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笑忆军旅生活(二十五)

赣军 收藏 4 211
导读:[face=新宋体][size=14][B] 我的五年汽车兵生活 我是1979年入伍1984退伍的一个老兵,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1军厦门守备第四师(该师已撤消因此应该不存在保密的问题了),13团、一连服役。这是一个英雄倍出的部队是解放战争第四野战军的老部队了,我们一连有一面林彪元帅当年亲笔手书的“解放天津登城第一连”的锦旗,上面留有战争留下的180多个弹孔。一个连队有元帅亲笔手书锦旗的,在当年福州战区只有我



我的五年汽车兵生活的一些经历


我是1979年入伍1984退伍的一个老兵,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1军厦门守备第四师(该师已撤消因此应该不存在保密的问题了),13团、一连服役。这是一个英雄倍出的部队是解放战争第四野战军的老部队了,我们一连有一面林彪元帅当年亲笔手书的“解放天津登城第一连”的锦旗,上面留有战争留下的180多个弹孔。一个连队有元帅亲笔手书锦旗的,在当年福州战区只有我们一连有此荣誉。全中国人民解放军有此荣誉的连队也不会有几个,渡江战役后我连一直住守江西庐山,担任中央领导人上庐山的警卫部队。一直到七十年代初林彪事件发生后,随全师换防来到福建前线住防。

我分到这个光荣的连队那年正好我连是全团训练先行连,3个月我在一连就完成了1-4射击训练和单兵进攻、单兵防御及单兵土工作业训练。第四个月初被调到师汽车教导队学习驾驶,因79连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师调了很多官兵去参战。运输连人员紧张,我在驾训队学习了3个月就调入了汽车连3班。由班长宋华喜(江西省丰城市人)亲自带学驾驶,以后的5年军旅生活基本是在运输连里度过的。当的是汽车运输兵,自然接触和参加其它单位的训练、生活就特别多。有特别多的感受、感想和回顾,要写也特别有的写。但今天这帖就不写其它的事,只写运输连里的事。

咱汽车连在四野那时可不叫汽连叫运输连都是骡、马车,后来缴获国民党军的汽车装备了我们连,当时只有三台车三个俘虏兵,他们是美军培训出来的汽车兵吃不了我军的苦(其实我军给他们开的是高干灶),老逃跑部队要派兵去抓还不准带枪怕打死他们,还不能打骂他们一不小心他们就罢工,部队没办法只好派一个连来警卫他们一人一个排。这三个俘虏兵就是我们连驾驶员的祖师爷,现在想想都觉的挺好笑、挺好玩的。我们连史上过去到没什么很辉煌的记录,但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很是辉煌。79自卫反击战我连抽调了10人参战,9人立了功两人火线直接提了干。三人战后保送进了军校,其它5人也都被参战部队留下转了自愿兵(自愿兵在当年可跟提干差不多荣耀)。

咱们汽车连的老传统就是讲技术,技术好的兵日子很好过技术不好的兵连说话的地方都没有。比如说今天是星期天没事3个75年的兵想打扑克牌(拖拉机),差一个人也可说差一个同年兵吧,他们不敢叫老兵加入当然老兵自己要加入就太好了,他们情愿不打也决不会叫个76年的兵来打。除非你这个新兵在同年兵里是顶尖高手他们就会叫你加入,1来是对你的嘉奖、2来他们也能玩起来。这主要是讲5年以内的兵,5年以上好象就不太分年份了。技术好的兵被派出车的机会就多,而且长途任务多,这样他带的助手(实习驾驶员)开的公里就多。不但车出的多公里跑的多,连白天、晚上的岗都不用站。白天出车自然不用站岗,夜岗我连规定长途车归队当夜不用站夜岗。晚上9点后归队的司机不用站夜岗,出车在外只要有条件或可能大多都会混到晚上9点后回来。

出车在外坏了车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开回去就是英雄,车子坏在外面不管是大故障、小故障回不来的全是狗熊一个。连队的理论就是小毛病为什么修不了?!大毛病为什么不提前发现?!据说这都是老祖宗三个国民党兵留下来的,他们可是抗战时美国兵赔训的驾驶兵。连队如此讲究技术,技术好的兵被连干部和班长老兵看的重自然牛B的很。衣服、被子都不用你洗,助手、新兵都会抢着帮你洗。连队各班的生产菜地你更是难的去了,人家搞生产(一般都是晚饭前)你还在跑车呢。就是归队了,你也还要带助手洗洗车和保养保养车呢。在我们连5年兵只算刚满服役的兵,八十年代路军服兵役虽说是3年。但你在新兵时领导准备调你去学开车时都会先找你谈话;先是表扬一下你新兵的表现,然后说准备调你去一个艰苦的地方或岗位。问你愿不愿意,如你不愿意到此结束。如你愿意听从领导安排的话,就接着问你愿不愿意沿长服役期最少5年。愿意这时就宣布调你去学开车,有的单位还要写保证书。

