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有的人认为是享受,也有人认为是在受罪。反正谁说的都有理,咱不强求谁谁都听自己的话。反正咱认为酒还是个好东西。古语有云,借酒消愁,咱也愁过,不过咱喝酒可不是为了消愁。


俺们湖北人,南不南北不北,天气温度不舒服,喝酒自然也是南不南北不北的。咱自信,虽然和北方人咱比不了,东北的、山东的,咱不是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那种人。但咱自认为还是能搞定南方喝小杯的人。


记得小时候,人家都还在喝百事可乐呢,咱老爸当年也是饮料厂的经理,别的咱不敢吹,就拿喝饮料这茬来说,我小时候是没有少喝过的。不过,咱老爸还是没有让我多喝,至少没有让咱多喝饮料。咱自打小开始,就是水和酒并着喝。除了茅台和五粮液,只要湖北能买到的酒咱都喝过。咱老爸虽然硬是要和咱喝酒,但好酒他还是不给咱喝的,我不知道该怎么骂他,但是咱还是知道的,他舍不得给咱喝。


读小学的时候,咱还小,家长还不让咱喝烈酒,基本也就啤酒这个水平了。记得有一次,咱一挑六个大小伙子,干干声不停,最后总算干完了。大叔大哥们全部哑火了,咱头也昏了,出了门啥都忘记了,抬头看去就见路边一辆三轮车。于是我蹬着三轮围着院子转,转了几转,几个大哥大姐们便蹿了上来。一下子,咱头立马也大了,蹬着三轮便驾着几个人上下坡。一个小孩子带着几个大人,这种风景也算是奇观了。等到咱家长赶到时,立马大骂两句“要死吧!跟老子下来。”


听到两句大吼,也暂时把咱给吼醒了。人有醒的时候,也肯定有不醒的时候了。记得在考大学时,凡是高中的同学必定会请客了。咱都是同学,大家都是熟人,谁都挂不上面子,而且也有女同学在场。为了面子,咱喝的也是拼了命的。啤酒?喝!白酒?喝!喝饱了?出去吐光了回来再喝!喝醉了?直接去厕所吐了再回来。反正目的只有一个,搞倒桌子上所有的人,争一口气。最后,咱拼了一个星期吃不下饭的代价,干倒了桌子上的四个男人(女的咱没兴趣)。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咱满城奔波,到处喝酒,反正礼钱一毛咱都没有花,酒是喝了不少。半个月过去了,咱差点把自己喝死,不过咱还是赢得了酒王的名号。这让咱同学中的两个人非常的恼火,因为在以前酒神的称号一直都是形容他们的。


熬到了大学,“酒神”同志的学校和咱学校离的太近,近到平时我们都是用脚相互串门的。他没有钱了找我,我没有钱了找他,找到了就是一顿饭,因为接钱不能白接的,吃顿饭就算利息了。吃了饭,咱当然不能不喝酒了。每次必定都是喝的醉的头脑发昏才算结束了。


喝酒必定是伤身体的,不过咱为了工作,还是拼了。刚工作的那几个月,咱非常幸福的代表公司到外地出差。由于利益关系,别人经常宴请咱们。每天两顿酒当然是少不了了,为了给咱湖北人争口气,咱也是拼了命的。整整三个月下来,每天两顿酒,基本也干了近50桌的酒席。干的别人头晕目眩,我自己也是肠胃不畅。几乎差点把自己自杀掉!因为我闻什么,吃什么都像是酒。痛苦!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咱又被公司支出去外差。虽然不至于一天两顿的份,但也达到了一天一杯二锅头的程度。我那个负责人,安徽

籍中年男子,每天必须陪他干一瓶酒才高兴。于是乎,咱两个人都被干的头昏才算结束。他的酒量比我大半杯,不管咱怎么和他拼都比他惨烈。喝的咱反胃,他才开始头昏。这样的领导难伺候啊!于是,咱宣布辞职,不陪了。


回到了家,才发现物似人非。以前的酒神宣布戒酒,原因是胃喝的穿孔了。酒是好东西呀,可如今现在没有人陪咱喝了。咱没这个福份了,看着自己日益不行了的胃,咱也开始发现是不是该戒酒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