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从日本粪青看今日中国FQ(ZT)

xiaosewh 收藏 71 10057
导读:论坛的小黄纳们好好看看,要认真看看此文,不要空喊误国。现在有很多80年代和90年代出身的二战迷既是粪青又是黄纳。 20世纪初日本走向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的历史,偶的体会,可以归纳成两条路线的斗争:粪青路线和非粪青路线的斗争。说得学术点,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和国际协调主义,说得中国化一点,就是“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的斗争。日本粪青这股火憋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甲午中日一战,好不容易把台湾和胶东半岛都抢到手了,三国干涉,硬是给逼着把胶东半岛这块嘴边的肉又给吐了出去,日俄一战巩固了朝鲜满洲,不想东北易帜,张学良明

论坛的小黄纳们好好看看,要认真看看此文,不要空喊误国。现在有很多80年代和90年代出身的二战迷既是粪青又是黄纳。

20世纪初日本走向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的历史,偶的体会,可以归纳成两条路线的斗争:粪青路线和非粪青路线的斗争。说得学术点,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和国际协调主义,说得中国化一点,就是“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的斗争。日本粪青这股火憋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甲午中日一战,好不容易把台湾和胶东半岛都抢到手了,三国干涉,硬是给逼着把胶东半岛这块嘴边的肉又给吐了出去,日俄一战巩固了朝鲜满洲,不想东北易帜,张学良明摆着不打算做三孙子了,日本利益岌岌可危。诸如此类,让粪青们慷慨激昂,愤然于这世界欠俺们太多,黑社会老大老二明的暗的算计俺们,剥夺俺们发展权和生存权,以及放火和点灯的权力。俺们如今多少有了本钱,TNND干吗还要听老大老二的?什么,俺们实力不够,还得向老大老二陪笑脸?去你妈的,你个日奸!

路线斗争对立面当然缺它不得,就是日奸团体,日文叫做“非国民”或“国贼”,政坛也是一捞一大把,一如吾国今天的国务院或者铁道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粪青的眼中钉,首先当数犬养毅这老贼,犬养老贼当年是孙中山的密友,倾力支持辛亥革命,当上总理大臣后倾向中日亲善和解,压制军方的冒进路线,加上他是昭和天皇最倚重的老臣,谁也奈何他不得。犬养的对华路线,基本延承伊藤博文等明治老臣,就是在列强的强取豪夺中保证日本利益的同时,静观其变,释放一定的善意,对中国的良性变革乐观其成,以便日后能够携手对抗白种西方。伊藤在中国人眼里是个十恶不赦的魔头,甲午战争的罪魁,但就是此人,在日俄战争后无视日本国内将东北据为己有的声浪,坚持将其交还中国,又曾应张之洞之邀来华考察建言,偶读过一些他与张之洞往来的汉文书信,倒也是其心拳拳。伊藤犬养或者都可算亚洲主义者,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有朝一日黑社会火并时能够拉上中国做帮手,毕竟块头不小,经得住打。亚洲主义者当年为数不少,宫崎滔天和北一辉、头山满,包括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石原莞尔等等,都曾为辛亥革命出钱出力甚至为此倾家荡产,革命成功欢欣鼓舞不已,期待亚洲时代的来临,不想清朝倒了台,中国是愈发的不堪,军阀火并,各占山头,毫无上进的苗头。于是不少亚洲主义者开始转向:中国这般靠不住,俺们不下手,岂不又给黑老大黑老二占了去?靠,这回俺们可不能落了单!几年前读过几本旧日日本军人的传记,都有这种转向的轨迹。发了狠立场转变为粪青,非粪青自然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这帮非粪青占据了文职政府的要津,和黑老大老二眉来眼去,对中国再三犹疑不肯下手,还处处掣肘军方的爱国主义冲动,九一八事变关东军自作自演,一口吞下东北成立满洲国,犬养内阁居然顾虑国际公法死不承认,这种日奸,不除何足以平民愤!1932年少壮军人也就是粪青中最愣头青的那一伙,干脆发动兵变(515事件),冲进犬养官邸一枪毙了这老贼。

