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当初是打算怎样处理高岗、饶漱石的(图集)?

德国空军元帅 收藏 10 20242
导读: [face=宋体]1954年,毛泽东和党中央揭露了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在揭露和批判高、饶反党联盟问题时,毛泽东对高岗的批判是很严厉的。当时,毛泽东有2个心情,一是认为在党的高层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出了这样的问题,说明建国后,我们的一些干部、尤其是一些高级干部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他们产生了骄傲自满的情绪,他们开始争权力、争地位了,这使毛泽东在震惊之余十分恼怒。二是他过去一直十分相信高岗,可是高岗却在背后搞阴谋。正如毛泽东后来所说的,他“对于高岗、饶漱石,长期没有看出他们是坏人”。毛泽东自己感到,他对

1954年,毛泽东和党中央揭露了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在揭露和批判高、饶反党联盟问题时,毛泽东对高岗的批判是很严厉的。当时,毛泽东有2个心情,一是认为在党的高层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出了这样的问题,说明建国后,我们的一些干部、尤其是一些高级干部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他们产生了骄傲自满的情绪,他们开始争权力、争地位了,这使毛泽东在震惊之余十分恼怒。二是他过去一直十分相信高岗,可是高岗却在背后搞阴谋。正如毛泽东后来所说的,他“对于高岗、饶漱石,长期没有看出他们是坏人”。毛泽东自己感到,他对出现高、饶事件,是有责任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 岗


尽管毛泽东对高岗分裂党、搞阴谋的问题十分气愤,也很恼怒,但他出于对干部的爱护之心,还是要挽救高岗的。由于高岗拒不承认自己存在分裂党、搞阴谋的问题,迫不得已,毛泽东只好决定将批评高岗的范围扩大,在中央全会上公开批评。但扩大归扩大,毛泽东最后还是要挽救高岗的。而高岗却死心塌地,对抗组织对他的批评、帮助和挽救,还于1954年2月17日以自杀行为表示他的对抗情绪。2月17日高岗自杀未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泽东得知高岗自杀未遂的消息后,十分关注这件事。他指示中央有关部门,对高岗要特别保护,还同意了周恩来做出的对高岗实行隔离审查的意见。毛泽东和周恩来都是出于对高岗的一片好心,怕他再出问题。隔离审查,就是为了保证高岗不出危险。隔离期间,对高岗的待遇是十分好的,他不但在生活上仍然保持国家副主席的水平,而且还照样阅看中央文件,各种书报。为了和缓一些,毛泽东还决定,批评、帮助高岗的座谈会停开1天。后来接着开的座谈会上,大家对高岗批评的口气也放得轻松了一些。大家着重于分析和帮助,上纲的说法少了许多。座谈会后,中央决定让高岗停职反省,在家里写书面检查。那时,中央也没有向全党传达高岗的问题,在中央内部,对高岗批评的调门也逐步降低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泽东对批判完高岗后如何处理他的事情,是有考虑的,并且已经有了基本打算,他打算在批判之后,高岗也有了初步检查时,还要安排高岗的职务。当然,不会再让高岗当那样大的官了(即国家副主席、东北人民政府主席、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但是,还要保留高岗的党籍,不但保留党籍,还要让他当中央委员,在党内给他安排适当的职务。安排什么职务呢?毛泽东考虑,建国后,高岗自恃有功,骄傲自满,生活腐化,争权夺利,已经脱离人民群众,辜负了人民、特别是陕北人民对他的重托和期望,因此决定安排高岗去陕西省当省委副书记兼延安地委书记,让他到地方去接触人民、特别是陕北人民,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高岗改过之后,再提拔上来,还是要用的。毛泽东十分爱护干部,对高岗也是如此,他爱高岗的才干和能力,也考虑到高岗过去有功,今后还要使用他。



