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腔热血撒碧空,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空军

rickmiao 收藏 1 1807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2_9_70075_6870075.jpg[/img] 1937至1945年,中华民族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正义战争。其中中国空军所进行的空战是一个重要方面,八年中中国空军共击落日机1543架,击伤330架。出动轰炸、驱逐、侦察、运输等飞机计18509架,完成了出击、制空、侦察、防空等任务,作战达4027次。我空军平均每天出动1.3次,可见官兵战斗日程的紧张。        抗战爆发时中日两国空军军力对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7至1945年,中华民族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正义战争。其中中国空军所进行的空战是一个重要方面,八年中中国空军共击落日机1543架,击伤330架。出动轰炸、驱逐、侦察、运输等飞机计18509架,完成了出击、制空、侦察、防空等任务,作战达4027次。我空军平均每天出动1.3次,可见官兵战斗日程的紧张。


抗战爆发时中日两国空军军力对比


1937年8月13日淞沪作战前,日本空军即日本的陆海军航空兵可用于作战的飞机约为2300架,预备飞机约280架,航空工业的制造能力约每月可产60架飞机,军用飞行人员现役为1500名,每年可培养400-500名飞行员,更加重要的是日本凭借其工业基础和技术设备能不断改进飞机性能和及时补充战机。

中国经济与日本相比显然处于劣势。1928年,国民政府才开始设立航空署,下辖4个航空队,只有24架飞机。1931年在杭州笕桥创办中央航空学校,尔后逐步收编各省军阀的航空部队,建立了统一的空军。1937年航空工业刚刚起步,中国空军处于初建阶段。此时中国空军的几百架飞机大多是从美国、意大利、德国、法国等国购进的,其中有的机型已经过时,有的性能很差,面临淘汰。国产机的部件需依赖进口。因国力薄弱,我飞机的更新换代也十分困难。1936年6月前空军有14个中队。1937年5月国民政府军事当局把全国分为6个空军区,实际成立的只有南京第一、武昌第二空军部。抗战前夕空军总计有约六百架飞机,有机场一百多个。但到1937年能够参加作战的仅有223架飞机,不过日本的七分之一。空军的飞行部队共编成9个大队,1、2、8为轰炸机大队,3、4、5为驱逐机即战斗机大队,6、7为侦察机大队,9为攻击机大队。每队下辖2-4个中队。

1937年7月16日庐山最高军事会议结束后,中国空军机构作了调整:1934年成立的航空委员会此时仍由蒋介石兼委员长,宋美龄任秘书长,主任委员周至柔,常委黄秉衡、黄光锐,主任参事曹宝清。在航空委员会下面新设前敌总指挥部,周至柔兼任总指挥,副总指挥毛邦初。空军前敌总指挥部下辖空军轰炸司令部、驱逐司令部、侦察司令部。部队分布在南昌、广德、句容、南京、西安、蚌埠、笕桥等机场。中国从扩修机场、补充器材、筹办航空、保全物资、补充人员、改善机构、扩大宣传、加强情报等角度全面加强空军建设。


淞沪作战


淞沪会战是中国抗战第一期第一阶段东战场的重要战役。1937年8月9日,日本海军上海特别陆战队西部派遣队中尉队长大山勇夫及一名士兵驾车闯入上海虹桥机场寻衅滋事,被我官兵击毙,日军先是提出无理要求,遭拒绝后便派遣其海军陆战队于8月13日晨,突然向上海闸北中国守军发起进攻,淞沪大战由此揭开帷幕。会战从8月14日开始,历时三个月。

第一阶段从8月13日起至9月11日,为攻势作战。战事打响一昼夜后,中国空军派出装备精良的空军第4大队正式参战,该大队辖21、22、23中队,有美式霍克-III型战斗机36架。日军派9架96式轰炸机朝笕桥机场猛烈轰击。大队长高志航起飞迎敌,分队长谭文首先击中日机1架,接着李桂丹、柳哲生、王文骅、郑少愚也击中了日机。加上在实施轰炸前的2架和空战中被打伤坠入基隆港以北海面的1架,日机损失飞机计6架。中国空军以6:0的结果初战告捷,日军航空兵所谓百战百胜的神话破灭。1939年国民政府为纪念这个光辉的日子,把8月14日定为中国空军节。

