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样的朋友一生中能有几个

这 样 的 朋 友 一 生 中 能 有 几 个 :



敝人平生有幸,结识了这么一个“弟兄家”(朋友的土称呼),他的品德情操之高尚,我看雷锋与他相比,都逊色。

敝人交友不多,原因是受先父之影响。

先父在世时,小有名气,“朋友”(我们的方言叫“弟兄家”)着实不少,在七十年代,竟有近百。

先父是个商人(非大老板),在七十年代那个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代,一个农民能出去做生意,是很不容易的事,也是很荣光的事。故而拍马奉承之“朋友”,在本街“随遇皆是”。为这些“弟兄家”,“酒肉钱”先父是花了不老少的(先父“好”名声,只要这些人高帽一戴,他就晕了。这酒菜钱就是先父掏腰包了。)!

后来,先父因故相求于这些“朋友”,而这些所谓的“弟兄家”,竟无一相助,还反过来看不起先父(这是我的姑姑说给我听的)!

自此,“弟兄家”三字,我是不轻易使用了(因为我已经明白,所谓的“弟兄家”,无非就是相互利用的代名词,甚至是骗吃骗喝的代名词。)。

敝人十七八岁时,有同宗的远房兄弟来约我结“弟兄家”筹建“盟兄弟”(同一个意思,一般由十个人组成)。由于受先父的影响,我不想参与。经其再三相邀,逐入伙。后来又发展几个人进来,连我在内共有十一个人,组成“盟兄弟”。

农村一般的“盟兄弟”,都是十个人。其实,也就是结婚时“用一下”而已:迎接新娘子、搬运嫁妆、捉弄送新娘子来的“盟姐妹”(现在已经不流行捉弄“盟姐妹”了)。

等到大家都结婚后,基本上就没什么“交情”了(当然不是绝对的)。

当初,我也曾经全力帮助过其中的两个“弟兄家”以成婚事。不过呢,是肉包子打狗呀————有去无回!当我有事相求于他们时,说了跟没说一样。

还有你们想象不到的事:其中的一个“弟兄家”的老婆,我竟然不认识。因为他们结婚时,我在福建省做生意,没有回家参加他们的婚礼。之后我回家时,与“弟兄家”们去他们家“玩”时,这个“弟兄家”的妈妈说他不在家,出去玩了。他的老婆在楼上,竟然“不屑”下楼“接待”我们。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去他家,路上遇到这个“弟兄家”,只要不是面对面,我连“招呼”都懒得与他打。————这样的“弟兄家”还有以后吗???


我本文要说的“弟兄家”,他姓陈,是我二十年前在福建省做生意时遇到的。在当时并没有“他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受。因为,当时我在福建省做生意,只有人求我,而我无须求“老乡”。因为,先父在那里的“关系”很好。(只有“落泊”他乡的人,见到老乡才会心生悲伤。所以,应该是:落泊他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

敝人的性格是“心头轻”、“热心肠”的类型,向来“乐于助人”,且无所谓“回报”。所以,当时的“人缘”是很不错的。我是先认识了他的兄、嫂,而后认识他。

他与哥哥、嫂嫂到福建去做生意,主要目的是为了逃避计划生育。当时的他的哥已经有一女儿,嫂怀孕在身。老实、没有后台的农民为了生个儿子,必须要逃!

他在家是老二,“奉父母亲之命”随哥、嫂到福建的,目的是给他们提供帮助。————远隔千山万水,在当时没有手机、电话的年代,身边没有亲人,万一有事怎么办?如果遇到“计划生育”工作者,他的哥、嫂恐怕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父母亲能不担心吗?所以,这“关照”亲人的重任,就由他来承担了。

而我当时在那里的“关系”还不错,他们身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认识我,自然也是好事。由此,我与他们自然也就成了“弟兄家”。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后来,他的嫂生了个男孩,我也去喝了庆祝酒。