由于中央批评高岗的气氛和缓了,高岗的心情也一度平静下来,他自恃过去有功,仍寄希望于风头过后自己再当高官,因此,那时,他十分注意看报纸,他主要是看报纸上陆续发表的地方选举产生的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名单中有没有自己的名字,如果有自己的名字,他就有希望还当高官。当1954年8月中旬报纸上把全国各地选举产生的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名单发表完毕时,高岗仍然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于是他绝望了。他认定自己再也不能当高官了。他决定再次自杀。1954年8月17日,高岗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身亡。


当毛泽东得知高岗自杀的消息后,十分震惊,也十分痛惜。他仔细地询问道:“人死了吗?”他是希望高岗还活着,像上次那样自杀未遂。当确知高岗已死时,毛泽东问:“怎么死的,”工作人员回答说,是吃安眠药死的,还在检查。毛泽东听后,沉默良久,说:“遗憾,终于留不住他。他这个人,斗争性太强,性格过于刚烈。”在毛泽东身边丁作的叶子龙说,高岗是自绝于党。毛泽东说:“话是那样讲,但党内斗争死了人,总是不好的。”毛泽东还对叶子龙说,本想让他(指高岗)还当个省委副书记,去陕北,保留党籍、中央委员,让他回延安工作,他也会愿意的,可是,迟了1步,没来得及讲。如此结局,我觉得遗憾。这事怪我啊! (史料参见杨尚昆:《回忆高饶事件》,载《党的文献》2001年1、2期合刊,以及张聿温:慨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第465页)毛泽东指示中组部,高岗的子女由组织抚养,还指示中央办公厅,对高岗自杀问题,要向苏共中央通报。


虽然毛泽东对高岗自杀感到遗憾,但他处理高、饶问题,是处理得对的。为了让全党、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吸取教训,毛泽东在1955年3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发表讲话时,专门谈了高、饶的问题,其中特别提到骄傲情绪是危险的。他说:“不要逞英雄。事业是多数人做的,少数人的作用是有限的。”他告诫全党的高级干部,要“永远保持谦虚进取的精神。





中央处理饶漱石问题的最初打算是批判从严,处理留情


饶漱石(1903-1975) 曾用名梁朴。江西临川人。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共青团北满省委书记,上海工会联合会党团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1935年赴苏联,任中国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抗日战争期间,历任中共中央东南局副书记、华中局副书记、代理书记,新四军政委。1945年当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是年底任新四军兼山东军区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任第三野战军政委兼华东军区政委、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后与高岗阴谋分裂党中央,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1954年2月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上受到批判。1955年被开除出党。1965年8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判处饶漱石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1965年9月23日,饶漱石被假释出狱,文革”爆发后,饶漱石于1967年被重新收监。1975年3月2日,饶漱石因病去世,享年72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饶 漱 石


饶漱石原本为建国初期党内颇有前途的高级领导干部。他受过高等文化教育,从1923年起就参加城市学生运动和工人斗争,后在白区担任地下党领导,又被派到苏联工作过3年。回国后被分派到东南局主管白区工作,并参与新四军的领导,担任过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建国后饶漱石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人民军事委员会委员,并任中共华东局第一书记兼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像他这样身兼全国5大局之一的华东局党政要职,在当时可说是独一无二的。1953年初,饶漱石调任中组部部长,成为引人注目的政治新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饶漱石与陈毅、邓小平在一起

正值前途无量时,结果却被野心误。为了实现不断膨胀的政治欲望,饶漱石和高岗密切合作,各使解数,利用种种机会进行拱倒刘少奇、周恩来的党内分裂活动。


1953年12月14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作了"北京有两个司令部"的讲话,揭开了高饶问题的盖子。翌年2月6日至10日,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刘少奇代表党中央对高饶作了严厉的批评和严正警告。接着,周恩来、邓小平、陈云等40余人在会上发言,揭发高饶联盟分裂的言行。最后,会议通过了《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这个决议的作出,标志着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被彻底粉碎。党中央为了挽救高饶2人,分别召开高饶问题座谈会,对他们2人进行帮助。


