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10月1日在墨尔本的演讲(全文)--请各位一定要看

48017337 收藏 3 215

郎咸平10月1日在墨尔本的演讲(全文)


昆仑国际2005中国经济论坛--澳大利亚

2005年10月1日星期六

The Arthur Streeton Audirorium

Level 1,Sofitel Melbourne

开始时间:2:10pm



主持人:好,我们今天非常有幸,把屏幕上的郎咸平教授请到台上来。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郎咸平教授到台上来。郎咸平教授的讲演非常精彩。他的讲座将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四十五分钟。四十五分钟后,我们会有一个休息。如果大家要有一些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写条交给我们的工作人员,我们可以根据时间的情况安排回答。有请朗教授。



郎咸平:非常感谢主办单位,让我有一个机会能到澳洲来做演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个地方来做演讲。我看到各位,心里特别有感触。因为在一九九四年之前,我像各位的心情一样,期盼着祖国的强大。甚至呢,我当时有点儿奥悔。我在美国,混得还可以。我在纽约大学当教授,芝加哥大学当教授,在学术界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地位。最遗憾的一点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我竟然没有办法亲自参与。一九九四年之后,抛妻弃子,放弃一切,包括美国的国籍,毅然绝然地回到了香港,2000年之后,正式踏入国内。我的一生,做的错误不断,但是这件事情儿,可能还算是比较正确的。(笑)



那么这么多年下来,你们也可以看到,那是我在上海的电视节目,叫财经郎咸平。这个节目做出来之后,成为上海收视率最高的节目,甚至超过了你们喜欢看的小燕子。(笑)英国伦敦《金融时报》登了一篇专访,谈到这个。它说,上海妇女的三大爱,(笑)第一是路易威登的包包,第二是卡提亚的手表,第三是郎咸平。(笑、鼓掌)我在上海还算是比较知名的,所以我出去的时候会带把梳子。(笑)因为知道观众会和我照相。有一天,有几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冲过来,看到我,拉着我的小手,很激动。看到年轻漂亮的少女激动,我会更激动。(笑)她们问,能不能给我签一个字呀。我说没有问题呀,给你签一个字。能不能给我电话号码?我说,可以了,给你电话号码。我跟你讲,我祖母最喜欢你。(笑)



那么今天,在各位华侨的面前,我当初呀,我在纽约的时候,我听见别人叫我华侨的时候,我的心都是很酸的,也是很难过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割不断的黄河情结。每个人,不管在国外多有成就,尤其是第一代移民,你都不得不想起中国。那么今天,当然,我不是党的发言人,没有必要说为了党来这边做任何的宣传。但是各位可以理解,我今天来的目的,我是带来了一个心,用心来给各位做演讲,谈一谈你们所关切的话题应该怎么样来理解。



那么你们从媒体中可以看到,中国政府,这一两年来,在金融政策方面遭遇到莫大的困难。不但是金融政策,海外的并购,包括海尔并购美泰,以及中海油收购尤尼科,会因为政治的事件而遭到封杀。那么类似的问题,我在我的节目里,我早就讲过了。中海油收购尤尼科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已经违反了美国的国策。甚至我们今天谈的主题,金融的问题,情况之复杂是各位不能想像的。那么在国内呢,在这方面,我的发言更激烈。到海外来呢,跟各位华侨发言,我收敛一点。但是呢,政府对类似的言论确实可以做到采纳雅言吧。金融政策方面呢,政府也希望集思广益,大家都是为了国家好,是吧。

