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双元革命的影响及拿破仑的几个关键问题

本帖重点是英法对比,而不是其他因素。





英国:都泽王朝和光荣革命(1603—1689)


伊丽莎白死后没有留下后裔,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继位。苏格兰的教会具有强烈的抵触王权的心理,而詹姆斯毫不妥协;詹姆斯更在1611年解散议会。这期间一部分新教徒走向了“新英格兰”——北美大陆,不过绝大部分新教徒觉得走向分离也过于极端了,但他们等到1625年查理一世继位时也彻底失望了。查理一世采取严厉的天主教高压政策,十年内,约1.6万新教徒走向美洲,而苏格兰教会则拿起武器捍卫自己的信仰。


为了征集军队,查理被迫召集议会,但议会分成了倾向天主教的“保皇党”和倾向新教的“议会党”,后者明显占多数。很快,内战爆发。


克伦威尔(1599—1658)的“新模范军”以战无不胜的锋头横扫保皇党的军队,在1646年底让查理一世投降。但查理设法挑起他的对手们(苏格兰人、长老会(控制议会)、独立派(控制军队))的不和,1648年,战争再次爆发,新模范军再次迅速获胜,并在1649年1月处死查理一世,虽然是以“公众的名义”进行的审判,但国王被处死引起英国民众的同情。克伦威尔担任“护国公”,成为英格兰的军事独裁者。克伦威尔试图平衡当时的信仰和势力冲突,但他没能实现这个愿望。


这次“革命”实际是新教信仰下的部分贵族与资产阶级联合,对天主教、国教会、王权的一次挑战。但由于虽然前者拥有军事优势,但在民众信仰上实际势均力敌,无法实现某一方的独权统治,所以短暂的军事高压一旦结束,局势必然混乱。


1658年9月克伦威尔去世后,他的儿子理查·克伦威尔继任护国主。上台仅八个月,在军官集团逼迫下,辞去护国主职务。护国政府随之解体。此后,政局混乱。资产阶级和土地贵族急于与旧势力取得谅解,以便维持秩序,保护既得利益。


1660年初,苏格兰驻军司令蒙克率军进入伦敦,长老会派和保皇党组成“新议会”,并通过决议,要求流亡在国外的查理一世的大儿子查理二世继位。4月4日,查理二世在荷兰布雷达发表宣言,声称他复位后将保障革命时明确立的土地、财产关系,允许信仰自由,保证赦兔反对王朝的人。但查理二世登上王位后,即背弃《布雷达宣言》。1661年1月,克伦威尔被掘尸游街示众。查理二世还制定一系列宗教法律,大肆迫害非国教徒(天主教和新教的两翼教徒均非国教徒)。


查理二世死后,他的弟弟詹姆士二世继位。他一上台,便公开宣布信仰天主教,废除了限制天主教的法律,企图将天主教变为国教。这样,他就激起大多数人的反对,引发农民和手工业者的大规模起义,也就必然对贵族和资产阶级的利益造成损失。后者担心再次陷入内战的混乱,便向荷兰执政奥兰治亲王威廉(英国国王的女婿,新教徒)正式发出邀请书,请他速来英国,以保护人民的“自由”。荷兰国会对此也极力支持。1688年11月,威廉率领着1.2万名士兵,以及由600艘舰船组成的庞大船队在英国登陆。詹姆士二世众叛亲离根本无力抵抗,逃往法国。


1689年2月13日,威廉和玛丽(逃亡国王的女儿)成为英国国王和女王,两人以平等的权力,作为联合君主,共同统治英国。同日,即通过旨在限制国王的绝对君权的《权利宣言》,10月颁布《权利法案》,规定:取消国王中止法律的权力;未经国会同意,国王无权征税;和平时期未经国会同意,国王无权招募和维持常备军;国会选举必须自由,臣民有权向国王请愿;议员在议会中的言论,在会外不受任何机关的弹劾和质问,国王必须经常召开议会会议等。1701年,英国国会通过《王位继承法》,规定国王个人无权决定王位继承问题,对王位继承作出了一系列限制,目的是防止天主教徒继承王位。


这次革命由于没有什么大的流血事件,被称为“光荣革命”,也即现代意义的君主立宪制度改革。


英国的民族性和地方性教会信仰较为强烈,又是宗教改革中由国王率先发动的一个,君主立宪制也算符合了当时的英国国情,王室的效忠感和荣耀感在很长时期一直笼罩着英格兰。期间虽然发生过宗教迫害和内战,有过新教分离主义的较大规模出走,但比起欧洲几个大国来还算安定的多了.


