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年代老兵讲述除夕变迁

波爷 收藏 0 65
导读:大年夜,还有许多战友将奋战在抗灾救灾一线。这不是子弟兵们第一次舍家过年。让我们走进时空隧道,听不同年代的老兵讲述—— 大雪压境,严寒逼人!这个除夕,为了人民的安全,我们的许多战友将在抗灾救灾一线度过。翻看岁月的书页,这不是子弟兵们第一次舍家过年,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因为,对多数军人而言,年,并不意味着团聚,热闹,休整;而是别家,坚守,甚至冲锋——越是万家团圆时,军人肩头的责任便越是沉雄——即使,岁岁年年,军营的除夕穿越战火硝烟,走进改革开放,迎接“e时代”的到来……

大年夜,还有许多战友将奋战在抗灾救灾一线。这不是子弟兵们第一次舍家过年。让我们走进时空隧道,听不同年代的老兵讲述——

大雪压境,严寒逼人!这个除夕,为了人民的安全,我们的许多战友将在抗灾救灾一线度过。翻看岁月的书页,这不是子弟兵们第一次舍家过年,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因为,对多数军人而言,年,并不意味着团聚,热闹,休整;而是别家,坚守,甚至冲锋——越是万家团圆时,军人肩头的责任便越是沉雄——即使,岁岁年年,军营的除夕穿越战火硝烟,走进改革开放,迎接“e时代”的到来……


是的,可喜的变迁只是天空中美丽流转的风景,永恒的军魂才是军人心目中永不降落、从未黯淡的恒星。这颗恒星,闪耀着军人的责任,祖国的重托,亲人的牵挂和战友的深情……


战友们,特别是第一次在军营过除夕的新战友们,让我们翻检军营除夕的变迁,祝福奋战在抗灾救灾一线的战友,体味作为军人的永恒骄傲! ——编者


20世纪40年代——


用枪炮给敌人“拜年”


人物:程启江,1947年入伍,1990年离休


时间:1948、1949年除夕


往事如烟,走过近80年的革命人生路,经历是复杂的,但我终生难忘在腥风血雨的战场上度过的两个除夕之夜。


1947年7月,我入伍到江汉军区1旅3团4连3班当兵,不久便迎来第一个春节。我军驻在湖北省应山县北乡,和老乡一样正准备过年。腊月三十下午突然接到团部命令:“各连队以班为单位做饭吃,下午5点出发,执行新任务。”


在行军路上,连队指导员边走边动员:“同志们,我们趁除夕之夜去攻打安陆县城,一定要在深夜一点赶到,大家做好战斗准备!”


驻守在安陆城的国民党反动军警有近2000人。他们把县城东北南三门屯封起来,只留西门河街进出。城西门有条府河,宽百多米,有两人多深,还有两丈多高的城墙,修有暗堡。


我军当夜12点半到达,围城后,先佯攻南门和西门,我团工兵在数挺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冒着纷飞的大雪,怀着不怕牺牲的精神,拼命游过护城河,摸黑炸开了北门东边的城墙。攻城部队像潮水一样冲进城内。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巷战和反复冲杀,全歼守城军警近2000人,俘虏1000多人。


这是我参军后,在纷飞战火中过的第一个春节,也是我第一次负伤忍着疼痛过的春节。


我参军后的第二个春节,还是在腥风血雨中度过的。那是58年前的荆门战役。


记得1948年腊月廿九下午,我们正在排练文艺节目,连部通信员跑来对值班排长说:“连长从团部打来电话,说以班为单位马上做饭吃,有紧急行动。”我军原打算在宜城县过年,可敌人不让我们过年。蒋介石命令他的79军、20军于腊月廿八从四川赶到湖北荆门、宜昌一带,梦想过了年消灭我江汉军区部队后,再去支援淮海战役。20军驻在宜昌,79军驻在荆门。


敌军要过年,我军不过年!我军来个先下手为强。我们当时驻在宜城县北,距荆门200多里,于腊月廿九下午急行军,除夕中午跑步赶到荆门城外20余里的石桥驿打响战斗。枪炮声代替了鞭炮声,我们江汉军区的全体指战员,提前给方靖军长和他率领的79军官兵“拜年”了!