各位想想看阿,你们回忆一个历史,在80 年代末期的时候,当时我还在纽约大学当教授,日本人简直牛的不得了当时。那点小小的成就就觉得自己已经是可以带领世界的时髦了。竟敢进军美国,收购洛克菲勒中心。节目里刚刚讲了一句话。当时纽约时报等等美国媒体呢,又是第二次珍珠港事件,痛骂日本人。可是各位要知道,在这个时候阿,一个象征美国精神的洛克菲勒中心,并没有受到美国政府的横加干涉,各位知道为什么吗。我告诉各位,金融政策阿,包括美国在WTO要求进入中国金融领域呢,那么这个本身阿,就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政策。那么在洛克菲勒中心被收购之后,紧接着就是德法日美英等国所搞的广场协议,压迫日币升值。在90年代,日币升值到1美元兑120

日币,完全摧毁了日本经济,这个时候,那家购买洛克菲勒中心的日本公司呢,由于经营不善,不得不用半价再卖回给老美,等把这个钱转成日币的时候呢,再损一半。我跟你讲阿,你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次阿,我再告诉各位,我对我们人行所推出的更加浮动的政策呢我是举双手双脚的反对。(笑)那么,我们目前浮动的空间是5%,上下5%。我说我正是的告诉全国老百姓,上下5%是特别有意义的,为什么,中国的制造业的利润率平均只有5%,所以只要升值5%,跟我们出口有关的厂商们利润全部被吃光,贬值5%呢,跟进口有关的公司呢全部被吃光。所有老美阿,只要能够在金融政策方面呢左摇右摆东晃西晃呢,中国制造业呢可以说利润完全看不到。各位再想想看阿,你为什么要压迫人民币升值,你为什么希望中国货币更加浮动,如果大家认为货币只是国家的一种国家的所谓的法定代表的话呢,你就错了。如果你认为汇率只是货币之间的价格,代表国家主权的话,你就错了。那是理论。什么叫汇率,各国政府为了达到政治目的的手段叫汇率。(鼓掌)



那么这个事件呢在去年年初的时候,温总理当时由于国外压力太大,正准备考虑调整外汇汇率的时候呢,事实上这个观点就被提出来过。而且汇率这个问题阿,牵扯极其复杂,到去年年底,如果各位还记得的话,我们中央政府提高了利率,那么今年来又提高了汇率,这一连串政策在我看来的话呢我认为是一连串的错误。为什么会这么说,利率在中国是不能调的。为什么不能调,你们如果在看海外媒体报道的话呢,大家可能会说,中国经济是否有通货膨胀,又有专家学者或者媒体说中国经济是有通货紧缩,为什么会有二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出现在同一篇报道上呢,因为今天的中国阿,它是全世界非常奇特的一种二元化的经济,中国是既有通货膨胀,又有通货紧缩的情形,所以金融政策阿,基本上都会失效的。怎么说?那么去年调整利率的时候呢,国内一般学者大部分都赞成的,真正提出反对的呢,除了我以外,还有社科院的院长李杨先生,我们提出反对。反对的原因,我讲我的观点阿,因为中国是二元体系的经济,什么叫二元体系,我们银行的信贷,60%多,60~70%,属于地方政府。其他呢是给非银行机构的企业,那么这些企业呢是以国营企业为代表。那些地方政府以及国营企业阿,他们借钱,利率是不敏感的,利率上升了,他照借,我跟你讲,他不会停的。比如说我们天津市,举个例子来讲好了,天津市为了地方建设,新市长一上台,地方建设5年之内搞了7000亿,那么类似的政绩工程在各地都有出现。所以2003年年底,温总理搞宏观调控的时候,当时是用什么政策,用行政调控的手段,为什么,就是针对这种地方政府低水平重复浪费的现象呢,提出行政干预。



