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E连:

美国陆军101空降师506团E连成立时间、地点:1942年夏,塔可亚(Toccoa)基地。官兵总数:140人(军官8人,士兵132人),分3个排(Platoon)和一个连指挥部。每排有3个12人的步兵班(Squad)和一个6人的迫击炮班,每个步兵班配备一挺机关枪,每个迫击炮班配备一门60毫米迫击炮。

官兵背景:农民、矿工、山里人等;皆为白人(当时美国军队还存在种族歧视);一名来自哈佛,一名来自耶鲁,两人来自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想留学的哥们肯定知道)只有一名是老兵,还有一些来自国民警卫队或预备役。除3人外其余未婚。大部分都作过猎手或在高中时是运动员。

为什么要做空降兵:刺激、荣誉、与其他的兵种相比,每月士兵多挣50美元、军官多100美元;真正的原因在于:1、他们想比别人更为出色、使自己的军旅时光更加积极、成熟和具有挑战性。2、他们清楚他们是要去打战,他们不想同缺少训练、准备不足、缺少动力的士兵并肩作战;他们宁可作为一名伞兵去打冲锋,也不愿做个对同伴没有信任的普通步兵,(“前者的危险更小”)他们希望自己身边的人是他们所尊敬的,而不是他们看不起的。

E连第一任连长(CO)索博中尉(First Lt. Herbert Sobel),副连长(XO)海斯特少尉(2nd Lt. Clarence Hester),大部分的排长和副排长都是来自候补军官学校OCS(Officer Candidates School),包括温特斯少尉(最开始是排长)。索博当时28岁,,其他人都是24岁或更小。

关于506团:

E连与D连、F连和营指挥部所属连构成506团(Regiment)的第二营(Battalion),营长史泰尔少校(Maj. Robert Strayer)。506团团长辛克上校(Col. Robert Sink)

506团在塔可亚(Toccoa)基地训练过程起初有500名军官,5300名招膇t)或牛屎(Bullshit)是因为这样的人小心眼、做事不光彩而且总是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大做文章,其行为有:以强凌弱,肆无忌惮的争权夺利,给虐待披上纪律的伪装,睚眦必报,对于军队的条例,计较其文字的东西而不是其精神实质。鸡屎的存在使得军营更加难以忍受。

第一集中温特斯被辛克上校提升为中尉,辛克上校事先没同索博商量,结果索博让温特斯做各种脏活,包括检查厕所或是负责伙房。

在温特斯眼中,索博的最大问题是缺乏决断。索博既没有常识也没有军事经验(第一集中有个演习的故事,小说中的描写是索博在连队埋伏的时候突然跳起来叫道,“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小说作者在采访E连老兵时问他们,E连之所以团结,有凝聚力是因为有索博,还是有没有索博都一样。有人回答两种因素都有,有的则说‘是索博造就了E连,但是每个人都恨索博。温特斯说,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同样恨索博,正是这种共有的情感将E连结合在一起,我们必需挺住,不被索博害死(We had to survive Sobel)

506团在塔可亚(Toccoa)基地训练过程起初有500名军官,5300名招募新兵,到训练结束剩下148名军官和1800名士兵,大部分人被淘汰。

关于Currahee:

第一集的名字:来自于印地安语,意为“我们无与伦比(We stand alone!)”,它成为了506团的口号。

关于空降兵标志:

空降兵有独一无二徽章和标志,在通过跳伞训练后会得到一枚银翼徽章,别在上衣左边的口袋上;在上衣的左肩处和军帽上也会加上标志,并且有资格穿上空降兵靴,可以把裤脚塞进靴子里。

关于军队语言:

最常用的是F-词(厨师叫做“those fuckers或者fucking cook”,做一件事叫做“**** it up”,这些F-词使这些由男孩转变成男人的大兵们感觉更加tough(强壮、勇猛、凶恶),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感觉自己是一个集体的一部分,是自己人。 军队里的一句俗语:我们不能让你做任何事情,但我们能让你因为没有做而后悔。

