强悍的人口。要是这个地方落在外人的手里,那就是对我们大汉的极大的威胁。为此,臣恳求万岁,为了天下不被荼毒,黎民远里战国,”田肯说到这里,他猛地跪了起来,汉朝礼仪不严格,臣子和皇帝说话也是不需要跪的,不过他们的坐姿本来就是呈跪的模样的,坐下比跪着要矮。要是谁跪起来,就会比对方高。现在田肯跪了起来,就显得他比刚才高了很多了。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以跪姿为坐姿的,皇帝就不是这样,他是半斜躺在他舒服的龙床上的。

现在看田肯很郑重地跪了起来,汉皇也坐直了身子,他仔细地倾听着:“微臣万千恳求陛下任用刘姓人为齐国之国主,万万如此,天下才能长治久安。诸侯也才能俯首听命啊,我的万岁。”田肯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沉,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前往跪着膝行向前走了几步。这举动使得汉皇觉得,这个田肯真是朕的忠臣啊,朕是想到什么,他就力谏什么,刚刚是朕想说又开不了口的事情。于是,汉皇说:“好吧,你明天在早朝的时候由你提出奏本来吧。我会仔细考虑你的建议的。现在你回去歇息吧。”汉皇心头虽然高兴,他们现在毕竟是汉皇帝了,不能什么都做在面上,所以他显得不冷不热地说了这几句话。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这个田肯果然在众大臣面前提了这个议案。那些明眼的大臣自然知道,这个议案是皇帝允许的方案,他们一个个欢呼雀跃,庆祝马上要封的几个国王。这些国王在经过一些议程后很快产生了。他们是汉将军刘贾,这个韩信过去的部下,在垓下建立了功勋的大将,刘家的至亲,现在成为了楚国的一半土地主人,做了荆王,统辖淮东。而楚国的另外一半就成为了新楚国的国土,这片国土的主人是新任的楚王,汉皇的弟弟刘交,这个刘交是与汉皇同一个母亲的弟弟。而田肯所力谏的齐国的国王是给了刘肥来做。这个刘肥是何许人也?他是汉皇在沛县做亭长的时候,与他相好的一个邻家妹子给他生的儿子,他因为不是嫡长,因此从来没有人提起他,但他的确是汉皇的大儿子的。刘肥忠厚,很类他的母亲。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忠厚的邻家妹子又是怎么样被那个小亭长给勾上手的,这是闲话,就不多说了。汉皇对这个刘肥格外器重,他把凡是说齐国话的人都给刘肥拨了过去,成为了齐国的臣民。在封完刘家国王后,汉皇为了安顿天下诸侯,又封了一个韩王,这个韩王韩信可是一个倒霉蛋,他是因为张良的缘故才被恢复国家的。可是,汉皇又怎么可以信任他嘛?他很快就国破身死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这个韩王韩信被封到太原。

他预备下了,黄金五百金也预备好了,一张千户侯的封状也预备好了。田肯见到汉皇后,立即进入正题:“万岁,臣对韩信,先齐王韩信有几句话说,万岁要是现在杀他,自然是可以不动刀兵的,也可以在信守万岁说的大汉的天下、土地没有可以杀韩信的地方执行对他的不用刀枪兵器的杀虐。但是,这样,天下人的心会伤害的。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交给别人是去办吧。比如吕……”田肯忙往屏风后面窥视。“没有人啦,皇后去了温泉,你放心说吧。”

“是,这样,万岁就不用担那些恶名啦。

在韩信被擒十三天后,他被释放出来,在朝廷之上,韩信被封为了淮阴侯,名义上统治淮地的一半,而其实是被汉淮软禁的犯人。直到他后来因为表现良好被释放回自己的封国去,他都是汉朝的犯人。不过,被放回封国的韩信却做了一件惊天地的事情,他谋反了。于是,我们可以看出,韩信真是一员战将和战术家而已,对于战略和政治就简直是弱智。