除夕夜,我军攻进城里,巷战几天到达城南时,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敌军中将军长方靖被活捉了!”指战员们精神大振,赶走了6天5夜连续作战的疲劳,像猛虎一样冲入敌人的阵地,于正月初四天黑前,胜利结束了战斗。我军以5个团的兵力,全歼了比我军多五六倍、全是美械装备的蒋家嫡系79军。 20世纪50年代——


奔赴前线,马未离鞍





人物:姜秀林,1949年入伍,1985年离休


时间:1951年除夕


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出了军威、国威。我和战友是1951年春节入朝的,至今已过去57年。我怀念战友,也难忘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


1950年12月,人民解放军190师派田泽义科长和我一行5人去汉口,为64军入朝招汽车司机,并限期在春节前赶回来。当我们完成任务赶回190师(山东曲阜)时,已是农历除夕的早晨,而我师先头部队,两天前已出发入朝。


我奉命赶到待出发的师后勤处去。战友们正包饺子,首长说:要出国了,我们提前一天过年,让大家吃顿饺子,再开个军民联欢会。


吃完饺子,村里迎新年的锣鼓就敲响了。军民们都来到广场上,互相拜年。二踢脚升空,小孩子捂着耳朵放鞭炮,村民们欢快地扭起秧歌,鱼水情深……


午后,部队检查武器装备。战士们换上(苏)7.62步骑枪,排长背起折叠式冲锋枪,每人发了4枚木柄手榴弹,两套单军装,两条印有“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毛巾,两片缝到棉军帽耳上的羊剪绒布。最后,大家把“八一”帽徽、人民解放军胸章取下来,把水壶上的“八一”字样涂掉。从那时起,我们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了。


大年三十的傍晚,部队从曲阜登上了入朝的军事专用列车,车窗挂着窗帘,沿途大小车站一路放行。深夜的车箱里,战友们分吃饼干,听读前线战报新闻,声讨美国侵略朝鲜的罪行,也谈起去年过年的快乐趣事。有战友说:若是没有战争该多好啊!说起战争,大家义愤填膺。


初一下午,军列来到祖国边陲的安东(丹东)。那里的天阴沉沉的,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防空警报不时响起,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墙上贴着标语:反对美国侵略朝鲜,炸毁我鸭绿江大铁桥等。居民房的门窗上都贴着米字形白纸条(防空),没有一点过年的气氛。这更激起我们誓死保家卫国的决心。黄昏时,战友们背着沉重的行装和炒面口袋,也背负着祖国和人民的希望,高唱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战歌,走浮桥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


入朝后我们的部队打了“第五次战役”,又打了两年多防御战,我个人立了三等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了副指导员。1953年朝鲜停战之夜,祖国人民欢迎我们这些“最可爱的人”胜利归来……


20世纪60年代——


67个饺子和军旅规划




人物:田永清,总参原兵种部政委、少将,1960年入伍


时间:1961年除夕


一个军人,不论他在军营中取得多么令人夸耀的成绩,也不论他在军营中度过多么漫长的时间,最值得回味的,还是刚当新兵、初入军营的那段日子。因为那是他的最初,他的“首发”,他生命中永远新美的一章。


我是1960年7月高中毕业后,被保送到解放军原张家口外国语学院参军入学的。在那里参加了为时3个月的入伍入学教育后,我们有几个学员队移防到北京太平路一带的一处营房,开始进行专业训练。转眼间就到了1961年的春节,这是我们在部队过的第一个春节。


那时过春节,远没有现在物资这么丰富,气氛这么热烈。当时正处于国民经济困难时期,市民和农民的生活极端困难。部队的条件虽然好一些,但由于粮食定量低,吃的油水少,我们这些年轻的学员们也常有饥饿之感。可生活再困难,过春节也得千方百计吃上一顿饺子,老百姓是这样,部队官兵也是如此。我还清楚地记得,大年三十下午,我们学员中几位党员同志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到食堂帮厨包饺子,让团员同志们排练和观看节目。那顿饺子平均每人一斤面、一斤馅,这样大体上能让大家吃饱。


包饺子时大家有说有笑:“舒服不过躺着,好吃不过饺子……”就在那一次,我学会了擀饺子皮儿,还得到了战友的夸奖,心里高兴极了。


饺子包好了,除夕夜也到了。我们以班为单位,轮流煮饺子、吃饺子。回忆当时的情景,可以用两句话形容:煮饺子兴高采烈,吃饺子“风卷残云”。既没酒又没菜,就是吃饺子、喝饺子汤。一位姓王的学员吃了97个饺子,喝了6大碗汤,在吃饺子比赛中得了冠军。我在男学员中饭量算是中下等的,也吃了67个饺子,喝了3大碗汤。这是我平生吃得最多、感到味道最好的一顿饺子,至今想起来,还口有余香、回味无穷。