总之我们连兵龄等级很严,同时学习技术的气氛也非常浓。没事大家坐下来寥天,大都是谈技术问题。不懂就问,决没有人会笑你。平常新兵可不太敢和老兵乱说话,只有这时新兵才敢和老兵坐一块而且可以放胆说。这时你新兵能把老兵问倒了,那也是你的本事。这种寥天往往是开始新兵紧张,寥到后来就变成老兵紧张了。老兵寥到后面发现自己快顶不住了,要么搬更老技术更高的救兵要么就开溜。不管怎么说,被新兵蛋子问倒也是很没面子的事。所以说我们连的兵大都挺能讲的,调出去的兵到新单位大都能成为新单位的骨干。像师特务连防化排一台车、师军人服务社一台车、师家属小工厂一台车、师农场一台车、一台推土机、一台拖拉机,师卫生队两台救护车,师小车班等等单位的驾驶员基本都是从我连调,自己是不培养新驾驶员的。

出车在外不管是单车还是车队,遇到其它部队的车时也不管它是单车还是车队。就要和别人比拼变着法子也要跑到前面去,有时动作大了出险情用车单位带车干部发话提醒都没有用。就是警告要告诉连队也没用非比不可,被连队的兵知到了输了要被骂,出了事要倒霉。总之非比不可,还非的赢。所以说那时我连的兵开车都很凶,20多年过去了现在想想很好笑。我在汽车连里的这5年里,养过猪,烧过饭,当过教练。印象最深的还是82—83年时部队搞的全军车辆技术80项的一个运动,现在想想那真是惊人的浪费,全军上下浪费要过亿。据说这个项目最早是成都军区的一个汽车助理员提出的,最后全军军推广。80个项目全部合格是100分,如果80个项目都不合格的话,可以倒扣倒200分。

80个项目现在要说已经记不全了,总之,大部分是荒唐的。以我们老解放CA10来说,全车不能有任何地方渗油,说实话,当时的老解放一下生产线就开始渗油了,更别说最后到我们使用者手上了。再说以当时的技术来讲,不要说老解放车了,就我送两栖侦察部队到漳州机场搞跳伞训练时,我看那时的飞机都是到处渗油的,更别说我们的车了。当时就那技术,要想做到不渗油,这真是难为了全军驾驶员,成天就是哪里漏油拆哪里,加垫子,上胶水,人累得像狗熊,还没啥效果。还有什么一提就发动,一人推得动。一提就发动还说得过去(就是不用马达用手摇柄发动车辆,手摇柄不打圈一提就能发动汽车发动机),一人推得动那就是违心得很了,人得力气有大有小,我们副班长个子又小,力气又小,全连得车辆没一辆他能推得动得,就连我连的嘎嘶‘51’两吨半车他也推不动。反过来,5班副山东大汉,全连再烂的车他一人都推得动,别说空车了,就连我们连得老吊车他都推得动,所以讲不能不说这一条是非常违心的。

还有就是汽车的半轴螺丝每个螺丝都必须多出三个牙,牙少了换螺丝,牙多了,锯螺丝,你说这又有什么实际用处?典型的面子工程。总之几个月来搞这个80项目,光是我们一个师就用了几百万。道理很简单;要让使用过的车辆达到刚出厂的车辆都达不到的标准,最好的办法就是换零件。先不管它能不能用,只要达不到‘80项’的标准就换了再说。一台车不要说达到它那狗屁‘80项’了,就是接近它那狗屁‘80项’得换多少零部件?!通过几天没白天黑夜的拆换这台车总算接近完成了这个狗屁‘80项’了,出一次车回来又达不到了再重新拆换吧。人是一个个累得像狗熊一样爬在车边都能睡着觉,拆换下来的零部件一个个都是人民币现在想来心都是疼的。

现在想起这件事心真的还是疼的很,教条主义、面子工程真是要不得。它会害死人的,但愿现在部队再不会发生这种低级笑话了。


---(完)-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