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欧洲威风依旧:苏德战场上的蒙古骑兵

当日本关东军在蒙古东部的哈勒欣河向蒙古军队进行挑衅时,苏联红军在朱可夫将军指挥下旗开得胜。而当苏联西部边境遭到德国军队的疯狂进攻时,蒙古领导人觉得他们应该回报苏联而奔赴前线。


布麻曾德在小呼拉尔会议上向蒙古人民提出倡议:“在1921年,当我们蒙古人民军遭到恩琴匪军的袭击时,是苏联红军帮助了我们;在1939年,当日本军国主义妄图从东部边疆进攻我们的时候,又是英雄的苏联红军帮助了我们,使我们免受满洲人的亡国命运。而现在,当德国法西斯向我们的盟友苏联发动大规模武装侵略的时候,我们蒙古人该怎么办?”


“支援苏联红军,打倒法西斯德国!”


“组织志愿军,奔赴前线!”


会场上大呼大喊大叫不绝于耳。


布麻曾德见此情景,他高声说:“好!现在我宣布!我们蒙古人民革命军决定组建‘蒙古骑兵团’,奔赴苏德战场,帮助苏联人民保卫祖国!”


会场上响起了一片掌声。

当布麻曾德这位二十年前冲锋陷阵的老骑兵团团长,向乔巴山汇报小呼拉尔会议的情景时,乔巴山听后说:


“是啊,反对希特勒是正义的行为,谁也阻挡不了!虽然我们的兵力也很有限,但为了正义的事业,我们可以组建两个骑兵团,奔赴战场!具体的事务由你去安排吧!”


布麻曾德走出乔巴山的办公室,刚走了几步,忽然在见一个十分健壮的青年军官。他叫丹纳多济,出生在蒙古西部的科布多省。自幼家境贫寒,今年刚满二十六岁,是在蒙古革命以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将领,他是小呼拉尔大会的代表,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就是他建议派军奔赴前线的。


丹纳多济曾在苏联伊尔库茨克军官学校读书,对苏联和共产党有特殊的感情,在1939年的反日战役中,身先士卒,屡立战功,被提拔为人民革命军某团团长,是蒙古人民革命军最年轻的团长。 这时,他拦住布麻曾德,说:

_

“布麻曾德主席,请答应我一个请求,如果我们组建骑兵团,一定要让我参加,好吗?”


“你才结婚几天,就这么急着要上前线,家里怎么办?”布麻曾德关心地问。 “不怕,家里是我个人的事,可抗击法西斯是民族国家的事,我怎能因小失大呢,我不去,真感到不舒服。主席,还是答应我的请求吧:”丹纳多济十分恳切地请求道。


“那好,你先回去跟新娘子说一声,如果她同意你去,你就去;她不让你去,你就得乖乖地在家里呆着,”布麻曾德半开玩笑地说。


“是!我这就回去请示!”丹纳多济高兴地敬了一个礼,转身跑回家去了。 对于妻子,他是很有办法对付的。


第二天,布麻曾德召开大会,商议有关组建骑兵团的事。丹纳多济也在场,他已说服了妻子。


“现在,我宣布,我们决定组建两个骑兵团,共一万人,配备精良的马刀和冲锋枪,于1942年2月开赴战场,支援苏联的卫国战争!”


他扫视了一下全场,目光停留在丹纳多济身上,继续宣布: “蒙古人民军骑兵团第一团团长,由丹纳多济同志担任!第二团团长由阿尔拜格同志担任!”


丹纳多济和阿尔拜格同时站起,立正,向布麻曾德行军礼,然后说:“是!”