那年除夕,是我离开父母和故乡,参军到部队后过的第一个除夕,也是最难忘的一个除夕。那一夜,我想了很多很多,既思念父母、兄弟、姐妹,也思考自己在军旅生涯中怎样更好更快地成长进步,包括恋爱婚姻的问题。想来想去,我在心中形成了这样两句话:一句是“离不开爹娘,成不了栋梁”。我们军人常说“自古忠孝难两全”,而我却认为“忠”与“孝”可以统一起来。“父母在,不远游”,在家侍奉老人,是一种“孝”,但属于“小孝”;而参军入伍、尽忠报国,同时创造更好的条件孝敬老人,是另一种“孝”,属于“大孝”。这样,“忠”与“孝”就统一起来了。第二句话是“舍不得娇妻,成不了好汉”。军人自有军人的爱,但感情要服从理智,爱情要服从事业,最好坚持晚恋、晚婚、晚育。如果过早有了家室之累,会影响事业的发展和个人的成长。在这两句话的鞭策下,从1960年到1970年的10年间,我没回过一次家,就是一心一意地学习、工作。我31岁才正式谈恋爱,32岁才结婚,38岁时才有了一个女儿。在组织的培养和战友的帮助下,我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从一名军校学员成长为共和国的将军,为部队建设尽到了自己的一点责任。




我最近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段话,大意是说,一个人20岁左右时思考问题的深度和他所定下的志向,对于他一生所走的道路和他所能达到的人生高度,可能产生深刻而长远的影响。回顾自己的军旅生涯,观察别人的成长道路,我觉得这段话说得有些道理,送给新战友们共勉。 20世纪70年代——


电波里荡漾“学习热”


人物:王孝国,北京军区某师副政委,1978年入伍


时间:1979年除夕


我是1978年2月入伍的“春季兵”,经过一年的锻炼,成长为一名话务员。我的第一个军旅除夕夜,正赶上值夜班,是在三尺机台上度过的。


刚上机那会儿,听着远处传来的鞭炮声,再看看面前冰冷的机台,我心里真有点伤感。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拿出一本函授教材,做起数学题来。午夜时分,一道题目困住了我,正冥思苦想时,电话忽然响了:“喂,你好!我是太原××部队的总机值班员,给大年夜还在机台值班的战友拜个年!”这份意外的惊喜让我感动不已,我亲热地和这位素不相识的战友拉起了家常。通过言谈,我感觉他像个“文化人”,一问果然是,他上过高中。我趁机向他请教那道难解的数学题。热心的他一番推演,难题迎刃而解。我称赞他文化底子扎实,他却说:“扎实什么呀,上学那会儿,学校天天搞运动,根本没学到多少知识,倒是现在部队文化学习抓得紧,补了不少课。你不也是,值班时间还在学习!”


可不是,十年浩劫中,“四人帮”鼓吹“知识无用论”,“知识越多越反动”,所以我们那时当兵的人大都没上过几天学,称得上“有文化”的更是凤毛麟角。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同志提出“要学会多种知识”,“要使我们的干部和战士,经过训练以后,既能打仗,又能搞社会主义建设”,一股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的热潮在部队蓬勃兴起。


共同的岗位和相似的经历让我们越聊越投机,特别是谈起部队大抓科学文化学习的情况,我俩更是打开了话匣子。“不瞒你说,刚入伍时我认为,部队是打仗的,当兵只要把军事技术练好就行了,后来我才明白,学好科学文化,对练好军事也大有帮助,比如说我们炮兵部队,数学学不好,密位算不准,炮弹打出去都没准儿。”“不光是这样”,我接过他的话茬儿,“我们单位领导说,如果没有科学文化知识,以后转业回地方,就跟不上现代化建设的步伐。”他介绍他们部队开办夜校,我讲我们连队用猪崽向驻地公社换回科学书籍,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高兴,不知不觉,到了交班的时间。


走出机房,我再没有独自过年的伤感,也没有丝毫的困倦。除夕夜,虽然没有和家人团聚的温馨,没有和战友联欢的快乐,却有了一次有意义的交流。这让我更深地体会到部队对文化学习的重视,坚定了在部队学习成才的信念,使我在以后的军旅岁月中受益良多。


