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外篇 作品相关 当年老战士回忆鲜为人知的中国抗日伞兵

战火将军 收藏 8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URL] 历史背景资料之当年老战士回忆鲜为人知的中国抗日伞兵 这是一支在抗日战争期间并不为外人所熟知的特殊部队,它由2000人组成,“神兵天降”是对他们最好的概括。 “这支部队轻易不参战,在整个抗日战争中才参战了3次……”曾任该部队排长的刘勋老人说。 这就是在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历史背景资料之当年老战士回忆鲜为人知的中国抗日伞兵


这是一支在抗日战争期间并不为外人所熟知的特殊部队,它由2000人组成,“神兵天降”是对他们最好的概括。


“这支部队轻易不参战,在整个抗日战争中才参战了3次……”曾任该部队排长的刘勋老人说。


这就是在抗战中威震敌胆的伞兵队。


“伞兵每次空降之后,战斗机、护航机都会按要求离开,所以伞兵如果不打胜仗,就没有任何生的希望。”独立的作战形态让刘老至今记忆犹深。


刘老手中始终摆弄着栽种的花,自言自语道,“可惜啊,参加过那场战争的老兵差不多都不在了,现在沈阳就只有我一个了……”


今年83岁的刘勋老人是黄埔第16期学员,抗日战争时期,在伞兵总队二中队担任排长职务,1945年6月随150余名战友空降到湖南衡阳,并最终取得了台元寺战役的胜利,阻断了日军妄图进攻贵阳的计划,抗战胜利后升任为连长。


8月的一天,在刘老的家里,他给记者讲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突袭扰乱敌人进攻计划150人全歼300敌人“当时敌人碉堡的火力很厉害,为了把敌人的火力压下去,我使用火箭炮一口气烧死了10来个敌人……”1945年6月中旬,在团长李汉萍的命令下,刘勋和他所在的伞兵总队第二中队的150余名战友随队长姜健乘坐15架C46运输机,在20架F战斗机的护航下,准时从昆明巫家坝机场起飞,当日9时空降到湖南衡阳的洪罗庙。


“在我们空降的时候,有事先潜入敌后的谍报人员做引导,是在大约100米的高空实行的空降,”刘老补充说,“空降的地方是一片小丘陵,是敌人兵力的空隙,所以我们没有任何伤亡。”


刘老说,当时他们空降有四项任务,一是控制衡宝公路,二是打击湘江水上运输敌船,三是破坏湘桂铁路,四是歼灭该地区的日寇驻军。目的则是捣毁敌人后方,阻挡日军进攻贵阳。


台元寺是该地重要的据点,当时日寇驻军有一支加强连和一支骑兵中队,共计300人,主要负责维持日军后方的秩序,为前方8个师团提供物资供应。


“我们空降后并没有立即作战,一直隐蔽在一座破庙里,”刘老说。


第三日,战斗开始了。当日早3时,伞兵部队从驻地出发,拂晓到达前线。随后,部队在绿色信号弹的统一“指挥”下开始了各分队的进攻。


霎时间,战场上杀声震天,硝烟弥漫。“当时,日军敌后的武器装备没有我们先进,所以我们占了很大的优势,”刘老说,“我们使用的重机枪和火箭炮都是当时最尖端的武器。”


当时担任少尉排长的刘勋负责攻打敌人的南面,也是日军火力较强的一面。


“当时敌人碉堡的火力很厉害,为了把敌人的火力压下去,我使用火箭炮一口气烧死了10来个敌人,敌人再一次组织反击,眼看着敌人要冲上来了,我和战友们又拿起重机枪一阵扫射,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将敌人压制了下去。”刘老的声音越说越高。


因为伞兵的装备先进,士兵战斗力强,所以在整个战斗中一直处于上风,敌人胆魂俱裂,狂奔乱窜。


经过两个小时的战斗,伞兵仅以9人的微小代价便取得了台元寺战斗的胜利,全歼了日军一个加强连和一支骑兵中队。缴获了战马10匹、武器弹药和其他物资若干,破坏了敌人进军贵阳的计划。


