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六章 沉沦 第九节

wanglong6410 收藏 4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额伦河发源于罗卑境内的昊天山。这座亚伦大陆西北角第一高山终年积雪,融化的雪水形成了额伦河最初的源头,墨绿色的河水沿着河谷向东南奔腾而下,一路上汇集百川,不断壮大着自己,成长为浩浩荡荡的大河,最终注入了青水湖。

罗卑的祖先就在额伦河两岸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在南方的神胄族逐渐接受农耕的华胄族文明时,罗卑人仍坚守着固有的生活方式。随着神华国的形成,罗卑族受到南方大国越来越强大的压迫,神华人一直将罗卑人赶过了额伦河,赶进荒凉的额伦草原。罗卑人在额伦河南岸的最后一块土地被神华人于大陆历693年夺取。这块面积1100平方公里的土地就是神华帝国今天的北安州。在罗卑建立奴隶制国家逐渐发展到今天的封建王国的300多年里,罗卑人无时不刻地怀念着祖先的土地,梦想着有朝一日重新生活在河对岸的沃土上。这其中既有感情的因素,也有经济方面的原因。额伦河北岸都是草原,荒凉之极,根本不适合耕种。在北方草原上,漫长的冬季基本上占了全年的一半。罗卑人最害怕雪灾,一旦遭遇雪灾,牲畜大量死亡,经济遭受重大损失,粮食不能自给,必须仰仗神华帝国的救济。罗卑人用珍贵的毛皮向神华人换取粮食食盐和茶。数百年受尽了神华帝国的欺凌。罗卑民歌唱道:“占我北安州,令我代代衣食忧;夺我额伦河,教我妇女无颜色。”夺回北安州成为罗卑人世代相传永不熄灭的梦想。

1009年5月,罗卑大军终于站在了北安州的土地上。

5月7日。罗卑前线总司令,王储萨哈洛夫乘坐野战指挥车从搭建的浮桥上通过了额伦河。车子一过对岸。萨哈洛夫王储立即从车上跳下来,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地,将脸贴在土地上亲吻着大地,泪流满面。面前的额伦河泛着墨绿色的波涛流淌着,见证了罗卑人的壮举。

王储站起身来,在夕阳的映照下,额伦河上每隔1公里就是一座浮桥,浮桥分轻型与重型两种,轻型浮桥上通过的是骑兵与各种吨位的汽车,刚才他就是从一辆轻型浮桥上渡过额伦河的。1公里之外,可以清楚地看见重型浮桥上正在隆隆驶过的坦克。

王储心中涌起万丈豪情。他登上指挥车,爬上车顶,“罗卑的勇士们,我以祖先的名义发誓,我,萨哈洛夫,登上了祖先的土地,将永远守卫这块属于我们的土地,除非太阳升起在西方,除非额伦河水倒流,我的誓言不改!”

“发誓!发誓!”周围的士兵们狂呼着,响应着王储。

“前进!我的勇士们!”王储钻进指挥车里,伸出右臂,“向南!向南!”

萨哈洛夫鄙视自己的父亲,现今罗卑国王巴萨洛夫。如果不是自己力主与兰斯结盟,兰斯人能够支援我们武器,训练我们的军队吗?如果没有和兰斯结盟,我们能够站在祖先的土地上吗?神华帝国是巨人,是不可战胜的魔鬼。但那是过去!现在的神华帝国已经是泥足巨人,没那么可怕了。

萨哈洛夫坐在兰斯人提供的指挥车里,左手轻轻抚摸着自己漂亮的金色胡须,他认为男人最美的地方就是拥有一对漂亮的胡须,而他正好就拥有这么一对!

“敌人的飞机”坐在前排的副官大声喊道。萨哈洛夫从车窗望出去,一架神华人的战斗机冲出云层,冲着他的汽车俯冲下来,飞机射出的子弹在地上打出一条火沟,汽车一震,中弹了。萨哈洛夫下意识第闭上眼睛。等他睁开眼,汽车已经停在了路边。前排的副官脑袋几乎没有了,他一摸自己的脸,全是血,吓得他哇哇大叫起来。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脸上的血来自倒霉的副官。就差这么一点点啊,萨哈洛夫刚才的豪情被这颗子弹打的无影无踪了。