大汉七年冬季,这真是一个寒冷的冬季啊。在秦晋大地上,那根本不是飘洒,而是倾注而下的是雪团、雪球和雪蛋子。大雪很快把大地给掩盖得严严实实的了,什么棱角分明、线条柔媚的,现在是都不见了踪迹,全都成了白银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应该更多的是祥和和美满。但是,坏消息却是一个又一个传到汉皇的耳朵里。在秦晋之北,在那更加寒冷的地方。有一个在汉楚相争的时候急速发展和膨胀起来的民族部落,在进入冬天后就会因为缺乏过冬的用资而进入内地大肆抢掠。这个现象在过去秦朝,再早一点,在春秋战国的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的了。只是到秦始皇的时候,秦朝仗持着他的铁骑和笔直的直道以及坚固和漫长的长城,才把这个当时还处在四分五裂局面的部落打得不敢靠近长城放牧。这个部落就是历史上令无数汉人谈虎色变的匈奴。而这个时期匈奴的首领,就是历史上最厉害和最残暴的冒顿单于。这个单于的智商是非常高的,残暴远胜其父亲。关于他的故事,我们会在以后讲、到,这里就不多说了。和往年一样,北地进入寒冬以后,匈奴就开始入侵了。被封为韩王的韩信想到在关中的被拘押的韩信,心中很是不平。这个韩信本不姓韩,韩是他的国号,他是战国韩国的公子,因此人们也叫他韩信。只是为了区别那个先齐王韩信,就管他叫韩王信。韩王信在分派到韩国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在冬季发生转折的。因为冬季的匈奴会来第一个攻击他的国家。而凭借他的几万残弱的军队,那根本不是人家匈奴的下饭菜。韩王信干脆来了一个我跟你联合的招术。我们共同去对付汉朝吧,匈奴大哥。反正你汉皇也不仁义,我也不仁义了。韩王信牙齿痒痒地咬着,恨恨地想。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就在这年的寒冬,匈奴人大举入侵内地,而韩王信不仅没有组织有效的反击,反而是投效了冒顿这个凶残的匈奴单于。汉皇听了这个消息,自然是气不打一处出来。他一怒之下,就点齐三十五万大军前去征讨韩王信,兼带着把那些不知道死活的匈奴人给消灭了。秦朝人都可以办到的,我汉朝自然是可以办到的,因为秦朝也是我们内汉朝的手下败将嘛。恰恰张良又病了,汉皇只好带着陈平去做他的总军师。萧何还是坐镇关中,给汉皇的大军供应粮草。前部先锋自然是樊哙莫属了。尽管灌婴请缨,汉皇也想同意,无奈京师也需要人看守,于是灌婴成了卫戍司令了。大军很快就进入了韩国。这个韩国在地理上是和燕国、秦地相紧密连在一起的,都是邻国。

天气实在是太寒冷了,汉皇的大军又是仓促出击的,没有什么御寒的准备。他们以为,他们这里已经是很寒冷的了,往北去一点又会冷到那里去啊?但是他们想错了。往北一点的韩国确实不比秦地寒冷多少,但是要去打仗,那可是整日都在野外,这可不比在关中的家里闷着。士兵还没有到目的地,拿枪持矛的手就给冻掉了手指头。有的是掉了小指头,有的是掉了食指。三十五万大军,等到目的地,一点人数,得,还没有开仗,就损失了三万。不过,前面终于见到韩王信的军队了。这是一支打着王字旗号的部队。汉皇见现在大军的士气很是低落,就想用群虎吃孤狼的战术,先吃掉对面那支抗王字旗号的韩王信的小股部队再说。果然,在野外的遭遇,韩王信的王喜将军就成了汉皇第一个用来祭军的牺牲了。韩王信听说汉皇起提三十多万大军来征,吓得连夜就逃进匈奴的腹地去寻求保护去了。汉皇的大军顺利地进入了太原。汉皇下令,收拢韩王信的残部,汉皇要用这支残部做马前卒前去攻打匈奴。在太原稍微休整了几天。汉军向匈奴占领的广武、晋阳攻击前进。这些地方的匈奴可是不会防守城池的,他们都是在城池外点燃几堆篝火,在旷野搭几个羊皮帐篷,也没有什么章法,就这样过夜兼防守了。要是对手太强大了,这些匈奴人就会立即鸟兽散,他们又是骑马的,叫你追不着。要是你的实力不济,哈,那就对不住啦,我吃点你再说。他们会汇集起来,把你给包圆了。汉皇的大军在广武和晋阳都是遇到了这样的匈奴。这些人一见,我的乖乖,是什么队伍啊?漫漫没有头尾,我们撒鸭子跑吧!兄弟哥哥啊,我们溜了。汉军大军向还没有见到匈奴人模样的汉皇说:“回禀皇上,那些匈奴人个个很瘦弱,看样子是饿了很久了。他们的马也很瘦弱,不过跑起来还是很快的,我们的铁甲战马太沉重了,追不上他们。”

