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特工

renyiyong 收藏 23 6062
导读:他,是一名被判处死刑的精英特工在他临刑的那一刻,命运眷顾了他的生命,一项绝密任务,让他得到一次以命换命的机会。   当这名有着不良血液的精锐混迹在国际大都会中,他的人生轨迹有了巨大的变化。   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不再是特工身份的他,一切都要在平凡的生活中体验到酸甜苦辣。   金钱、美女、权势、地位,现代都市的诱惑无处不在,他将如何面对无处不在的诱惑?当形形色色的优秀美女出现在他生活中的时候,回归平凡的他将如何周旋?如何面对?   铁血、写实、香艳是俺一贯的写作风格,《花都猎人

资料库


美国特工


在美国39任总统中有10名遭人暗算,其中4起获得成功。今天,保卫美国总统的人身安全已经成为美国特工机构非同寻常的使命。近年来,特工机构又奉命负责越来越多的人的安全:总统和他的家庭;副总统和他的家庭;前任总统、他们的夫人和孩子;总统候选人以及来访的外国国家元首。随着这种责任的加重,特工机构也逐渐发展起来。它目前拥有特工人员1544人(其中大约30名是妇女)。1981年它的财政预算高达1.78亿美元。而在肯尼迪被刺的时候,特工人员才有389人,其财政预算不过800万美元。


一个典型的特工人员年纪在35岁左右,他应取得一种学位,或者兼有大学学历和警察的经验。他必须为了保卫总统的生命而时刻准备献身。


在总统拟定于一个公开场合露面的前一个星期左右,华盛顿的特工人员和当地执法人员一起就开始为这作准备了。他们在总统车队将经过的路线上搜寻那些刺客可能不受阻挡地向总统开枪射击的地点。他们还检查大街上是否放有炸弹;假如旅行路线要经过一座桥梁,海军就派蛙人来作水下检查。当地的一家医院被安排用于应付紧急情况,并被告知总统的血型。此外,几条撤离路线也被选定。


与此同时,其他一些特工人员则在忙于查阅档案资料,寻找在这一地区是否存在对总统的安全构成威胁的人。如果发现,这些人将受到口头审问,或者处于被监视之中。


当总统到达机场时,他就从“空军一号”座机被迅速送进一辆早已等候着的轿车里。这辆轿车是由飞机提前运来的。它有防弹的轮胎,防弹的玻璃窗和防弹的车身。一名特工人员驾驶总统座车;另一名(一般是这次警卫分遣队的队长)坐在总统一侧。15名至20多名特工人员活动在车队里。当总统坐车缓速行驶时,他们就簇拥在轿车周围跟着小跑,或者乘坐在小型客车和行李车里尾随着。这些汽车可以说是带有车轮的微型武器库。它们备有以色列造的短枪管冲锋枪,催泪弹,医药用品,甚至还包括能将人从汽车残骸中救出来的工具。


装备有高级望远镜和枪支的神枪手们被部署在大楼的屋顶上。还有的站在路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人群,搜寻任何可疑的人物或举动,如大热天里穿着雨衣的人,或突然向总统靠近的手拿照相机的人。


在目的地,特工人员也作了防范部署。总统将要作演说的大厅已进行了“消毒”处理,经过特殊训练的警犬已在四处嗅了一遍。出席这次活动的群众已通过了类似飞机场使用的金属探测装置的检查,连妇女随身携带的小钱包也不会遗漏。然后,整个大厅就被警戒封锁起来了。


在总统住在白宫期间,保卫措施也同样严密。电子装置,如隐藏在玫瑰花丛中的电视摄相机和放置在草坪上的传感器,监控着白宫18.7英亩的庭院。特工人员定期化验白宫周围的空气,检查是否存在毒气和细菌;他们小心地混杂在参观白宫的人群中;他们还检查所有送来的包裹,甚至连胶质软糖也不放过。


总统休假之日正是特工人员大忙之时。在艾森豪威尔住在白宫的时候,他在业余时间喜欢打高尔夫球。常常有两名像是体育运动员的特工人员守候在下一个发球处,在他们装高尔夫球球棒的口袋里放的不是铁头球棒和轻击棒,而是高效率的枪枝。那些能作高速直线滑雪和能开扫雪机的特工人员曾陪同福特总统去过科罗拉多州的滑雪胜地。而如今,那些精于马术的特工人员则必须能追得上在大牧场骑马的里根总统。


然而,尽管有这些安全检查和奇特的装置,大多数权威人士认为,保护一个总统的安全关键在于收集情报——在可能的行刺者袭击前就设法发现他们。每个月大约有五、六千份新情报汇入特工机构总部。特工机构掌握有26,000个可疑分子的档案。档案都由计算机控制。其中有250人到450人列在“热”名单上。


