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寺安纯之死——被北洋水师击毙的日军少将

suntianjue 收藏 3 450
导读:说起甲午战争,大家总会想到黄海海战。海风残阳,铁舰蹈海不复还;壮士悲歌,致远忠魂皆成仁。无奈,失落,怒其不幸而哀其不争,这大概就是大部分国人在面对甲午战争时的心情吧。      今天本文要谈的,其实也是北洋舰队的一场败仗。这场战斗属于威海卫保卫战的一部分,可以算是北洋舰队垂死之时发出的最后怒吼。此战中,不仅北洋水师的官兵们表现英勇,地面上的清朝陆军也打得异常顽强,可歌可泣。更为重要的是,此战,日军有一少将被清军击毙。该少将叫大寺安纯,是近代史上首个被中国军人击毙的日本将领,在近代中国抗击侵略的历史上意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起甲午战争,大家总会想到黄海海战。海风残阳,铁舰蹈海不复还;壮士悲歌,致远忠魂皆成仁。无奈,失落,怒其不幸而哀其不争,这大概就是大部分国人在面对甲午战争时的心情吧。


今天本文要谈的,其实也是北洋舰队的一场败仗。这场战斗属于威海卫保卫战的一部分,可以算是北洋舰队垂死之时发出的最后怒吼。此战中,不仅北洋水师的官兵们表现英勇,地面上的清朝陆军也打得异常顽强,可歌可泣。更为重要的是,此战,日军有一少将被清军击毙。该少将叫大寺安纯,是近代史上首个被中国军人击毙的日本将领,在近代中国抗击侵略的历史上意义重大。




大寺安纯其人

大寺安纯,日本九州鹿儿岛人,日本预备陆军士官学校毕业。此人1874年即曾参加过侵略台湾的行动,跟中国算是颇有渊源。1877年,大寺老家鹿儿岛的土地豪族造反,和明治政府军大打出手,是为日本史上著名的“西南战争”。大寺同志思想觉悟很高,紧跟官军走,在讨伐九州叛军的战斗里相当卖力,杀老乡杀得毫不手软,因之官运亨通。不久,西南之乱平定,明治“天下”一统,大寺很快也就从一个小小鬼子兵变成军官,当上了鬼子头。到1885年,老小子当上了团长大人,官拜联队长;4年之后,晋升一级半,直接成为副师级的师团参谋长。可惜自此以后,纯哥即再无官运。几年之内,在好几个师团里调来调去,挨个当师团参谋长。1894年2月,这老鬼子还去欧洲各国考察,沾了不少洋气。待同年7月甲午战争开打,便被召回日本准备参战。此时,他是日本第1师团的参谋长,军衔为陆军大佐。


战端开启,以官僚体系和礼仪治国的大清帝国根本不是东方新秀日本的对手。9月,清军在陆战中遭遇平壤惨败,朝鲜沦入敌手;海战中则有黄海海战,北洋水师元气大伤。不久,侵朝日军渡过鸭绿江,进入中国境内,杀奔辽东而来。为配合辽东日军的作战,日本第2军于10月24日登陆辽东半岛东岸的花园口。该军的主力,即是大寺任职的第1师团。




参加甲午战争,血洗辽南

进入中国的土地后,大寺的心跳得相当欢实。说好听点,就是能为“天皇”开疆拓土,一展日本男儿之志,尽武士之忠义职分,乃至将中国人民从满清的黑暗统治中解放出来了(如今某些人的论调和这有点像,呵呵);说得直接点,就是能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杀人、抢劫、强奸、放火之类的了。19世纪末,日本人也算跨入了文明时代,穿了西服,一个个像英国绅士,连那身黑军装都一水儿西化,酷酷地有点像今天街上的巡警,只可惜其岛国性格决定其人性中总是带有歇斯底里的凶残性,再怎么样也只是披了层文明皮的野兽。果然,日本第1师团上岸不久,就开始对中国平民展开了血腥的屠杀。


