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沙俄认为分裂蒙古的时机已到,开始培植亲俄势力,

并大批发放武器,准备制造外蒙独立。年底,在沙俄总领事的指挥下,驱逐中国官员,宣布

独立,一年后签定《俄蒙协定》《商务专约》,这两个条约确立了沙俄实际统治了蒙古。消

息传出,举国大哗,从政府到民间群情激愤,内蒙也发表了严正申明,不承认库伦伪政府的

一切条约。

1913年,袁世凯卖国最高峰时期,沙俄利用袁政府的内外交困,与袁订立《中俄声明

文件》,确认中国是蒙古的宗主国,改“独立”为“自治”。但中国政府不能驻军、移民外

蒙,而沙俄可以,蒙古事务需两国协定解决。该条约使中国徒有宗主虚名,而仍由沙俄控制

外蒙。1915年再订《中俄蒙协约》,确认1913年的文件,沙俄对此十分满意。

1917年,俄国革命,“自治”的外蒙失去靠山,外蒙重回祖国的怀抱。1918年中国政

府以防止苏维埃主义扩散和西伯利亚局势动荡为由,驻军库伦。1919年,驻军与外蒙上层

达成《改善蒙古未来地位的64条》文件,要求取消自治,未获外蒙“议会”通过,11月中

国政府强行通过政令,取消自治和废除1915年前的条约,并在库伦设置行政公署。然而俄

国革命的胜利影响到外蒙,外蒙的共产运动、民族分离先驱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积极寻求共

产国际帮助,谋求建立独立的蒙古国。列宁见过他俩后,在中国问题上出尔反尔,转而支持

外蒙的分离运动。

1920年由苏和乔领导的蒙古共产党成立,积极从事分裂运动,首要任务就是肃清外蒙

境内的“敌人”,即驻蒙官员、驻军、外蒙支持统一的人仕。1921年3月成立蒙古人民军

和蒙古临时政府,6月苏俄派驻红军,7月人民军与苏俄红军开入库伦城,考虑到外蒙当时

的特殊情况,坚定的“苏维埃分子”苏黑巴托尔与乔巴山主持成立了君主立宪的“蒙古人民

革命政府”,由王族势力的博克多格根任国君。为维持分裂政府,苏、乔要求苏俄势力庇

护,同意苏俄驻军并协助围剿白俄匪军与敌对力量。1922年俄蒙签定一份协约,苏俄率先

承认外蒙“独立”。

1923年,苏黑巴托尔去世,1924年6月,乔巴山推出“蒙古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利

属于大呼拉尔,不设总统,平时由政府处理国务。11月第一届大呼拉尔会议在库伦召开,

确立亲苏俄为不可更改的国策,允许苏俄驻军,制定仿苏“宪法”,以1911年作独立纪

元,改库伦为乌兰巴托(红色勇士城)。北京政府及民间人士感到不能容忍,希望出兵或借助

英、美、日出面干涉,以曹琨和吴佩孚为首的北洋政府对事件十分恼火,但鉴于国力不张,

形势不利,只发表了措辞严厉但无实效的政府声明,对外蒙独立不予承认。

外蒙地区的非法独立,遭到中国人民和政府的一致抗议和反感,鉴于此,苏俄政府玩弄

两面派手法,一方面派重兵保护“独立”,并与外蒙签定互助协定,大规模驻军外蒙,另一

方面,1924年签定的《中苏协定》承认外蒙是中国的一部分。1927年,蒋介石主持中央政

府时,苏俄要求中国承认外蒙的独立,蒋介石回电严词拒绝,并责令外蒙执政者放弃“独

立”,回归中国。1928年,苏俄以平叛为由进军外蒙,局势动荡中蒙古统一人士要求民国

政府出兵外蒙,中苏军队在外蒙东部边界发生小规模战斗。苏军不愿搞大事端,宣布撤出外

蒙,中国军队也没再进入外蒙。此后,蒋政府忙于在南方剿匪,之后的中日战争,使南京政

府无力于外蒙事务。亲苏的乔巴山趁机又得到发展,加上日本也制造满蒙独立事端,外蒙甚

至与伪满洲国签订“边界”协定,从事分裂国家的勾当。尽管如此,蒋介石忧心忡忡,但三

令五申强调“外蒙事务为中国内政”。

1945年,日本战败,中苏谈判再次涉及外蒙问题,46年,外蒙代表与南京政府谈判外

蒙主权归属问题。苏俄处心积虑的制造外蒙独立,在中俄边界屡造摩擦,多次侵入我新疆、

蒙古地区,利用中国的内乱,将军事控制线南移,在民族、经济和政治上煽动外蒙政权及人

民的反华情绪,同时想方设法争取国际社会的承认。45年的雅而塔会议使苏俄在华获得利

益,包括租用旅顺和优先使用大连港,同时确保外蒙维持分裂现状。为确保雅尔塔协议的落

实,苏俄邀请南京政府去莫斯科和谈,以宋子文为首的中国代表团会见了斯大林,斯大林指

着雅尔塔协议的英、美、苏的签名,蛮横地要求中国同意外蒙独立,并指着地图说“一旦敌

国利用外蒙进攻西伯利亚,苏联的远东地区将陷于孤立,尽管中苏结盟立约,也不足确保苏

联的长远利益,只有独立并与苏联结盟的蒙古存在才能确保苏联的安全。中国除承认外蒙独

立外别无选择!”斯大林的强硬态度使蒋介石另派蒋经国再使苏俄,然而仍旧毫无用处,经

过一番痛苦的考量,蒋介石电令宋子文同意在外蒙问题上让步,以换取南京政府在东北、新

疆主权和中国割据问题上的利益,不过外蒙独立要“全民公决”。宋子文不愿承担卖国骂

名,立马辞职把任务交给王世杰完成。

1945年8月10日,王得知日本拟接受波次坦公告,由于害怕苏军占领全部满洲后态度

更加强硬,当晚与斯大林举行了第二轮会谈,斯大林同意取消在旅顺和大连派驻行政官员实

行共管的要求,同意在日本投降三个月后苏军全部撤出满洲。但要求中国不准在外蒙独立问

题上提边界划分的要求。

外蒙主要和新疆有边界划定的问题,原阿尔泰地区在1911年前归属外蒙,外蒙独立后

划归新疆管辖。苏俄要求把阿尔泰地区划入外蒙,遭南京拒绝。由于1944年在阿尔泰地区

发生过叛乱,蒋介石对苏俄有很大疑虑。而苏俄也怕南京借边界划定问题迟迟不批准外蒙的

“全民公决”,使外蒙独立没有名分。在接下来的会谈中,斯大林威胁说,如果再不批准协

议“内蒙也将申请加入蒙古!”。鉴于东北战场情况的发展,老蒋最后含糊其词,让王世杰

权宜处理,就这样在划界问题上南京又让一步。1945年10月10日到20日,外蒙共集会

13000次,举行投票,共有选票381242张,结果是全部赞成独立,无一反对。

1946年1月5日,无力回天的南京政府正式公告了外蒙独立,使蒙古正式离开了

“家”,外蒙的最终分离,是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页!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接受了这一现

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