可是,这种预先警告系统过去远非完善。枪杀肯尼迪的凶手没有写在“热”名单上,这次枪击里根的欣克利也不在“热”名单上。


现在,白宫似乎尽量想避免无谓的事件。里根总统和布什副总统都没有去埃及出席萨达特的葬礼。安全规定又迫使里根只能在白宫里面点亮圣诞树。总之,总统公开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更多的是乘坐在设有透明防弹罩的轿车里。有关总统旅行的消息少作宣传,或事先根本不作报道。围观的人群也被限制在比以前更远的地方。人们可以肯定,这种现象将来只会有增无减。


每年,都有不少外国领导人对美国进行访问。一般来说,外国政要访问美国时,美国政府都将制定非常缜密的安全保卫计画。那么,美国是如何保卫外国政要的呢?


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媒体随着游客绕着白宫转了一圈,近距离观察白宫外的日常警戒。媒体发现,白宫大约有六七个出入口,但一半的出入口都是关闭的。有的出入口显然是给白宫工作人员的通道,门口的交通指示牌上写着:“止步!仅限持通行证者入内!”


媒体在白宫一个入口处仔细观察,看见一辆中型面包车进入白宫竟然要经历三道关卡。首先在第一道关卡处出示必要的证件;紧接着不到10米远的地方是一个障碍入口,在入口处,车辆停下来,有安全人员牵出一只雄壮的警犬。警犬随即在车子四周机警而又彻底地“闻”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那辆车才得以通行。快到白宫内入口时,车辆要再次接受保安人员的检查,才能最终进入白宫。


一般来说,外国元首访问美国时,经常下榻白宫旁边的国宾馆布雷尔饭店。布雷尔饭店紧挨着白宫的西北角,和白宫只有一路之隔。这条路只有行人可以通行,类似一条步行街。媒体看到,在道路的两端都有保安人员守卫。


外国政要一踏上美国国土,便处于“外国要人保卫队”的严密保护之下。外国政要来访前,保卫队便在车队要经过的路线上,认真寻觅刺客可能开枪的要害位置,并派人将这些位置控制起来。他们还要认真检查街道两旁可能安放定时炸弹的地方,并派潜水夫对外宾车队将要途径的桥梁、河道进行检查。


在外宾车队行进时,沿途两侧的高楼大厦上埋伏有神枪手,他们配备了高级望远镜和精良枪支。同时,街道两旁的人群中,还混杂着大量穿便衣的保安队员,他们目不转睛地监视着街上行人的一举一动。


保护访问美国的外国政要,起初是美国务院的任务。1970年3月,国会把这一差使交给了特工局。人们也许并不清楚,美国特工局隶属于财政部,又叫秘密勤务局,专司保卫总统和政界要人安全。


该局成立于19世纪50年代末,成立之初是为了打击金融犯罪。1881年和1901年,美国总统詹姆斯•;加菲尔德和威廉•;麦金莱先后遭到暗杀,国会干脆通过专项法案,授权屡立战功的特工局担负总统警卫任务。


目前特工局下设8个机关处,并设65个地方分局,拥有特工队员3.6万人,仅华盛顿就有1800多名。其中,“外国要人保卫队”则专门负责来访的外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党政要人或使节的安全工作。该保卫队聚集了特工局大批精英,实力足以与“总统保卫队”相媲美。为了方便警卫女国宾,保卫队还有不少女特工。她们身穿西服或皮衣,眼架太阳镜,人们经常把她们当作总统的亲属或文秘人员。


据悉,特工队员配备有各式各样的武器装备,包括鲁格P-85毫米手枪、岗茨9毫米突击手枪、阿里斯9毫米冲锋枪、M7式防暴手榴弹等。还有一种M58CS袖珍防暴手榴弹,弹重只有114克,便于携带和隐蔽,特工队员执行任务时,一般都会带上几个。


特工局特工队员的招募条件十分严格。报名者必须拥有美国国籍,智商超常,身体健壮,两眼裸视视力好,还要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选拔范围主要是军队和员警。特工局要花1年多时间对应聘者反复进行筛选,被录用者均可得到一枚证章和一本委任书。


新特工队员必须接受为期5个月的专门训练,训练中心设在马里兰州一个名叫贝尔特斯维的偏僻乡村。中心占地500英亩,有大片的森林,营地四周有高高的铁丝网与外界隔绝。


训练科目包括射击、驾驶和警卫要人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担任总统、副总统及来访外国政要贴身警卫的特工队员,除了要学习共同课目外,还要接受专门的安全训练。比如,练习在各种复杂地形和特殊环境中的高超驾驶技术,在汽车行驶中能跳上跳下,在夜间、在雨雪中能操纵汽车急停或急转弯,能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持枪准确命中目标。