日本第1师团的任务是向南进攻,经金州攻占旅顺。然而,沿途清军和辽宁人民的顽强抵抗使日军进展困难,第1师团到11月5日才打到金州北郊。因此,自11月6日开始,这群鬼子便一边向金州推进一边屠杀平民泄愤,管你汉人满人,通通杀掉。当日中午前后,金州城破,日军从北门入,大寺参谋长和师团长山地元治随即纵兵大开杀戒。在街上,大批平民被日军枪杀、捅死。三五成群的日本兵窜入民宅,或杀人、强奸取乐,或抢劫财物,或纵火烧屋。金州经半日屠城,街上尸体堆积,两千余人被杀,半个城市为之一空。当然,这和后面的旅顺大屠杀比起来还只是个小小的前奏曲而已。


次日(11月7日),日军继续南下,在三十里堡一带迷路,便抓住了金州城南三道沟村 38岁的私孰老师阎世开,令其带路。阎先生不从,日本军官即以死相威胁。结果,阎先生痛骂日军,奋笔疾书:“宁作中华断头鬼,勿为倭奴屈膝人!”之后,被日本人用东洋刀活活开膛破肚,慷慨赴死。


11月21日,一路杀一路南下的日本第1师团攻陷旅顺,随即开始大规模屠杀,意在杀光城里的所有中国人。在师团长山地和参谋长大寺安纯的纵容和指挥下,成群结队的日本兵在四天里像疯子一般地屠杀平民,并发明各种杀人方法以为游戏,老人孩子亦不放过。现选两例还不算那么变态的,以照顾读者之心理:一、有几个日兵将十数人的发辩绑于一处,以刀砍去每人一手或一脚,任其痛极失血过多而亡;二、有一日兵对一老者先开一枪,并不中要害,看其倒地流血、痛吟叹气,欣赏够了脱老者上衣看其伤口,欣赏自己的“爱枪”制造的“杰作”,并再给一枪,仍不致命。老人痛苦已极,蜷缩成一团,该日兵即往老人脸上吐口吐沫,大笑扬长而去,任老者在疼痛中饱受折磨地死去。当然,还有许多更为残酷的场面。如前所述,不叙。四天屠城里,城中尸积如山,残肢断臂横飞。街上,房间里,到处堆满了中国人的尸体。这些中国人的尸体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绝大部分都是被日军用各种残忍得难以想象的手段虐杀乃至肢解的。除三十六人用于搬运尸体外,两万多市民全被日军杀光。此次大屠杀,大寺安纯可算是罪魁祸首之一。大寺之于旅顺大屠杀,就如同后来的谷寿夫之于南京大屠杀,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11月29日,杀人无数的大寺安纯被晋升为少将。此时,他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威海卫南帮炮台之战,血债血偿

1895年1月,日本方面组织“山东作战军”,大寺安纯被调入该军,任第六师团第十一旅团旅团长。干了这么多年副师级,这次大寺虽然被降了半级,但好歹成了个能真正指挥兵的正旅长。大寺决定带上自己的旅团,再到山东大杀特杀,“为皇国开疆拓土”。


1月22日,日本“山东作战军”3万多人在山东荣城登陆,一路西进。当时,清军在威海以东的兵力甚至不到日军的一半,日军因而得以排除清军的节节抵抗,于29日兵临北洋舰队驻地威海卫。当时,清军在威海卫城南北各修了两个炮台群,分别叫南帮炮台和北帮炮台。两个炮台之间是一海湾,湾上有一岛,名叫刘公岛,正是北洋舰队残部的停泊处。当时,清军准备以北洋舰队和炮台互相依托,死守威海。


1月30日拂晓,日本第6师团以大寺安纯的第11旅团为正面主攻部队,从南面向南帮炮台发起了猛攻。要打到炮台群,大寺旅团首先得翻过摩天岭。该岭横于南帮炮台群和大寺旅团之间,可以从上面俯视炮台群,为这一带的制高点。因此,该岭可算是南帮炮台之钥匙。早上7点30分,大寺安纯由西到东依此排出三个大队的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呈稀松的散兵线向摩天岭发起了冲击。


