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春节

rpdlb 收藏 1 28
导读: 1941年,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最险恶的时期。腊月廿七那天,我们刚刚行军到达驻地准备过年,突然接到命令,敌人从据点向我们奔袭来了,要火速转移。于是,我们宣传队20多个男女小同志,跟随机关行军80华里,越过三座高山峻岭,趟过两条冰冷的河流,寒风刺骨,浑身打哆嗦。天一黑,下起了鹅毛大雪,北风怒号,我们宣传队驻防莱芜县康家庄,拥挤在房东的大北屋里,在一盏昏暗的小油灯下,盘腿坐在谷草秸铺的土地上包饺子。饺子馅是每人4两肉,一斤萝卜。我们一边包饺子,一边唱道:“正月里来正月正,全家欢乐挂红灯……”房东老大娘和儿媳

1941年,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最险恶的时期。腊月廿七那天,我们刚刚行军到达驻地准备过年,突然接到命令,敌人从据点向我们奔袭来了,要火速转移。于是,我们宣传队20多个男女小同志,跟随机关行军80华里,越过三座高山峻岭,趟过两条冰冷的河流,寒风刺骨,浑身打哆嗦。天一黑,下起了鹅毛大雪,北风怒号,我们宣传队驻防莱芜县康家庄,拥挤在房东的大北屋里,在一盏昏暗的小油灯下,盘腿坐在谷草秸铺的土地上包饺子。饺子馅是每人4两肉,一斤萝卜。我们一边包饺子,一边唱道:“正月里来正月正,全家欢乐挂红灯……”房东老大娘和儿媳、姑娘也凑在一起,满屋里欢声笑语。

女兵银磊才11岁,是1940年出来当兵的,是离开父母第一次在外边过年,十分想念在家受苦的爹娘。男兵小亓也讲了他爷爷在地主家扛活,大年三十被逼债上吊致死的惨景。此时此刻,我们的心境凝聚在一个信念上:为穷人翻身得解放,过上美满幸福的年。天将亮了,村中鞭炮声响彻一片,村上老百姓成群结队地来拜年了,军民恭贺新禧,共庆军民鱼水情谊。这时接到情报,雪野的敌人又出动合围我们。我们马不停蹄急行军,在冰天雪地里又踏上了战斗历程。这是我入伍后第一个在战火中冶炼青春的春节。


1944年的春节,我是在沂蒙山一个山村过的。当时住在一家姓王的房东家里。快过年了,家家户户置办吃的忙着过年。除夕前夜,我发烧39℃,浑身滚烫,大娘知道了,烧了红糖姜汤,送到我睡的炕头上:“同志,大年了可别生病,快把这碗汤喝下去,出出汗就好了。”我的眼睛湿润了:“大娘,谢谢您了!”“当兵在外打日本鬼子,为我们吃苦受累,是应该的,不要见外。”大娘说着,又拿来了用凉水泡的毛巾敷在我的头上。第二天刚拂晓,大娘的女儿又送来了一碗面条加荷包鸡蛋:“大哥你快好了吧!年三十还包饺子、守夜呢!欢欢乐乐在我家过个年。”


大年初二,我仍然浑身发烧吃不下饭,大爷大娘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大娘把家里一只老母鸡杀了,熬了鸡汤,端到我的跟前。碗上面浮着一层金黄色的油水,洋溢着香气。我当时接过大娘送来的鸡汤,激动极了,哭着说:“大娘,这份情谊我终生不会忘记。”


悠悠岁月,不同时代的春节有着不同时代的情景。一年一年过去了,一年一年长岁了,一年一年充满希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