日本陆军航空队没有参战,而其海军陆战队在华东地区没有陆上基地,只能使用航空母舰和其他军舰上的飞机,数量极其有限。中国军方清醒地看到,日军下一个目标必是夺取沪杭甬一带的制空权。

8月15日,日本鹿屋、木更津航空队以及3艘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全部出动,轰炸笕桥、南京大校场、嘉兴等机场。经8月16、17、19日激战,中国空军频繁出击,给侵华日军一定的打击,支援了地面部队。16日鹿屋、木更津两个王牌航空队被击中坠海。中国空军将日舰楚云号作为轰炸目标,但日军火力强大,中国未能将其击沉。

8月19日、22日,中国空军派出第4大队。由代理大队长王天祥率领第4、5大队的18架飞机到上海浏河一带,轰炸日本登陆部队。8月24日日本海军停泊在吴淞口外的3艘航空母舰派出105架飞机,轰炸中国守军,试图为日本登陆部队打开通路。次日又派50架飞机猛烈轰炸中国海军,我在建的水健号被击沉。日军第3师团遂得以登陆,此后便向罗店镇发动猛攻。

罗店作战期间,中国空军频繁出击,半个月内击落日机61架,击沉日舰10 艘。有精锐航空队之称的鹿屋、木更津两个飞行队基本被歼灭,中国则涌现了高志航、刘粹刚、沈崇海、乐以琴为代表的一批优秀飞行员。但装备上的劣势,迫使中国守军9月初撤离上海军工路一线。是月底,日本陆军第3飞行团和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进驻上海,中国完全失掉了华东的制空权。

9月12日至11月4日为淞沪作战的第二阶段,可称守势作战阶段。军事行动在罗店以南地区展开。中国空军决定利用9月18日这一天向日军复仇,实施了对上海日军目标的彻夜大轰炸。第二天,日军海军航空队为报复,出动30架飞机轰炸南京。至9月25日一周的时间里,日军共出动289架次,投弹32.3吨,南京军民遭受极大损失。中国只出动46架次,损失飞机36架。10月共发生空中战斗一百余次。两个月里,中国空军的300架飞机几乎全部消耗,10月底仅有的八十余架飞机或伤或报废,已经不能起飞迎敌。日军于10月26日派出约一百五十架飞机轰炸大场镇,大场镇被日军占领。

抗战爆发后的3个月里,中国空军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击落日本飞机30架,击毙日本飞行员327人。南京沦陷后,中国政府迁移至武汉。


苏联援助


淞沪抗战军事上我国失利,但为沿海工业内迁、保存经济实力赢得了时间。然而以我贫弱的国力要对付强敌却显得分外困难,国民政府加快了寻求外援的步伐。

此时的美国奉行中立主义政策,一方面对中国“限购自运”,不能向中国直接提供军事援助,另一方面则据美日商约把军需工业原料卖给日本。仅1938、1939两年,日本从美国进口的废铁碎钢就占其所需的90%和85%,飞机和零件占77% ,1939年日本从美国进口的油产品占其进口总量的65%。1935至1938年德意日的军事开支总额达到2520亿美元,已经超过美英法三国。险恶处境中的苏联这时采取的战略方针是力争东部无战事,便决定帮助中国一则抵抗日本侵略,二则把日军牵制在中国战场。

1937年3月8日,联共(布)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决定向南京政府提供相当于五千万墨西哥元的贷款,用于购买苏联飞机、坦克和其他军事技术装备。同意在苏联为中国培养飞行员和坦克手。1937年8月21日,两国签订了为期五年的互不侵犯条约。为接受援助,中国在1941年前共派遣****团赴苏。

第一个奉派赴苏的代表团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次长杨杰率领,以“工业部赴苏联工业考察团”的名义,前去购买中国急需的驱逐机200架与双引擎重型轰炸机100架,聘俄飞行员20至30人,并请苏联再帮助中国装备20个师。为避免直接对日作战的名义,苏联决定让援华飞行员以志愿者的身份前往中国。斯大林允诺派遣技术人员前来,帮助中国利用苏联发动机“制造木质飞机”。这样由苏联援建的车间,其月生产能力约三百架飞机。1937年10月,阿拉木图—兰州—汉口航线开通,自这时起至1938年底,共有苏联飞机471架到达兰州。其中CБ轻型轰炸机143架,TБ重型轰炸机6架,И-15型驱逐机192架,И-16型驱逐教练机8架。飞机抵达中国后立即投入战斗。蒋介石的感激之情不言而喻。1937年11月30日蒋介石拟就让杨杰转交斯大林的电报。