那么像类似的行为,尤其是地方政府,他是为了政绩工程,为了自己的政绩阿,为了自己升官嘛,而作的政策,利率再高,他照借,不会停的。国营企业呢也差不多,他不会停的。所以当利率在去年底调升0.27%的时候,你发现,这种低水平重复浪费的部门阿,他照借,他继续膨胀。可是我国民营企业的金融来源阿,不是靠银行,靠什么,大家从台湾过来的,从亚洲过来的都要了解,靠地下金融,简称黑市。那么这个地下金融阿,他这个利率阿,非常敏感的,而且他是非常市场化的。按照我们当时的调研呢,银行调整0.27个百分点呢,在浙江地区平均上升1%,4倍之多,为什么,因为他把未来的预期全部给你搞进去了。所以各位请看,你调0.27这么小的幅度,膨胀的部门呢,政府以及国营企业,照借照膨胀,那么民间利率呢大幅上升4倍之多,严重打击了民营企业,所以民营经济本来已经够萧条了现在继续萧条。所以这个金融变数阿,你只要一调整,你就会让二元结构呢变得更加二元化,甚至呢变得差异更大,更阻碍我们经济的发展。所以在国内的金融政策方面呢,我是坚决反对中央政府作出任何过期的行动。而当时还提出一点,你只要调整利率,你的汇率势必要调整,因为这是一个简单的1+1=2的理论,你造成息差之后,热钱流入是你避免不了的。



那么,我多么希望我是错的。就在这几天,就在这几个月,人行行长不断的对外发表声明,说汇率我们不考虑调整,到了7月21号,突然调整。调整之后,我在我的电视节目里也好,或者公开发言也好,我都公开抨击人行,我说你既然能够说不调整而调整,各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吗,代表政府信用的被破坏。你要打击国际炒家你不是这么打击的,不能拿政府信用作背书,所以我要求人行负起行政责任。那么类似破坏政府信用的金融政策呢是我感到深恶痛绝的,我在任何公开场合呢,我是大力抨击。那么今天升值以后,人行又说一句话,我们保证不再升值。我请问你,你还有信用吗。(笑)你一旦保证不升值,你给老百姓的印象就是一定会升值。(笑)



那么各位请看,2002年之前,我国的外汇流入是负的,也就是说,我们的外汇是净流出,2003年之后净流入。我们把2003年整年的外汇作个分析,扣除掉贸易盈余,顺差的那块去掉,直接投资去掉,还剩下多少钱呢,369亿美元。这369亿美元怎么进来的,不知道。那么我们人行呢,经过呼吁之后,到各地去查,去查账,还是不知道怎么进来的。从2004年1月到2005年年中,我们做过统计,3067亿美金外汇,其中1500多亿我们知道是贸易盈余贸易顺差同时再加上所谓的直接投资,还有1400多亿,48%是哪里来的,不知道。那么这么大一部分阿,让我感到万分紧张。各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外汇这个东西啊,你只要破一个缺口阿,政府信用一沦丧的结果,你是停不下来的。

那么你想想看,今天大家炒人民币,目的是看他升值嘛,如果央行展现出来的态度呢是以破坏政府信用为背书条件,一再的告诉老百姓我不升值,到时候又升值。那么现在再讲的目的呢,很明显,鼓励国际炒家,大量进入中国。所以,现在1400多个亿哎,各位同志们,你们想想看,这对我们人民币造成什么样的压力。一旦失控阿,将来就重蹈日本洛克菲勒的覆辙。到最后呢,15年之后,我再给各位演讲,讲起洛克菲勒中心,你们哄堂大笑,讲起周小川的水平,一样哄堂大笑(笑、鼓掌)。



那么我当初提出个方案,但很不幸的,人行不接受我这个建议。也很遗憾的告诉各位,我在国内的影响力,我是金融学博士阿,我在国内的影响力竟然不是金融,反而是在国资流失国资改革方面我还稍微有点影响力。这个人生阿真的很难说的。(笑)万事都由天阿,半点不饶人。(笑)只有天算,天掐指一算。(笑)



