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广西一记者做传销被打头破血流!

fish_1120 收藏 5 299
导读:曝光—南宁安利这伙骗子! 我是一个在广西南宁经商的人,04年初开始我被拉去听安利的传销课(先是在南宁建政路二轻大厦三楼,几个月后搬到古城路“两河流域”),算起来总共有差不多两年时间的晚上都去上课,所以知道很多两河流域安利会场搞传销欺骗的情况!!(虽然说安利名义上叫做直销,但去听过课的都知道,那些安利头目违法国家规定,拉人头来搞团队计酬,搞传销!) 两河流域那个会场的所谓工作室在两河流域六楼、七楼都有。会场的最主要头目是:武丽容(曾经是东北一家工厂干部)、莫宏名(曾经是南宁一家公司技术员,和前

曝光—南宁安利这伙骗子!


我是一个在广西南宁经商的人,04年初开始我被拉去听安利的传销课(先是在南宁建政路二轻大厦三楼,几个月后搬到古城路“两河流域”),算起来总共有差不多两年时间的晚上都去上课,所以知道很多两河流域安利会场搞传销欺骗的情况!!(虽然说安利名义上叫做直销,但去听过课的都知道,那些安利头目违法国家规定,拉人头来搞团队计酬,搞传销!)



两河流域那个会场的所谓工作室在两河流域六楼、七楼都有。会场的最主要头目是:武丽容(曾经是东北一家工厂干部)、莫宏名(曾经是南宁一家公司技术员,和前者是夫妻)、肖亮升(曾经是广西《当代生活报》记者)、张惠(曾经是湖北一个美容店老板)。他们经常当众说,自己是因为“不满足现状”,才离开原工作出来做传销力争发大财的。


武丽容是最大的头目了,开会时经常大喊说:我辛苦了好几年,终于彻底改变了家族的命运,现在自己有车有房,可以轻轻松松的得到几十万上百万年收入。但这些年她却一直紧张的做,生怕自己的团伙都散伙了,很少有休息、很累!


肖亮升经常在会上狂喊:记者算什么?我现在是商人!我今后不会再帮公家打工,不会再帮富人搞策划(听说他搞过)!嘴很硬哦,但两河流域很多人都知道,有次他因为在楼下拉人头,被人暴打造成头破血流、严重受伤,警方处理后,他得了两三万块钱的血泪赔款。(如果他当时还是记者,谁敢这么打他?)


……


不过,这几个头目的欺骗和蛊惑能力都很强啊(很多参加上课的人和我也都有录音做证),他们说什么辛苦三五年就能怎样怎样享受富豪生活,自己和子孙永远不用再干活了,说什么上班的人都是“三等人”(意思是等领工资,等下班、等退休)都没有前途等等,他们骗人的话都是抬高安利,贬低别的行业。


为了扩大传销网络、发大财,这几个头目经常要求手下的人拉人头来听课洗脑拉人办证加入,还叫人家辞去工作去参加他们的传销,甚至还叫人家的一家老少都来参加,至于大学生来参加也不少啊!这些传销骗子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他们的灵魂真的很卑劣、很肮脏!


那段时间,我的上线经常叫我把店关了,而且叫上家人和自己的女员工都来做,当时我也想过,还差点这么做了!好在我的朋友强硬劝我不要参加传销否则后果更严重啊。(最近我了解到,我的一个朋友也在那里陷进去了不到一年,损失了6万多!她也很愤怒啊!)


但是我在那里呆了一年半多,让我费了不少钱和时间,除了知道演讲的作用外什么都没有得到,还积累了一大堆将近五万元的什么安利保健品,卖不出去的,结果后来准备到期了只好低价卖出损失了三万八千多元!其他人的情况我知道的也不少,赚钱就别想了,不造成严重损失都不错了,有的是外地来的还被弄到天天吃廉价的方便面,甚至有的要借几块钱来吃饭!可怜啊。而且,为了争拉人头,传销人群内部还经常因为“抢线”发生矛盾、争吵,真是乱糟糟的!



我最后想说的是,我当年上课为了所谓的“学习”,是对上台给我们演讲的这几个头目录音的,现在我还保存有这些头目欺骗演讲的录音,所以我说的是有证据的!必要的话,我可以把它放在我的空间里公布!


搞安利传销的头目们大多数都是象他们这样做的,也害了很多人!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传销的危害,请各位看了帖子后帮顶、帮转发,谢谢各位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