翻开我军成长壮大的历史,也是一部军人文化素质不断提高的历史。时代在前进,战争样式在改变,“智能”成为决定战争胜败的决定因素。新战友的军旅生涯开始于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的部队不仅需要“钢铁战士”,更需要“知识战士”。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20世纪80年代——


流行歌与战友情


人物:王建政,济南军区某装甲师副师长,1981年入伍


时间:1982年除夕


1981年冬,我入伍来到驻青岛某坦克团。经过1个多月的新训后,我被推荐到某坦克训练基地培训。那时部队的条件远不如现在,我们住的是一座苏式砖房,两个排60名新兵挤在一个大屋子里,房间里充满混合着汗味、脚臭味的“男子汉气息”。


记得除夕那天,会餐后大家回到宿舍,有的默默写着家信,有的几个同乡聚在一起聊天,还有的只是坐着出神。这时候,副连长推门进来:“今天是大年三十,虽然我们不能和家人团聚,但我们60多个人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大家庭。今晚咱们开个联欢会,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好不好?”“好!好!”副连长的一席话一下子点燃了宿舍里沉闷的气氛。


副连长拿出一大袋瓜子花生分给大家,我们围坐起来,竞相表演拿手节目,还讲起各自家乡的风土人情……


印象最深的是有个战友唱了一首《军港之夜》,让大家稀罕得不得了。那还是改革开放初期,流行歌曲刚刚进入人们的生活,军营里还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打靶归来》等革命歌曲唱主角。当时,海政文工团的歌手苏小明演唱的《军港之夜》刚在社会上流行,部队里有的领导认为这首歌格调不高:革命战士要时刻提高警惕,怎么能安稳地睡大觉呢?听说一名放映员因为播放了这首歌还被关了禁闭呢!那时,这首歌刚在部队解禁,听到战友抒情地唱:“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大家充满了新鲜和好奇,听得特别安静,特别陶醉……


我身边的战友不经意地说,前两天是他的生日,今天算是补过了。我那天没有表演节目,也没做什么“贡献”,正想着怎么补偿一下,忽然想起离开新兵连时,排里送给我一个笔记本,大红的塑料封皮上印着“为人民服务”,我一直没舍得用,现在可有“用武之地”了。我在扉页上写下祝福的话,把笔记本送给了战友。他特别激动。也许现在看来,这份礼物很普通,可那时却挺贵重的。我和那个战友的友谊,便从那个除夕开始,延续至今。


就在那晚,欢声笑语中,我们60多个新兵之间没有了地域的隔阂,融合成一个整体。我想,这就是军营的力量。


转眼20多年过去了,今昔对照,过去军营的物质生活无法和今天同日而语,但那时看似贫乏的生活却留给我们丰富的回忆,就像那个年代的黑白照片一样,虽然单调,却有意蕴。当然,那些过往的镜头不能也不必重复,只是作为一名老兵,我很想让新战友感受一下那个年代的军旅生活,从而更加珍惜今天的一切! 20世纪90年代——


10分钟的拜年电话


人物:严辉,空降兵某部政治指导员,1993年入伍


时间:1994年除夕


记得新兵营的除夕那天,我起得特别早,整理内务、打扫卫生动作都特别利索,因为班长要带我们去镇上打电话。现在说起打电话,可能根本不算什么事,可1993年我当新兵的时候,电话可不像现在这么普及,我们和家人联系主要靠书信。离开家快3个月了,我很想听听父母的声音,给他们拜个年!


到了镇上的小卖部,打电话前,班长说:“我们只有两小时的假,时间不多,每个人通话不要超过10分钟。”10分钟?我一边排队,一边犯愁。我家在农村,村里只有村长家有电话,每次有人来电话,都是刘妈(村长妻子)到我家叫人,来回就要好半天。我找到战友小秦商量,我拨通后等的那段时间,让他先打。小秦是班里唯一的城市兵,家里就有电话……


小秦终于打完了,我迫不及待拨通号码,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熟悉的声音:“伢啊,你还好吧?当兵苦不苦?吃的好不好?有没有多穿几件衣服?”母亲像有问不完的问题,而我的眼泪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掉。


班长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我身后。我知道就是哭,也不能让母亲听出来,班长嘱咐过我们:“男儿有泪不轻弹,给家里打电话,报喜不报忧!”我擦干泪水,用高兴的口吻说:“妈,我在部队挺好的,吃得好,穿得暖,班长和战友对我很好。我们一会还要包饺子,看春节联欢晚会。”母亲听了很欣慰,她跟我说了家里的收成,弟弟妹妹的情况,奶奶的身体和父亲的嘱咐……