训练中心的武器自然是美国最尖端的,特工队员不但要试验各种新式武器,而且还要根据需要设计特殊的武器。据悉,每一位卸任总统的座车都要送到这里,供教学训练使用。训练中心还从中国、倭国和东南亚等地,聘请一些着名的武术教官,给特工队员传授克敌制胜的武术绝招。


作品相关花都猎人之性福外篇


澳大利亚,此时正值盛夏,但这里地处地球的最南端,倒不觉得有多热,更何况时不时拂过一阵海风,清爽,舒适,令人心旷神怡。


一座小岛孤悬在大海深处,这处海域甚少有船只路过,也可以说是人迹罕至,蓝天、白云、大海、将这座孤岛衬托得就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一艘游艇缓缓靠近了海岛修建的码头,从游艇上走下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丽可爱,那帅男不是张子文是谁?而那美女正是他的最爱,小乖乖唐舒。


每年的这个时候,张子文都会跟唐舒来到这里度假,这座风景美丽的小岛,就是他心目中的天堂。


两人亲密的挽在一起,向码头停靠的电瓶车走去。


坐上电瓶车,唐舒娇声问道:“文哥,妈妈跟丽姐姐她们知道我们今天到吗?”


张子文笑了笑说道:“不知道,我没有告诉她们。”


“为什么?干嘛不通知她们啊?”


“我想给她们一个惊喜。”张子文的唇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似乎已经想象到美女们欣喜的表情。


现在的小岛,已经跟张子文与唐影去年漂流到这里的时候大不一样,一条平整的小道一直延伸到岛内,他抓鱼的地方,已经修建成一个海滨浴场,几座有着澳大利亚风情的木制建筑矗立在沙滩上,生态、环保、大方,给美丽的海滨凭添几分诗情画意。


道路的远端,在树荫掩映之中,隐隐能看见几座白色联体建筑,依山而立,显得豪华而又大气。


一路上,不时能瞧见一些西装男子,这些西装男子自然认得张子文,当他们见到张子文驾驶着电瓶车路过的时候,只是露出一丝微笑,并没有上前打招呼,因为,他们现在的职责就是守卫这座孤岛。


到了白色建筑旁,张子文与唐舒刚下电瓶车,就看见一个娇俏美丽的身影从大门口出来,一见张子文,那名美女娇呼一声,小鸟儿一般的向张子文飞去。


深情而又甜蜜的拥抱,美人儿抬起那张美丽的脸蛋,欣喜的泪珠尤在面上。


“文哥你讨厌,怎么来了也不事先打声招呼啊。”


“我来了你开心吗?”张子文的声音充满了联系,好几个月没看到安韵丫头了。


“开心,开心死了。”安韵使劲点了点头,湿润的美眸里尽是幸福与甜蜜。


“呵呵,走吧,进去吧,她们屋里吧?”张子文轻轻拍了拍安韵的香肩。


“在呢,我们刚才在海滨浴场游泳来着,也刚回家。”安韵有些不舍离开了张子文的怀,跟唐舒搂在了一块儿,久别重逢,两名年龄相仿的美女顿时嬉笑成一团。


果然是惊喜,当张子文跟两名美女出现在客厅的时候,何丽、李思思、伍敏、宋琳、慕青差点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间,客厅内娇呼阵阵,香风缭绕,被美女簇拥在中间的张子文眼睛有些湿润,家人团聚,幸福在这瞬间充斥他的胸腔。


“影姐呢?”张子文左顾右盼,没有看见唐影的身影。


“她刚游完泳有点累了,在房间内休息呢。”何丽美眸里露出一丝暧昧,笑着说道:“想她了吗?是我替你叫,还是你自己偷偷去瞧她?”


“不用不用,让她休息一会儿吧。”何丽的暧昧眼神让张子文老脸一红。


张子文嘴里说不用,心却飞进了唐影的房间,跟众美女亲热了一阵,张子文推说自己累了,一个人朝楼梯口走去。


“喂,臭小子,要温柔一点,知道吗?”何丽站在楼下冷不丁的提醒了一句,她看穿了张子文的小心心,这一句顿时引得众美女一阵暧昧的嬉笑。


嬉笑声让张子文逃也似的上了楼,受不了这些女人,不就是想跟唐影上床么?干嘛笑得这么暧昧?