英国在伊丽莎白一世期间正式崛起,而在“光荣革命”后进入资本主义高速发展阶段。

法国:大革命!(1789)


(由于课本上有大致过程,我就不再重复众所周知的那些了。)


首先,值得注意的问题是人口的迅速增长(18世纪末,欧洲人口增长了50%,其中英国增长1倍),城市人口暴增,民众生活困苦;其次,思想启蒙运动兴起,他们把矛头指向日益成为障碍的教会和绝对王权,无神论思想兴起。


无疑,前者形成大的背景压力,后者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而实际上,即当宗教信仰崩溃后,失去心理支点,道德观也就会随之崩溃,法律观念也会崩溃。因为道德虽然来自社会实践的总结,但自从宗教成为社会精神的主要力量后,道德早已几乎完全依附于宗教,即由信仰观才能判断善恶,由善恶得来道德,由道德再判断法律,当信仰崩溃,道德必然随之瓦解。不论是否存在来世或者神迹,“来世道德观”的预防作用不容低估,它可以带来长久的畏惧感或憧憬感,也不必及时准确的体现“报应”;而“现世道德观”则只能通过将“道德=法律”的方式,并把道德/法律裁判权交给每个人,甚至把法律/道德的强制力交给每个人,以及时兑现“报应”。后者的重要缺陷就在于法律内敛性的被突破,和强制力被滥用,而同时道德的预防力消失,往往造成社会的颠狂状态。


很多人知道,中国在宋明时期儒教极端化后,就已经呈现出这种趋势,但主要恶果是造成文化、技术的停滞,而没有成为法国大革命中体现的社会颠狂状态,这就是因为虽然儒教压倒了佛教道教,但儒教本身因为三教合一的作用(宋代后),也呈现了神秘主义趋势(理学、气运等)而且其他宗教并没有完全消失,虽然造成信仰不够“纯洁”,但却避免了颠狂状态的爆发。而当“封建迷信”被彻底扫除以后,中国同样陷入了集体性颠狂。虽然那场浩劫有着很多线索,但无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当我们选择性的对宗教失明,我们将无法彻底反思。


法国大革命也受到了美国的影响,首先,英法战争让法国财政更为艰难,其次,美国独立也在鼓舞着试图推翻王权的自由主义者们。美国建国时期三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一是宗教的制衡状态,即天主教和新教人口基本相等,而都怀有对宗教迫害和宗教战争的恐惧,容易达成妥协;二是土地资源极为丰富,民众内部没有尖锐的现实利益冲突;三是没有旧皇权贵族的阻碍(刚被赶跑了),是大资产者和农场主们之间的妥协,是法官和律师们的塑造。显然,法国恰恰相反!


可以理解当时革命者和民众的心情,但俺不得不指出,上述这些就意味着理想的光荣的革命必然被狂热和内讧所埋葬。民主恰恰不能用革命的方式缔造,因为鲜血不会带来妥协,而只会带来极权。(附:标志性的“攻打巴士底狱”事件,实际只“解放”了几个真正的罪犯,其中并没有任何革命者或学者。仅1792年9月,1200名贵族、教士和“犯人”被屠杀。雅各宾专政的恐怖时期,在14个月内“正式”处决1.7万人,而全部损失现在仍难估计。)


法国大革命对于欧洲和整个世界有着巨大的精神作用,它让每一个君主不得不正视革命年代的来临。


法国大革命也意味着资产阶级终于独立的展现出了巨大能量,而“民族主义”也正式登上欧洲大国的历史舞台,它代替了民众以前以君主、领主、地域对自我身份归属的确认,"神圣的祖国”取代了“神授的君主”。



如果说英国的革命是君主贵族领导的“保守改革”,而美国则是大资产者和农场主领导的“保守革命”,而法国则是资产阶级领导具有民族主义特征的“激进革命”,而下一阶段的以德国和俄国为代表的暴力革命,则民族主义已成为主要的意识形态之一。自由主义越向社会底层延展,改革就越来越变得暴力。但我们不能去试图指责,因为牺牲决不会毫无理由和价值,正是这些鲜血让前者们不得不正视民众的诉求,不断的对统治加以完善,其实,不论是保守革命还是激进革命,革命都是为了“革旧保命”。暴力的原因有很多,但就像俺批驳那些放肆指责中国历代农民暴动的们一样,“农民吃饱了撑得要造反啊?!”


另一个需要注意的就是气候、疫病的影响,这个是世界趋同的,其可以作为“导火索”,而仇恨的种子和成长过程,都是人们自己酿成。




在这个时期,英国的工业革命和法国的意识革命,被称为欧洲的“双元革命”,他们都具有资产阶级领导的特征,可以说缺一不可。《人权宣言》成为不灭的“明灯”,但我个人认为它过于口号化,而没有什么实践指导意义(好比不能说听到“氧化还原反应就是电子转移”就以为懂得化学了,更没法解决现实问题),但不失成为能和君主专制思想制衡的一种信念,它可以用于轻易识破专制者的谎言。


很多人对革命的法国人让拿破仑称帝感到迷惑,而如果真能了解大革命时期的真实历史的,就会知道,社会秩序崩溃后,民众对英雄主义的企盼就会大大增强,这时,拿破仑出现了。


法国:拿破仑帝国(1800—1815)


很多人对拿破仑比较“熟悉”,所以本文只解说几个较为关键的问题:


A.拿破仑是“民选”的的皇帝吗?