关于饶漱石问题的座谈会,中央书记处决定由邓小平、陈毅、谭震林主持。座谈会先后召开了7次。前4次着重核实饶的错误事实,第5、6次由参加会议的人对饶漱石进行批评帮助,第7次由饶进行自我批评。1954年3月1日,主持座谈会的邓、陈、谭向中央写了专题报告,对饶漱石的问题作了如下结论:"饶漱石同志是1个资产阶级极端个人主义的野心家,他的个人欲望是日益上升的,而最尖锐的罪恶,是1953年他和高岗共同进行分裂党的活动。"报告还指出:"饶漱石同志对自己所犯的错误,直到现在,还不是采取彻底承认的态度,……在表面上虽然承认了一些错误,但是还不诚恳,不彻底,不愿最后挖掘自己错误的本质。"这份报告很快送到了毛泽东那儿,毛泽东认真地看了,并于3月12日在上面写了批语,只在第4页中将"毛主席"改为"毛泽东同志",其余均同意交中央政治局讨论。3月1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批准了这个报告,并且决定:停止饶漱石的一切职务,让他在家里继续写出检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几分与伟大的约瑟夫相像的饶漱石


中央政治局的决定,饶漱石还是服从的。此间,他的脸部神经痉挛症复发,看材料有困难,也不能写字。于是,由他思考后腹拟书面检讨纲目,一条条口授,由秘书记录整理,再念给他听,按他的意见修改。这样前后用了5个多月的时间才将书面检讨定稿。这份长达2万字的书面检讨,饶漱石承认了4个方面的主要错误:一是在淮南的黄花塘借整风、审干之机,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干部批斗陈毅,然后将陈挤走,独揽大权;二是在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问题上,趁陈毅谦让时玩弄阴谋手段,骗取中央同意取而代之;三是在京休养期间深夜打扰毛主席,欲从毛主席口中探听中央对他的看法;四是任中组部长期间配合高岗进行反党活动,明斗安(子文)实反刘(少奇)。


检讨书的末尾,饶漱石承认自己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极端严重,存在"打击别人,抬高自己,宗派主义,把资产阶级权术运用到党内"等方面的问题。


饶漱石的检讨书交到中央后,毛泽东和书记处的同志都看过了。大家有共同的看法,即饶虽然在"高饶反党联盟"问题上讲得不深不透,避重就轻,但是,他毕竟认识到了"与高岗的反党活动相配合"的问题,坦承"明斗安实反刘"。因此,毛泽东和书记处的同志对饶漱石给予极大的宽容,决定批判从严,处理留情,不再追究有关饶的历史和现实问题,也不再让他写检查了。对于饶漱石今后的处理,毛泽东与中央有这样的考虑:只撤销他的中央委员和中组部长职务,保留党籍,政治上还要给出路。


1955年3月19日,毛泽东主持了在全国党代会之前召开的七届五中全会,会义的程序中有"高饶反党联盟"问题的报告,毛泽东也在会上作了讲话,主要是针对有些代表不赞成把饶留在党内作出说明。毛泽东谈到:对高饶的事情已经搞了1年多,处理高饶的文件也搞了1年多,是几经反复才搞成这个样子的。事实证明,他们确有1个联盟。这个联盟是搞阴谋的,不是什么堂堂正正地拿出自己的主张来,是烧野火,煽阴风,见不得太阳的。这样来看,中央对此问题的定性是比较恰当的。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采取宽大政策。毛泽东的这些话,当然是一言九鼎,成为定论。因此,七届五中全会除同意饶漱石不出席党代会外,只撤销他的中央委员和中组部长职务,仍然保留党籍。


党中央出于对饶漱石的关心和爱护,对饶身边的工作人员一律不换,一切生活待遇不变。饶漱石最喜欢的秘书继续留在他身边工作。但是,中央有1个布置,要秘书每周写1份"饶漱石近况简报",送交中央办公厅,有重要情况应随时到中南海向中办主任杨尚昆直接汇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穿西装的饶漱石