他们俩是校友,都毕业于苏联伊尔库茨克军官学校。不过阿尔拜格比丹纳多济高三级,年龄大五岁。 现在,这两位由苏联培养出来的青年军官,接受了远征德国的任务,都深感责任之重大。


1942年2月1日,蒙古骑兵团一万人乘坐一列专用列车向东欧平原驰去。 这是蒙古军队首次到欧洲参战。


蒙古两个骑兵团来到苏联军事参谋部听候调遣,被放在朱可夫大将手下,这使丹纳多济十分高兴。

当日本关东军在蒙古东部的哈勒欣河向蒙古军队进行挑衅时,苏联红军在朱可夫将军指挥下旗开得胜。而当苏联西部边境遭到德国军队的疯狂进攻时,蒙古领导人觉得他们应该回报苏联而奔赴前线。


布麻曾德在小呼拉尔会议上向蒙古人民提出倡议:“在1921年,当我们蒙古人民军遭到恩琴匪军的袭击时,是苏联红军帮助了我们;在1939年,当日本军国主义妄图从东部边疆进攻我们的时候,又是英雄的苏联红军帮助了我们,使我们免受满洲人的亡国命运。而现在,当德国法西斯向我们的盟友苏联发动大规模武装侵略的时候,我们蒙古人该怎么办?”


“支援苏联红军,打倒法西斯德国!”


“组织志愿军,奔赴前线!”


会场上大呼大喊大叫不绝于耳。


布麻曾德见此情景,他高声说:“好!现在我宣布!我们蒙古人民革命军决定组建‘蒙古骑兵团’,奔赴苏德战场,帮助苏联人民保卫祖国!”


会场上响起了一片掌声。

当布麻曾德这位二十年前冲锋陷阵的老骑兵团团长,向乔巴山汇报小呼拉尔会议的情景时,乔巴山听后说:


“是啊,反对希特勒是正义的行为,谁也阻挡不了!虽然我们的兵力也很有限,但为了正义的事业,我们可以组建两个骑兵团,奔赴战场!具体的事务由你去安排吧!”


布麻曾德走出乔巴山的办公室,刚走了几步,忽然在见一个十分健壮的青年军官。他叫丹纳多济,出生在蒙古西部的科布多省。自幼家境贫寒,今年刚满二十六岁,是在蒙古革命以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将领,他是小呼拉尔大会的代表,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就是他建议派军奔赴前线的。


丹纳多济曾在苏联伊尔库茨克军官学校读书,对苏联和共产党有特殊的感情,在1939年的反日战役中,身先士卒,屡立战功,被提拔为人民革命军某团团长,是蒙古人民革命军最年轻的团长。 这时,他拦住布麻曾德,说:

_

“布麻曾德主席,请答应我一个请求,如果我们组建骑兵团,一定要让我参加,好吗?”


“你才结婚几天,就这么急着要上前线,家里怎么办?”布麻曾德关心地问。 “不怕,家里是我个人的事,可抗击法西斯是民族国家的事,我怎能因小失大呢,我不去,真感到不舒服。主席,还是答应我的请求吧:”丹纳多济十分恳切地请求道。


“那好,你先回去跟新娘子说一声,如果她同意你去,你就去;她不让你去,你就得乖乖地在家里呆着,”布麻曾德半开玩笑地说。


“是!我这就回去请示!”丹纳多济高兴地敬了一个礼,转身跑回家去了。 对于妻子,他是很有办法对付的。


第二天,布麻曾德召开大会,商议有关组建骑兵团的事。丹纳多济也在场,他已说服了妻子。


“现在,我宣布,我们决定组建两个骑兵团,共一万人,配备精良的马刀和冲锋枪,于1942年2月开赴战场,支援苏联的卫国战争!”


他扫视了一下全场,目光停留在丹纳多济身上,继续宣布: “蒙古人民军骑兵团第一团团长,由丹纳多济同志担任!第二团团长由阿尔拜格同志担任!”


丹纳多济和阿尔拜格同时站起,立正,向布麻曾德行军礼,然后说:“是!”