很快,班长示意我,通话时间要到了。我正要跟母亲道别,她突然问:“对了伢啊,听你爸说你是伞兵,要从飞机上往下跳?每个人都必须跳吗?”“是啊。”我回答。“多高啊?”母亲又问。新兵伞降训练一般安排在年后,我还没跳,只是听伞训教员说起过。“大概800米吧。”我说。“那你跳过没有?”电话那头,母亲的心分明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哦!跳过了,早跳过了,都跳了十来次了,一点事没有!我还被评为训练标兵呢!过几天我就把戴大红花的照片寄回去。”这些话脱口而出,我第一次对母亲撒了谎,毫不犹豫。因为我知道,如果道出实情,那个年他们肯定过得不安心。“那就好,那就好,前几天,奶奶听说你要跳伞,每天都烧香拜佛。老人嘛,信这个。”母亲舒了一口气,“伢啊,别忘了把相片寄回家啊!”


对母亲的承诺,成了我伞降训练期间刻苦训练的最直接动力,因为我必须戴上大红花,既为了圆我的“谎言”,也为了报答家人的牵挂。好在,我没有食言。


转眼,在部队当兵已十几个年头,每每想起那次除夕夜的通话,我心里都会涌起暖意。现在通讯越来越发达,许多士兵宿舍都有了电话。每逢节假日,看到战士们纷纷打电话给亲朋好友,我羡慕他们也为他们高兴。我常对他们说:家人的牵挂就是我们保家卫国的动力,而向家人报平安的最好方式就是我们的实际行动和优异成绩! 2003年——


两个5公里让我懂得服从


人物:代厚云,62312部队班长、二级士官,2002年入伍


时间:2003年除夕


那是2003年1月31日,大年除夕。一大早,营区外就传来阵阵鞭炮声,浓浓的年味儿让我想起了家乡,在那个并不富裕的贵州山村,每逢过年,总是十分热闹。我不知道在这个北方的军营会怎么过年?


上午8点半左右,班长从连部回来,传达了一个“如雷贯耳”的消息:今天连队将组织大家跑两个5公里,上下午各一次。班长在散会前说:跑步前先把个人问题处理好,9点钟准时集合去操场!


大家都“傻”了,谁也没说话,半天才有战友大叫:“大年除夕啊,没搞错吧?”班里的“歌手”李国志唱了起来:“好难过,这不是我要的那种结果……”我也不例外,失落和无奈交织而来。班长看我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只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是军人就应当服从第一,个人想法第二!全班立刻鸦雀无声了。


驻地的天气异常寒冷,北风呼呼地吹,人连手都不想伸出来。哨音响了,大家在低落的情绪中开始了5公里长跑,一圈、两圈、三圈……加油声、叹息声、牢骚声,此起彼伏。此时的我随波逐流,被这些嘈杂的声音淹没。


漫长的15分钟终于过去,到达终点时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整队集合,值班员向连长报告后,连长没有一个安慰的笑容,一句体贴的话语,只有一张“杀气”逼人的脸。我们都累得气喘吁吁,此时却又怕又惧,大气都不敢出。连长走到队列中央环视了一下,讲评道:“今天是大家第一次跑5公里,成绩不多讲,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大家明白: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坚决服从,无条件服从!越是在万家团圆的日子,我们越要清楚自己身上的使命和责任之重,没有推脱的权利,只有执行的义务!你们要记住:当得起兵就要吃得起苦!”


在后来的军营生活中,我跑了许多5公里、10公里,但惟有新兵连除夕的那个5公里,让我刻骨铭心。可以说,从第一个5公里开始,从连长、班长的训话开始,我懂得了什么是军人,什么是服从和使命,这影响了我以后的从军路。当得起兵就要吃得起苦,这句话一直激励着我不断摔打自己,不断前进、前进……


又要过年了,我想对新战友们说:选择从军路,就要无怨无悔。军队是强者的王国,这里容不下弱者的叹息和眼泪,要学会坚强、自立,敢于摔打自己,迎难而上。平静的湖面练不出强悍的水手。对于军人而言,永远服从第一、使命第一、荣誉第一、吃苦第一、他人第一!借用黄埔军校大门的对联与大家共勉: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