意想不到的3件事使饶的问题突然升级,情况急性恶化


1955年3月21日至31日,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257人到会。


由于"高饶反党联盟"是建国之初党内出现的重大路线斗争,因而会议必须谈到这一问题。毛泽东在会议报告的第3部分以相当的篇幅讲到这个问题。他代表中央作出了结论性的意见,并总结了这场党内斗争的6条经验,其中有1段话格外引人注意。他说:"对这些同志,我们应当采取这样的态度,就是希望他们改正错误。对他们不但要看,而且要帮。就是讲,不但要看他们改不改,而且要帮他们改。人是要帮助的。荷花虽好,也要绿叶扶持。1个篱笆要打3个桩,1个好汉要有3个帮。在这样的问题上尤其要有人帮。看要看的,看他们改不改,但单是看是消极的,还要帮助他们。对受了影响的人,不管有深有浅,我们一律欢迎他们改正。不但要看,而且要帮,这就是对待犯错误同志的积极态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毅与饶漱石


毛泽东的这段话,是针对高岗的自杀而言的。本来,中央对于高岗的处理也是有考虑的,打算让他还当中央委员,派到陕西去任省委副书记兼延安地委书记,让他改过之后再提拨上来。因为中央考虑到高岗的才干和能力,历史上也有功劳,还要让他发挥作用。不料,患得患失特别严重的高岗,在1954年8月中旬的《人民日报》上,看到第1届全国人大代表名单中没有自己的名字,感到绝望,于8月17日自杀身亡。毛泽东和中央对高岗的自杀感到遗憾,决意从中吸取教训。因此,在对待饶漱石的问题上,采取了以帮为主的宽大方针。


就在这时,一连串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情的发生,注定了饶漱石的政治生涯是命途多舛,并在突然之间栽入深渊。当全国的党代会已经就高饶问题降低调 门,并统一到"以帮为主,还要给出路"的意见上时,情况骤然生变。


会议进行的第3天,饶漱石的秘书陈麒章,向中央办公厅提交了2份关于饶漱石近来表现反常的情况反映。反映中讲到:饶在全国党代表会议召开的前后几天,多次向秘书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发牢骚。一是否认自己曾经与高岗联盟反党,说联盟应该是有协定,而协定又要有文字的。他们没有这样的协定,也没有拱手同盟的反党活动。因为反党就是反毛主席,他们根本没反毛主席,只是批评了刘少奇,自己当时的几条检讨和书面检查,都是被迫说了违心话;二是这次挨整得这么厉害,主要是陈毅打击报复,从中作梗,他要向中央申诉冤屈,要中央重新审理问题。陈麒章将这些情况书面反映给中央办公厅,中办转到党代会秘书处,秘书处将材料印发给全体代表。


代表们看了材料,许多人被惹火了,纷纷抨击饶漱石"果然很不老实"。说饶不老实,这是有根源的。七届四中全会批判高饶反党联盟,饶漱石避重就轻,找借口为自己开脱,不光否认与高岗有联盟,而且认为自己没有反对毛主席,只是对刘少奇不尊重。他的这种态度引起很多人不满,谭震林、邓子恢、曾山、刘晓、栗裕等人,都严肃批评饶不老实。现在,新情况与老问题结合起来,就发生了质的变化,不长的时间内,饶就要为自己翻案,足见此人"本质很坏,不可信用"。


接着有1份关系到饶漱石的材料印发到了会议上。材料揭发上海市公安局长扬帆,在上海解放初期的镇反运动和维持社会治安中,实行"以特反特"的策略,所重用和包庇的特务分子、反革命分子多达3300余人。这件事直接牵扯到饶漱石,因为当年担任华东局第一书记的饶批准了"以特反特"的方针。尽管这1方针当时来说是必要而切实可行的,也取得了镇反、反特工作的很大成绩,但也不可避免的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在公安部1954年11月烧起的第2把"大火"中(第1把"大火"是揪出了广州市公安局长陈泊、副局长陈坤的"反革命案",此案后已平反),把"以特反特"方针的实施,当成杨帆的重大罪恶-包庇、重用特务、反革命分子,并将杨帆逮捕,押解北京囚禁受审。


