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二战时蚂蚁竟然吃掉了一支精锐德军

山坡的记忆 收藏 2 2745
导读: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德国的著名战将“沙漠之狐”隆美尔节节败退于蒙哥马利元帅率领的英国军队之时,隆美尔为挽回败局,派出一支德军精锐部队长途跋涉,迂回穿越非洲原始丛林,直插英军后方。   岂料,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摹然降临到这支德国部队头上。这是进入原始丛林的第三天。   希姆长着一副保养很好的白净面孔,身体匀称结实,举手投足颇有几分儒雅之气,与不少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德军将领相比,显出几分沉稳和静穆的气质与风度。然而,他又实实在在是希特勤的狂热崇拜者。在隆美尔手下,他是以敢打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西斯德国的著名战将“沙漠之狐”隆美尔节节败退于蒙哥马利元帅率领的英国军队之时,隆美尔为挽回败局,派出一支德军精锐部队长途跋涉,迂回穿越非洲原始丛林,直插英军后方。


岂料,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摹然降临到这支德国部队头上。这是进入原始丛林的第三天。


希姆长着一副保养很好的白净面孔,身体匀称结实,举手投足颇有几分儒雅之气,与不少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德军将领相比,显出几分沉稳和静穆的气质与风度。然而,他又实实在在是希特勤的狂热崇拜者。在隆美尔手下,他是以敢打敢拼与富有心计而闻名的常胜将军。几日前,当隆美尔决定派一支精兵穿越原始丛林,以奇兵突袭英军后方时,参谋部的所有人员坚决反对,理由是非洲的原始丛林历来无人敢于涉足。丛林中青蛇遍地,野兽众多,犹如一口巨大的陷陕,派兵进入,无异于自蹈死地。但希姆却不肯相信,凭他无人匹敌的常胜部队,难道竟会在什么丛林面前裹足不前?他力排众议,请缨而往。在做好各种准备工作后,他率领精心挑选的1800名士兵,踏入原始丛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隆美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蒙哥马利


三天来,除了几十名士兵死于或伤于青蛇、野兽的袭击之外,并无太大损失,这自然得益于充足的准备工作及非洲土著向导的功劳。四名非洲向导教士兵们将一种气味很大的似汤非汤的液体涂抹于全身所有裸露的皮肤表层,还告诫士兵,如果野兽们不主动攻击,不要贸然开枪,以免激怒它们。眼下,希姆脚下踩着不知堆积了多少年的又厚又松的落叶,仰头看看又高又壮遮天蔽日的树林,呼吸着清新湿润又带着阵阵陈腐气息的空气,心里嘲笑着参谋部那群胆小如鼠的家伙们。


不一会希姆睡着了,睡得很香甜。他不可能知道,他的士兵们同样不会想到,组织严谨、无坚不摧的庞大的蚂蚁大军正以楔形队列向他们逼近。生物学中阜有定论,蚂蚁王国中也有语言交流,严谨而完整的蚂蚁王国体系,其组织结构丝毫不比人类社会逊色。工蚁担当楔形前端的先锋角色,兵蚁是主力兵团,蚁后居中调度指挥,两翼是最强劲的食肉成蚁,弱小瘦老的蚂蚁们位层最后。它们长途跋涉,浩浩荡荡,向希姆和他的部队推进。


最早的信号,是由位于部队宿营地左翼负责警戒的士兵恐怖得惨绝人寰的嚎叫声发的。午前九时的丛林,希姆的甜梦被迫中止。他摹然听到几十名上百名士兵同时发出的厉声嘶嚎。那叫声,既凄惨,又恐怖,完全属于那种发自肺腑撕心裂肺的绝望哀嚎。希姆的心突然收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战中训练有素的德军士兵


传令兵托马斯飞奔而来。托马斯原本红润的脸瞠,此刻已灰中透青,嘴巴鼻孔也错了位,整个面孔扭曲得没了人形,只顾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说不出半句话来,一只手哆哆嗦唆地指向身后。


希姆侧目膘了一眼托马斯身后,他的嘴巴在猛然张开之后挪了位,并再也无法还原。


他看到,丛林的地面,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黑褐色蚂蚁,黑压压一片,望不到尽头。当时他根本来不及看清这种蚂蚁的大小和形状,大脑中只跳动着毛骨惊然的两个字眼儿:蚂蚁,蚁群。蚁群以希姆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潮水般向前推进,推进,距希姆大约只有七八米远。转眼间,蚁群铺天盖地地爬满托马斯全身,在一声又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中,托马斯跌倒在蚁群里,迅即被蚁群淹没了。希姆清楚异常地看到,托马斯被蚁群吞没时,那两只目眶尽裂的眼球中射出的是怎样恐怖绝望的神情!