那么我们再讲这个汇率,当初我提这个建议,什么建议呢,你何妨贬值2%

呢。你的目的呢,你是要防止热钱流入,你防不住的。那么各位知道国际炒家的钱是非常贵的,成本非常高的。如果我们能贬值3%、2%,撑他三个月的时间,他资金成本撑不住,他自动会出去的,怎么进来你不知道,怎么出去你一样不知道。(笑)还要可能从潜水艇运走也有可能。(笑)然后你再升值5%不行吗,然后再贬值3%,再升值2%,再贬值1%,再升值6%,再贬值。(笑)你不这样做不可以打破预期,预期不是靠政府说我不升值就不升值的,你如果说了不升值你就不能升值,就这么简单。



那么类似的思维阿在我国股票市场里面呢,一样的有问题。这次,我不知道各位对国内的事情理不理解,在下半部分我会讲到股市的问题,我相信很多炒股票的,股市我们碰到一样的问题,政府信用呢一再的被破坏。



那么前一阵子,人行对外宣布说我们的汇率更加浮动化,因为人民银行希望把汇率的风险由自己的肩膀拿下来,转嫁给民间,我就立刻跳起来反对。我讲的话有点尖酸刻薄shy;,我就这么说的,我说我们人民银行阿有2000个经济学家,不可想象,全世界经济学家最多的银行,我们人多啦,也有这个原因,(笑)2000个经济学家,我相信你们都是很高水平的,可是我再讲,人行没有一个外汇操作高手。那么我说你晓不晓得为什么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当然可能包括澳洲啦,澳洲我研究不多,他们可以改行浮动汇率。因为这些国家的厂商,他都知道怎么对冲外汇风险。那么我说请问,国内的工厂、国内的公司有几个知道怎么对冲外汇的,你告诉我,我还不想讲下面一句话,没有人知道。中海油、中石油你知道吗?当然央行对这个问题他说有远期外汇制度,我告诉你这是没有用的。远期外汇和近期外汇走势差不多的,用二个走势差不多的东西对冲,这不可能的。你必须要有完全创新的工具,而我们中国没有。当然这太专门的,我不太想讲。



但是你要知道阿,你一旦把外汇的风险由政府的肩膀拿下来给老百姓之后呢,你外汇幅度上浮5%你毁了一半――出口的厂商,下调5%毁了另外的一半――进口的厂商,就这么简单。政府必须完全的担着外汇的风险,而不能够转嫁,因为我们这个社会还不够成熟,我们没有外汇操作高手。



各位要理解阿,我是资本主义经济学家阿,我本人是台湾出身的,在美国受教育,我在沃顿商学院念的金融学博士,然后留在美国大学教书,我教过的学校包括密西西根大学、沃顿商学院、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等,我没有理由主张固定汇率,我没有理由主张外汇管制,好像这是社会主义经济学家讲的话。在国内可能觉得我这人过于左倾,我怎么可能会左倾呢,我如果在国内被认为是过于左倾的话呢,那右倾肯定是错的。(笑)



那么各位要知道,为什么我国不能采用浮动汇率制,我刚讲过了,几个原因就是,我们没有外汇操作高手。另外我再讲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浮动汇率制下,包括盯住一篮子货币,你汇率一开放的结果,你所接触的人阿,索罗斯那种水平的人哎。这种人有什么特色呢,有三大特色,第一,他外汇操作手法之复杂是你不可想象的,而这是为什么1400 多亿怎么流进来的我们到现在不知道,因为这个操作太复杂,怎么进来的我们都搞不清楚。第二,他动用资金能力之庞大是你不可想象的。他能够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呢,挤跨英格兰中央银行。你会是对手吗。第三,最重要的一点,国际炒家跟各国政府关系之暧昧是你所不可想象的。今天我们对于外汇操纵啊在中国是政府行为,在国外不是政府行为,是什么行为,是政府和国际炒家的共同行为。那么我有没有证据?去年年初,我们大量热钱流入,我刚才讲了369亿美金,怎么流进来的,按照香港的媒体报道,60%来自于日本,40%来自于美国,那么请各位回忆一下,当时哪二个国家给中国最大的压力,你发现就是日本跟美国,为什么这么凑巧呢,因为记住我跟你们说过的话,那就是,国际炒家跟各国政府关系之暧昧是你所不可想象的。