4月29日凌晨,得到兰斯人信誓旦旦保证的120万罗卑大军终于分三路越过了额伦河。西路是由第3、第4军团组成的西方面军。其任务是击败神华帝国黑旗军第2集团军,占领凤凰州,屏蔽西方,保证中路不受来自神华帝国海军陆战队可能发生的进攻,尽管兰斯总顾问劳伦斯将军保证决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中路是由第5、第2军团组成的中央方面军,任务是击败黑旗军第8集团军,占领北安州。东路兵力最为强大,罗卑人8个军团的4个摆在了东路,第1、第6、第7和第8军团拥有60万人,坦克700辆,是罗卑国坦克总数的90%。东方面军的任务是歼灭黑旗军第16集团军,视情况发展下一步进攻。由于黑旗军主力调至南线,第8、第16两个集团军原有的部队都调往了南线,司令部许多有经验的参谋都被抽走了,下属部队都是在战争爆发后依靠预备役人员重新组建的,兵员素质与老部队差别甚大。所以,罗卑人的中央方面军和东方面军都按照计划(均是兰斯顾问帮助制订的)渡过了额伦河。但西方面军却在黑旗军第2集团军的反击下没有全部按计划渡过额伦河,已过河的部队遭到第2集团军优势兵力的包围,一时间陷入被动。中央方面军遭到第8集团军的有力抵抗,但至31日中午,中央方面军总算突破了额伦河天险,8个军,22个师全部登上南岸的土地。东方面军的情况最好,由于兵力装备优势明显,战至5月3日,对手第16集团军的防御阵地已经被全线突破,东方面军的3个装甲师团(罗卑军制几乎完全参照兰斯军)组成的第1装甲军已经前出至第16集团军的深远后方,占领了北安州最大的郡北安郡的首府北安城。黑旗军第16集团军已经失去对部队的指挥,面临着全军覆灭的危险,通向帝都的大门敞开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罗卑军高层对进攻方向产生了严重分歧。以兰斯驻罗卑总顾问劳伦斯中将为代表的一派主张向神华帝国的深远后方突击,乘敌人腹部空虚,尽可能地占领更多的土地,掠夺财富以及破坏神华帝国的工业基础。以罗卑王储萨哈洛夫为首的一派却主张向西包抄第8集团军后方,配合中央方面军歼灭第8集团军。前方的劳伦斯与后方的萨哈洛夫在电报上争吵不休,一连三天未能达成一致,也算战争史上的奇观。而在这三天里,神华帝国的中央方面军部队已经北上,初步建立了一条保卫帝都的防线。劳伦斯见进击神华帝国腹地的时机已经丧失,无奈之下只好同意萨哈洛夫的意见,在北安州整整停留了三天的部队开始掉头西进,合击黑旗军第8集团军。

被胜利激动的难以自抑的萨哈洛夫王储终于在后方呆不住了,不顾兰斯顾问的劝阻,于5月7日渡过额伦河踏上南岸的土地。在过足了明星瘾后,意外遭到神华军来自空中的打击。惊魂未定的王储连夜赶到北安城,东方面军的司令部就设在北安城。

怀着激动的心情驱车进入这座魂牵梦萦城市的萨哈洛夫王储一进司令部,立即被一个消息打懵了。“神华海军陆战第1军从额伦河上游强渡大河,留守在北岸的西方面军部队及河防军迅速土崩瓦解,该军正向红柳寨方向攻击前进!”参谋递上的情报让萨哈洛夫半天才反应过来,海军陆战第1军?红柳寨?他抓住总顾问劳伦斯的胳膊,用兰斯语结结巴巴地问道,“亲爱的中将先生,你不是说他们的海军绝对不会介入吗?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曾经留学兰斯陆军学院的萨哈洛夫王储可以说一口流利的兰斯官话。劳伦斯显然不能解释这个突发的事件,“现在不是研究问题的时候,重要的是处理问题。立即命令已经过河的西方面军第10军再次渡河,抢在神华人之前进入红柳寨以西阵地,红柳寨是西方面军物资的中转站,也是进出的必经之路,决不能丢掉这个要点!”萨哈洛夫清醒过来,“中将先生,这样西方面军已经渡河的部队就难以对付敌人的第2集团军了,怎么办?”“让他们紧缩阵地,等待援军。我们在解决掉中路敌军后一切就重新掌握局势了。王储殿下,如果你不耽误宝贵的3天时间,我们早已进入富阳州了。岂有现在的情况发生?”

富阳州是神华帝国中部一个大州,是神华帝国的军事工业中心之一。萨哈洛夫想不明白,即使占领富阳州,和发生在西部的事件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