莫斯科杨上将杰请转

伏罗希洛夫元帅转史太林先生:

阅杨上将杰报告,及张委员冲面述,先生对华友爱之笃与关怀之切,殊深感激,中苏两面大民族,本为东亚和平之两大柱石,不惟利害与共,休戚相关,而且暴日为共同唯一之敌也。中正屡蒙垂顾,当此存亡之交,故不辞冒昧,乃敢直言而道。中国今为民族生存,与国际义务,已竟尽其最大最后之力量矣,且已至不得已退守南京。切盼友邦苏俄实力之应援,望先生当机立断,仗义兴师,挽救东亚之危局,巩固中苏永久合作之精神,皆维先生是赖也。迫切陈词,尚希垂察。示复。

蒋中正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于南京

国民政府派往苏联的第二个代表团由立法院长孙科以“中华民国特使”的身份率领,他于1938年1月17日到达莫斯科。此行结果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与中华民国政府间关于实施五千万美金信用借款条约》的签定。1939年4月初,孙科第二次到莫斯科,6月16日和米高杨共同签署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与中华民国政府间关于实施壹万万五千万元美金信用借款条约》。过了3、4个月,援华物资就经由奥德萨等港口和西北通渠陆续启运。

蒋介石派遣的第****团由贺耀组率领,他是乘中苏航空公司首航班机于1939年12月4日从重庆飞往苏联的。这次他向苏联提出请予援助的武器清单中,除八千余万美元陆空军作战兵器及油类外,重要的部分是为扩充伊宁航空学校所需要的教育后备器材油类。1940年春,苏联应中国政府之请,把中国最急需的部分物资优先起运,计:И-16型驱逐机150架,ДБ型轰炸机20架,СБ型轰炸机30架。它们紧急补充了中国在空战中的部分损失。这是欧战前苏联给予中国的最后一批援助。


南昌空战


南昌地处大后方,是中国空军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有一个后备机场和飞机制造厂,自然成了日军袭击的目标。1937年12月9日,日本海军第2 联合航空队战斗机7架,攻击机12架轰炸南昌,使用的是性能比较先进的伊-96型。中国空军第9大队4架新霍克Ⅲ起飞迎敌。至1938年8月4日,日军几乎每隔10天就对南昌轰炸一次,中国空军和苏联志愿航空队的飞行员A.C.布拉戈维申斯基、Н.斯米尔诺夫、А.古班科等驾驶苏式И-15和И-16型飞机参战。其间1938年7月4日的空战最为激烈,中国空军第3大队的6架、4大队的12架飞机和苏联志愿航空队的28架飞机与日军第2 联合航空队的26架攻击机和23架战斗机在南昌上空交战,是抗战以来最激烈的一次空战。8月4日,日本出动2批计27架飞机对南昌狂轰滥炸,一百多枚炸弹破坏了南昌机场,炸死近二百七十名平民。连续几个月的空战,整个形势是敌强我弱。中苏航空队被迫放弃南昌,移防至高安、上高机场。


激战武汉上空


南京失陷后,中国把指挥中心转移到武汉。该地是中国空军的重要基地之一。日本以陆海军航空兵近四百架飞机连续轰炸武汉、南昌等地,欲夺取这一地区的制空权。中国人民在1938年进行了长达一百三十多天英勇的武汉保卫战。这是中国第一期抗战的第三阶段。

会战期间,中国空军和苏联志愿飞行队并肩作战,配合地面战斗频繁出击,轰炸和扫射溯长江而上的日军,其中值得特别提出的是以下三次战役。

第一次发生在1938年2月18日。日军出动的都是1936年刚刚装备的轰炸机和战斗机。日海军第1、2航空队15架攻击机和11架战斗机,掩护着12架重型轰炸机排山倒海飞向武汉。中国方面起飞迎敌的是“志航大队”,李桂丹任队长,与苏联飞行员一起出动19架N-15型、10架N-16型飞机分别从汉口、孝感机场起飞拦截敌机。空战历时12分钟,取得每分钟击落一架敌机的战绩。日本指挥官金子隆司大尉坠机身亡,其他则狼狈逃窜。我丧失了优秀飞行员李桂丹、中队长吕基淳、飞行员巴清正、王怡、李鹏翔。