那你再回忆一下洛克菲勒的故事,广场协议之后,为什么日元升值一发不可收拾,你发现,只要热钱大量流入的结果,你是控制不住的,那么当时造成日币大幅升值的原因,跟造成今天人民币大幅升值的原因是一样的,热钱大量流入,那个不是靠直接投资阿,也不是靠贸易顺差阿,靠什么,就是靠着这一批灵活的热钱流进流出的结果,来打击你的币制,打击你的货币体系。那么热钱继续流入,你汇率抗不住了必须要升值,越升值,他流入越多。所以各位请注意,假设说这是某一国政府的阴谋的话,当然我没有证据阿,广场协议之后,每一个人都预期你最后要升值,那么国际炒家进入的结果呢,不但完成了国际炒家自己赚钱的使命,同时也完成了所谓的宗主国背后的政治目的,就这么简单。到最后,日本的经济崩溃,让美国更进一步的掌控日本,就这么简单。可是这一切的成就阿,不是一个经济行为,我一开始就告诉各位的,是各国政府为了达到政治目的的手段。那么如果今天日本的经济强劲如1980年代,你觉得美国对他的控制会有这么强吗?大家思考下这个问题。



而且类似的现象阿,在台湾也发生过,台湾最高纪录的时候呢,汇率也升了一倍,以前是40台币兑1美元,到最后,最高峰是22、23块左右台币兑1美元,也是一样的,几乎升值一倍。货币这个问题阿,到最后各位要理解阿,那就是一个政治行为阿,那就是政治斗争的行为,而不简简单单是个汇率行为。那么今天我国汇率政策,最为危险的一点呢,就是把它当成一个经济行为。我一再的呼吁,要注意各国政府对汇率方面的政治阴谋。



我想请问在座的各位,如果我是A国政府的话,目前中国汇率走到这个地步,非常好,因为这是双利的行为,我可以透过人民币的升值,来打击中国经济,同时完成我的政治目的,此外,我鼓励国际炒家继续炒作,热钱大量流入,他也赚钱,这不是双赢吗?双赢的结果是中国人民承担这一切的后果。



我今天讲这个故事阿,你们晓不晓得我多么希望我是错的。但是我知道我一定是对的,因为那些人都是我教出来的,当时我们就是这么讲的课,各位理解吗。我们沃顿商学院、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纽约大学商学院,我们开了无数这方面的课,包括本人在内,这不就是我们刚刚讲的话。这些学生聪明绝顶,美国人最聪明的人才呢就是进的商学院、法学院、医学院,和我们中国不一样的阿,我们中国像我这种差的才进商学院,(笑)好的都学理工科的,不太一样。但美国在这方面人才济济,这些人经过学习之后呢,到华尔街去,经过几年、十数年的磨练,各个是高手,你是这种竞争对手。



而且我为什么反对人行,采行一篮子货币?一篮子货币是不能采行的,因为我们目前拟定的一篮子货币是盯住什么,欧元、日元、美元以及韩元。一旦美国政府,不要讲美国政府,太敏感了,讲某一个国家政府,(笑)他如果要让人民币升值,他就逼迫日本升值,假设,人民币就必须升值,就这么简单,他根本就不需要跟政府谈判的。现在阿,美国政府还需要仰仗中国政府的鼻息,逼你升值呢还得跟你谈判,跟你说东道西的,中国政府才调一点,中国政府还有那么一点自主权,那么一点国家的尊严,到最后shy;,你一旦采行所谓的盯住一篮子货币,以后我鸟都不鸟你中国政府,我逼迫你人民币升值我就打击日元,看你升不升值,我通过油价危机,我打击欧元,你升不升值,你就自动升值。将来到最后,中国的外汇市场你发现汇价是由美国政府决定的。这太悲哀了。