这份材料对饶漱石产生了极为不利的影响。许多代表认为,这是饶漱石暴露出来的又1个严重政治问题,同时是重大的政治事件。在对敌的阶级斗争问题上,饶漱石不是犯了错误,而是犯下了罪恶,杨帆的后台就是饶。尔今杨帆已入狱,饶也应该治罪。


党代会秘书处印发的2个材料,有如炸弹引爆,产生了令人震惊、震怒的轰动效应。这时的饶濑石,犹如"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参加会议的代表、中央政治局成员,以及毛泽东,对饶漱石的问题产生了新的认识,认为饶差点把全党给蒙了,饶的问题远远不是犯错误,而是犯下了极大的罪恶。事实说明党内确实有1个反革命集团。还有一些代表由此产生了对饶漱石政治历史的怀疑,认为饶漱石在皖南事变中的脱险,并非他所说的"派警卫员下山成功收买敌连长",而是被俘后变节由敌人派返党内的。在这样1种特别的气氛下,高饶问题被重新提到了会议上。毛泽东作了与以前大不相同的讲话,首先重提了高饶联盟反党的问题。他说:有的同志说,没有看到文件,他们是联盟总得有1个协定,协定要有文字。文字协定那的确是没有,找不到。我们说,高岗、饶漱石是有1个联盟的。这是从一些什么地方看出来的呢?一是从财经会议期间高岗、饶漱石的共同活动看出来的。二是从组织会议期间饶漱石进行反党活动看出来的。三是从饶漱石的话里看出来的。四是从高岗、饶漱石到处散布安子文私拟的政治局委员名单这件事看出来的。五是从高岗2次向我表示保护饶漱石,饶漱石则到最后还要保护高岗这件事看出来的。从上面这许多事来看,他们是有1个反党联盟的,不是两个互不相关的独立国和单干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接着,毛泽东指出:现在党内存在着"宁右勿左"的思想,对敌人从我党内部来破坏的实际危险认识不足,因此失掉了警惕,形成了空隙。今后要着重反右,反对落后于政治斗争,反对麻痹。


毛泽东的勃然动怒,宣告了饶漱石政治厄运的到来。在这次会议上,"高饶反党联盟"及"高岗、饶漱石两个反党集团"成为定论。饶漱石被宣布开除党籍。


事情的进展还不止于此。相隔1个月后的4月2日,又冒出了1个潘汉年的问题。潘汉年是全国党代表会议的代表,在会议上听了毛泽东讲到"与高岗、饶漱石问题有牵连的干部,本人有历史问题,要主动向中央讲请楚"。这对他震动很大,加之杨帆"反革命案"的发生,与他这个当时主抓上海社会治安的常务副市长有关联,因此心理压力更大。为了向党表明心迹,4月1日,潘汉年找到上海市长陈毅,报告自己与饶漱石工作交往的情况。因为尚有1件重要事情涉及到饶漱石,同时这件事也是潘汉年隐藏多年的心病。那是1943年夏天,他从新四军淮南根据地出发,奉饶漱石之命赴上海对大汉奸李士群进行统战工作。到了南京,李士群一定要拉上潘汉年去见汪精卫。潘汉年从利于工作起见,经匆忙电报请示饶漱石后,去见了汪精卫。这件事他怕受到组织的误解一直没有向中央报告过。


陈毅觉得这件事情不小,便写成材料,直接送到中南海毛泽东处。毛泽东在看了材料后,大为震怒,认为潘汉年对如此重大的问题隐瞒多年,现在才被迫交待,盛怒之下提笔批示:"此人从此不能信任,立加逮捕!"由于潘汉年的问题直接与饶漱石纠缠在一起,这样,饶又成了"饶(漱石)潘(汉年)杨(帆)反革命集团案"首犯。毛泽东这样说:"我感觉到,饶漱石的罪恶,可能不比高岗小些。"经过毛泽东的"拍板",饶漱石以"反革命集团首犯"的罪名,由公安部立案审讯。


