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警察的大年初一

一个基层干警的大年初一


2月7日清晨7点,当鼠年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射入值班室的时候,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我也不得不起床了,谁叫我在值班呢?迷蒙的双眼洗洗漱漱,这样的生活过了快8年了,10来天一次的两天连续值班早让我习惯这种晨昏颠倒的生活。心里默默的叨念着下午6点就可以回去睡觉了,晚上我绝对不做饭,只睡觉,让老公给我做饭吃,这次一定不妥协,哼哼,反正他一个人过年也闲得心慌。

除夕夜晚忙了一夜的同事们尚未醒来,我独自打开派出所的大门,居然好像有阳光,哈哈,看来阴霾终于过去,春天确实来了。随着天色渐亮,整个城市像从冬眠中苏醒,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小孩子的吵闹声、大人的呵斥声、漱口刷牙那咕嘟咕嘟的吐水声,在这条城市里最古老的街道上响成一片。

“但愿今天什么事儿也被发生,安安静静让我们过个快乐年。”虽然明知道不知道不现实,我还是禁不住暗暗的祈祷。果然,天色刚刚大亮不久,一个四十许的男子怒气冲冲的提着一袋米粉直冲了进来。“嗨!你们警察管不管哦,死了人你们要弄来搁(音KO)起哦。”人未到,声先到,这人还真是个急性子。“啥子事情嘛?来坐到慢慢说噻。”我起身让他坐下,随手倒了杯茶给他,拿出来访登记簿就准备记录。我抬头看了看中钟:9点40分,然后轻声的问道:“叫什么名字,家住那里,有什么事情吗?”。“这个米粉有毒,吃了要死人哦,你们警察管不管嘛?”那人瞪着双眼直盯盯的瞪着我,让我感到些许的不自然。“这样啊,这种事情你可以去找消费者协会或者质监局比较妥当呢,你叫什么名字嘛?”我继续问道。“这个米粉有毒,吃了要死人哦,你们警察管不管嘛?”还是这句话,我吸了口气:“如果真有问题,我们肯定会管的,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这个米粉有毒,吃了要死人哦,你们警察管不管嘛?”不出所料,回答依旧,看着那人偏着脑袋,整个身体都不自然的保持着固定频率的抖动的样子,我不禁暗暗的想到“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哦”,可是又不敢说出来,连续问了好几次,都是这么一句话的回答,唉,这可怎么好。终于问到了他叫什么名字,通过户籍系统查到他家的地址、电话,刚想站起来到外面去避开他给他家打个电话,这人又发飙了,“不要走哦,不要走哦,现在啷个警察都不管事儿哦,死了人你们都不管唛?”那人一把抓住我的衣服,这走也走不了,怎么办?我想了想,让他坐下后,很严肃的和他说:“嗯,你反映的情况很重要,人命关天得嘛,我要上楼去和领导汇报一下,马上就下来和你一起去调查。”“哦,要得嘛,快点下来哦!”嘿嘿,有效,赶紧溜出去给他家里打了个电话,待到他的家人来把这个男子带走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10点30分了。

歇口气,喝口水,昨晚晚会都没看,这会儿应该重播了吧,打开电视看看再说。我刚想去开电视,门口又是一阵吵闹声,110的陈警官带着两个气鼓鼓斗鸡似的妇女进来了。“怎么回事?”安排她们坐下,我问陈警官。原来两个人一个姓金一个姓陈,陈到站了下车,还没落地金就朝车上挤,把陈绊了个大马爬,先吵架再打架,路人报了警,就送到派出所来了。和陈警官办完交接手续,将两个妇女的姓名、年龄、民族、户籍、住址、联系电话、身份证编号、事情经过,一一问清楚之后,大概怎么处理我也有谱了。双眼一眯,带着那钟久经考验自认为能迷死人的笑容,我向说道:“两位大姐,大过年的,都消消气好不好,看看你们手里都提着这么多年货,都还急着回家过年的吧,这事儿啊,我看你们都有错,不过首先是你金姐不对,先下后上是人所尽知的规矩嘛,人家都还没下车,你就朝上挤,而且绊倒了人不道歉不说,还和人家对骂,所以主要责任在你。陈姐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再怎么说,骂人打人也不对,你不该先动手的。所以,我觉得金姐你就向陈姐道个歉,陈姐你也别计较了,你们一个要回丛林,一个要回青山,待会儿耽搁了回去都耽误午饭了。”事情当然不会这样轻易解决,好说歹说,讨价还价,两人除了吵架还不直接对话,就是听见了也要让我当个二传手传个话儿,唉,这是为那起哦,不值得呢。最后终于金道了歉,赔了20元钱,终于解决了这件事儿。

11点半了,足足一个小时的调解让我口干舌燥,可是偏偏还事情不断,两个擦皮鞋的妇女因为抢位置又打得稀里哗啦了,出警处理完毕后,快1点了,回所里紧赶慢赶吃了饭,眼皮子吧嗒吧嗒的就往下掉,毕竟连续两个晚上没怎么睡觉了。看着镜子里的黑眼圈姑娘,我不由得感叹到干上了警察这个职业,大概就只有和“美”这个词绝缘咯,成天都是黑眼圈、肿眼泡、一张休息不足的苍白面孔,那个没心没肺的老公还说黑眼圈省了眼影的钱,卡白一张脸连增白霜也省了,晚上回去一定要教训教训他,两三天没怎么回家了,家里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呢。

下午延续了上午的忙碌,看来老天爷确实不想让我过个轻松的大年初一了,3点钟处理了一起三轮车夫打架的事件,4点半处理了一起火炮炸伤人的案子,就在我要累翻的时候,终于6点钟了,眼里冒着星星,渴望的望着所领导宣布下班的声音,可是等来的却是晚上备勤的噩耗。

“老公啊,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要备勤呢,最晚1点半就可以回来了,如果实在没吃的,你自己买面包吃吧,谁叫你自己不会做饭呢,还不是你自找的。好好好,有帽子有围巾,晚上巡逻不冷的,不过我手套好像在家里,7点钟前给我拿到所里来,另外我袜子也湿了,给我代双干净的来哦,我要挂了,早点睡啊!”

静谧的夜,又悄悄的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