他们俩是校友,都毕业于苏联伊尔库茨克军官学校。不过阿尔拜格比丹纳多济高三级,年龄大五岁。 现在,这两位由苏联培养出来的青年军官,接受了远征德国的任务,都深感责任之重大。


1942年2月1日,蒙古骑兵团一万人乘坐一列专用列车向东欧平原驰去。 这是蒙古军队首次到欧洲参战。


蒙古两个骑兵团来到苏联军事参谋部听候调遣,被放在朱可夫大将手下,这使丹纳多济十分高兴。

当日本关东军在蒙古东部的哈勒欣河向蒙古军队进行挑衅时,苏联红军在朱可夫将军指挥下旗开得胜。而当苏联西部边境遭到德国军队的疯狂进攻时,蒙古领导人觉得他们应该回报苏联而奔赴前线。


布麻曾德在小呼拉尔会议上向蒙古人民提出倡议:“在1921年,当我们蒙古人民军遭到恩琴匪军的袭击时,是苏联红军帮助了我们;在1939年,当日本军国主义妄图从东部边疆进攻我们的时候,又是英雄的苏联红军帮助了我们,使我们免受满洲人的亡国命运。而现在,当德国法西斯向我们的盟友苏联发动大规模武装侵略的时候,我们蒙古人该怎么办?”


“支援苏联红军,打倒法西斯德国!”


“组织志愿军,奔赴前线!”


会场上大呼大喊大叫不绝于耳。


布麻曾德见此情景,他高声说:“好!现在我宣布!我们蒙古人民革命军决定组建‘蒙古骑兵团’,奔赴苏德战场,帮助苏联人民保卫祖国!”


会场上响起了一片掌声。

当布麻曾德这位二十年前冲锋陷阵的老骑兵团团长,向乔巴山汇报小呼拉尔会议的情景时,乔巴山听后说:


“是啊,反对希特勒是正义的行为,谁也阻挡不了!虽然我们的兵力也很有限,但为了正义的事业,我们可以组建两个骑兵团,奔赴战场!具体的事务由你去安排吧!”


布麻曾德走出乔巴山的办公室,刚走了几步,忽然在见一个十分健壮的青年军官。他叫丹纳多济,出生在蒙古西部的科布多省。自幼家境贫寒,今年刚满二十六岁,是在蒙古革命以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将领,他是小呼拉尔大会的代表,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就是他建议派军奔赴前线的。


丹纳多济曾在苏联伊尔库茨克军官学校读书,对苏联和共产党有特殊的感情,在1939年的反日战役中,身先士卒,屡立战功,被提拔为人民革命军某团团长,是蒙古人民革命军最年轻的团长。 这时,他拦住布麻曾德,说:

_

“布麻曾德主席,请答应我一个请求,如果我们组建骑兵团,一定要让我参加,好吗?”


“你才结婚几天,就这么急着要上前线,家里怎么办?”布麻曾德关心地问。 “不怕,家里是我个人的事,可抗击法西斯是民族国家的事,我怎能因小失大呢,我不去,真感到不舒服。主席,还是答应我的请求吧:”丹纳多济十分恳切地请求道。


“那好,你先回去跟新娘子说一声,如果她同意你去,你就去;她不让你去,你就得乖乖地在家里呆着,”布麻曾德半开玩笑地说。


“是!我这就回去请示!”丹纳多济高兴地敬了一个礼,转身跑回家去了。 对于妻子,他是很有办法对付的。


第二天,布麻曾德召开大会,商议有关组建骑兵团的事。丹纳多济也在场,他已说服了妻子。


“现在,我宣布,我们决定组建两个骑兵团,共一万人,配备精良的马刀和冲锋枪,于1942年2月开赴战场,支援苏联的卫国战争!”


他扫视了一下全场,目光停留在丹纳多济身上,继续宣布: “蒙古人民军骑兵团第一团团长,由丹纳多济同志担任!第二团团长由阿尔拜格同志担任!”


丹纳多济和阿尔拜格同时站起,立正,向布麻曾德行军礼,然后说:“是!”


