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政治”实践的理性意义必然是哲学的本性所赋予的

“政治”实践的理性意义必然是哲学的本性所赋予的


柏拉图:

哲学的本性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而堕落变质的。正如种子被播种在异乡土地上,结果通常总是被当地水土所克服而失去本性那样,哲学的生长也如此,在不合适的制度下保不住自己的本性,而败坏变质了。


中国莲:


要做理性以理服人的人,不要做“钱及权”的奴才,更不要做“钱及权”的奴隶。但是,“钱及权”的奴才及奴隶,都不可能是智慧思维很高层次的人,所以,一旦这种人构成的权贵掌握着其国家的大权,如美国的皇族式私有制权贵(如财阀等)掌握着其国家的实际大权的这种人,他们只能以感情感性以“力(数量之力、财力、权力或武力等)”服人为主导,去制定其国的政治体制;当然这种政治体制是必然受到人类历史规律的制约的,人类的历史规律运作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政治体制表现。您如果没有至少很高的智慧思维层次,您就无法预见人类不久的将来的政治体制大的实质变化,不久的将来,一般以几十年为一种标尺,如“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哲学的本性的堕落变质”与其他任何行业的堕落变质一样,实质并不是哲学的本性及其他任何行业在变质,而是相应主导哲学行业及其他任何行业的专家学者这一类权贵在变质。如任何一种符合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的学问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所谓的好坏都是主导相应行业学问的人的智慧思维层次高低,决定着相应行业学问的表现的好坏。再如,用同样的一把枪射击打靶,这把枪在不同人的手中射击打靶的实际成绩结果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能够十枪都能命中十环而得满分,有的人十枪未能够有一枪命中十环,……这种最近佳水平,绝大多数人就是刻苦练习也不可能达到最佳状态,在任何环境下的“射击打靶”。


所以才会有,强将手下无弱兵,所以才会有,同一种利器只有在相应行业的高手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效能,所以才会有,同样的监督机制下在同一个国家,只有在智慧圣人为最高领导人(公仆)的领导下,才会让其国家充分焕发出精神文明及物质文明的活力。这样,选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并不是没有实质最佳目的地选,并不是让美国没有足够智慧思维层次的人没有实质最佳目的地选,从而大多数民众不懂装懂自欺欺人(这是实话实说),被其国的权贵们恶意欺骗着。


那么,为什么有很多人非常顽固坚持以感情感性以“力(数量之力、财力、权力或武力等)”服人为主导这种政治体制?就因为这种人浑水摸鱼摸惯了,赖在那里除非以“鹬蚌相争(理性与感性之争)”的理性强迫,这种高学历、高资历的人是不会退居适合他们的位置的,虽然,这种人喜欢贼喊捉贼的一言堂说很多忽悠政治智慧一般化的大多数民众。


宁肯身后洪水滔天,也要把持手中的大权,这就是美国“一类”国家的皇族式私有制权贵(如财阀等)的本性。也难怪,美国“一类”国家的皇族式私有制权贵(如财阀等)的几乎所有的人以致所有的人,都不是智慧思维很高层次的人,他们的一生都是这样的。


“哲学的生长也如此,在不合适的人的智慧思维层次下保不住自己的本性,而败坏变质了”,就因为一切行业学问,都是人类工作生活的工具;并且,无论您的智慧思维层次如何,您都必然有意识及无意识在受着大道大自然规律的制约。


任何人的心中的实践,都是首先通过其人大脑的有意识思维的理解,这种有意识思维的理解,就是相应层次智慧思维的理解;否则,就不会出现任何的语言及行动,这个人就是植物人,那么还会有任何实践吗?绝对不会有了。所以,人类的任何实践的好坏,都在体现相应的人的智慧思维层次,并且,这种实践的好坏,必然能够由去实行实践的人的智慧思维层次而事先预知,这就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意义所在,通过每个人的智慧思维决定的理智理性,从语言文字上就可以看出您是否是理性以理服人的人,并且能够知道相应的层次如何;就以这种“原创文章选票”预见能力以理性擂台赛去理性选举德才兼备的国家领导人,这就是不久的将来以理智理性以理(质量之理、道理、哲理或智慧等)服人为主导的政治体制意义所在。所以,“政治”实践的理性意义必然是哲学的本性所赋予的。


★★★2008-2-6 22:57《正义与民主》系列第578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