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某一个时刻创造一个颠覆性的奇迹.并不仅仅来源于契机.也不是瞬间的往复.那么或许这便不能被称作我的创造而是一种必然.也许是已经确定的.只是尚待时间去敲击.以而得到他应有的华光.照耀这片洲际.

在华夏而言.有如此优异的血统.而只是坐守.并非骨子里便是懦弱.不过是太多无奈的冲刷成就的淡然.这便完全可以说明华夏可以.这是一个龙的后裔.何必用虚伪的慈悲笼过杀戮凶残的本性.我们热衷于吞噬.如果我们可以并称为华夏的子孙.和平.恐怕只是弱者对强者的一种合乎面子的乞求.是一种妥协的约定.而这必然是要有所付出的.因为即使有善心大发者.难保没有在旁的虎视眈眈.

先辈们总是拥有了极大的险境.以而得到其成就的核准.但并非失败就意味迷途.归路不定亦是恍惚.

我有一个梦想.在某一时刻.我们华夏苏醒了.如同龙腾一样.倏然屹立在天的中央.擎住即将坍塌的大厦.

我想这应当是所有华夏人的.这应当超乎我们对于生的渴望. 获得永生的绝不会是不劳而获者.但更不会是懦夫.

如果一时的存在有如此的迷人.足以让一个华夏人跌落.那么这不应当是炎黄的后裔.

可能.在某一时刻.我们携起双手的站立将会在这个小小的地域将这个狭窄的地球掀过.惊骇将形成巨浪四向前进.我们的呼喊将成为赤日的咆哮.前导者.裁决者.审判者.只有我们华夏才拥有如此的可能.

在沉睡的浑噩中翻过一页恶梦.这不可能形成一种威慑.至多是一种压力.而当苏醒的时刻到来.一切都应当恢复原状.日耳曼也好.大和也好.不过是千秋一靥.恐惧使现下这卑劣的人们联手.他们妄图扼杀我们.以肮脏的手段.用无声的干涉.文化界的遭际是不再以中学为本.西学为用.陷阱在扩散.弥漫的流毒在广泛的播传.但这并不可能意味着得逞.即使目前犹是黑暗.即使现下无从捕捉光明的踪迹.但只因为我们是龙的后裔.我们就不会堕落.即使情势恶化难以避免.但只要有一个华夏人的存活.那么世界犹然无法安然.他们夹杂着忧患.他们处心积虑.他们必然寝食难安.华夏人也在夙夜不眠.但前者是发自内心的颤抖.而后者则是上苍的选择.是复兴的前辅.

那么有理由相信.华夏.这疯狂的帝国.会让那群蝼蚁认识到神圣与不可侵犯.但决不是静待.而要奋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