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不如天算 史上最强悍军队也走麦城

xuwenbo82 收藏 1 469
导读:虽然“军民是胜利之本”,也就是说,植根于民众,与民众有鱼水之亲是军队取得战争胜利的基本要素,但是,却不是唯一的要素。战争的要素还有军心、士气、素质、训练水平,纪律准则,武器装备,后勤供应及运输能力所决定的战斗力,涉及指挥艺术的战略战术,和知己知彼的敌情研究,情报侦察,以及地形地貌,江河湖海的天然屏障的利用等等。这些历代兵法上都有的常识,曾经指导无数军队和将领获取过战争的胜利。可是,直到1812年拿破仑进攻莫斯科之前,各国军事家们虽然也在使用和操纵着另外的一些战争要素,但是,并没有在实战中给以足够的重视。尤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虽然“军民是胜利之本”,也就是说,植根于民众,与民众有鱼水之亲是军队取得战争胜利的基本要素,但是,却不是唯一的要素。战争的要素还有军心、士气、素质、训练水平,纪律准则,武器装备,后勤供应及运输能力所决定的战斗力,涉及指挥艺术的战略战术,和知己知彼的敌情研究,情报侦察,以及地形地貌,江河湖海的天然屏障的利用等等。这些历代兵法上都有的常识,曾经指导无数军队和将领获取过战争的胜利。可是,直到1812年拿破仑进攻莫斯科之前,各国军事家们虽然也在使用和操纵着另外的一些战争要素,但是,并没有在实战中给以足够的重视。尤其是重战争实践而缺乏系统军事理论学习的行伍出身的军人,更不理解这些要素对于战争的制胜作用。这样,就在实战中,招致了意想不到的意外结果和不必要的损失。这些非主流要素就是自然,天象,环境等等。


早在赤壁之战时(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诸葛亮就精明地利用了他所观察到的天象,知道,由于暖气流的原因,在当年十一月中旬将有东南风大作。于是,装神弄鬼,巧借东风,助周瑜完成火烧赤壁的奇功。这是战争史上较早利用天象取得战争胜利的著名范例。更为著名的战略行动是1944年6月6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美联军实行诺曼底登陆的伟大壮举。虽然,这场史无前例的登陆作战胜利的元素很多,但是,最关键的一条,却不是直接的军事因素,而是与自然密切相关的气象。可以说,没有以英国空军上校,气象学教授斯塔格为首席气象顾问的英美和北欧气象学家观察组缜密的观察研究,精确的测量,把握了诺曼底海峡在预定登陆作战时段难得的一天好天气,适时实行登陆作战,那风急浪高,风波险恶的英吉利海峡,以及地形复杂,不借助涨潮就无法直接登上登陆点崖头的犹他、奥马哈、朱诺、哥尔德、斯沃德海滩,就可能使十七万先头部队葬身鱼腹或在泥泞的滩涂上被德军全歼。百万大军长达半年的准备,英国举国之力修筑的桑树浮动人工港都将成为无用之功。


各国军事家真正关注气象,潮汐,海流,滩涂,码头,港口等等自然要素和非自然要素,并进行系统的研究和运用的契机是美国上校马汉的制海权,与航空母舰主宰海洋的理论问世之后。因为远海作战和后来的航空作战,和气象学,海洋学,测绘学等自然科学密不可分。没有这些要素的研究分析,测量计算,就无以进行跨海作战和升空作战。但是,由于科学技术的落后,作战装备和方式的低下,至少,在二十世纪中叶,我国的作战理论还没有能关顾到这些非军事的领域。战争艺术,除了知己知彼,地形地貌利用以外,就是战斗力和指挥两大要素体系的较量。一直延续到1949年,终于在现代战争面前,在跨海作战面前,由于忽略上述要素,遭受了惨重的失败,或者没有获得预期的战役效果。我们将分述三次相关战役,来证明这一点。


1949年10月24日午夜时分,在对敌了解不足,作战计划制定不足,船只不足,船工不足,火力不足的情况下,华东野战军叶飞所部第10兵团第28军,在主将缺阵(军长朱绍清在上海治病,政委陈美藻在福州参加城市接管工作)就以副职肖峰为主帅,派遣第一梯队没有统一指挥的三个团,8000余人,抱着“登上陆地就是胜利”的信念,开始了金门登陆作战。部队制定作战计划时,没有听取气象预报,没有实测潮汐变化,以及预定登陆点的涨落潮时间及潮差,预计登陆船只往返运送后续部队时可能出现的意外,就带着那么点百战不殆的自信和对败往海岛一隅的国民党军的轻视,想一鼓作气,一举攻克金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门之战被俘的我军士兵