中苏飞行员美名传扬,捷报传来,武汉三镇一片欢呼雀跃。2月21日,各界民众万余人举行集会和游行庆祝空捷,追悼国殇。中央和驻武汉的第18集团军代表周恩来、王明、董必武、叶剑英等出席集会并敬送挽联:

为五千年祖国英勇牺牲,功名不朽。

有四百兆同胞艰辛奋斗,胜利可期。

第二次是4月29日,送给日本天皇的“生日大礼”。中国空军从被打死的日本飞行员身上的一个笔记本中得知:日本空军定在“天长节”(天皇生日) 4月29日这一天轰炸武汉,一则“献礼”,二则向全世界炫耀自己侵华的军事“优势”。4月29日下午2时30分,日军佐世保第2航空联合队出动54架轰炸机和战斗机向武汉狂轰滥炸,目标是中国的空军基地和有几十年历史的汉阳兵工厂。中国空军“志航大队”由毛瀛初和董明德率领19架N-15型战斗机,会同苏联“正义之剑”的飞行员图恩、别斯帕洛夫、朋图斯等的45架战斗机参加作战。一时间武汉上空火花迸发,机群翻飞。出现了飞行员徐怀民在座机中弹后放弃跳伞自救,猛烈撞向高桥宪一的飞机与之同归于尽的壮举,以2:1的战绩埋骨青山。中国官兵士气高昂。30 分钟后战斗结束,中苏飞行员击落日机二十余架,打死飞行员50名,活捉两名跳伞的敌飞行员。6月5日,武汉举行庄严隆重的庆功会和追悼会。两万市民前来表达对烈士的崇敬。这一仗大伤日军,使其此后一个月不敢前来武汉上空。

第三次发生在5月31日,驻南昌的苏联“正义之剑”航空队出动21架N-16、N-15型飞机,中国飞行员驾驶同型号的飞机6架在1500米和2400 米的高空布成立体阵势,与日机激战,取得了击落14架敌机的战果,出现了古边科驾受伤飞机撞击日机胜利返回机场的奇迹。

武汉会战期间,从5月至10月,中国空军击落敌机60架,炸中敌大小军舰一百余艘,内有17艘沉没,37艘被炸伤,12艘起火。但中国海、陆军无法保住武汉,10月24日弃之。此后,中国“飞机亦损失殆尽,人员损失甚多。此时一面接收苏联补充之飞机,整训部队,一面视战况之发展,而应付作战。”


战略轰炸


空袭台湾和远征日本是中国为既从战略上压制敌人,又鼓舞中国军民斗志而设计的两个绝妙的战例。

袭击台北松山机场。松山是日本的重要军事基地。1938年2月23日,中苏空军联合执行任务,由驻南昌的12架轰炸机和驻汉口的28架轰炸机分两队,驾驶苏制CБ轻型单翼轰炸机,参战的是苏联飞行员波雷宁、帕维尔、瓦西里耶维奇和雷恰戈夫。日军控制的松山机场毫无戒备,中苏战机投弹280余枚,松山机场大火熊熊,12架敌机、10栋营房、3座机库被炸毁,足够使用3年的航空油料及设备化为灰烬,机场瘫痪。损失惨重。

“天女散花”,是一次特殊的战役,史称 “纸片轰炸”或“空前之长征”,它使用的是精神战法。5月20日凌晨3时25分,徐焕升和佟彦博奉命驾驶两架马丁B-10型轰炸机秘密从宁波起飞“长征”日本,飞临长崎3500米高空。但投掷的不是什么重型炸弹,而仅仅是“纸片”。只见一张张传单在照明弹辉映下天女散花般飘撒下来,一百多万张传单在两个小时内布满了日本长崎、福冈、九州,传单警告日本军国主义者“尔再不驯,则百万传单,将一变为千吨炸弹”,同时向日本人民揭发军阀的罪恶。中国不丢炸弹,不袭击非战斗人员,“充分表示我民族的伟大德行”。徐、佟二人出色地完成任务,两个小时后胜利飞返祖国。武汉的居民在晴空下热烈欢迎他们。这是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外国飞机袭击。