当时,防守摩天岭的清军仅有巩军新右营一个营(500人),由刚入伍的新兵组成,营官名叫周家恩。守军在山顶构筑了简易的土堡垒,在其中布置8公分行营炮8门,又在山腰放置鹿呰,于鹿呰之后广设地雷。面对人数至少是自己三倍,漫山遍野蜂拥而来的日本兵,该营官兵已经报定必死之心。待日军抵达山脚,进入射程后,山顶清军即从山顶土垒内猛烈开炮。同时,南帮炮台和刘公岛上的北洋舰队也加入到对冲锋日军的炮击中来。清军弹丸如雨下,大寺旅团的日本兵则靠武士道不怕死的精神冒着炮火奋力登山。总算,日军散兵线漫过了鹿呰,随即便踏进地雷阵。刹那间,爆炸声惊天动地,黑烟直冲云宵,十数个鬼子当下里就见丰臣秀吉去了。后面的鬼子被这剧烈的爆炸一惊,看见前面的同伴被炸成碎块,死得实在太惨,再加上清军的水陆联合火力实在太猛,武士道一下子全忘在了脑后,个个吓得面无人色,向后退去。


在山下,大寺安纯亲眼看见三个大队的人牛逼轰轰地爬了上去,又乱乱哄哄地跑了下了,而清军大旗在山顶巍然不动,心情大大地郁闷。于是,这鬼子头心生一计,命部队不要正面冲锋,改由西侧迂回而上。然而,此计依然不能奏效:鬼子们嗷嗷叫着,从西面冲锋了数次,每次都被周家恩营的官兵枪炮齐施地给打了下去。有三次,几个命大的日本兵冲过清军的弹雨,突上清军山顶阵地,结果有去无回,全被宰了。


见清军如此顽强,大寺安纯有点抓狂了:对方只有区区500人,却把自己一个旅团弄成这样。不消灭山顶守军,大日本皇军的面子实在是挂不住。于是,老鬼子再下一令——第一次进攻的三个大队,分别从西、南、东蚁附而上,无论如何,一定要攻下摩天岭。


穿着黑衣服的日本兵从三个方向涌向了高地。这次,日本兵也红了眼。在清军的猛烈射击下,他们依旧疯狂地向上冲锋,像一大片蚂蚁。经过刚才的激战,周家恩营的官兵们也已伤亡过半,火力大不如前。因此,这次日军终于涌上了山顶的阵地。面对汹涌而来的鬼子,此时已身中数弹的周家恩毫无畏惧之色,拖着受伤之躯指挥全营的幸存官兵和日军展开了最后的白刃战。他们没有一人逃跑,没有一人投降,全部战斗到最后一刻。上午10点前后,摩天岭上的喊杀声停止了——周家恩和全营官兵已经全部殉国。


看部队终于拿下了摩天岭,大寺安纯乐得没了人样。当下,他感到精力充沛,便徒步向摩天岭山顶登去。为了让自己的“武功”广为传播,使世界人民都看到自己的“光辉形象”,老鬼子还带上了《二六新报》随军记者远藤飞云一块上山。殊不知,他这一去,不但把自己害了,还把人家远藤记者也给害了。


大寺登上满是周家恩营官兵尸体的山顶后,一边俯视着山下自己的部队继续进攻,一边听着寒风中震耳欲聋的激烈枪炮声,好不得意,感觉异常良好,看上去像个登高指点江山的领袖。这时候,刘公岛上的北洋舰队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摩天岭上没枪声了?看来,八成是失守了。于是,定远带头,各舰一起开炮,大炮小炮轰轰轰,下雨似的炮弹立时笼罩了山顶。


大寺正在沉醉于自己“伟大领袖”的形象中不能自拔,完全没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突如其来的炮弹一下子就砸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胸口就被打了个大洞,登时上舔罩大婶那儿报道去了。直到现在,也没人能确定到底是“定远”还是“平远”干掉的大寺。但不管怎么说,一个日本少将被北洋舰队击毙了。这个曾在辽南屠杀过无数中国人、旅顺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之一的日本少将的倒下之地,正是周家恩营官兵为国捐躯的地方。这应该算得上是献给周家恩等五百壮士最好的祭品吧。顺便一提,在北洋舰队的这次炮击中,那个远藤飞云记者实在是个倒霉鬼,也被稀里糊涂地炸死了。


尽管威海卫之战最后以北洋舰队的全军覆没而告终,但北洋舰队在此战中依然有许多闪光的表现。击毙大寺安纯即是其中一例。后来,丁汝昌死守刘公岛十余天,其勇敢顽强更是可歌可泣,本文就不再详述了。大寺安纯是近代史上首个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日本将军。当然,不是最后一个。在他后面的几十年里,还会有数以十计的日本将军将死于中国人之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