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解放军出动车辆装备382台次支援救灾

这是一支攻无不克的劲旅,这是一支敢打硬仗的尖兵!


在’98抗洪抢险中被中央军委记集体二等功、作为全军应急抢险救灾部队的南京军区某舟桥旅,在这次抗击冰雪灾害斗争中,先后紧急出动11次,动用兵力8000余人次、车辆装备382台次,清除道路冰雪60余公里,保证了京沪、沪宁、宁合、宁洛高速公路大动脉畅通,保证了驻地车站、码头人员顺畅进出。他们以一流的战绩,谱写了一曲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壮丽凯歌。


首次奉命出征就遇上一场硬仗、恶仗。1月27日22时10分,旅作战值班室接到上级要求他们执行南京长江二桥紧急扫雪任务的命令,他们立即启动应急行动预案,近千名官兵在旅长张正军带领下,连夜赶到南京长江二桥。官兵们顶着刺骨的寒风,冒着鹅毛大雪,奋战近9个小时,硬是赶在次日清晨7时打通了一条约8米宽的双向汽车通道。


部队出发前,八连战士于成龙接到舅舅打来的电话,告诉他父亲不慎从家中阁楼上摔下来,跌成重伤,危在旦夕,让他火速回家。自古忠孝难两全,打破夜空的紧急集合号声如同催征的战鼓。小于含着泪对舅舅说:“我在执行任务,没有时间回去,家里事就托付您了!”他擦去泪水,和战友们一头钻进暴风雪中。就在战斗正酣之际,家中噩耗传来,父亲已不幸去世。于成龙站在雪地里,泪流满面地为父亲默哀片刻,又昂头投入了战斗。几个小时后,部队完成任务,小于才匆匆踏上回家的路程。


部队抢险刚刚返回营区,还没来得及休整,又接到新的命令:南京长江大桥因积雪造成交通中断,车辆严重拥堵,桥两头排起十几公里的长龙,有的车上装满了科研、生产正常运行所需的物资器材,有的车上坐满了旅客,还有的车上装满了运往大中城市的新鲜蔬菜和鱼禽……


这是一场除雪攻坚战,也是一次摔打部队、培育战斗精神的绝好机会。官兵们叫响了“向我看、跟我来、看我的”的口号,哪里有灾害,战旗就插到哪里;哪里除雪任务最重,哪里就有党员干部。


旅政委邓志兵一马当先,冲锋在前,指挥官兵破冰开路。大桥路面已结成厚冰,官兵们铁镐刨下去,震得虎口发麻,冰凌飞溅。再硬的骨头也得啃掉!领导干部身先士卒,党员骨干冲锋在前,1小时45分钟的浴“雪”奋战,大桥部分路面及两侧人行道路积雪被清扫,长江大桥被疏通。一台挂着“豫”字车牌的客车慢慢驶过这支扫雪队伍时,乘客们纷纷打开车窗挥手致谢,有的乘客还把回家过年的糖果往战士身边撒,有的大声喊着:“谢谢你们,解放军辛苦了!”


暴风雪在肆虐,灾情在蔓延,部队也在频频出击。


回龙观立交桥,是进出南京火车站的咽喉要道,也是通往南京长江大桥、二桥和沪宁高速公路的重要交通枢纽。由于路面积雪成冰,车辆拥堵不堪。官兵们不怕疲劳、顽强拼搏,大型机械的轰鸣声和官兵的口号声奏响了一曲战天斗地的冰雪凯歌。一级士官诸葛文虎右手的虎口被震裂,手上的血泡变成了冰泡;二级士官陈云波发烧39℃,轻伤不下火线,刨断了3根镐柄……这一仗,持续了整整26个小时,道路终于被打通。


在破冰除雪战斗中,一个信息传来:南京市血库告急!该旅领导毫不犹豫,带头献血,800名官兵踊跃参加。上午刚刚献完血,中午就接到出征的命令,官兵们没有一个含糊。舟桥五营十四连一级士官朱卫东献血400毫升,还没有来得及拔掉针头,执行“清冰”任务的号声紧急响起,他二话没说,把针头从胳膊上拔下来,追上了抗灾救灾的队伍。许多人由于用力过猛,刚扎过的针孔浸出了鲜血,染红了作训服,但谁也不下冰场。


“人民期待着我们,我们必须奋不顾身、迎难而上!”在冰天雪地,在交通要道,在车站码头,在灾区乡村……该旅先后紧急出动11次,官兵们把抗击雪灾当作履行职责使命的具体行动,不畏艰苦、能征善战,全旅184人放弃休假,6人推迟婚期,在家休假的4名干部、12名驾驶员、21名机械操作手积极克服困难,提前返回部队参加抗灾救灾工作。


在暴雪不断的日子里,南京长江大桥、二桥、三桥能够畅通,影响进出车站、码头、机场的道路能够畅通,雍庄、新庄、回龙观立交桥能够畅通,用江苏省领导的话说:“舟桥旅功不可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