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5/


T国,首都,郊区,一座庄园中。

“伯爵”放下了手里的话筒,扭头对沙发上自己的老板那来送恩用T国语言说:“武文元报告说,已经有特种部队潜入俘虏营周围的丛林了!我想,应该是中国人来了!”

那来送恩一张长在肥胖的脖子上脸,勉强还可以看出当年也是一个英俊小生的模样。他拿起手里一杯青色的果汁,轻轻喝了一口,说:“已经确定联合军司令断线了吗?”

“恐怕是的!我们已经三天都联系不上他了!”“伯爵”说道:“中央情报局在老挝和缅甸的根基不深,情报没有那么及时!更进一步的消息我还没有收到!”

“武文元是个不错的战士,不过,他站错了位置,不应该站在我老婆王莲香那边的!”那来送恩举杯一口把果汁喝干,把被子望旁边的小几一放,从西装上袋抽出一条丝巾在自己嘴角印一下,楷去果汁的的痕迹,接着道:

“就让这个越南人死在中国人的手里吧!”

“伯爵”看一眼面无表情的他,在心里道:“当年你还不是靠了‘越南毒后’王莲香的力量才能起家拥有现在地位的?只不过现在靠上了中央情报局,就要把自己从前的女人给铲除了!现在,你和中央情报局之间,是那个在玩那个呢?真有意思!”他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回头对电台边的手下“火鸡”吩咐道:

“呼叫武文元队长,告诉他们,有可能是中国人来了!”“火鸡”点头,拿起话筒开始呼叫。而“伯爵”头转回来,对自己的老板说:

“我们是不是要回城了?您的议员竞选顾问和中央情报局东南亚行动处处长‘剪刀’应该都在等着您了!”

“好的!准备直升机!我们回去吧!”那来送恩把丝巾望面前的盘子一丢,说:

“我这个大毒枭和你们M过人合作,一起对付中国人在东南亚上升的实力,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也要知道你们M国人可以帮我做什么事情了!”他起身,意味深长的看一眼眼前的“伯爵”,挪动着肥胖的身躯向门口走去。

“这头肥猪倒也不蠢!”满不在乎的“伯爵”在他背后跟上,同时在心里想着。

夜色里,草坪上,一架直升机的旋翼开始启动旋转!


在那来送恩和他的M国佣兵登上直升机的时候,何志军对联合军参谋长点点头,说:“按照5分钟前接收到前方特种部队发回的坐标,开炮!”

“是,按照接到的坐标,开炮,急促射!”参谋长拿起了话筒,对另外一端的炮兵指挥官发出了命令。

每分钟每门10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8到10的发射速度,由于火炮阵地的不同而产生10到12千米的射程,破片高爆弹,几十门火炮的齐射,炮口的火焰把地面照的明亮,跟着是出膛的通红炮弹弹丸在空中划出一道死亡的弧线,直奔着被设定了的目的地而去!

武文元不愧是个经历过大场面的老兵,一听到了天空中超音速弹丸划破空气发出的声响,接到了“伯爵”回话正在集合第二小队准备发出出发命令他已经大叫一声“卧倒”,自己连人带枪一个前仆,身体已经隐蔽在了一棵被锯掉了树干的老树根下!“轰”一声响,背后的木楼被炮弹击中,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发炮弹,他只感觉到一股热浪带着无数的木片木头石块从自己头顶掠过,那些稍微慢了一步的手下在那股热浪中好像是纸片那样被吹倒在地!

炮弹铺天盖地而来,武文元只能把自己的身体缩小成为一团,贴着那棵老树根,根本无力也不可能在做什么!他的身体在战抖着,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愤怒和激动:又是中国人,又是这样的爆炸连天!他看不到自己的眼睛已经开始充血,已经变得通红,但是他知道,他的心里在这一刻充满了仇恨和愤怒!

杀!杀!杀!老子要报仇!要杀了中国人!武文元在心里杀气腾腾的呐喊着!


“铁拳”看着山坡下不断被爆炸的炮弹照亮的山窝,炮弹已经把山窝里那个用圆木搭建的城堡炸的七零八落的,但是没有一发炮弹落在俘虏的囚笼50以内!此刻炮火慢慢的向着四周扩大,开始覆盖那些高地和丛林,那些地方是雇佣兵狙击手的潜伏阵地。

“我们进场了!”他呼叫道,耳机里传来了罗启云的声音:“明白!‘虎牙’也已经进场!直升机35分钟后到!”

“铁拳”一挥手,四条人影从乱石堆中跃起,交替掩护前进,迅速的通过了通过了300多米长的距离,从已经被炸塌了的木楼上穿过,“小妖”的冲锋枪开火,夜视镜中一个红色的人体在木楼的残骸中被击倒,手里的步枪子弹全部射向了天空,“帅哥”一个侧倒,手里的武器也喷射子弹,把侧面一个红色的人影半边脖子都飞了!“麻雀”手里的两枚手雷被他向着一栋摇摇欲坠的木楼抛去,一声爆响,那栋木楼轰然倒地,两个红色的人影也被埋在木头堆里!

一支AK74从老树根下伸出,一个扇面扫射,5.45毫米口径的子弹狠狠的打在“铁拳”和“帅哥”的胸口,两个人一头栽倒,武文元毫不迟疑,一个滚身,离开了老树根,避开了“麻雀”扫射过来的子弹,同时手里的AK74向后子弹射来的方向一甩盲射,“麻雀”一个踉跄也仆倒在地!

十几秒的时间里,武文元放倒了3个人!


“虎牙”左手扣下扳机,二合一的步枪下,两发霰弹把草丛里的一个狙击手打成了筛子,右手也扣下了扳机,81自动步枪把另外狙击手也撂倒了——榴弹炮没有间歇的覆盖轰击,让潜伏的雇佣兵狙击手全部乱了阵脚,当“虎牙”和他的组员冲击的时候,几乎没有感受到他们的威胁!

“土狼”“鬣狗”“板斧”三个家伙风一样从“虎牙”身边越过,组成一个三角攻击队形,向着山窝中间侵着十个囚笼的水塘冲了过去。“板斧”一个前仆滑行,同时出枪的干净利落动作,手里的机枪已经展开射击,身后“虎牙”也已经赶了过来,两个人掩护着已经跳下了水塘的“土狼”和“鬣狗”。他们两个淌水靠近了囚笼,手里的步枪换成了钳子,准备剪开那些铁链。

“不,有炸弹,有炸弹!”囚笼里一开始被炮击吓得乱作一团的俘虏们此刻终于明白这两个是来救自己的,马上有人大声的叫了起来。然而乱纷纷的叫嚷,而且说的还是老挝语或者是缅甸语,“土狼”一句话没有听明白!他操起大剪就把锋口卡在铁链上!那边另外一个囚笼门口,“鬣狗”也把钳子的锋口卡在铁锁上准备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