关于索博的两个笑话:

1.索博经常教导连里的人“你的步枪就是你的右臂,你每时每刻都不能离开它!”,一次夜间演习的时候,索博想教训教训连里的人,他就同Evans偷偷溜到E连所在的位置,偷走了正在睡觉的士兵们的枪。没有人发现,他们偷了差不多50多支步枪。天亮后,索博气势汹汹集合队伍,训斥他们是多么的可怜(miserable)。正在索博叫嚷的时候,F连的连长带着手下的45个人出现了。原来索博和Evans晚上迷了路,跑到了F连露营的地方,把F连的步枪给偷来了。

2.在一次野战演习中,E连接到命令要出几个人伴做伤兵,以便军医练习包扎伤口,上夹板等等。索博被选作伤兵。结果,军医们给索博作了真的麻醉,脱掉他的裤子,在他身上切了一个真的口子,用来模拟阑尾手术。然后把口子缝上,包好,跑了。索博大发雷霆,但是却找不到人来指证到底是哪个军医干的。

尽管索博被每个人恨,但是索博没有逃避作为一个空降兵军官的挑战,他从没有主动要求退出,而且正是由于他的无情训练造就了E连。 同索博一样,二营营长史泰尔同样治军严酷,第一集中,士兵们趴在满是动物下水的地上钻铁丝网的训练就是他想出来的。

1942年11月底,常规训练结束。连里的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专长,迫击炮、机枪、通讯兵、野外伪装等等。大家都熬过来了,尽管曾经被折磨得要造反。一个大兵说,现在,你往我身上仍什么东西,我都可以承受。

在离开Taccoa基地的前一两天,团长辛克上校在读者文摘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日军营在马来半岛72小时行军了100英里,创造了世界纪录。

“我的手下可以做得更好“辛克认为。既然史泰尔的第二营接受了最艰苦的训练。辛克就挑选了第二营来证明,其余两个营坐火车去新的训练基地,第二营步行。最后他们在75小时内行军118英里。实际行军时间33小时30分钟。E连3排是唯一一个没有一名士兵掉队的排。

在行军的第4天早上,Malarky发现自己起不来了,他只能爬到排队吃早晚的队伍里。温特斯让他坐救护车去目的地。Malarky认为自己能行。在队伍离目的地还有一英里时,他们遇到了欢迎的乐队(史泰尔安排的,他们的行军轰动了整个乔治亚洲),Malarke突然就能直起身子来了,身上的疼痛也消失了。

关于空降兵装备:

发给每个人的衬衣衬裤都充满了防化学袭击的东西(这让他们非常的臃肿,散热很难以至于每个人都大汗淋漓,上衣和裤子也做了处理)。

衬衫的翻领处放一把小刀,在他们落到树上时可以用来切断背带。

裤子口袋里有勺子、剃刀、袜子、清洁patches(不知识什么东西)、手电筒、地图、三天的k级口粮、一个紧急口粮包(4条巧克力、一盒charms香水?咖啡末、糖和火柴),弹药,一个指南针,两个杀伤性手榴弹,一个反坦克地雷,一个烟雾弹,一个gammon弹(用于攻击坦克的2磅重的塑胶炸弹),两包香烟。

军服外面套上背带,带上.45口径手枪(军官和士官的标准配备,士兵自己搞,但大部分人都会配备),水壶,铲子,急救包,刺刀。

再外面就是降落伞的背带,主伞在背后,备用伞在胸前。防毒面具绑在左腿上,弹簧刀(刺刀)绑在右腿上。胸前挂着野战背包(mussete bag),包里放着备用的内衣裤、弹药(有的人还要带上TNT)。胸前备用伞下面斜放着拆开来的步枪或机枪或迫击炮,以便空出两只手控制降落伞。所有这一些的外面,还要穿上救生背心。最后,把钢盔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