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理院往事

幸福的坦克手 收藏 16 525
导读:写在开头: 去年暑假写完《我的新兵生活》,得到大家的支持和认可,还上了大胡同,这大大地提高了我的写作水平和写作兴趣,承诺过寒假要接着写的,只是一时不知道该写下连队后的部队生活还是现在的军校生活。想来部队生活虽然只有两年,但其丰富程度远远超过我的描述能力,以写《新兵》的风格去写估计写到开学也写不完,所以为了有个比较轻松愉快的寒假,我决定写相对简单的军校生活了。 我是部队考到解放军理工大学理学院的2+2学员,还有半年就要结束工程基础课程的学习离开理院去另一所兵种指挥学院学兵种指挥了。在理院的生活无疑是我生命

写在开头:

去年暑假写完《我的新兵生活》,得到大家的支持和认可,还上了大胡同,这大大地提高了我的写作水平和写作兴趣,承诺过寒假要接着写的,只是一时不知道该写下连队后的部队生活还是现在的军校生活。想来部队生活虽然只有两年,但其丰富程度远远超过我的描述能力,以写《新兵》的风格去写估计写到开学也写不完,所以为了有个比较轻松愉快的寒假,我决定写相对简单的军校生活了。

我是部队考到解放军理工大学理学院的2+2学员,还有半年就要结束工程基础课程的学习离开理院去另一所兵种指挥学院学兵种指挥了。在理院的生活无疑是我生命中一段重要的时光,我希望用小说的方式来纪念它。

小说跟《新兵》一样是虚构的,当然小说里面的人和事都取材于我和身边战友的生活,为了保密和不对别人造成困扰,里面的人名和部队番号等东西一律虚构,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也不要问我诸如“吴铭你是哪个队的?”之类的问题,我没说小说里的“我”就是我……

写小说很辛苦,希望大家能尊重我的劳动成果,转载请注明作者:“幸福的坦克手”,因为是献给我母校的礼物,所以转载时还请注明:“转自西祠胡同军理工FOREVER”或者“铁血社区”(我在两处同时更新),如果有媒体愿意出版,请加我的QQ:36895135和我联系(我是现役军人,聊天交友勿扰!)。

最后希望我的小说能让你一笑,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和支持!

谨以此文献给母校——中国人民解放军理工大学理学院!

2008年1月31日凌晨4:10


正文:


在路上

从机关楼开完军官介绍信和被装供给关系出来已经中午了,也就是说我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告别了我的士兵时代——我的人事关系从军务科调到了干部科,又从干部科转到我手里的介绍信上。

回到营里把东西放进行囊后已经开饭了,教导员让通信员小张叫我去营部吃饭,我笑着拒绝了领导的好意,我想我得去看看我的老伙计。

步行到车场门口被站岗的卫兵拦住了。

“老兵,非作业时间禁止入内。”卫兵是个一级士官,态度很客气却又透着一种不容商量的严肃。

“不好意思班长,我是坦克四连一排的代理排长,下午就要去军校报到了,走前想跟里面的铁兄弟告个别,麻烦你行个方便。”我尽量把话说得有感情,仿佛带着一种离别的忧伤。

“这样啊,没问题,顺便恭喜你了!”卫兵真是个好人啊。

“呵呵,谢谢!”这句话我是发自内心的。

大部队在高原驻训还没回来,车场空荡荡的,留下来战备的“249”威武却又有些孤独地停在二营四连车库的泊位里,我是它曾经的主人。

下连后我一直在坦克二营,先后在四连的三个排的三辆车上干过,先是在二排四车“244”上给排长当二炮手,两个月后去了集团军教导大队参加了半年卫生员班长集训,然后回营部卫生所当了三个月卫生员兼所长(其实所里就我一个人,呵呵)。老兵退伍后我去了旅教导队学习坦克通信,一个月后通过考核成为三排九车长,当时还创了旅史上两个“第一”——“第一个上等兵车长”和“第一个大学生车长”,我在亲爱的“249”上一干就是近八个月,期间我参加了单车战术电教片的拍摄、欢迎美国陆军副总参谋长访问的坦克连战术表演,还考上了军校。八月初,一排长去参加岗位轮训后我又(为什么我要说“又”字?)创了旅史上一个“第一”——“第一个上等兵代理排长”,我成了一排一车“241”的主人,可惜只上去过一次,我的坐骑就和其它车跟着大部队上高原驻训了。以“在家等入学通知,军训大学生”为由,我被连长大人“抛弃”了,和我亲爱的“249”一起留守。

我用挂在炮塔尾部的软桶提了一袋水,像退伍老兵那样为老伙计清洗车体,最后一次清洗。我没有退伍,却同样是离开,离开装甲部队——因为上军校学的是通信专业,也许我没机会再回来了。