再后来,他们都回家乡了。

再后来,我去他们家玩,他的嫂象对待亲戚一样的“热情招待”我。比我的亲戚待我还更热情。

他们回家乡以后,由于陈老二心灵、手巧、眼光亮、脑袋尖,且乐于助人,待人热情人缘好,他们的生意做得很好。经过几次改变方向,现在的他已经是有百万资产的“富商”了。


在过去有些农村连广播都没有的年代,农民的业余生活是很枯燥的。

平原地区,由政府安装有线广播,一座房子装一个布的扬声器,一天只有早上、中午、傍晚三次播音。那个声音犹如农民养的鸭子,噶噶噶的糟杂。

后来有“留声机”卖,他就买了一个,同时买来一个喇叭,装在窗口。这样,只要他家里放音乐,周围的邻居都能听到歌声,近一些的邻村都能听到。(真正的与民同乐呀!)

再后来有了录音机(就是三用机,走私者拿中国的银元到公海上与小日本换来的,当时还有小日本产的双狮表,台湾产的尼龙布)、彩色电视机等等家用电器。

之后修理在乡镇里就成了问题了,特别是修理彩色电视机,许多人拿去修理,一个月都没给修理。

他便去学习修理家用电器,后来学会修理家用电器的人多了,他便改行做其他的,再后来他又凭自己修理家用电器的经验,做起了银行用的电子利率牌,这收入就不错了!

由于银行用的电子利率牌是不容易坏的,慢慢的也就呈饱和状态了!

他又改行,与人合伙办新的企业。

工厂里的机器坏了,模具坏了,都是他自己修理的。

而与他合伙的另外的老板,则是戴着甚粗的金项链、金手链,夹着公文包,出去么就收个帐,回来么就坐办公台。可他从无怨言,管自己努力做好生产管理、设备维修等工作。

他在厂里,可谓是任劳任唤(不能说任劳任怨。因为,他的为人很好,没有一个员工会埋怨他),那里出故障,只要叫一下,他就到。

有时他正在吃饭,有人打电话给他,他的回答都是:好,我马上来。

他从不说什么我没空或者说你找别人去之类的推脱话语。

就算是别人找他帮忙做什么,他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他虽然早已不干修理家用电器的行当,但是,只要你与他是认识的,你请他修理你家坏了的家用电器,他几乎不会推辞。你把坏了的家用电器抬到他的家里,即使他白天没空,晚上他也会抽空帮别人把家电修好。他最多只收个零部件的费用,有时连零部件的钱都不收取。————在这个镇里,过去你把彩色电视机抬到修理部,就算没坏,拆开看一下合上,这拆机费也要100元,后来是50元。(现在好象没这个拆机费了)


我的小儿的电动小轿车,这开关经常坏,在我现在所住的镇上,无人能修,我只好拉到他家里请他修理(相距5——6公里呢),他从不推辞。如果他很忙,他会说,这阵子很忙,你先放这,等有空时,我帮你修理。

修好后会打电话叫我去拿,从不收取修理费,零件费都不收,给他坚决不要。搞得我的老婆都说不能再叫他修理了。因为太难为情了!可不叫他修理,这六百多元的车就得扔掉了。舍得吗?只有厚着脸皮啦!!!

就在过年前,这车的开关又坏了,他替我换了开关。可是,他连开关钱都不收下。他还说,如果你现在没空来拿,我准备晚上回家时顺道给你送过去。————多热心的人呀???!!!



前年我的生意做得不好,而家里的开支却是与日俱增。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去向他借贷。而他的产品销售出去,货款都是欠帐的,他的企业的周转资金,需要百万之巨(在我们这里,到银行去借贷还不如去向“朋友”或者“富裕者”借贷),这利息是要按月支付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借贷予我,一年了,我钱还没还给他,我要把利息先交给他,他坚持不收。急了,问我是不是“弟兄家”?(言下之意:是“弟兄家”,就不应该这么做。)

至于修桥铺路的捐款,他是不说的。因而我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多少善事!



这 样 的 “ 弟 兄 家 ” ,肝 胆 吧 ?


这 样 的 人 品 , 高 尚 吧 ?



同 样 的 “ 弟 兄 家 ” , 不 同 样 的 人 品 !


这 就 是 市 井 百 态 , 人 情 世 故 !




(写得不好,请高人拍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