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想自封总统 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

罡龙驭天 收藏 3 145
导读:1930年11月,“中原大战”结束,蒋介石击败了桂、阎、冯等各派新军阀,形式上统一了全中国。之后,蒋的权力欲望急剧膨胀,想通过制定“约法”过一把当总统的瘾。然而“偷鸡不成蚀把米”,蒋介石总统没当上,却被国民党内的各反对派联合起来,逼得下野。 想当总统囚禁“功臣” 1928年9月,出访欧洲的胡汉民回到南京,为蒋介石摇旗呐喊,将其捧上国民政府主席的宝座,胡汉民自己则出任立法院院长。胡汉民在国外考察期间,了解到凯末尔在领导土耳其独立后,将国政交给了副总统伊斯默,他自己则

1930年11月,“中原大战”结束,蒋介石击败了桂、阎、冯等各派新军阀,形式上统一了全中国。之后,蒋的权力欲望急剧膨胀,想通过制定“约法”过一把当总统的瘾。然而“偷鸡不成蚀把米”,蒋介石总统没当上,却被国民党内的各反对派联合起来,逼得下野。


想当总统囚禁“功臣”


1928年9月,出访欧洲的胡汉民回到南京,为蒋介石摇旗呐喊,将其捧上国民政府主席的宝座,胡汉民自己则出任立法院院长。胡汉民在国外考察期间,了解到凯末尔在领导土耳其独立后,将国政交给了副总统伊斯默,他自己则到处游览风景名胜。胡汉民便希望蒋介石能做“中国的凯末尔”,把权力交给他。


然而,权力欲强烈的蒋介石并无凯末尔那样的气量。1930年,中原大战结束后,随着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冯玉祥等几个强劲对手的败北,蒋介石的欲望急剧膨胀,他迫不及待地提出尽快召开“国民会议”,制定可以代替宪法行使权力的“约法”,并打算在约法中写进“允许现役军人竞选总统”一条,目标直指行政、立法、司法、考试、监察五院之上的总统宝座,由此引起了胡汉民的不满。胡汉民曾在不同场合公开批评、讽刺蒋介石的独裁行径:“其实什么机关都可以不要,只有海陆空军总司令部便可以了,既简捷又经济!”并和孙科的“太子派”联手向蒋介石发难,使其狼狈不堪。


面对胡汉民的所作所为,越来越集权的蒋介石再也不愿忍耐了。1931年2月28日,蒋介石以请胡汉民到司令部(蒋当时是海陆空军总司令)赴宴为名,将其软禁至南京汤山。胡汉民案发生后,国民党内部矛盾再度尖锐起来,孙科、古应芬、王宠惠、刘纪文等政要纷纷离开南京去广州,筹划另行成立“政府”。


桂系牵头联汪“逼宫”


中央闹得不可开交,广西桂系的白崇禧和李宗仁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立即联合张发奎等军阀发表通电,要求蒋介石在48小时内“下野”。


通电发表后,白崇禧对李宗仁说:“德公,老蒋不会那么自觉下台的,我看还是要把汪兆铭(汪精卫)抬出来,以他的声望来和老蒋抗衡。”李宗仁点头同意。


1931年5月20日,白崇禧和张发奎来到广州,向广东军阀陈济棠建议争取汪精卫,在广州“另立政府”,与蒋的中央“分庭对抗”。21日,白、张、陈三人又去香港做汪的工作。


三人到了香港汪宅后不久,恰逢孙科也来做汪的工作。几个人商量了一通后,白崇禧站出来说:“汪先生,在广州开府的事要干就快干,咱们不如现在就动身吧!”白崇禧的一席话,让几年来在政治上一直被蒋介石压制的汪精卫似乎看到了东山再起的希望。“好,说干就干!”汪精卫遂于当天下午和大家一起乘车来到广州。


5月27日,汪精卫、孙科、邹鲁等于广州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非常会议”,发表宣言,指责南京“党部为个人势力所劫持,实无存在之价值”。当晚又在广州另立“国民政府”,汪精卫任“国民政府主席”。28日,在广东省政府二楼举行“国民政府”成立典礼,又在燕塘阅兵,分别组成“国民革命军”第一、第四两个集团军,陈济棠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宗仁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白崇禧任第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反蒋派跃跃欲试,形势对蒋很不利。


9月初,广州政府派军队北上讨蒋,宁粤战争爆发。没过多久,日本关东军在东北制造了“九一八”事变,东北危在旦夕。在全国人民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中,粤方首先做出了友善举动,9月20日立即停止进军湖南的军事行动。蒋介石也派代表赴香港与粤方接洽,双方达成了和解,蒋介石释放了被软禁的胡汉民,粤方同意取消“广州国民政府”,由宁、粤双方召开统一会议,产生统一的国民政府,但前提是“蒋介石必须下野”。


国民党各派互相算计


眼看蒋介石宝座不保,汪精卫却打起了小九九。原来汪精卫与胡汉民素来不睦,在与胡汉民派联合反蒋时,胡派“去皮存骨”,即只联合汪本人,对于汪的附属一概不欢迎。蒋介石对汪则“连皮带骨一起要”。汪精卫便见风使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改了以往坚决反蒋的口风,他说:“粤方同志并非要蒋立刻下野,现在还是要他负责。至于以后的去留,待新政府成立再说。”


汪精卫的话一经见报,白崇禧急了,忙找李宗仁商量对策。白崇禧说:“老蒋总说洪秀全、杨秀清是‘盗贼’,还把我们比作广西‘当代的洪秀全、杨秀清’,他自己则是曾国藩。可见他对我们的成见有多深。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有他无我,有我无他,一定要强硬。”李宗仁点头称是。于是以白崇禧的名义发电报给已去南京的粤方代表孙科,称“请蒋下野”和“改组南京政府”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之后,白崇禧从广州返回南宁,声称要“对南京用兵”。

内外交困无奈下野


就在国民党各派纠缠不清的时候,11月24日,全国各地的学生5000多人到南京请愿,请政府出兵抗日。蒋介石被迫出来“接见”,他信誓旦旦地对学生说:“如三个月内不出兵,砍蒋某之头,以谢国人。”学生们不信他的话,在国民政府的大门前悬挂一口大钟,不时敲打,以示警告。蒋介石无奈,只得亲手写下保证书答应学生抗日的要求。


在学生要求抗日的同时,各省响应东北马占山的抗日运动,纷纷指责蒋介石政府,要求出兵抗日。


在各方的压力之下,1931年12月15日,蒋介石宣布辞去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及陆海空军总司令等职,并于当天下午和宋美龄悄然飞往上海,后又前往家乡奉化,在雪窦山上的妙高台静观局势,伺机而出。这是蒋介石政治生涯的第二次下野。


蒋介石下野后,新上任的孙科内阁根本无法控制当时的内忧外患,不得已于1932年1月2日郑重请求蒋介石马上返回南京。这样,蒋介石又一次复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