沉重的1940年,中国空军雪上加霜


两年多的抗战,中国空军消耗严重,得不到及时补充,到1940年,只有作战飞机49架。国民政府对待空军建设的方针是:拟保持现有空军部队(重轰炸机一大队,轰炸机4大队,驱逐机4大队,空运一大队,侦察1中队),设法补充,经常维持其编制约324架飞机,作战则只能依飞机补充状况及一般情况节约运用,以求获得较大战果。显然,中国已经没有能力大规模主动出击。而日军配置在中国的飞机多达877架。鉴于这种状况,日本决定对陪都实行代号为“101”的空中打击,迫使国民政府投降。

从4月下旬,日军就集中机群600架,开始扫荡重庆郊外的梁山、遂宁等机场,动用海军航空队和陆军航空兵拟参战的飞机多达297架。

这一空前规模的大空战从5月中旬开始,18日开始陆续发生了多次空中激战,到月底,日本海军共出动13批608架次,疯狂轰炸重庆、成都。6月初,日陆军航空兵也加入作战行列,均遭到中国空军顽强抵抗。8月23日,长达110天的空战结束,其间共发生102次战斗,日本陆空军共出动21批904架次,海军航空队出动54批3651架次,合计投弹27107枚,重2957吨。日本最新式的“零”式驱逐机参加作战,其性能远远优于苏式N-15和N-16,而且数量上也占优势。“中国的每架驱逐机每日要与敌军五倍以上兵力”,在南国高达40多度的酷热中,连续进行3个至6个小时的苦斗,每队飞机至少有三分之二被敌机击中。驾驶员周志开在飞机被99颗子弹击中的情况下英勇奋战,最后一颗罪恶的炮弹夺去了他年青的生命。重庆空战后,中国空军可谓雪上加霜,仅余各类飞机65架,难以为继,便于1941年赴印度,接收新飞机并进行整训。国内则尽量避免与敌战斗。


中国迎来美国志愿航空队


1941年4月13日,苏日签署中立条约,苏联对于被侵略的中国持 “中立”立场。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苏联陆续撤回其在华志愿飞行队。

1941年2月,罗斯福派遣其行政助理居里到中国考察政治经济状况及战时需求。居里会见蒋介石后,草拟了飞机供给计划及聘请顾问等事。1941年3月11日,《租借法案》由总统罗斯福签署,4天后,他在华盛顿宣布将向表现出伟大战斗意志的中国人民提供帮助。蒋介石派遣宋子文为代表赴美,接收美援物资,稍后在美国成立“中国国防物资供应公司”专司此事。

宋子文同美国进行的谈判结果是:由美国提供训练与技术,帮助中国建立一个有1000架飞机的现代化空军,装备陆军30个师以及帮助中国建立一个有效的交通线,重修滇缅到印度沙德的道路等。同月,美国空军指挥官克拉奇将军到重庆,确切调研中国空军需要及作战潜力,帮助中国用租借援款中的5300万美元购买飞机。这样中国就可以购得先进的P-40型驱逐机100架,P-43型战斗机125架,轰炸机66架,运输机35架,并由美国训练中国飞行员。

在谈到美国对华援助时,有一个身份特殊的美国人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lt)和他组建的航空队必定被提及。陈纳德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空战,后退役。1937年4月来到中国,充当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宋美龄的私人空军顾问。1941年7月10日,由110名飞行员和150名机械师等人员组成第一批美国志愿队员从美国启程抵达缅甸。8月1日奉蒋介石命令组建了美国志愿航空大队,由陈纳德担任指挥官兼大队长,下辖三个中队,计配备P-40B型驱逐机100架,P-40E型飞机25架。其任务是配合中国空军保卫云南领空,为滇缅路运输做空中掩护。飞行队组成后在云南开始训练。该队飞机的机翼上绘有带翅膀的老虎,加上它非凡的战斗力,故得有飞虎队的美称。