我们制造业,大家千万不要听信媒体,或者是一些简单的原因是说,我们中国很骄傲是个世界工厂。我告诉你,世界工厂是个最讽刺的笑话,你晓不晓得,世界工厂利润是多少,2~5%,你只要通过汇率轻轻松松搞一下,你全部全国都没有了,你全部全国利润全给美国人吃光。一个所谓世界工厂,在我听起来,是个极大的讽刺。



那么我们再回头看一下,我走到下一步阿再谈。世界工厂,我在国内教书,我这么多的企业家的学生。当然了,我必须再跟各位讲,我这几年呢,媒体给我取了很多的名字阿,包括叫我民企杀手,也叫我民企教父,这个那个的名词,我必须一再强调阿,这个是媒体对我的称呼阿,我本人不是这样子的。我所教过的学生,我上过这么多的课,当然我的学生都是企业家,而且都比我有成就。你竟然发现一个你们今天很关心的话题,也是大会要我讲的,你发现大部分企业家都是房地产商,投资中国前几大的民营企业,都是投资控股的,甚至你说

李嘉诚先生,可以说中国最伟大企业家之一了吧,他是什么样的企业家,他是投资控股型的。这就是中国整个经济体系的扭曲,你有没有通用电气这样子伟大的企业,你没有。你不要说通用电气了,你有没有三星电子这样的企业,也没有。你有什么呢,你有房地产,你有投资控股,你有修桥铺路那种的企业,我国的生产力往哪里发挥呢。



那么前一阵子武汉市邀请我对大武汉市的发展提点意见,当然了在会前,武汉市领导一再跟我讲,郎教授,千万不要讲太尖锐阿。(笑)我说你找别人嘛。(笑)而且我价钱这么贵,其他人很低的价钱就随便请来了,却请我,神经病嘛。(笑)他说,你讲嘛,稍微客气点。(笑)然后,他们提出大武汉的思维,什么思维呢,用房地产带动大武汉的发展,唉,你逼我变的尖锐,我都没办法。(笑)然后,上次去银川,小小的银川, 万人口。各位知道,我们这个市委阿或者省委,一换届阿,要把前任的理想全部推翻,那是我们目前非常头痛的一个问题。前任政府怎么说银川呢,要小而美,现在呢,换个新领导了,他说大而美。(笑)怎么大呢,搞房地产。(笑)



那么我就提出个思想阿,可能我这人才疏学浅吧,我阅读了这么多的历史,我从来没看过世界上哪个城市的发展是靠房地产带起来的。每一个城市的发展呢都有它的核心竞争力,不然呢是成不了城市的,你相信我的话吗。你没有可能在袋鼠之地搞个城市,这是没有可能的。为什么呢,因为袋鼠多,我就多盖几个房子,用房地产带动房地产,这不可能的。一定是他的港口、运输中心等等原因,或者工业集散中心,才有可能成功。房地产是什么,他是个后续指标,就是一个城市透过一个核心竞争力成功后,房地产顺带起来的。那么我们现在的思维不是,我们地方领导的思维是非常危险的,想用房地产来带动城市发展,缘木求鱼,不可能成功的。



当时武汉市的领导,其中一位小领导说,我们目前武汉市的房价呢是3000块钱1平米,还没有看到泡沫现象。我说这位同学阿,这是刚开始啊,(笑)还没开始这个政策,你一旦推出这个政策以后,你晓不晓得,房价飙的像上海一样,走到这一步,你怎么办,你告诉我。而且,我说,以房地产带动经济的后果呢,那就是,高房价反而阻碍了这个地区的发展。类似的话呢我在银川也讲。讲了这话又去了武汉。有记者围住我说,郎教授,能不能在大武汉的思维下,能不能给他什么建议呢。我说不必提建议了,他说为什么不提呢?第一,他们根本不在乎的。第二,我们官员是不喜欢学习的,也是最大的毛病。(笑)哪些人最不喜欢学习,政府官员最不喜欢学习,还有谁,企业界的一把手最不喜欢学习。(笑、鼓掌)



