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前的那个春节 我们记忆犹新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解放军接管了北平,北平解放了。老百姓伸出头来起先看到的还是国民党兵,刚想缩回去,发现这是正在换防,看着挂着“平警”袖标的解放军,这才挺胸抬头迈出了大门。人们拜年不再磕头,不再说过年好,“大喜,解放了,好日子终于盼来了”,这个年因为解放而不同寻常。


人们在街上尽情唱着解放区的歌,包括那些从不允许出家门的妇女,《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南泥湾》,《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感觉总也唱不够。随着解放,一些陈规陋习废除了,妇女们走街串巷说着“解放了”!


刚被国民党兵席卷一空的老百姓虽然在物质上没有因为解放而有什么质的飞跃,但精神上的愉悦却让他们感觉这才真是在过年,孩子要是闹着嫌年夜饭不好,大人会说:“明年就好了,因为已经解放了。”


每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过这个“解放年”,尽情地欢乐是大家共同的主题。50年前的那个春节,因为解放而不同寻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看五十年前的“春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0年前的那个春节人们没齿难忘。


年饭炸面充肉包饺子


孩子嫌“菜不好”,大人说:“别闹了,要解放了,明年肯定能吃上好的。”


“打一千,骂一万,别忘了三十晚上那顿饭。”那时一顿年夜饭能让孩子们盼上一年。


1949年的春节特殊。在北平城里苟延残喘的国民党兵临走之前把老百姓家扫荡一空,但即将解放的消息却让大家想方设法借米借钱的脚步轻快起来。有时能听到孩子闹着嫌“菜不好”,家里大人就会这样说:“别闹了,这是最后一次这样了,要解放了,咱们明年肯定就能吃上好的了,而且肯定一年比一年好了。”“解放”带给人们精神上的愉悦已让大家忽视了物质上的匮乏。


年夜饭后的那个柿子和水萝卜是非吃不可的,借喻着事事平安和能熬夜不困。因那时没有什么娱乐,所以年夜饭大家吃过后,接着还是吃。


瓜子、铁蚕豆、黄豆让全家聚在一起一边磨牙说话,一边盼着子时的来到。这时吃的瓜子皮都要扔在地上,撒上芝麻秸,大家一起踩碎,取意“岁岁平安”,“芝麻开花节节高”。那年春节人们对踩芝麻秸尤为钟情,因为解放,日子会真的“节节高”。


三十晚上包饺子是重头,大街小巷听的都是“咚咚”的剁馅声,其实那年并不是家家都买得起肉,做些老北京的鸽子盒儿,绿豆面摊个饼,上面撒上香菜、胡萝卜丝、水疙瘩丝,卷起,油炸,再剁在素白菜馅里全充肉了。


这顿年夜饭可能让很多苦苦盼了一年的孩子们失望了,但“解放”的临近,却让人们觉得这是有生以来过得最好的年。


年货扭秧歌的红绸带


那一年的春节几乎被北平解放取代了,人们更多的是庆祝解放。


1949年初才卷着老百姓的东西仓惶逃窜的国民党,让大家已没有足够的条件再一一购置年货了。


但毕竟是过年了,穿不起新衣服,从箱子底下翻出一件看上去最完整的,用染料煮一下,使衣服上的补丁尽量不那么显眼。拜年不穿上长袍让人笑话。


妇女头上戴的红翠花是不能少的,往年可以去庙会买,这一年庙会没办,但也得在走街串巷的翠花挑子上挑两朵。


扫房的鸡毛掸子、糊窗户的纸都是必买的,春联、窗花大多数家里都是自己写、自己剪,再穷也得挤出点儿钱买红纸。


那一年鞭炮卖得特别好,用这个欢迎进城的解放军,欢庆胜利,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少都拎着二踢脚、挂鞭的。


年糕也成了人们走亲访友的物件,有黄米、红米、白米的,“往年老盼着吃个年糕能年年高,现在解放了,大家都高了。”


扭秧歌的红绸带那一年也成了年货,可以不买吃,不买穿,但欢迎解放军不能马虎,那一年的春节几乎被北平解放取代了,人们更多的庆祝是为解放。


年话新喜换成大喜


妇女们都走上大街,一边请安,一边道着“过年大喜,好日子终于到了”。


“大喜大喜,好日子来了。”1949年,人们把平时拜年的“新喜”,换成了“大喜”。


初一清早,按照老规矩人们纷纷走出家门去拜年,必须穿着长袍,否则让人笑话。街坊邻居离着老远就说:“大喜了,解放了”,嗓门大了,底气足了,“这回可好了,好日子来了”。


按照以前的老理儿,初一至初五妇女不能出门,可是解放了,这个清规戒律被破了,妇女们也都走上大街,一边彼此请安,一边道着“过年大喜,好日子终于到了”之类的问候。男人要摘下帽子鞠躬,那时还不兴握手。“大喜,好日子终于来了”是人们不停地说着的一句话。


那时人们的物质生活还是要用“穷”来形容,越是这样,就越讲究个吉祥话,讲究个理儿。倒水要胳膊往里弯着,否则说把财泼出去了,一地的瓜子皮不能往屋外扫,只能扫到屋里最里面的牛奇角堆着,否则说把财扫走了,说话中的忌讳就更多了。三十晚上会有邻居家的孩子挨家敲门,喊着“送财神了”,这时无论怎样也要给孩子一些钱,“财神来了哪能不接呀”。


1949年的春节,人们没能按着这样的习俗过:“廿三糖瓜粘,廿四扫房子,廿五炸豆腐,廿六炖大肉,廿七宰公鸡,廿八把面发,廿九贴对联,三十晚上扭一扭。”但是一句“大喜,解放了,好日子终于盼到了”洋溢在北平城的上空,精神上的解放让人们早已忽视了物质上的贫困,日子越来越好的祝愿让人们对这个有着转折意义的春节充满了美好回忆。


年乐自编自演活报剧


人们赶场似的一遍一遍地看,总也看不够,看一遍笑一遍。


上街欢迎解放军进城,是过这个年人们最大的乐事。


男女老少纷纷涌到街上,欢迎那看不见首尾的军队入城。踩着高跷,扭着秧歌,拼命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南泥湾》,一遍遍,好像总也唱不够。


欢庆解放,人们自发放起了焰火,朝外大街牌楼就是一个燃放点,那会儿放的叫盒子。人们好像都在家里待不住,一定要到街上,融入那巨大的欢乐海洋。“解放”使人们在心中积蓄多年的激情迸发出来,平时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家庭妇女,也毫无顾忌地在街上大声唱歌,大声欢笑。


爆竹声、锣鼓声彻夜响着。有些家里的女孩子从未放过鞭炮,这一年家里也破天荒地给买两挂,“解放,换了天地了,乐吧,从没过过这么高兴的年。”


街上随处都可看到人们自编自演的活报剧。扮演蒋介石的脸上贴块膏药,弯腰90度耷拉着胳膊,旁边一人扮美军,戴着有星条旗花样的帽子,穿件大西服,肚子里还塞些东西,在旁边用打气筒给“蒋介石”打气,终于直起些腰了,这时解放军来了,把“蒋介石”和“美国佬”一起打倒。这样的活报剧街上到处都能看到,人们赶场似的一遍一遍地看,总也看不够,看一遍笑一遍。


“解放”带给人们精神上的愉悦,让大家知道过年还能这么高兴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