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支枪 第五章:夜袭飞机场 二

王农民 收藏 5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6/[/size][/URL] 二 几副犀角地黄汤喝了以后,程金锁的身体好了许多,倒是女人因为又惊又吓脸色苍苍白白的,身子也觉酸软无力。 太阳暧暖和和地照进屋子,老两口吃了饭后,程金锁抱着长烟袋度出院外,院子里干干净净的,房门上“毋饮过量酒,毋贪意外之财”的对子还在。 程金锁立在院中向蓝蓝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6/



几副犀角地黄汤喝了以后,程金锁的身体好了许多,倒是女人因为又惊又吓脸色苍苍白白的,身子也觉酸软无力。

太阳暧暖和和地照进屋子,老两口吃了饭后,程金锁抱着长烟袋度出院外,院子里干干净净的,房门上“毋饮过量酒,毋贪意外之财”的对子还在。

程金锁立在院中向蓝蓝的天上望去,几只鸽子向北飞去。程金锁望着远去的鸽子半天没有动。他知道女儿就在北面的山脚底下,这是小二带给他们的好消息,这消息犹如一副大补的人参汤,立刻使程金锁的精神振作起来。他暗暗鼓励自己,不能倒下呵,女儿还好好的,亨通药铺还有希望,铺子不能毁在自己手里呀!

女人也是一副按捺不住的喜悦,多亏了小二这孩子!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呀!女人没事的时候就叨叨老头子平日里怎不多传些方子给小二,好让小二多学点本领。程金锁有自己的小九九,他有一本祖传的《汤谱秘诀》,那是他行医立店的根本,这东西是同铺子一并传给女儿的,小二毕竟是外人,不到万不得已,程金锁不会轻易传人。

两边的几个老街坊都过来看望了程老板,咱们是生意人,还是老老实实搞咱的生意吧。程金锁听出几个老伙计的话外之音,是说他不该给鬼子当什么区长,程金锁也是一脸的惭愧。日子暖和了,程金锁的身子板硬朗了许多,便想着要把铺子开了。

程金锁狠劲吸几口烟,掉过烟锅在鞋底上磕一磕,便进了对面的铺子。铺板还没有摘,屋子里暗暗的,一股熟悉的、幽幽的中草药香味沁入程金锁的肺腑,他站在当地好半天没动。

多香的气味哦!快有半年没闻过这香味了吧。柜台上落了厚厚一层土,程金锁摸摸这里,瞧瞧那里,这是当归,那是阿胶,他不用看屉上的名目也知道里面放的是何种草药。“六味地黄益肾肝,薯朱丹泽地苓丸”“粟壳阿胶冬花味,敛味止咳气自生”一串串方剂方子气泡一样窜入程金锁的头脑中。晦气已经过去,日子还会一天天红火起来的,不能给女儿留一个破破烂烂的摊子哦。


随着时间的推移,亭亭对小二的态度逐渐有了转变。当她发现小二眼神中那种男女之间特有的情感后,她的心里震颤了一下,她开始认真地对待眼前这个过去一直当成下人的男人。她发现小二身上有许多和表哥一样优秀的品质,忠诚、善良、勤劳,而且还有表哥所没有的善于体贴人的特征。但她总觉得小二身上好像缺乏点什么,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

有了好感后的亭亭明显和小二说的话多了,心情好的时候还给小二做顿饭。受宠若惊的小二越发不知怎样来关爱小姐了。

亭亭觉得已很久没有父母的消息了,便想打发小二回趟古城。小二也正好想回去取点药,便收拾收拾向古城走去。

外面天气很冷。临出门的时候,亭亭把自己的红围脖围在小二脖里。小二心里一直暖洋洋的,小姐对自己这么好,自己真能娶上小姐么?小二被自己的荒唐想法吓一跳。呸!不要脸的东西!小二心里骂起自己,赖哈蟆想吃天鹅肉!不知天高地厚!小姐给你个笑脸,你竟起了歪心!

小二一路嘀嘀咕咕,不知不觉到了古城,小二的心立马紧张起来。这是古城的北门,城头上鬼子端着枪立在那里,城门前几个警备队员监视着行人。

城门口的警备队员搜查一番后让小二进去。

太阳已经落山了。街上冷清了许多,十字街口的鼓楼还是那样巍峨地耸立在寒风中,楼顶上的太阳旗在斜阳的映照下越发显得吓人。

小二一路向南走来,刚过鼓楼便与二狗擦肩而过。二狗正叼根烟,见过去的人有些面熟,似乎想起什么,便一扔烟头尾随在小二后边。

铺子已经关了门,小二回头看看周围轻轻敲敲门。女人正在屋子里收拾盘碗,听到院外的敲门声女人揩揩手出来。

“谁?”女人站在门口问。

“我!”小二的声音。女人急急拉开门。小二围着围巾站在门口,女人急忙把小二拉进来。

女人就走就问:“小姐怎样了?小姐怎样了?”小二急忙回答:“小姐很好!小姐让我回来看看你们!”一句“小姐很好”便让女人安然了许多。

程金锁在里屋听到小二的声音,也急忙坐起来,“小二!小二!”程金锁看见小二也是一脸的喜悦。小二急忙见过老板。程金锁问,“小姐可好?”小二立在地上说小姐吃的好,睡的好,身子也好……女人的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程金锁见小二还站着,连忙喊:“亭她娘,唠叨起来就是个没完,孩子赶了一天路,还不弄点吃的来!”说完招呼小二坐下。女人嘴里应着急忙张罗饭食。

小二听到老板称呼自己孩子十分感动。他早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现在听到老板这么一叫,别有一种烫贴和舒服。小二是个坐不住的人,稍事休息便帮女人收拾起来,屋子里有说有笑很快有了生气。

这是小二和小姐逃走后第二次回来。上一次没有说成话,这次小二可以尽情地诉说了。小二一边干活一边诉说他和小姐的逃难史,说到高兴处老两口忍不住笑出声,说到伤心时老两口又是一阵唏嘘。

说到后来,程金锁似乎想起什么,压低声音问小二:“上次和你一起来的可是这个?”程金锁用手比个“八”字。

小二说,“可不是怎得,他们的一个头病得厉害,押着我回来抓药。”小二听听门外的动静,伸过头来:“你们可知道那人是谁?”程金锁问:“谁?”“马龙!”“就是鬼子要抓的那个马龙吗?”“那还能有谁!”

李益亭正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

二狗匆匆闯进来,趴在李益亭的耳朵上低语几句。

“小二回来了?没看错人?”李益亭睁大眼。

二狗说:“那还能有错?就是把那小子烧成灰我也能认出他是谁!”

“妈的,送上嘴的肥肉,不吃白不吃!”

李益亭一墩茶杯。

七八个汉奸气势汹汹地向程金锁家扑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