金门守军是蒋军嫡系22兵团及青年军201师和之后增援的胡琏第18军,都是困兽犹斗的精锐之师,此时凭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点锐气。前后总兵力达4万余人,还配有一支拥有21辆美式M5A1型坦克的装甲营。此外,金厦沿海的制空权与制海权,也牢牢掌握在蒋介石的海空军手中。而28军官兵大都是旱鸭子,不要说登陆作战,就是大海,许多士兵都是第一次见到。何况没有空军支援,木帆船又少,寄希望于靠不住地往返接运。先头部队刚刚登上金门滩涂,就被分散到没有统一指挥,相互不能协调的各个地段,遭受蒋军火力的压制,只能各自为战。适逢退潮,登陆船只搁浅在滩涂上,被蒋军空军摧毁无几剩余,只有264团团长孙玉秀率4个连1000多人从大陆增援,而后便弹尽援绝,再英勇也无济于事。5千人战死,4千人被俘。上演了解放战争以来最大的悲剧。人算不如天算。人再神勇,不借助外物,也斗不过天象,海流,潮汐。28军兵未动而败局已定,金门不下,虽然几年后,海陆空联合作战收复了一江山岛和大陈岛,但限于海空军实力和其他因素,武力解放台湾终成泡影。

1950年11月7日-19日,华东野战军最精锐的第9兵团,从辑安,临江方向渡过鸭绿江入朝作战,担负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任务。由于从华东集结,远距离开赴朝鲜,原地区并不配附严寒地区的冬装,部队是在对严酷的朝鲜东北严冬缺乏认识和准备的情况下仓促上阵的。25日之前,部队还未到达战役发起地长津湖地区,就被美军空袭,丢失了几乎全部汽车,只好以27军为第一梯队,星夜兼程,在无辎重的状况下,徒步在冰天雪地中,翻越崇山峻岭,向长津湖以南挺进,27日黄昏,在下碣隅里、柳潭里、新兴里、古土里和社仓里一线包围了美国第十军。破袭,攻击,阻截,穿插包围,凡一个月,给美十军,南朝鲜首都师,第三师,尤其是海军最精锐的,参加过瓜达尔卡纳尔岛,塞班岛,硫磺岛,冲绳岛登陆作战的陆战第一师以重创。但是,并没有完成预期的战役任务。整编制的歼敌一个美军团(朝鲜战争唯一全建制被歼的一个团),总计歼灭美伪军2万人,而使陆战第一师基本保留建制逃窜。所以有如此结果,一是我军机械化程度,机动性远不如美军。二是地形险峻,交通不便,穿插困难。三是部队御寒准备不足,非战斗减员达4万余人。尤其是后者,是整个战役未达到预期效果的最主要的原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志愿军在清长之战中后勤补给困难,没有御寒衣物造成的非战斗减员远远大于战斗损耗


从麦克阿瑟仁川登陆到志愿军入朝作战,虽然论证,集结、准备到付诸行动历时仅两个多月,来不及做更多准备。但是有关方面如果认真地研究了朝鲜东海岸北部的地理形势,天气状况,暂缓对国内北方一些部队发放冬装,调集其转发9兵团,并配给御寒物资和药品,因天寒地冻部队减员三分之一的情况或许可以避免。人的意志,不能违逆大自然,再勇猛顽强的军队也抵御不了酷寒的侵袭,历史已有多少先例,曾经证明了这一点。