希姆原本硕大的脑袋轰的一声越发膨胀起来。他无法知道,这么一支庞大的蚁群,缘何突然聚集起来,又为何直扑他和他的士兵?他的1800名士兵眼下还存留多少?但希姆懂得,此刻,用腿远比用脑更为明智,更加有效,他完全顾不得什么风度,大叫一声,转过头拼命逃去……蚁群仿佛在铺设一幅巨大无边的地毯,伴随着恐怖的唰唰声,漫无边际地汹涌而来。在无数士兵的尖叫声中,希姆只有一个念头:快逃,快逃……湖面近在咫尺,他不顾一切地跳进湖水中。随即,湖面四周铺满了蚁群。


少量蚂蚁试探着爬到湖里,不-会儿,便沉到湖中不见了。希姆在齐胸的湖水中停了步,他环视着湖边的蚁群,突然心中一动,原来这凶猛的蚁群是怕水的!希姆暂时摆脱了生命之危,朝士兵们的宿营地望去。目力所及,一片黑褐色,除了蚁群,还是蚁群,仿佛整个世界,再没有其他颜色,再没有其他生灵。在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蚂蚁王国中,仅仅存留着的几百名士兵还在无望中作着最后的挣扎。零零星星的枪声,断断续续的手榴弹爆炸声,并未给这惨烈之至的画面增加一丝亮色。恰在此时,希姆的眼前-亮。他看到,不远处,几名特种兵正手持火焰喷射器对准身边的蚁群疯狂地发泄着仇恨。在黑褐色的蚁群中,在有限的范围内,火海笼罩,烈焰升腾,几十万、上百万只蚂蚁被一簇在湖边团聚,越聚越多越聚越大。转瞬间,湖面四周就突然出现了数百上干大大小小的蚁团,它们相继滚下湖面,滚动着向前漂移。顷刻间,湖面上布满了难以数计的黑褐色的蚁团,蚁团抱得很紧,最外缘的蚂蚁不时掉落水中,身死湖底,而蚁团仍一如既往地朝着希姆他们移来。希姆和士兵们的内心,此刻已被巨大的恐怖感所征服。


在非洲的几年间,他们曾经听说过食人蚁的残暴,俱亲眼目睹,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而蚁群井然有序奋不顾身地以蚁团涉湖,更使他们心惊胆战魂飞天外。希姆毕竟身经百战,他朝着身边手足无措的特种兵大声喊道,烧死它们,快烧死它们!几名特种兵强打精神,哆哆嗦嗦地手持火焰喷射器,对准离得最近的蚁团喷吐着火焰。熊熊火焰冲天起。蚁团在燃烧,湖面在燃烧,几十个上百个蚁团被火焰吞噬。在人类发明的凶猛的火器面前,它们也是无能为力的弱者。然而,蚁群实在太庞大了。对于整个蚁群而言,这点损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一簇又一簇的蚂蚁又在湖边团聚,前赴后继源源不绝的蚁团纷纷滚下湖面,向前漂移……希姆保养很好的白净面孔,已经如同绿中透蓝的湖水,带有几分鬼气,火焰喷射器已无火可喷。在顽强凶猛义无反顾的蚁团面前,希姆和他的士兵已经无计可施。大大小小的蚁团极有耐心地朝着被称之为人的这几个怪物缓缓漂移,靠近,散开。贴进湖面的蚂蚁很快葬身湖底,而其他的同类则涌上人的身体,带毒刺的大瞪凶狠地咬住手、胸、颈部、面颊……浓烈的蚁酸和蚁毒注入人的躯体内当成百上千的毒刺猛地刺入希姆的躯体时,他的惨叫声,比他的士兵们更加尖厉,更为刺耳,也更加绝望和肆无忌惮。尖叫过后,一片寂静。


希姆沉入湖水,几名特种兵也相继消失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湖水极不情愿地颤抖了片刻,一切又复归平静。碧绿的水面,可见一大片一大片蠕动挣扎着的蚂蚁。在预定时间,隆美尔没有收到他的爱将希姆如期发出的无线电波。


尔后,也没有再接收到任何信号。大惑不解的隆美尔派出另一支部队深入丛林搜寻,终于在一个不知名的湖边,他们惊恐地看到了这样的场景:湖面以西大约三四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触目可见一副副骷髅架,有的完整,有的散落。不仅皮肉,凡毛发、衣物等有纤维、有蛋白质的物品,无一例外一无所剩。而骨架附近,武器、手表、金属纽扣。眼镜等则完好无损。经搜集,按骷髅计算,共计1764具。出发的1801人,共有37人下落不明。在现场,还搜集到部分体形巨大的蚁尸。


德国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真相:希姆和他的部队,毁灭于非洲黑刺大腭蚁。这种蚂蚁大如拇指,通常生活在中北非,每隔两三百年有一次集团性大爆发,数以亿计的蚂蚁聚集成群,浩浩荡荡地朝着一个方向作长途迁徙,疯狂地吞食一切可食之物,只是,有一个疑团他们始终无法破解:这么庞大的蚁群,平时聚集在何处?在什么情况下会突然出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