1955年4月3日上午,饶漱石在北京家中的庭院忧郁而坐,公安部的警车开到,公安部干部宣读中央的逮捕令后,1双手铐铐在了时年51周岁的饶漱石手上,押上警车解走了。



问题恶化后饶漱石的最后结局


饶漱石被按法律程序逮捕后,公安部成立了"饶漱石问题专案组",对他进行审讯。专案组经过将近1年的内查外调,对于怀疑饶漱石被捕后变节1事予以否定。证据表明饶在皖南事变中不曾被捕,只是被围困,当时确由警卫员用钱成功地买通了敌连长才得以脱险。建国初期杨帆实行"以特反特"的方针,除找到饶漱石请示同意实施外,具体的人和事与他牵连不上。至于在"高饶反党联盟"问题上,没有发现什么新情况。但饶漱石的问题是毛泽东钦定的,已在党的代表会议上被定性,因此,公安部在结案报告中,仍然确定"饶漱石实际上是1个反革命集团的首犯"。


同年10月11日,在中共七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在大会闭幕报告中谈到关于党内斗争时指出:"不可救药的人总是很少的,比如陈独秀、张国焘、高岗、饶漱石。"饶漱石又1次被党中央、毛泽东划入"不可救药的人"之列,这表明他的政治生命已彻底终结。但对于这样1个"罪不可赦"的反革命首犯,还是没有杀他。1956年4月,毛泽东发表的《论十大关系》中有这么1段话:"什么样的人可以不杀呢?胡风、潘汉年、饶漱石这样的人不杀。"


此后,饶漱的问题被长期搁置下来。直到1965年8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判处饶漱石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10年。到这时,从被捕之日算起,饶漱石已经服刑10年。因为长时间受到精神上的痛苦煎熬,他在狱中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考虑到饶漱石过去的革命经历和有过的革命功绩,由公安部上报中央,经过毛泽东批准决定对他予以假释。1965年9月23日,饶漱石从狱中出来,安排到1个农场,但不让他参加劳动,把他养起来。在生活待遇方面,中央给予了饶漱石极大的优待,配了服务员、厨师各1名,每月生活费200元。这在当时干部月工资只有30、40元的情形下,算是不小的数目,足够维持较高的生活水平。


饶漱石在农场正好生活了2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1967年9月,饶漱石被重新收监。这次收监,实际上是保住了他的生命。在当时冲击一切的动乱年代,饶漱石如果不是在监狱里,很有可能被红卫兵批斗、殴打而死掉。1975年3月2日,患病已久的饶漱石在狱中去世,终年72岁。


1978年下半年,陈云兼任重建的中纪委第一书记,向中央建议复查潘汉年"见汪"的问题。经过反复核查档案材料,最终证实,抗日战争期间,潘汉年利用李士群打入日伪内部,是奉中央指示行事的,并非潘的个人行为。至于被李士群拉着去见了汪精卫,那也不是什么过错,也向中央请示过,而且中央当时对这些都是了解的,曾对潘的工作予以了充分肯定。潘汉年的问题得到甄别后不久,中央有关部门又查实,杨帆的问题,纯粹是江青插手在里面搅起来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她过去在上海的那段不光彩的历史,饶漱石批准使用"以特反特"的方针并无原则错误。因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个所谓"饶潘杨反革命集团"中的潘汉年、杨帆相继得以平反昭雪。既然这个"反革命集团"都不存在,那么饶漱石的"首犯"帽子也应该摘掉。为此,中央以1种特殊的方式,为饶漱石的"错定为内奸"与错定为"饶潘杨反革命集团首犯"两项罪名平了反。1986年8月,中央在出版《毛泽东著作选读》两卷本时,于第436条注释中这样写道:"饶漱石在任中共华东局第一书记兼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期间,直接领导潘汉年等在反特方面的工作。由于潘汉年被错定'内奸分子',饶漱石主持反特工作中的一些活动被错定为内奸活动,他因此被认定犯有反革命罪被判刑。"这段经过中央同意发表的注释,实际上以独特的方式为饶漱石的"内奸"罪平反。[SHADOW=255,blue,1][/SHADOW]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