1950年12月26日,指挥第82空降师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美国北大西洋盟军司令李奇微接替阵亡的沃克将军担任美第八集团军司令。经过对第四次战役的考察了解,将军发现了志愿军的作战规律和致命弱点。于是,自1951年4月11日,李奇微接替桀骜不驯的麦克阿瑟担任联合国军司令时起,他就开始谋划新的战术。并在第五次战役中开始推行他从火线考察后萌生的想法。这就是,志愿军和人民军发起攻势时,收缩战线,坚壁待敌,以静止动。待志愿军攻势发展到第八天,开始迅速出击,用机械化部队,强大火力突进,分割包围的方式聚歼我渡过汉江南下作战,给养耗尽,已成强弩之末势的部队。由是,我军全线被分割,西线汉江南岸的19兵团64军,三面被围。军长傅崇碧见势不妙,来不及请示志司,也不通知友邻部队,率64军迅即强渡汉江,与美军脱离接触。韦杰60军180师举棋不定,不能临机决断,请示汇报,迁延时日,丧失了随64军突围的最佳时机,全师被围。师部职官们在决定180师一万余官兵命运的危急时刻,犯了致命的错误。他们忘记了部队所处的异国环境,特殊的地理条件和供给条件,教条地照搬国内战争时期,处于被围逆势时,分散化装突围的经验。不是把部队紧缩成一个拳头,以梯次突击的火力,杀开一条血路,突围北上。而是把全师化整为零,各凭运气分散突围北进,仅用一个加强排的全数牺牲,掩护师长和参谋长突围渡过汉江。而分散的部队、人员,形不成强大的战斗力,在异国陌生的土地上,没有群众掩护,又不辩方向,不识道路,不通语言,没有给养,无法隐蔽自保,反而被轻易地分割包围聚歼。最惨莫过女兵和老弱病残。仅巨济岛一处,2万志愿军战俘,其中6千人属于180师。

无论多么优秀的部队,忽视了大自然麾下的气象、温度、海流、潮汐、水源、道路,环境因素等等间接的军事要素,在实战中,都会败北而无胜算。1280年,蒙古军攻陷四川合川之后,中国全境成为元帝国版图。蒙古军继续向西南,向朝鲜半岛进军。东线大军在占领朝鲜全境以后,筹集战船,以十万百战百胜之师横渡对马海峡,意图一鼓作气,直下日本列岛。大军在海峡遭遇台风,全军覆没于风波之中。从此以为天助扶桑,不敢再渡海南进。假如蒙古人懂点天文气象,把它视做跨海作战要素,日本天皇的历史,将会有另外的一页。


1812年,拿破仑以在欧洲常胜的50万大军渡过尼斯河,进攻俄罗斯。一路所向披靡。俄军统帅库图索夫元帅采用避敌锋芒,诱敌深入,以游击战骚扰法军,断其粮道供应的战术,疲劳与消耗敌军。经过奥斯特里奇战役和波罗金诺会战以后,库图索夫坚壁清野,主动放弃莫斯科,并纵火将首都毁之一炬,法军在酷寒的俄罗斯给养不济,冬装与御寒设备缺乏,冻饿而死者无数,拿破仑一路溃逃,仅带不足一万人,退过尼斯河,从此伤了元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俄罗斯的严寒不仅成为拿破仑的梦魇,同样也是纳粹德国最大的噩梦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按照德军巴巴罗萨计划原来的设想,三个月内打败苏军,也即在苏联雨季到来之前,结束苏德战争。但是,战争向来不向一厢情愿的方向发展。由于苏军的顽强抵抗,雨季到来时,德军并没有完成预定的战役目标。于是,在俄罗斯泥泞而滑腻的道路上,德军的机械化部队,车轮和履带被泥浆包裹,无法前进。战争的进程被迟滞了。严寒到来了,德军没有预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500万德军,完全没有在苏联过冬的准备,穿着夹衣,离开温暖的中欧,在俄国零下二十几度的冰天雪地里艰难跋涉,面对死亡。大军11月份到达莫斯科外围土拉城的时候,德军已不成战阵,一个旅仅余一门轻型火炮,坦克装甲,大都陷在泥泞和冰雪里,兵力减至三分之一。已成“强弩之末世,虽鲁缟不能透也”。所以,与其说苏军打败了莫斯科城下的德军,不如说严酷的俄罗斯冬天,失算的希特勒,断送了德军。


战争的舞台是大地,海洋,天空,将来还会是宇宙。不了解这个舞台丰富复杂的内涵,变幻莫测的鬼斧神工,亵渎和轻慢他,会遭逢报复的。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就是天命所归。许多不义的战争所以终归失败,就是因为启衅者利令智昏,刚愎自用,天不庇佑的结果。这或许就是自然对于人事的法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