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次集 乡情 第二集 乡情 三、以义换情

秋林先生 收藏 55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URL] 三 、以义换情 小玉还在打着占彪:“你那时都知道我是女的了,还踢了我一脚,分明是欺负人嘛!” 占彪嘿嘿笑着说:“当时不相信你是女的,想再听听你的声音,只好再踢一脚了。不然能踢出你表姐小宝来吗?” 走到一个大宅基前,大郅和占彪停下脚步,小玉低声说:“这个位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小玉还在打着占彪:“你那时都知道我是女的了,还踢了我一脚,分明是欺负人嘛!”

占彪嘿嘿笑着说:“当时不相信你是女的,想再听听你的声音,只好再踢一脚了。不然

能踢出你表姐小宝来吗?”

走到一个大宅基前,大郅和占彪停下脚步,小玉低声说:“这个位置是小宝的房间。可惜她一走就没有归来。”

占东东和樱子在几位老人的只言片语中串起他们当年相识的过程。樱子小声对占东东说:“你能给我弄到全本的《金瓶梅》吗?我知道那是中国明清时期的性文化大全。”

*****************************************************************

不知大家看没看过狗追猫。如果猫胆怯逃跑,狗会没命地追,一直追到猫上树;如果猫不跑弓着腰发威,狗只会绕着猫转圈打量。把小玉两脚踢跑了后,占彪和小峰不但没有走,反而叉着腰一站,怒而生威。村民们顿时停住了脚步,连那十几条狗都不靠前了。

占彪生气地喝问:“你们这是干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地轰我们,我们是抗日的军人,拿我们当要饭的了!”

村民中有个人回答:“竟看你们中央军逃跑了,哪儿抗日了。而且每次路过我们村都抢东西,连鸡鸭都不放过。”

这时还有陆续过来的村民,有两个16、7岁的小伙儿持着铁锹一头闯进人圈里,打量下占彪和小峰指着他们说:“这俩家伙一定是逃兵了,还是娃娃兵呢。把枪留下逃命去吧。”说罢两人便举起铁锹向占彪和小峰拍了过来。

占彪是1918年3月8日生人,当时刚过19岁,而小峰是18岁。他们身材虽然壮实魁梧,但面孔还是稚气未脱。谁能想到他们是杀气腾腾的重机枪手,而且还是从小习武的练家子。只见两人不慌不忙地都是一招便制住对手。占彪是顺着拍来的铁锹,捋住对方的胳膊来个千斤坠把他反剪在地,胳膊和腕子都被占彪反关节拿住,那小伙儿杀猪般地长叫一声顿时满头大汗,但又咬着牙挺着没有继续叫出声来。小峰则是干净利落的一个锁喉动作用胳膊勒住了对方的脖子,憋得对方脸红脖子粗的喘不气来。

周围的村民见状都慌了神儿,占彪喊道:“去找大人来,你们这村有管事的没有?”

这时又有四、五个人急急走了过来,前面一个约40多岁的穿着长袍的男人边走边喊:“两位老总手下留情。”他身后跟着两个秀气的女孩儿,一个留着城里女学生的短发有17、8岁的样子,一个就是被占彪踢了两脚屁股的女孩儿,这回她把辫子放了下来,看上去也有16、7岁了。再后面还有两个男人,看上去较为稳重,不慌不忙地走着。

占彪和小峰松了手,占彪揉着小伙儿的腕子说:“老乡,对不住了,多亏你不是日本人。”这时占彪听到一个女孩儿说:“小宝姐,就是他,他踢我……”

站起来的小伙儿甩开占彪的手反问着:“不是日本人咋地了?”

占彪笑下露出洁白的牙说:“你要是日本人这只胳膊就卸下来了。”身后“扑哧”一声笑,是那个小宝。只听她说:“小玉呀,多亏你也不是日本人,不然你那屁股不一定几瓣了呢。”

那40多岁的男人看明白了,人家腰里有四支枪都没有亮出来,是友非敌呀。他上前拱下手问道:“两位老总,鄙姓袁,你们是山上的那伙国军吗?不知你们为什么守在这里不走,怎么不去找部队呢?”