我每次到企业作内训的时候,使劲训的就是那一把手。(笑)我一近来阿,我毛病很多的,第一,不准喝水。演讲我喝水还有道理对不对,你喝什么水我说。(笑)中国人阿,尿特别多,(笑)每次都要去小便,一下子一下子,你说讨不讨厌,(笑)不准喝水不准小便,不准放屁不准打嗝,(笑)互相监督。(笑、鼓掌)每次我都问,一把手为什么不来,不论什么原因,他必须得到。因为一个城市的发展,一个省市的发展,一个公司的发展,一把手思维太重要了,你们不管什么商学院阿,财务会计营销什么都有,你只要一把手做做决定阿,其他什么学科都是帮不上忙的,锦上添花而已。领导的思维太重要了。我在国内呼吁很久,目前大有改善,我去年讲的地方,一把手没有敢不来的,你敢不来我肯定要骂的。(笑)而且大家都不会喝水,像你们一样的。



讲到这里阿,相信是各位比较关切的话题,我了解其中一部分人呢,做地产商的,也希望跟国内地产有一些参与,所以大家对这次的宏观调控以及中国的房地产走势呢,我相信你们是比较关切的。我曾经在我的节目里提到这个话题,但是不准播,我点名哪个楼盘会跌,结果没有播出来,但是事后看起来,跌的楼盘都是我点名的,没错的。(笑)从政府的利率汇率呢我一路谈到房地产。我这专业演讲,他给我时间,我就准时停止,我不会多一分钟也不会少一分钟,我这工夫不是一般的。(笑)



房地产本身阿,这一次呢,我相信各位非常关切,那么我们的媒体也做了很多报道,我希望把我自己的观点来跟各位做个沟通。中央政府对房地产坦白来讲,非常头痛。目前一连串的措施,包括房产2年之内要卖的话,罚款5%,要缴税5%,还有,比如说,要卖的话必须先还贷,还贷以后拿到还贷证明了才能再卖,就是让你不能交易,让你背上比较高的交易成本。到最后的结果呢,发现什么现象,就是真正有泡沫的地区,就是大上海地区。北京还好,广东是没有泡沫的。那么我们政府的政策阿有一点是很有意思的,他总是一刀切,就是全国普遍铺开了宏观调控。当然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人反对,目前政府已经停止再继续宏观调控了。



宏观调控之后,上海的房价我没有看到怎么跌的现象,反而是交易量急速萎缩,有几个月是零,没有交易,现在一个月大概是100多个交易,那等于没有一样的。北京的房价以及广东的房价维持上升,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我希望跟各位解释一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什么样的格局,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天生的畸形的市场。他是向谁学的呢,他是这么样的一个历史过程:深圳学香港,广东学深圳,沿海学广东,全国学沿海。那么香港的房子有什么特性呢,香港的房市呢是一个急剧炒作的房市,就是说,他卖楼花,而且楼花卖的很奇怪,一下推出10户,炒的高高的,也不是全部推出,推出一部分楼,而且上面是住宅,下面是商店,这种模式。这种炒作的模式呢目前被中国大陆的地产界普遍采纳。但是你在中国又没有香港的法制体系。举个例子来讲,各位从香港来的应该知道,前一阵子有很多谣言,有个地产商代理,就说我这个房子卖的特别好,有个大陆来的表叔阿一下子买了10套,付现金的。大家说房子这么热销阿,带我们去看下吧,就发现这个事情是假的,这个人呢还被香港的高院起诉。那么我想请问你,同样的谣言,如果在国内呢,会不会起诉他呢,肯定不会。所以你看阿,香港的楼市本来就是严重炒作的楼市,把他整个精神移植到国内,你又没有相应的法律保证来预防炒作,来扼杀谣言,怎么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