他们俩是校友,都毕业于苏联伊尔库茨克军官学校。不过阿尔拜格比丹纳多济高三级,年龄大五岁。 现在,这两位由苏联培养出来的青年军官,接受了远征德国的任务,都深感责任之重大。


1942年2月1日,蒙古骑兵团一万人乘坐一列专用列车向东欧平原驰去。 这是蒙古军队首次到欧洲参战。


蒙古两个骑兵团来到苏联军事参谋部听候调遣,被放在朱可夫大将手下,这使丹纳多济十分高兴。

早在1939年哈勒欣河战役中,他就曾接受过朱可夫的指挥,他对这位传奇的大将充满崇拜之情。


当丹纳多济和阿尔拜格率骑兵团到达莫斯科的时候,莫斯科保卫战正打得难解难分。希特勒用了他最精锐的部队和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攻打莫斯科。而苏联红军在斯大林元帅领导下,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在大雪覆盖的冬天,积极作好战备,组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要坚守莫斯科,坚守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心脏。


两军对垒,已僵持一个多月了。 朱可夫大将接见了丹纳多济和阿尔拜格。 “丹纳多济上校,我们在跟日本人作战的时候合作得很愉快,不是吗?你带领的骑兵小分队,在日本的后方神出鬼没,让他们分不清我方究竟有多少人马。结果我们一发动进攻,他们不是伤亡,就是逃跑!”


朱可夫大将一边说、一边笑。虽然现在苏军处于劣势,可他充满必胜信心和乐观情绪。 丹纳多济用敬佩的目光望着朱可夫大将,然后说:“你们帮助我们打退了日本的进攻,保卫了蒙古几百万人民免受亡国奴的命运、现在我们来为苏联尽一分菲薄之力,请把我们派到最重要的地方去吧!”


朱可夫看了这位年轻的骑兵团长一眼,赞许地说:


“有志气!我们正需要你这样的好青年。别看现在法西斯很猖狂,但我们已经打掉了他的锐气,他们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希特勒日子也不好过呢。我们正准备集中最大的兵力,围歼这些法西斯军队。你们来得正是时候,”


“那么,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呢?”丹纳多济迫不及待地问朱可夫。 “关于你们的作战任务,将由科涅夫上将具体安排,他是苏联西方面军的总司令,也是莫斯科保卫战的直接指挥官。”朱可夫一边说,一边把丹纳多济和阿尔拜格介绍给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科涅夫上将,


“你们过来看。自去年5月22日德军入侵我国领土以来,他们已经占领了我国大片的国土。从列宁格勒到基辅,从基辅到斯大林格勒,都被德军包围或占领。现在,希特勒决心在莫斯科实施‘台风’计划,妄图一举拿下莫斯科,他调集了76个师、2个混成旅、7000辆坦克、几万门大炮,还有2300架飞机,对我军发起进攻。” 说到这里,科涅夫上将冷峻的脸忽然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 “敌人来势凶猛,但我们已在第一阶段阻挡住了他们的进攻,使希特勒‘闪电’计划彻底破产,而且,自去年12月起,我们已发动了小规模的反攻,今年,我们要组织大规模的反攻,敌军虽有180万军队,但经过一个寒冬,早已不堪一击。我们的任务是围困这些敌人,消灭他们。”


丹纳多济听得十分专心,并将之记录在一个小本上。


“鉴于你们的骑兵团机动、灵活的特点,你们的作战方针是绕过敌人最猛烈的炮火和坦克的阵地,从侧面插人敌人后方,使他们的步兵背部受敌,我们再从正面发起猛攻。” 科涅夫上将说完话,才收起他冷峻的神色,亲切地说: “怎么样?小伙子,还有什么问题吗?”


丹纳多济坚定地回答说:“没有问题了,上将,我们保证能配合主力,完成这次反攻任务!”


反攻的日子终于来到了。丹纳多济率领蒙古勇士们,就如猛虎下山,骑着强悍的骏马,踏着厚厚的积雪,绕过了德国的坦克和炮火,从侧而夹击德军后路。他们个个手拿着马刀,有的端着冲锋枪,冲向敌军。


德军背部受敌,也不知是什么“天降神兵”,四处躲藏,很多人被马踏在地上,如烂泥一样。 丹纳多济一马当先,以一当十,冲在队伍的最前头。


到4月20日莫斯科会战结束,丹纳多济出出色地完成了十余次冲锋任务,科涅夫上将高兴地称他为“马背上的英雄” 。


法西斯德国在莫斯科附近的失败,是德军在二战中的第一次惨败,苏军粉碎了法西斯宣传所吹嘘的希特勒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从此,苏军由防御转入反攻,从而使战争形势得到了扭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