之后他们还经常偷袭敌人,炸毁敌人的铁路,阻挡敌人前进。“有一次,敌人调过来一个团包围我们,形势对我们非常不利,”刘老意味深长地说,“幸好,那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我才活了下来。”敌人一次偷袭催生伞兵队“空”军培训一年半参战在伞兵团成立之初,全团没有一人参加过跳伞,没有一件空降技术装备,没有一位空降教官,是一支名副其实的‘空’军。”


“抗战开始时,我们的武器很不好,根本没有伞兵部队。”刘勋说。


根据当时的史料记载,1942年春,中国远征军赴缅作战,由杜聿明率领的远征军第五军在从腊戍撤退途中遭到日军一支伞兵部队的偷袭,使得杜聿明深切了解到伞兵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


杜聿明在从缅甸回国后,升任第五集团军总司令,他决心建立一支属于中国自己的伞兵部队。


1944年,杜聿明在第五集团军建制内建立了第一支伞兵部队———伞兵第一团,代号“鸿翔部队”。


伞兵第一团的各级骨干均从第五集团军内抽调,全团共配属三个步兵营,由第五集团军司令部参谋处主任李汉萍少将任团长,团部机关设在昆明东郊的岗头村。


“在伞兵团成立之初,全团没有一人参加过跳伞,没有一件空降技术装备,没有一位空降教官,是一支名副其实的‘空’军,”刘老说,“当时只能进行一些步兵战术训练,并没有空降作战能力。”


直至1945年初,杜聿明向当时的驻昆明美军参谋长麦克鲁少将提出建议,要求美军帮助训练现有的伞兵部队,不久美军太平洋战区司令部批准了杜聿明和麦克鲁的报告。


1945年3月,美军派出了以柯克斯中校为首的300余人的伞兵训练顾问团进驻伞兵第一团。随后,用于伞兵训练和作战的大批保障器材和武器装备也运至昆明伞兵团驻地。伞兵队为独立的战术单位,编有三个步兵分队,一个重机枪分队,一个迫击炮分队和一个工兵分队,共160人。每个步兵分队分为4个战斗组,每组12人,各装备16枝步枪、6枝卡宾枪、6枝冲锋枪、3枝狙击步枪、3挺机关枪、3具40mm火箭筒、3枝喷火器;重机枪分队装备2挺重机枪;迫击炮分队装备4门60mm迫击炮;工兵分队则装备橡皮舟、爆破器材、扫布雷工具等。


刘老回忆说,他们在昆明培训了一年半后,经过每人跳伞5次的考试后便直接参加了空降作战。三次不该被遗忘的空降作战三次空降作战全胜在地面部队的配合下,夺取了日军重要物资转运地———丹竹机场,并袭击了日军其他物资补给基地,保障了后续部队的使用。


在完成部分跳伞训练科目后,伞兵总队坚持边训练边作战、训练完成即参战的原则,很快就投入了作战行动。


1945年伞兵部队先后在广东、广西、湖南等地的日军占领区内实施了三次空降作战,袭扰了日军后方,有力配合了地面军队的行动,实现了中国军队在抗战后期大规模反攻的意图。


1945年6月,中国伞兵部队实施了第一次空降作战。此次的作战任务是袭扰日军交通运输线,破坏日军从海南岛北撤广州的作战行动。空降地点为广东开平地区。


1945年7月,中国伞兵部队又奉命组织了第二次空降作战,此次空降作战是陆军突击总队成立以来执行的最大一次空降作战任务。由伞兵第八、九、十队执行,共计500余人。伞兵队首先由昆明空运到柳州,由柳州再飞抵丹竹机场,在地面部队的配合下,夺取了日军位于广西的重要物资转运地———丹竹机场,并袭击了日军其他物资补给基地,对日军的西江水运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保障了后续部队的使用。


还有一次空降作战就是空降湖南衡阳,也就是刘老在本文开头部分为我们回忆的那一幕鲜为人知的历史画面。“前事不忘,后事之师。60多年前,这场惨绝人寰的侵略战争给世界人民造成了空前的灾难,”刘老感慨地说,“发动战争的罪犯应得到惩处,我们应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决不能让历史悲剧重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