1941年12月7日,日本袭击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此时中国空军还在印度整训。近一年的时间里没有遭遇强劲抵抗的日本空军于1941年12月20日派出其驻越南的10架飞机轰炸昆明。刚刚完成训练的陈纳德飞虎队大显身手,24架P-40型飞机升空迎敌,痛打敌人,击伤击落敌机9架。后来,飞虎队又与日机在仰光上空激战两次,击落战斗机7架、驱逐机8架、轰炸机15架。飞虎队由此威名飞扬。

1942年1月1日,中、美、英、苏等26国在华盛顿发表反侵略共同宣言。东西方反侵略战争汇为一股强大的正义力量。

1942年1月,中国向美方借贷拟购的飞机为:P-40EQ型驱逐机600架,BYG轰炸机150架,A20C型轰炸机50架,初级训练机150架,双引擎训练机28架,小运输机9架,双引擎运输机25架,计1012架。到1942年5月,运抵中国的飞机为290架。1942 年冬季,中国空军在印度顺利地完成了训练,一部分人回国,另一部分人赴美国继续接受训练。同时,美国援助的B-25,P-38等飞机也陆续抵达印度。

1942年7月4日,美国志愿航空大队并入美国陆军航空队即纳入美军现役,隶属于比尔为司令的第10航空队,编为23战斗大队或称“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由已经恢复军籍的准将陈纳德指挥。

1943年1月,罗斯福与丘吉尔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会议上,决定反攻缅甸,要求陈纳德的飞虎队攻击在华日军及其运输线,使之不得脱身赴缅作战。3月,罗斯福决定将飞虎队扩编为第14航空队,并逐渐增强其实力至500架飞机。

1943年10月,中国空军第1、3、5大队和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部分人员组成中美混合团司令部(CACW),张廷孟上校任中方司令,美方司令为摩尔斯上校。该团编为中国空军序列,归陈纳德指挥。至此,中国空军经过整顿、补充和训练,大大加强了战斗力,为更加艰巨的战斗任务蓄势待发。


驼峰航线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由泰国北上,于1942年5月攻陷缅甸以及中国云南怒江以西地区,切断了中国最后一条国际交通线——滇缅路。中美合营的中国航空公司便开辟了从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汀江等地越过中缅印边境到昆明、重庆的空中国际运输线,全长约1200公里。航线越过崇山峻岭,故有“驼峰”之称。尽管此时滞留在美国本土待运往中国的物资已达14.9万吨,有的限于运力只能移作他用。但从5月至7月运至中国的货物还是达到了290万吨。到1945年6月,通过驼峰的官兵达到33938人,运送物资总量至1945年达780674吨。


中国夺回制空权


中国空军在1943年开始转入反攻。1943年常德会战时,中国空军和美国第14航空队以恩施、芷江、衡阳、白市驿、梁山为基地,经常主动出击,配合中国地面部队的行动,轰炸日军主力部队、日军航空基地和设施。中美投入了第2、4、11大队、中美第14航空队,共使用200架飞机。在11月25日这一天,我空军第1、3大队和第14航空队就两次出动,对日本在台湾的新竹机场进行饱和轰炸,击毁日机三十余架,性能高强的“零式”机两架也未能幸免。新竹日军受到严重损失。11月29日,中国空军第4大队中队长高又新在飞往长德途中,先后击落4架日机。12月1日,第14航空队出动13架B-52轰炸机,由24架战斗机掩护轰炸了日军在香港和九龙的基地,12月24日再出动28架B-24轰炸机,由24架飞机掩护空袭日军占领的广州天河机场,炸毁和击落日机9架。至1943年底常德会战结束,中美航空队共出击261次,使用轰炸机280架、驱逐机1467架,空战中击落敌机25架,击伤19架,在地面击毁12架,夺回了制空权。


从黎明前的暗淡到胜利的曙光


1944年春开始,日本为打通大陆交通线使侵华日军与南洋一带日军联络方便,同时摧毁中国空军基地,阻止中美空军对沦陷区和日本本土的袭击,谋划了一场规模空前的“1号作战”(豫湘桂会战),动用兵力达五十余万,火炮1500门,汽车15,000辆,投入飞机270余架。中美空军也做了相应部署:中国空军第4大队派驻白市驿、安康各2个中队,P-40 型战斗机48架,美第14航空队和中美混合团6个中队分驻南郑、梁山、恩施,共有P-40 型飞机72架;中国空军第2 大队1个中队驻南郑,有A-29型攻击机12架,中美混合团1个中队B-25型轰炸机12架驻梁山;美第14航空队1个中队B-24型重轰炸机12架驻成都;12架侦察机驻梁山。会战可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4月18日凌晨打响的中原会战。日本空军出动4个战队,约有飞机56架,从北方战场调来114架。中美航空队共出动飞机312批,战斗机1646架次、轰炸机272架次,击落敌机87架,袭击黄河大桥13次,炸毁桥梁16座,各种车辆1000多辆,船只36艘。但中国对此战役准备不足,日本以强大兵力控制了平汉路。