不用找唐影住哪间房,冲着着那神秘的香气就能知道,张子文站在一间房门前,这里,那丝迷人的芬芳稍显浓郁。


门没有反锁,有大量的精英安保人员在外围值勤,这幢联体建筑根本就不需要设防。


门悄声无息的打开,张子文摸了进去,室内充斥着好闻的女人香,是唐影残留的体香。


轻手轻脚的穿过客厅,卧室的门虚掩着,张子文此刻的心跳得很厉害,很奇怪,每次想见唐影的时候,他的心都会跳得很欢快,是紧张?是幸福?还是甜蜜?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一点,他爱唐影已经爱在骨髓里。


轻轻推开虚掩的门,那朝思暮想的美人儿此刻正睡在床上,睡美人侧睡着,睡姿迷人,那袭华丽的真丝睡衣将她的身体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肤如凝脂的香肩玉臂光滑细腻,臀部浑圆丰满,睡裙开叉处露出了修长的美腿、玉足。


张子文压抑着心跳靠近床边,他静静的欣赏着唐影沉睡中的绝世姿容,鼻息嗅着她身体上迷人的暗香,欣赏也是种享受,而张子文最享受的就是在她不知情的时候,静静的瞧着她,看不够,一辈子都看不够。


这时,一声轻微的嘤吟发自唐影的香口,张子文的心轻轻的一跳,是梦呓,此刻,她的唇角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似乎梦见了什么令她愉悦的事情。


张子文轻轻的凑下的了头,距离这张风华绝代的脸蛋不到一尺,鼻息间已经能嗅到她口齿里的芬芳,醉人心扉。


靠得太近,沉睡中的唐影似乎感觉到什么,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美眸轻轻的睁开。一丝惊惶眼神抹过,跟着,美眸有了生动的变化,不相信、欣喜、还有一抹思念的情,太生动,让人回味……


又一声嘤吟,唐影感觉到了唇上温暖与柔软,张子文的唇印了上去,哦…….唐影的喉咙再一次发出了娇吟,回应着,小香舌暗吐,撩着了他的舌尖,两条柔软滑腻的舌在瞬间缭绕在一起,难解难分。


“不……不要……”被吻得发软的唐影想捉住张子文不老实的手。


情欲已经引燃,美丽的尤物就在身下,张子文用行动来表示他对唐影身体的渴望,他的大腿压了上去,隔开了唐影害羞想闭着的美腿。


张子文的手在唐影饱满的胸脯上肆意的搓揉,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她承认了对自己的情意,在这个时候,他可以在她身上做着一个男人随意可做的事。


这坏家伙,唐影鼻息咻咻,他男人的动作让她的身上使不出半分的力气,她已经感觉到下身的动情,那薄得不能再薄的透明小内裤已经很不堪,一丝靡靡的芬芳再散发,越来越浓郁,好羞人,唐影美丽的脸蛋在此刻更显娇艳……


解除唐影的武装太容易,就一件丝织睡衣,一条透明小内裤,睡觉不喜欢戴胸罩的她,让张子文少费了一些工夫,此刻,唐影羊脂白玉般的赤裸娇躯已经呈现在张子文眼前…


赤裸相对,嗅着张子文男子的气息,瞧着他强壮的胸膛,再下面,他双腿之间的狰狞示威般昂扬,虽然唐影不止见到过一次,也不止一次的跟他裸呈相对,但她还是羞得闭上了美眸,美丽的脸蛋红得快水水……


“我……要来了……”张子文凑在她的耳朵边喷着热气。


“嗯……”唐影闭着害羞的美眸,声若蚊鸣,轻轻分开了双腿。


消魂,张子文感觉到了那妙到颠峰的柔软,他轻轻的迫了迫,那奇妙的滋味瞬间传上脊梁,她的动情带给了他无上的刺激,再迫,唐影的香口发出了荡人的娇吟,她感觉到噬骨的充实……


床在动,两条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在动,喘息声,呻吟声在房间内回荡……


不行了,被推到数次快乐高峰的唐影没半分力气,他好强,那里的酸麻还能感觉到他放肆的张扬……


香汗淋淋,娇喘嘘嘘,唐影软在床上不能动弹,美眸迷离,似在倾诉她已经承受不了张子文的暴风骤雨……


唐影的身体已经瘫软,得到颠峰激情的她需要休息,需要回味……


还没达到颠峰的张子文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此刻,他已经停止了动作,轻轻的吻她,爱怜她,他要给最爱的女人最甜蜜的温柔……


唐影的手爱抚着张子文双腿之间的昂扬,那里还很旺盛,但没有力气的唐影只能轻柔的爱抚他,他还没有满足,怎么办?唐影心里有了丝歉疚,但下面的酸软令她无能为力……


这时,卧室被推开了,瞧着走进来的风情成熟的美女,唐影害羞之余又露出了欢颜,救星到了……


进来的是何丽,也只有何丽才敢在这个时候走进唐影的香闺,因为她知道,唐影受不了张子文的强,而这个时候,有资格接替唐影的,也只有她……


卧室外,能听见一些细微的喘息声,强自压抑的娇笑声,唐影听得很清楚,她美丽的脸蛋一红,羞死了,她们怎么能在外面偷听?唐影想将赤裸的娇躯进张子文的怀,但她没有成功,此刻,张子文的怀已经有了赤裸的何丽,她看到了羞人的一幕,那男女之间的隐秘已经触在一起,缠绵、摩挲……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