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民俗节日的真正含义:春节万岁!

每一个民俗节日也都有一种深刻的文明、文化意味,每一个节日其实是提醒人们关注这些价值及因此而形成的社会规范,使之成为一种人们也许不能明显意识到的共识


又是一年春节到。本刊全体同仁向所有读者拜年。感谢您对本刊的支持,也衷心祝愿您度过一个舒心、顺畅、充满人情味的春节。


就在春节之前,裴钰等五位学者发表《新春节文化宣言》。对于这个宣言,舆论似乎更多关注其抵制春节联欢晚会的噱头。但通观宣言,五位作者其实提出了一个值得每个人思考的严肃的问题:我们究竟应该怎样过春节?


过去一个多世纪中,面对发达而强大的西方,国人对自身的文化,包括价值、风俗、习惯乃至社会结构,产生了很多价值迷惘、认知错乱与激进反应。一部分知识分子将西方理解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宣称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前提就是改造中国人的“国民性”、改造中国传统的生活方式、风俗习惯及社会结构。由此而形成的“新文化运动”,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变成权力强制人们改变价值、习俗、社会结构的政治运动。


于是,传统在中国出现了断裂。


最近二三十年来,即便不再有针对传统的大规模的思想、社会改造运动,但有些知识分子仍然时不时拿传统当成批判的靶子,社会控制体系也依然体现着一些反传统的价值理念。比如,春节联欢晚会成为除夕霸权,而它带有太多教化功能。政府设立了“黄金周”,让假期服务于经济增长,但大量民俗节日却并未安排公众假期,坚持上班的城镇民众几乎不可能有心情过一个完整的民俗节日。


最近几年来,无论是政府、学界、民众,对于中国固有的文化、习俗、价值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政府态度变化的一个具体体现就是公众假日安排的调整。去年年底,政府宣布废除五一黄金周,增加清明、端午、中秋三个民俗节日为公众假日。春节民俗节日的真正含义重被重视,除夕之日就开始放假。


这种公众假期安排并不等于强制人们过民俗节日。政府只是放假,让每个人的身体摆脱俗务,获得自由。至于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这一天,或者春节这几天,个人愿意干什么,完全可以由自己决定。现在的问题就是,人们有没有可能重新发现这些节日的内涵,让这些节日真正成为个人生命历程中的驿站?


每一个民俗节日其实都是生命历程中的一个节点,每一个民俗节日也都有一种深刻的文明、文化意味,体现了一个群体对于生命的独特理解,对于美、善、幸福的独特界定和追求。每一个节日其实是提醒人们关注这些价值及因此而形成的社会规范,使之成为一种人们也许不能明显意识到的共识。社会的合作、交换体系就是以此为基础的。比如,清明就是让人们慎终追远,意识到自己短暂的生命的意义;春节则一次一次向人们强调家庭的重大价值,提醒人们关注时间与生命的关系。


只不过,经历了一个世纪的冲击,国人对于民俗节日的实质性内容、意义的记忆,已经十分淡薄。但人们仍然记得那种形式本身,由此不难理解那么多人冒着严寒不顾拥挤而回家的现象。虽然有些人基于经济学理由或者为了公共秩序劝阻人们回家,但没有人听信这种劝阻。春节以及其他节日,已经成为人们的文化本能。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有没有可能重新找回、并深刻地体验民俗节日的意味?五位学者在宣言中呼吁“回归文明的存在,回归人性的溯源”。这是心灵获得自由的前提,但获得自由之后的心灵如何寻找到节日的真实意义?回归乃是必然的道路。


老子哲学的一个基本命题是:“反(返)者道之动”,“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人类总有一种回归本源的本能。文化的演进、发展,也经常体现为某种形式的回归。这不像有些人所想象的那样是守旧,反倒是精神自由的象征。因为,回归意味着人的心灵摆脱了种种外在束缚,追求某种永恒的价值,追寻生命的真正意义。在当下中国,这种回归意味着,摆脱无处不在的物质主义,直面生命,直面家庭。


人既是一种个体的存在,同时也是一种类的存在。个体欲降低人生的成本,就必得本能地尊重民俗中所蕴涵的、数代人积累的关于生命、关于社会、关于善与幸福的智慧。不过,人不可能因此而成为传统的奴仆。面对传统,人终究是可以选择的。传统被人尊重是因为传统是好的,那些不好的传统,人当然会以新传统替代之,但这种新传统也是在传统的边缘上创新出来的。


中国文化在当代的复兴,恐怕也应当兼容保守与开放。在反传统主义根深蒂固的今天,特别应当强调的是,保持传统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开放,对传统智慧的开放。


重新发现也是一种创新。(《中国新闻周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