占彪也挺了下腰脚根稍碰回答道:“袁、袁老伯,我们是有军务在身,但一直没好惊扰村里。这次前来拜访,一是来看看这里有没有从外面回来的人了解一下战局,二是想和乡亲们换点蔬菜和粮食。”

说着他把自己和小峰身后的背包放在街边的碾子上,把包里的东西掏出来摆在磨盘上面。随着他一件件把东西摆上,周围的村民眼睛都发直了。

有两条香烟,四盒罐头,六块肥皂,10包盐,10包饼干,20盒火柴,一只手电筒。还有一本书掉了出来,占彪忙放回包里,那是他偷啃着看的《金瓶梅》,看到第三册了。

然后占彪拿起一块带着香味的肥皂和两听罐头,抬头与小宝的目光相对,小宝当时礼貌地浅笑了下。就是这一笑,占彪多少年不忘,一直和小宝说是雷击般的一笑,一笑定乾坤,一笑定姻缘!有时还逗小宝说是小胡(狐狸)的一笑。

占彪抑住心跳眼光找到小玉说:“刚才对不住了大妹子,送你一块香胰子吧。”又把两个罐头分别扔给那两个被制住的小伙儿说:“一人一听,算是陪个不是了。”

小玉欢天喜地接过肥皂,躬下身说:“谢谢大哥……”小峰在旁介绍说:“叫彪哥。”小玉接着说:“谢谢彪哥,那以后再不许踢我了呀。”小宝在旁说:“这叫香皂小玉,你可要省着点用啊。”

占彪对袁伯说:“这些东西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吧。至于有没有蔬菜和粮食,你们看着给吧,有就有,没有也成。我们还能挺得过去。”

袁伯看占彪这样豪爽知礼,便对那两个楞头青发话说:“二民、拴子,你俩从家地窑里拿一筐萝卜和一篮子土豆,小玉你回家取一袋高梁米,小宝,俺家出一袋白米和一袋地瓜。”小玉和拴子、二民三人一听,脸上都有吃了亏还得拿东西的不满神色,但又一低头看手里的东西便再没说什么。大家知道精明的袁伯把大部份东西都留下了,但他将来一定会把这些东西用在全村人们最需要的时候。

袁伯转身对占彪说:“再多了你们俩人就拿不动了。以后你们缺什么再来取,对了,兄弟,怎么称呼你,你是什么军衔?”

“俺叫占彪,是上士班长。谢谢袁伯了!还有,袁伯,你看,能不能再帮我们找几件便服?”

袁伯想了下说:“你是班长,手下不会超过十人,就给你拿十套吧。还有,你想了解时局,就问俺闺女小宝吧,她和她老师刚从大城市回来。”

占彪和小峰大惊,袁伯太厉害了,一语道破了已方的人数,这不止是由班长军衔判断的。

这回才算正式介绍了小宝,小宝又浅笑了下挤过来悄声说:“彪哥,你要听俺讲外面的事可以,不过有个条件。”占彪又被小宝的浅笑电了一下,一听还有条件,愣不敢接茬儿了。心想啥条件啊?如果是要我的重机枪怎么办?如果是要俺娶她怎么办?这前一项是万万不能的;后一项嘛,唉,俺哪有这个福气呀,这样漂亮的学生妹。

小宝看出占彪的犹豫接着说:“看不出你还挺小气呢!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你,你那包里的书,那书,能不能,能不能借我看看?”

占彪长出一口气,脸红得像块红布,这红有被小宝抢白说自己小气的红,还有因《金瓶梅》是本淫书的红:“那书,不是你、你们女人看的啊。”

小宝嘘了一声:“你都能看我就不能看啊,我读了一回大学连《金瓶梅》都没看过,多屈呀。求你了,彪哥。”

占彪看看在旁窃笑的小峰:“好吧,一共六册,哪天给你拿来第一册吧。”

突然小峰指着山上轻喊:“彪哥,有情况!”众人抬头望见山头一缕青烟扶摇而上。占彪拿出望远镜看了看,有两棵树在反复竖起又倒下,对袁伯说:“那是我们的信号,有两辆鬼子的车开过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