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新型空空导弹在沙漠进行颠簸试验!

沈权将军 收藏 0 1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名词解释:颠簸试验式对导弹在野战运输条件下性能测试的主要手段,目的主要为测试导弹的稳定性,也是导弹从研制生产到真正装备部队形成实战能力所必需经历的重要环节。

作为某型空空导弹定性试验课题组成员,导弹技术工程师天刚蒙蒙亮,参与颠簸试验的课题组成员和该型导弹研制厂家的技术人员都早早就起来了,司机当然也不能睡懒觉。全面复查车况、仔细检查导弹包装箱、认真查看运弹卡车蒙布是否严密......


大家按照分工各司其职地忙开了。虽然前一天晚上就将颠簸试验前的性能指标测试、分解装箱、装车等各项工作都无懈可击地做好了,但是一向认真心细的课题组负责人还是带领大家又从头至尾复查了一遍,等一切工作就绪时,时钟的指针已指向了6点。


没有风的戈壁滩显得十分宁静,天气也格外晴朗,不知不觉中,太阳也悄从大家开始小心地装卸导弹开始,这场战斗就已经打响。


终于踏上征程,有试验经验的人都知道接下来要经历的将是一次戈壁苦旅。


悄地爬出了地平线。"这么好的天气,抓紧时间啊!"大家达成了共识。"出发吧!"随着负责人一声令下。大伙儿的早餐只好在颠簸的征途上用饼干和矿泉水凑合了。大家也没什么怨言,这毕竟是一次很有意义的军事行动--为新型导弹尽快形成战斗力"出征"。技术专家和一些老同志坐着越野车在前面带路,我被安排在运输导弹的卡车上。出于首次参与导弹颠簸试验的好奇心和荣耀感,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伴着马达的轰鸣声,我们的车辆按规定的运输条件以20km/h的速度行进在戈壁滩"搓板"路上。所谓"搓板"路,就是戈壁滩上路面像搓衣板一样坎坷不平的道路,车在这样的路上开,全车都抖得像筛子一样。


路况一段比一段难走,有时颠簸得有规律、有节奏,还算过得去,有时却胡乱地颠簸,时间长了,全身骨头都发疼。"连人都有点受不了,导弹这样颠簸下去行吗? "我坐在副驾驶位置,死死盯着车速表心里默默地不停念叨,与大伙儿一起痛苦地煎熬着。同事们都闭上眼睛随车颠簸,可我一点也不能放松,还要不定时观察车上面的蒙布情况。其实,每一枚导弹从生产到定型,乃至列装部队,是要经历很多道试验程序和环节的,这只是其中的一项,也是比较重要的一项,这就像是一个人要很好地适应生存环境,并在工作平台上自如地施展才能,就必须经历一番坎坷和曲折。就拿导弹传爆试验来说吧,按相真战斗部、真引。'信的情况下进行起爆雷管。这个试验的危险性往往是难以预料的,可每一枚需要定型的导弹必须要做。而对于导弹来说,承受的压力则可能更大。


听说这样的"搓板"路要跑近400公里,司机显得有点畏难情绪,时不时不满意地回头看看旁边的同事和走过的路。显然,他对我们的激动和紧张并不在意。


李永强参与了该型导弹的颠簸试验。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很快也升高了,没有云层遮挡的"大火球"肆无忌惮地照射着我们,戈壁滩的温度在不停地上升,驾驶室的温度也在明显的增加。"领导,能否加点速度啊?"司机问我。


" 不行,这是规定!一旦违规,我们的辛苦就会白费。"我边告诉司机边看了一下里程表,天哪!才走了一百多公里,时间已过去5个多小时了,可离目标还很远。看到司机的情绪有点急躁,我向他解释:"这不是我们哪一个人随随便便能左右的,这也不是我们在人为地消磨时间,我们是在检验新型导弹的实战性能,还得多忍耐点!"虽说我也是首次参与导弹颠簸试验,但如果不做这样的试验或人为造成试验失败的后果我非常清楚。有一位富有经验的靶场导弹定型试验专家告诉过我,每一型处于定型阶段的新型导弹如果不经过颠簸试验,定型列装部队后就可能会出现很多难以预料的问题,也会给使用者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这将很大程度上造成导弹的可靠性和综合性能下降。