“废话,他们要是有得吃又何必在这样大冷的天进我们中原抢劫啊,你是猪脑子不成。”汉皇在军中就没有必要那么仁义理智信了,粗口又回到他的身上。他对这样的说话方式很过瘾也很喜欢。他的士兵也喜欢,他们觉得这样的皇帝距离他们才不遥远。他们都是没有多少文化的贫苦农民出身,粗口是他们的家常。活动也这样说,那个探马笑了。笑得很真实和甜美。他还是害怕自己的探报不真实,他赶紧又去侦察去了。大军一路继续往北而去。前面探马又发现了大队的匈奴在离石汇集起来了。看样子他们是想绝地反击了。这次集聚的人马大略在三十万上下,也是瘦弱的居多。连外面散放的马匹也是瘦骨伶仃的。汉皇决定在离石打他一个决胜仗,把那些个匈奴人消灭在离石这个地方。

汉军大军是不舍昼夜地兼程行军,终于接近匈奴人的集聚场所了。这些匈奴人正在埋锅造饭,看样子是饭刚熟,他们正准备吃,汉军就到了。他们为了保卫自己刚得到的食物,一个个操起兵器与汉军接战了大约七八个照面,匈奴在死伤三千多人后飞马绝尘而去。那漫漫的大雪又立即掩盖匈奴的马踪。汉皇又胜利了一阵。他很高兴,还高兴他终于第一次近距离地见识了传说中令人恐怖的匈奴其实是不堪一击的。这个陈平发话了:“皇上,我们进军太顺利,会不会有诈啊?我们还是侦察明确再进军不迟啊。”

汉皇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大军在离石驻扎,他派出四百探马去远近探哨。结果,结论只有一个,匈奴已经饿了很久才出来洗劫的。他们先是害怕汉皇的大军居然可以打败强大的项羽,也就没有出来抢劫。现在,他们是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才出来抢劫的。所以,他们的人马不会很强大。可以这样说,现在的匈奴是匈奴历史上最虚弱无力的时候。得到这个情报,汉皇又催动大军继续攻击前进。那些零散的匈奴在路上是看不见。大军所谓的攻击只是徒步的行军而已。汉军经过这些天攻击,也实在是疲惫了。不过,他们还是打起精神继续前行。因为,在他们看来,胜利就在前方了啊。

大军已经进入匈奴的地界楼烦了。在楼烦,汉皇预计,那是一定会遭遇匈奴的骑兵的。汉皇在陈平的建议下,派出大将刘敬前去打探消息。这个刘敬可是汉皇的近支宗室,也是个老成持重的大将。现在这个局面,汉皇对普通的探马已经不能过多地相信了。刘敬带了三千轻骑,对匈奴的驻地进行了一番仔细认真的侦察。侦察的结果,刘敬原先的想的匈奴一定把强壮的人马埋伏在这里的估计落空了。不过,不祥的感觉还是一直萦绕着刘敬的心。于是,在汇报的时候,几个被汉皇点到的探子都说匈奴都是些瘦弱的人马。而刘敬也是这样说,不过他结尾却说:“匈奴还是在欺骗我们的,他一定把强大的军力给隐藏起来了。皇上还是不要匆忙进攻才对。”汉皇不耐烦了,你自己都说匈奴只是些老弱残兵,怎么你又说他们把精兵强将埋伏起来了呢?这不是明摆着说我这个皇帝无能吗?这还了得,给我关起来。刘敬也没有争辩,顺从地和汉皇的卫兵进了拘押室。

楼烦的战斗也是一触即溃,匈奴真是不堪啊。这天,汉军大军进入了匈奴的核心地带上谷。陈平又建议,皇上还是先不要随大军出发。等局势安定了再去也不迟。结果,汉军很魁岸就攻破上谷,屯驻在平城。而那些不甘心的匈奴还是骑着他们瘦弱的马,拖着他们沉重的兵器依依地不肯离开平城。平城是他们的第三王城呢。是他们的发祥地之一。他们怎么会舍得呢。警报解除,汉皇御驾亲驻平城。和汉皇一起随驾来的还有许多的粮草和辎重,以及大量的御寒物品。汉皇准备在平城休整三天后就进军,他要一举荡平匈奴。

可是第二天早上,汉军突然发现,他们被人包围了。围困他们的全是人壮马肥的匈奴人。他们冲锋了十次也没有冲得动匈奴人的严阵分毫,反而自己折损了许多的兵马。现在汉军才觉得自己上当了。汉皇懊悔不已!可是他又有什么法子呢?他现在已经在平城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了。他就是皇帝也没有咒语念了。汉皇的精神都觉得垮掉了。平城外围的匈奴象海洋一样,不可胜数。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长平呢?这个地方也是有个平字的啊,汉皇晦气地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