不论是装腔作势还是戒惧民众的力量,拿破仑就称帝问题进行“全民公决”(可不是袁世凯的那种),投票结果:350万票“赞成”,2580票反对。当然,据估计,18世纪末,法国人口为2600万,但如果对比当时的世界局势,这个投票率也算很高的了。虽然很多学者对其持严厉的批评态度,但法国人这么决定了。拿破仑是一个“来自平民的皇帝”。


B.法军为何能在初期很“容易”的取胜?


抛开对于武器的掌握技能和人口因素,法军几乎是欧洲第一支用民族主义和民主意识武装起来的军队,具有强烈的“救世欲”(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十字军),它几乎催生和鼓舞了周边各国的革命力量,也具有顽强的战斗意志,它的士气这是其他君主的军队不能比拟的。而由于提拔任命制度的改革,其军队战法不拘一格勇于突破,这也是其他军队难以比拟的,而拿破仑又对炮兵运用如神。


C.法海军为何没能战胜英海军?


(这个问题在后面的章节还会详细解释)拿破仑并非不想获得海上霸权,也建造了大批的军舰,但海军需要较高的职业技术保障,在对旧军队的清洗后,此类军官大批流失,而英国海军处于高峰期。英国总是能在危急关头“恰好”出现个英勇的海军将领保卫祖国,这次是“纳尔逊”,将法海军主力打得几乎全军覆没。


D.有人说,法军失败在于补给?


补给是一个重要因素,法军作战善于用勇猛的冲击把对方迅速击溃,这样不仅弹药损耗少,而且对周边攻击作战取胜后也无需太多补给支持(兵法云,就食于敌),也就没能建立起成熟完善的补给体制,所以在远征中失败。同时,旧专业军官的流失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E.有人说,法军实际败于西班牙?


这是法军信仰转变的一个“节点”,他们被用于镇压西班牙民众的起义,他们从“欧洲的解放者”又变回了“帝国的军队”,陷入西班牙游击战的泥潭,几乎全军覆没。而同时又激起了其他国家的民族主义者的反对,各国君主以此为宣传,可以更为方便的扩充军队,提高士气。


F.如何看待“拿破仑法典”?


它重申了很多革命原则,尤其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比英国更为进步,但同时,拿破仑又恢复部分“专制”体制。我认为这是比大革命更为符合法国现状的政策体现,但如果没有大革命,它也不会产生,也许,人类社会就是在反思中向前的。


G.拿破仑请回了天主教?


拿破仑的法国已经是信仰自由的了,但信仰天主教的民众还是很多的,尤其是经历了大革命以后,民众需要找回信仰支点,才能重新树立道德观和法律意识。我认为,天主教比新教更能加强政权统治,而且拿破仑是“抢”过教皇手里的皇冠“自行”加冕的,这就意味着王权对教权的统治权威,这是一个集权皇帝所必须的。


H.拿破仑时期的法国工业发展如何?


应该说,拿破仑的战争促进了技术革新,尤其是罐头技术(来自军用补给需求)更是现代食品工业(热杀菌和封装技术)的起源。但是,由于四面受敌,法国的贸易并没有得到什么发展,而大革命的破坏造成钢铁产量(4100万吨——1500万吨(鲁昂))和工人数量(24.6万人——8.6万人(鲁昂))大幅度下降,拿破仑时期的法国经济有所改善的,但最多也只能认为是处于停滞状态。当然,英国也承受了沉重的战争负担,但是它得到的“赔偿”远远高于损失——它获得了“海上贸易垄断权”。



如此,英国王室因为先行宗教改革,赢得了一个较为稳定的过渡期,而法国则陷入了第一次大宗教迫害和欧洲大战;英国贵族、资产者、皇权的妥协换来宽容政策和安定局面,吸引了流亡的法国人力资源,并通过引进荷兰体制,获得金融贸易优势;英国成为战争胜利者,成为工业、贸易垄断者。这三个阶段都是“此消彼长”的过程,英国最终脱颖而出,成为“世界工厂”。而法国,在拿破仑帝国之后,则陷入了长期的帝制与共和的拉锯中,他们一直试图避免君主专制和大革命的两个极端形式,但也就在这种拉锯中也逐渐消沉。


本文内容于 2008-2-8 18:56:36 被lin耀浚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