正因为如此,颠簸试验中的行车速度也必须严格按国军标的要求,跑快了,可能会超出试验的标准,甚至导致野战运输途中原器件松动、脱落、包装箱破损和导弹发动机爆炸等很危险的后果。跑慢了,就会达不到试验的标准,不管跑快还是跑慢,结果是一样的,同样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每一种新研制的新型号导弹都要严格按照国军标标准,严格设置各种非常苛刻的条件和环境检验新型导弹的实际"生存"能力,也就是说要使每一枚导弹面对战场的各种影响,仍能保证战斗力。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辛苦是理所当然的,我们看上去单调"无聊"的工作,其实很是不同寻常的,意义十分重大。


听了我的解释,司机又耐下心来,按我的要求慢慢开着。戈壁滩上的阳光越来越烈,燥热和颠簸困扰着我们,迎面扑来的阵阵热流足以让人窒息。大伙儿不停地喝水,汗水也不停地往外冒。我强忍着难受,心想,我是押运的负责人,再苦再累也不能让我的情绪影响司机和同事们,更不能为一点小小的困难影响颠簸试验的有效进程。"这不光是在检验导弹,也是对我们的考验啊!"有人说。有经验的同志都知道,在这样的路上走,虽然全身不动,胃肠仍然消化得快,比较"减肥"。而此时,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困扰大伙儿的不仅仅是颠簸和燥热,还有饥饿和疲劳,大伙儿的情绪明显不像刚开始那么镇定了。


突然,司机兴奋地喊道:"嗨!前面的车停下来啦!''同事们也都高兴起来。因为大伙儿知道有饭吃了,有时间小憩一会儿了。虽然所谓的"午餐"也就只是自带的面包、成菜和矿泉水,但毕竟比在"搓板"路上行进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

车停稳了,进餐倒不算什么,赶快找块儿阴凉地歇歇才是大家所期盼的,可在烈日炎炎的茫茫戈壁滩上到哪去找阴凉地啊?大伙儿便拿起吃的争先恐后地往车底下钻,抢占那仅有的一块阴凉地,大伙儿横七竖八地挤在卡车旁边和底下边用餐边休息,不知不觉中司机已经斜躺着酣睡了,睡得十分香甜,大伙儿谁也不想去叫醒他。其实每个人都楚睡会儿,只是时间不允许。就这样,短暂的午饭,短暂的休息结束了,我们继续上路。保持着同样的车速,重复着同样的工作。下午3点过后的阳光明显减弱了许多,并且有了丝丝凉风,加上刚刚休息过,大伙儿的心隋也舒畅了许多,话也多了起来,在谈笑风生中颠簸着。


可是好景不长。戈壁滩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转眼间,不知从何而来的风沙就从我们的侧面侵袭过来了,能见度几乎为零,所有的车只好停下了。风沙越来越大了,一片天昏地暗,只听见沙子敲打卡车挡风玻璃的"叮当"声,以及卡车蒙布发出的"嘶嘶"声。"坏了,万一要是蒙布被风沙吹破可就麻烦了。"我心里在想,这可是价值以百万元计的装备啊,万一要被风沙吹坏影响就大了。


果真不出我所料,透过卡车反光镜隐约看见蒙布的一个角被风沙掀起了。"快下车!看蒙布!"我不由自主地大喊了一声。


大伙儿毫不犹豫地跳出驾驶室,拽蒙布、拿身体挡风沙、用衣服盖导弹包装箱......大伙儿奋不顾身地投入到与风沙的搏斗之中,一场人与风沙的战斗很快打响了,一些老专家和多次参加过颠簸试验的老同志也迅速参战了。老天还算有眼,风沙不一会儿就过去了,带来的是戈壁滩少有的乌云和罕见的雨滴,天气也凉快了很多,可人却大不一样,就像在沙土里"洗过"一样,连耳朵、鼻孔、嘴里都是沙子。短短二十多分钟的风沙大战过后,天色已晚,大伙儿只好漱漱口、抖抖身上的沙子继续赶路,因为才颠簸了三百多公里,离终点还有点距离,还需要时间。


剩下的时间在大家看来好过多了,除了正常的颠簸外,基本没有了其它困扰,天气也很舒适。大伙儿又开始谈笑风生地打发时间,有的哼起了歌,有的还在情不自禁地回味刚才与风沙战斗的情景。


时间又过了四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回到了单位,颠簸试验才算基本结束了。大伙儿顾不上吃饭,连夜卸车,打开包装箱,对导弹目视检查,测试各种参数,结果导弹及其配套材料外观完好,无机械损伤,运输前后测试结果基本一致,满足战技指标要求,大伙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总负责人宣布颠簸试验"成功"的时候,大伙儿已经没有丝毫的精力去庆贺了。我们席地而坐,相互间淡淡一笑,异口同声地说了句:"睡觉吧!"看来大伙儿都真是累了。不过,晚上大家一定都能睡个好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