我默默地拧干抹布,像为女友抹去泪花一样仔细擦拭着车上的污渍——其实车很干净,我们已经习惯像爱护自己恋人一样爱护自己的武器。战车就是我无声而可靠的恋人。

部队在青藏高原边沿的群山里,夏季相对凉爽,但中午的车场还是被烈日烤得灼热,车库里更是50多度,我的那个汗啊那个流啊……“夏天热得掉扳手,冬天取暖靠发抖”,这就是坦克兵的生活,而今天我将脱下坦克靴,摘掉工作帽,开始军旅生涯里一段新的旅程。

“靠,吴铭你娃果然在这!”一听这大嗓门就知道是王扬,我在预提军官集训队一个班的兄弟,坦克三营某车的前炮长——今天已经是新鲜出炉的生长军官了。我们旅去南京上军校就我和他,不过我去军理工大,他去国际关系学院。这是个大仙,他军校考得比传奇还传奇。

“晕,你狗东西走路没声音,不愧是要学特种兵指挥的人……”我故意刺激他,扬娃子本来考的是蚌埠坦克学院,可惜填志愿那天把专业代码写错一位,曾因“大嗓门,小身板”常被集训队长打击的他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被国际关系学院的特种兵指挥专业录取了。扬娃子为此郁闷了N久,经常违反纪律提着小酒小菜来找我“谈心”,像个怨妇一样反复问我“去还是不去”,不过每次酒喝到最后还是说“要去”,理由每次都不一样,最近一次居然是他想成为“真正的武林高手”……

“你是不是兄弟?又提起我伤心的往事……”扬娃子似乎又要表演怨妇了。

“嘿嘿,那你大中午跑车场来干啥?”我深知这家伙唱功和演技了得,赶紧转移话题,不然他在车库里和我“谈心”我不被侃晕也要中暑了……

“当然是和你干同样的事啊!”他扬了扬手里的抹布。

此刻我的心里夹杂着离别的伤感和回忆往事的快乐,也许告别恋人就是这种感觉。我想我们都在告别自己的“恋人”和那段混合着履带印子和柴油味道的青春时光……

回到营里下午的起床号已经响过了,大学生们已经在营里其他战友的带领下开始训练。教导员居然在排里等我,我赶忙敬礼问好。

“好个屁!中午让小张叫你上来吃饭你娃居然敢不来!”教导员似乎为我没去有些不高兴,但我知道他肯定不是为这个来找我。

“呵呵,不是怕麻烦您吗?”我打着哈哈。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我知道你不想太张扬。来只想告诉你,出去不要给二营丢脸,有啥子事解决不了记得给营里打个电话。”领导很认真地说。

“是!”我心里暖暖的。

“哼,不要觉得现在别人都叫你吴排长了就牛了,铭娃子你飞到天高都是我的兵!路上注意安全,到学校给营里报个平安,有空常回来耍,老子管饭!”教导员说完就走了,这就是野战部队的基层军官,我心目中优秀军人的标杆。

我一时忘了怎么回答,只好对着领导的背影庄重地敬了个军礼。

我给驻训的战友们挂了个电话告别,又去营部和炊事班告别,然后来到操场上,学生们正在休息。

“排长你怎么来了?太阳这么大回去休息吧,还坐车呢。我一个人没问题。”排里的列兵小陈见我来了忙问我。他和我一起负责训练一个学生方阵。

“没事,东西都收拾好了,闲着也是闲着。”我戴上帽子,系好领带。

“吴教官,你上午去哪了啊?”学生们不知道我要上军校,见我都在问。

“去机关有点事,你们军体拳打得怎么样?快表演了……”不论是训新兵还是学生,我在训练场上从不把自己的喜怒表现出来。

我和平常一样跟小陈一起训练学生,纠正他们的动作,还亲自打了几动示范,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戴着士兵军衔打拳了,所以每一动都很庄重,在这片我熟悉的训练场上,我用这种方式和它告别,和那些浸泡过我汗水和热血的泥土告别……

四点的时候,机关的吉普车已经在营门口等我了。我和扬娃子把背囊装进车屁股,并肩坐在后排。干部科的杨干事问我们有什么感觉,我说:“上路了!”,扬娃子来了句:“下一站天堂……”

“那我们去征服天堂!”我说。

车驶出旅部大门,我和扬娃子说好不回头的,却又不约而同地回头,像约好一样侧着身子朝大门敬了个军礼。

记不清是谁开了个头,我们唱起了《装甲兵之歌》:


装甲劲旅,百炼成钢,众志成城严阵以待!

大海在铁骑脚下澎湃,山川为我们敞开胸怀。

我们迎着风雨来,战友啊兄弟并肩奋战。

汗水洗去铁甲的尘埃,鲜血染红了忠诚的誓言!

为了祖国人民的期待,战车把无悔青春装载。

为了军旗上壮丽的色彩,尽显装甲劲旅的风采!


去火车站的路上,我们唱了一遍又一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