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床 第三章 剑刺幽谷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78/


深夜,空谷幽幽,间或能听到几声怪异的兽吼。神龙岭一身黑衣,吱吱河深水缓流,无人之境,万籁俱寂。

远处,忽然出现几根光柱,越来越粗,越来越亮。“轰轰隆隆”,河畔公路上,近百辆军车正快速开进。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车到神龙山中一处平坝止步,汽笛消遁,人声鼎沸。

很快,国家安全部队将这一地区封锁。在无边的夜色里,营区、封锁线、警戒哨位、停车带、军械贮存点、油料补给点…官兵们各就各位,一个临时作战基地很快搭建完成。五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开始在营区巡逻,指挥帐篷内彻夜灯火通明。

天刚蒙蒙亮,军号吹响,饭菜飘香。

部队紧急行动,把整个神龙岭,连同吱吱河流域,方圆150公里的区域全都纳入了监控范围。卫星的天眼对准了这一地区,军队和记者站的直升机在上空不停盘旋,很多科学家申请参与这次事件的调查。

“准备好了吗?各就各位!好!一、二、三,开拍!”

“各位观众,神龙山世界文化遗产圈昨夜发生连环怪异事件。先是罕见的陨石雨伤人,接着是不明真相的野兽前来袭击,据军方统计,此次事件已经造成十七人死亡,三十多人受伤。神龙岭一带的百姓纷纷出逃,引起大范围恐慌。今早股市震荡走低,该市致电中央请求紧急援助。国家最高委员会任命陆军少将岳镇龙率领特种侦察团,全权处理此事。”

“特种侦察团是国防军当中最精锐的一支,岳镇龙曾担任过该团团长。截止记者发稿时,军队已经全部到位,相信这次灾难将会很快结束。今天天气晴好,无意外情况反馈,市民可以正常出行。”

“这是什么媒体的?怎么不戴头盔、不穿军装?”岳镇龙和他的参谋段剑正透过作战指挥帐篷的小窗向外望。

“报告首长,是国内收视率最高的新闻栏目《暴新闻》。他们的批件我看过了。”

“谁批的?”

“省政府。”

“马上把这群话贩子给我赶走,除了随军记者,封锁区域不准任何媒体进入。否则,后果自负!仗他妈还没打呢,先吹起了牛皮。要是他们把自己弄丢了,上头还得找咱们算账。”

岳镇龙身材高大、面部俊瘦,他曾经参加了大小近百次战斗,身上有三处刺刀伤,还有两块弹片。他在接受命令后,非常低调,不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他清楚,在任务没有取得进展之前,说什么都苍白无力。他素来讨厌说大话、拍胸脯、发毒誓一类的行为。胸脯拍得越响的,往往是越没用的。这句话是他的新兵班长告诉他的,他硬是记了一辈子。

部队紧急进驻神龙岭,这里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外界的关注。三天很快过去,岳镇龙没睡上一个好觉。他乘直升机在神龙山麓实地侦察,修正地图,详细标定地物;询问当晚目击者,研究处置事件的关键步骤;乘越野车到林子里采集怪兽足迹样本,收集毛发、气味资料。回来后,他认真分析收集来的照片,并且仔细观看随军记者发过来的录像资料。

临时放映室里只有岳镇龙一个人,他打开保密柜,小心翼翼取出刻有绝密标记的碟片,将其放入电脑光驱。

他被录像的内容震动了,这样惨烈的场面,在战场上也很少看到。每个受害者的尸体都支离破碎,内脏全部被吃掉,碎尸上遍布着深度不一的爪痕。那些被吃过的尸体,就像被老虎吃剩的动物一样,已找不到丝毫人的特征。

岳镇龙急忙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一口又一口。愤怒堵在嗓子眼,像个冰冷的铁球。虽为白天,屋内却奇黑,殷红的画面和缭绕的烟雾把他拽回到当年亲历的高原战场。

岳镇龙反复地观看,间或长久地沉默。“妈的!”“段剑!”岳镇龙忽然站起身,把烟丢到帐篷的角落。

“啪”,灯开了。段剑步入帐内,向岳镇龙敬过礼,躬身捡起帐篷角落那半支还在燃着的烟头。“首长您生气了。”

“必须马上行动!修改行动计划,制订更为完善的保密措施,把这群畜牲给我灭了。”

“是!”中尉参谋段剑是个机灵鬼。他是将军的顶级助手,老练、稳重、忠实,深得将军器重。他当新兵的时候是将军的通信员。

“通知各侦察营,今天晚上要提高警惕,车辆要加满油,随时待命,并且要将麻醉枪、网枪、强光灯等一系列的作战物资分发到位,准备围捕野人。”凭着自己在漫长战斗生涯中锻炼的嗅觉,将军断定就在今天晚上,肯定有事情要发生。

“将军,科学家说那怪物是人猿。你怎么叫它野人?现在已经没有野人了。”

“没有野人?!有的人就他妈是野人。你看啊,猿它是不吃人的,而人是吃人的。像这样的,长的像人又吃人,而且生活在荒野丛林,我不叫它野人,难道我叫它文化人,叫它科学家?!”

“作战文书里就按我说的写!科学家,科学家没有发言权。我在南部前线见到过这种东西,当时我们都叫它野人。这东西和人一样,杂食动物,也有七情六欲。”

“将军,要不要准备重武器?”

“尽量少用步枪,重武器更不能用!神龙岭属于世界文化遗产,不得破坏……妈的,遗产他老爷,我看这里都快成杀手培训基地啦!”岳镇龙转身准备出帐,“这一带的百姓都疏散了吗?”

“是的将军,神龙岭一带全是我们特种侦察团的人。”

“好,赶紧将命令发布下去。”

“是!”段剑跟着岳镇龙走出帐篷。阳光强烈,眼睛一阵灼痛。

野人肯定有,而且还兽性大发,但这几天它们都跟蒸发了一样,没了影。究竟这些东西从哪儿来的?它们又去了哪儿?是否又有别的意外?无数的问题在岳镇龙的脑海里盘旋,眼下,他一个也找不到答案,他必须尽快给上级和百姓一个合理的解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