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春节征文]携美游江浪漫夜

一看到这次征文的题目心里就痒痒,随着记忆的弥漫,我又回到了那个春节,不可救药地想起了好友[大侠].于是写下这篇帖子,全当是送给[大侠]兄弟的新年礼物.

那是我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一个春节,由于离家远,加上不喜欢家人的约束,那年就和几个同住单位宿舍的兄弟约好,过了初三就回宿舍,几个狐朋狗友聚在一起搞搞新意思.[大侠]是住在隔壁的[光棍协会]资深元老,一脸的大胡子,个头用现在的话说属于[二等残废],眼睛和我一样小,但比我有神,听他的室友说如果有美女出现会发出绿光,这点我倒没考究过,因为有美女出现的话,谁还会有时间去打量别人.

[大侠]弹得一手的好吉它,我特喜欢听他弹费翔那首[我怎么哭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别的滋味这样凄凉,

这一刻我感觉好象一只迷途羔羊,

我想要留住眼泪,

却无法忍住悲伤,

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

每次听他弹唱完,我心里都有一种很伤感的东西堵着.以我对音乐的领悟能力,我坚信他是投入了真感情去演绎的.

该说正题了,那年初六,我弟弟打电话给我(当时他在酒店工作,美女资源很丰富),说下班后可以带几个美女出来,问我有没有具建设性的提议.我漫不经心地和[大侠]一说,[大侠]顿时象扎了吗啡一样兴奋,接连出了几个点子.我一听都没什么新意,就全否决了.

[大侠]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有了!包你满意!],我好奇地问:[说来听听.].

[大侠]说:[我认识一位船老大,叫他开船出来,我们夜游漓江!有情调吧?浪漫吧?]

这主意真是太绝了,才子携佳人,纵情在如诗如画的江面上,哪个美女不动心?如果[大侠]表现得好,那就再也不用唱那劳什子的[我怎么哭了?].而我就更不用说了,自从看了[笑傲江湖]的录像以后,我就一直幻想着和三两知己坐在一条船上边喝酒边豪情满怀地放歌: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接下来把这建议一通知我弟弟,果然全票通过,我就说嘛,这么浪漫的事哪个女孩拒绝得了.订船;购物……样样有条不紊展开,就等美女下班闪亮登场.

下午,江边码头上,一轮夕阳斜挂天边,人没上船就已醉了.望穿春水,终于等来了众美女,我们急不可待地自我介绍之后,忙不迭地招呼美女们上船,[大侠]还很绅士地一一搀扶,还真看不出他有那么成熟的一面.带着美好的憧憬,带着美好的希望,我们起航了.

一路上,我们热情地交谈着,人生,理想,婚姻,家庭,年青的心总是容易靠拢,不一会我们就象认识了多年似的.驶到远离市区的一段水路时,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们找了一处沙滩停了船,在沙滩上燃起了篝火,边烧烤边喝酒.待到兴起时,我叫[大侠]弹起了他拿手的吉它,美女们唱起了歌,有的跳起了舞.我由于生性腼腆,只和船老大喝酒.

火光映红了脸,歌声回荡在夜空,这回真该醉了.恍惚间,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令狐冲,船老大成了东方不败.船老大对我说:[年青真好!我好多年没这么放开过了.],是啊!有时候,幸福其实很简单,就三两知己一起喝酒唱歌而已,哪怕是初次相识.

篝火慢慢熄灭,我们踏上了归途.这时才发现江面上起了浓雾,越往前走雾越大,两米外都看不见了.船老大于是叫仍在兴奋中的[大侠]站在船头看路,[大侠]不时指挥着船老大避开礁石.偶尔还转头和美女们调侃两句.

忽然间,就在[大侠]再次回头的一瞬间,船猛地一顿.糟了!撞上了.再看船头,[大侠]已不见踪影,我们急忙冲到船头,七手八脚把[大侠]捞了上来.可怜的人啊!初春刺骨的江水已将他浑身湿透,只见他打着寒战,哆嗦着安慰我们[没事,没事,不是很冷.],[哎呀!船漏水了!]一个美女发现了情况,大家又七手八脚地拿起一切可舀水的物品,众志成城地往外舀水.等船老大将船靠岸一检查,才发现船底撞破了一个大洞.为了避免类似问题再发生,我们只得决定等天亮后再走.

待到放松下来,惊魂初定的[大侠]这时被江风一吹,象打摆子一样抖了起来.我们才想起他落水这茬.四处一看,就我,船老大,我弟弟三人是男人,不可能让女孩捐衣服出来抗灾吧?先别说人家愿不愿,就算愿意,这种辣手摧花的是岂是我等侠义中人能做的?没法子,我们每人捐了一件衣服给[大侠],裤子他只穿得下我的,于是忍痛又贡献了一条棉毛裤给[大侠].看他换了衣服还在抖,船老大又翻出一件雨衣让[大侠]穿上.这么一收拾,那个在篝火边潇洒弹吉它的歌手形象完全被颠覆了,美女们忍不住的都在窃笑,我们只能憋着.最后,船老大把后舱收拾了一下,给美女们睡觉,我们呢?只能在前舱喝酒御寒.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们逃也似地乘船回家,这是后话,无颜再题.

[大侠]兄弟回家后高烧了几天,但他一点也不后悔,一个劲地说:[值!],还说有机会再组织一次这样的活动,但一方面美女们被吓着了,更重要的是船老大打死也不同意去了,所以这难忘的一夜成了前可能有古人,后没有来者的美好回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