日本粪青的爱国主义行动并非始于515,前有1929年滨口雄幸总理暗杀,后有1936年226事件血洗内阁,史称“昭和的暗杀时代”,都是粪青们替天行道的壮举,枪枪见血,给赵薇泼一勺粪的粪青,和日本同行相比实在是忒小儿科了。如此三番五次,议会或者外务省里想卖国的日奸,自然个个心惊胆战,要卖国也没有那个胆了,政党政治消亡,强硬派军人开始掌权,终于可以一展身手,实现他们的爱国主义宏图。或许有人要问:给赵薇泼粪那厮还行政拘留了呢,难道日本粪青杀了人竟没事?当然不是。但当年日本虽无BBS来体现对赵薇人人喊打的粪青民意,报纸广播等社会舆论一致对爱国主义青年表达同情,对日奸切齿痛恨,谓其卖国媚敌死有余辜。515后军方召集军事法庭审理,结论是热血青年其情可悯,该从轻发落。当时的日本早已陷入集体性受害幻想,认为全世界和他们对着干,自己处处吃闷亏,尤其美苏,亡我之心不死,总有一天要摊牌,因此爱国热情压倒一切,杀人放火只要是爱国,都成。对俺们中国今天的粪青来说,如果不论民族立场,那实在也是个阳光灿烂的时代啊,要****要泼粪要请愿要除奸要砸使馆,随你怎么做都成,还个个成了民族英雄。回头说515,军方请示天皇,天皇不干了,说NND杀俺老臣,目无国法,还从轻发落?不行!军方这才老大不情愿判了几个死刑。不过对日奸杀一儆百的效果,却也已经是昭彰得狠了。

既然扯出了天皇那就多扯些罢。天皇说一句到底顶不顶得一万句?这实在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偶翻书的结论,天皇不像希特勒或斯大林,权力主要还是象征性的,不过偶尔发一狠话,确实管用,日本投降最终靠的也是“圣断”。但说日本战争的主要责任该由这厮来负,还是有些问题,毕竟他并不参与决策,虽然理论上是三军的最高统帅。说他是粪青大头目,偶是不赞成的,他头脑要清醒些,比如黄仁宇说抗战前夕蒋百里去日本当大使,天皇对他说:俺国军人太嚣张了,给贵国添不少麻烦。言下对军人很有些看法但也无力回天。关东军暗杀张作霖事件,天皇要求彻查军方却一手遮天,天皇大怒,让当时的总理田中丢了官,即使丢官,调查却仍然不了了之,可见天皇能做的也实在有限。粪青大潮流底下,权高如天皇,也只有随波逐流,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力量,真是小看不得。

日奸不敢吱声,天下成了粪青的天下,却又生出新的问题来。当年的老粪青年龄经历长了,渐渐清醒,心想这样粪下去,大约连这岛子一起都要做了陪葬,颇有向日奸转化的迹象。起意要力挽狂澜,这才发现一切都已经晚了!石原莞尔就是一个例子,他当年鼓吹满蒙是日本生命线,密谋柳条湖炸铁路一手制造九一八事变,是满洲国的开山祖师。但卢沟桥枪响,石原极力反对战争扩大,力主和平解决,在他看来,日本国力无法吃下整个中国,加上日苏总有一战,南进只能是自灭。可是石原的同事和后辈,一帮小粪青,哪里听得进这个。某同事对石原说:你风光了一把,扬名立万,如今该轮到我们了。言下之意你粪得,俺们就粪不得?到后来大本营干脆把这个不识时务的当年粪青今日准日奸踢出军队让他告老回家。所以日本战败,石原竟当不了战犯,在家念法华经呢。要不怎么说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潮流一起,天皇老子也罢,当年的弄潮儿也罢,谁也驾驭它不得,只有眼睁睁看着它一路冲上悬崖绝壁。

到了日美谈判决裂,内阁讨论是否对美开战,满朝文武没一个敢说对打败老美有把握,可最终还是做出对美开战的决议,不开战就得妥协,谁敢妥协?妥协自然就是日奸,粪青们都提着刀子等着呢。整个日本正沉浸在皇军无敌的意淫高潮之中,不战而降,NND不杀你个日奸杀谁!潮流滚滚,顺我也亡,逆我也亡,东条英机等一干日后的战犯,想来也有难言的苦衷。反正一只脚已经陷到泥潭里拔不出来了,另一只脚干脆也踏下去,尽情扑腾一翻,运气好没准就翻身了。事情闹闹大再说,这就是一帮战犯在偷袭珍珠港之前的心理。