第二阶段自5月26日开始,日军集结二十余万兵力进攻衡阳和长沙。日陆军航空队共出动飞机168架,中美投入181架。中日空军激烈交战,中美空军昼夜连贯出击,计战斗机3978架次、轰炸机554架次,日军指挥部、机场、工事等均受到严重破坏,日军死伤约七千人,被炸毁飞机105架。此次战役敌陆军力量大于我军,加之中国守军在各阵地奋战长达两个半月,衡阳之所以能固守如此长的时间,除了地面部队的艰苦作战,“空军日夜鏖战的劳绩,更是不可埋没的”。我军死伤官兵90,500名,日军死伤66,000名。8月8日衡阳失陷。

第三阶段在8月16日开始。日军出动15万军队由湘桂路及西江进犯。于是有桂柳会战。中国空军出动228批次1386架次,击落敌机14架,伤10架,炸毁敌机6架、军车400余辆。

在三次会战中,中国共出击784次,击落敌机227架,炸毁日军飞机155架、船只3599条、汽船120条,炸毁桥梁61座、机车22个、卡车3809辆。

中国陆军虽在衡阳失利,长沙、株州也相继失守,但日本侵略势力整体上却已是强弩之末。我军利用日军占领上述地方后面临的补给线加长、供应困难增大而得以避其锋,取得相对的休整时间。同时,中美空军开始轰炸日军目标。

1944年6月15日,美国超级空中堡垒B-25轰炸机75架从成都起飞,轰炸日本八幡,使这个占日本钢铁产量近四分之一的大型钢铁厂化为灰烬。8月10日炸长崎,12日炸朝鲜南部、日本九洲西北部。7月29日,美机B-29轰炸机72架再次从成都起飞,轰炸日本占领的鞍山钢铁基地,使其产量降至原来的四分之一。8月1日,美轰炸海南岛日军,9日炸黄浦江日本军舰。9月26日盟军轰炸鞍山、大连。10月11日,美航空母舰派出飞机袭击台湾日军事目标。19日美国在菲律宾登陆成功,直接牵制了日本在东南亚的力量。12月18日,在华美军第20 轰炸部队、第14 航空队全部飞机联合出动,轰炸武汉和岳阳的日本军事设施。日军此时已经穷于应付,没有力量出击。

至1944年底,中美空军已经取得了绝对的空中优势。1945年春,中美空军为配合地面部队的行动连续发动了5次歼灭战。第一次在4月1日至7日,发生于内乡、魁门关。第2次在西峡口。第3 次发生于5月10日,中国陆军向西峡口挺进,日军精锐部队110师团疯狂抵抗,遭我空军猛烈袭击,日军1300具尸体横陈道途,该师团被我全歼。第4次歼灭战相继发生,日军调兵遣将至西峡口,攻击我地面部队,当我空军抵达后,陆空军协同反击,再歼灭日军一千五百余人。日军在汉中一带的兵力几遭全歼。第5 次歼灭战发生在陇海路正面,我空军配合寺河卫、岔道口一带的地面部队作战,一举歼灭日军3400人。

鄂豫会战开始,日军集结8万人,我军正面由王耀武部扼守。空军第1大队一部和第5、2两个大队参战,主力集中于芷江和陆良。4月1日至5月9日,我空军配合地面部队协同追击日军,共出动727次。

4月,日本空军被迫撤出华中,中美空军则对运城、太原、青岛、上海、南京、徐州、杭州等地日军基地进行频繁袭击。

这时,在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侵略势力都已土崩瓦解,5月初苏军攻克柏林。8月美军在广岛、长崎扔下原子弹,中苏也在中国战场乘胜追击,联合打击日军,直至其投降。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