事情闹闹大再说,老蒋1937年也抱着同样的念头。卢沟桥事件后老蒋主动挑起813上海战火,就是这个意思。老蒋说了:日本人想玩蚕食,俺偏叫你鲸吞,看你吞不吞得下去!所以日本人总觉得冤枉,说全面战争是老蒋挑的,俺们本没想在华东开战线。这就是战略见识的长短所在,老蒋还是狡猾狡猾底。华东尤其上海是列强利益所在,俺一个人斗不过你,那就闹大了把大家都拖进来罢。老蒋咬定三五年内必有世界大战,撑到那时,定有转机,事实证明他所言不虚。回头看看日本人,寄希望德国把苏联和整个欧洲搞定,美国单枪匹马无心恋栈,同意坐下来就地分赃。不成想珍珠港才轰完斯大林格勒就见出分晓,也算得天绝人路,不过一干给粪青搅得神志不清的头脑,要他们做出合乎逻辑的判断,也难。

偶们中学教科书里背下来的历史,都说日本对偶们的侵略是长期计划处心积虑,偶闲时翻书,看来看去看不出这个道理来,倒是日本决策层的愚笨颟顸鼠目寸光,印象深得很。在这个粪青大潮流里,保持理智不是件容易事,更不要说把理智反映在决策里了。还有就是,日本这个法西斯属于一个另类,找不到一个独裁者如希特勒或斯大林,东条板垣一干战犯,充其量只是战争机器上的螺丝钉,包括天皇老子也是。这机器的发动机,不是某个个人,而是整个日本民族,燃料就是粪青狂热。螺丝钉当然操纵不了机器,这机器并没有一个独裁狂人来操纵,马达轰鸣漫无目的地一路蹦达,不撞个粉身碎骨是停不下来的。粪青的原则是:粪不粪,看行动。军纪国法,在粪不粪的大是大非前,都是废纸。军系粪青和文系日奸的路线斗争前面讲了一点,其实即使粪青,也有大粪中粪小粪之分,本来纲纪约束,大家嘴上喷粪意淫一下也就罢了,倘若一哄而上以行动各表粪心,那还了得。九一八事变关东军就地闹事,朝鲜驻军的粪青司令擅自挥军入满携手作战,本来这都是干犯军纪砍头的大罪,东京大本营一声不敢吭,打碎牙齿和血吞,政府还要在国联给粪青擦屁股。为什么?国内早把关东军朝鲜军捧成民族英雄了,还有哪个敢顶着日奸的帽子跟他们抬杠?九一八事变某主使的军官听说外务省正在调查真相,跑到日本驻沈阳领馆里,日本刀往桌上哐啷一扔:哪个打小报告?有种的你个日奸TM给我出来!那时节粪青们爽啊,只是不想想自己底下还有中小粪青,下克上的风气一开,总有一天石头要砸到自己脚上。813事变后日军占领上海,东京还未作出是否继续战事的决定,松井石根便擅自挥军南京,很粪很爽了一把。粮草接济不上,一路烧杀抢掠,进了南京更是无法无天,松井一看这可了不得,皇军的脸面保不住了,召集手下中小粪军官训话,军官们嘻哈一片,当着松井的面说这有什么了不得的?回头照样杀人。松井无力约束,据说当众落泪,捶胸哀嚎:皇军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据松井副官回忆,松井座车在累累尸体上碾过,他一路垂泪。回日本后,此魔头在家乡建兴亚观音像一座,碑文上明说是献给日中的无辜死难者。战后松井被定为A级战犯绞死,作为南京屠杀的最高责任者,死有余辜,只是到头来自己也给别人粪了一把,想来总是很窝囊的吧。

粪到这步田地,当然算得粪之极至。偶想今天很多中国人,大约很遗憾日本人当年没有把粪青进行到底,一亿玉碎,从地球上消失,而是吃了两个原子蛋便下跪求饶。其实当时也是千钧一发,稍有闪失,日本民族是很有自绝于地球的可能的,这个就不去讲它了。战后日本埋头赚钱,但粪青DNA不能不说还是残存在体内。最近日本右派媒体一致炮轰外务省副官田中,说他和北朝鲜妥协,是该遭天诛的国贼,便有粪青去田中家放炸弹。东京都知事、大粪石原慎太郎立刻说:田中做坏事,放炸弹是当然的嘛!读过历史的一听这话,大约脊背上都要冷上一冷。殷鉴不远,多想一想总是好底。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