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残剑断刀 第十三节[上]

张羽视角 收藏 2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91/[/size][/URL] [内容简介] 张文义的伏击战获得了又一次大胜,就在他们伏击鬼子激烈的战斗的枪炮声里,最紧张最激动的就是陈子辉。他已经在这森林里寻找自己的队伍很多天了,不是看见小股的鬼子就是伪军,就是没有半点抗联的信息。就在他几乎无奈的时候听见了模糊而遥远的枪炮声,第一感觉就是抗联战士在和鬼子做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张文义的伏击战获得了又一次大胜,就在他们伏击鬼子激烈的战斗的枪炮声里,最紧张最激动的就是陈子辉。他已经在这森林里寻找自己的队伍很多天了,不是看见小股的鬼子就是伪军,就是没有半点抗联的信息。就在他几乎无奈的时候听见了模糊而遥远的枪炮声,第一感觉就是抗联战士在和鬼子做战。

陈子辉贴在地上非常仔细的听那些枪炮声传来的准确方向,他要在最短时间里找到自己的队伍。

翻山越岭,跋河涉水。

陈子辉在炎热的空气环境里飞奔,可枪声越来越稀少,他知道战斗已经马上就要结束,引路的枪声马上就会消失。心急,无法用语言可以描述的心急。

不知道行进了多少路程,也不知道跨越的多少道山梁,他终于找到了张文义伏击鬼子的地点,他也看见了鬼子正在收拾地上的残局都快接近尾声。

也是在中午时分,鬼子的大队收拾完毕回县城去了。躲在树叶中的陈子辉这才慢慢的靠近那些还有弹痕和鲜血的的地方,他知道这次抗联又获得了大胜,他在地上选择自己战友留下的蛛丝马迹。

“枪。”

陈子辉在野草丛里意外的发现了抗联战士和鬼子在清理后遗漏的一支三八大盖。他拉开枪栓检查了一下枪里的子弹;“五发子弹少是少了点,但总比没有好;”他痊愈后被死亡幽灵赶出来的时候,身上根本就没有武器;那是因为小雅自己也没有多的枪支弹药,如果有多的她也会给这个杀鬼子的年轻中国人。

陈子辉手握枪支的时候,他就知道靠这就能找到自己的队伍,靠这就可以杀鬼子,靠这也可以缴获新的武器。他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做一切。他拉了拉自己紧身的单衣,带好刚收获的步枪跃入森林里在四周开始仔细的看着树下抗联队伍经过后留下的痕迹;

这次寻找抗联队伍经过后留下的痕迹是对于陈子辉是非常艰巨的,他自己跟随方长清也很长时间了,他知道抗联在森林里的行动几乎都是不留下一丝痕迹。可现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再难也要努力的寻找。

天气越来越炎热,森林和大地都开始发散出一阵阵逼人的热气;陈子辉没有放弃,他在用自己那鬼子看见都胆魄的眼睛,用他在抗联学到的独特方式,用抗联战士具有的忍耐性,迅速在这森林四周仔细的搜寻了一大圈;就在他身影跃过一下石堆的时候,他的发现有人在这里经过后留下的一丝痕迹:半粒大米。小小的发现已经足够让陈子辉激动不已,他开始分析抗联队伍在胜利后的转移方向又回头看了看自己刚才搜寻的路线;

“没有错,这肯定是自己队伍伏击鬼子的运输大队缴获粮食后转移时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陈子辉非常细心的看着手里的这小米粒,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队伍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他开始顺着自己认定的方向开始前进,不时的隐藏起来观察自己身后的动静,这些习惯性的常识是每个抗联战士在执行任务的前提下必须知道的,在保护好自己的时候还不要成为鬼子意外的带路者;

陈子辉在确定没有人鬼子特务后面跟踪自己后,又非常小心的爬伏在森林大地上搜索的搜寻,他现在要用抗联里学到的东西追踪自己的队伍;

搜寻在不经意间已经进入了黑夜,当夜色越来越浓的时候陈子辉没有忘记这是在抗日的战场,他取下步枪紧握手中。陈子辉在黑夜里的眼睛,耳朵也开启应有的本能,环视一周后又仔细听了一遍,他爬在地上用鼻子开始收集抗联队伍经过后留下的每一丝气味;

“他们就是从这里经过的,时间已经有一天半了;”

陈子辉在脑海已经开始分析起用鼻子收集的信息,他也更加的坚定自己的判断;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的前进,跟踪自己队伍经过的路段走下去。森林的路越来越难走,每次踩在厚厚堆积的树叶上都会发出轻微的响声;“小心,小心。”每前进一步,他就在提醒自己不要犯低级的错误。

陈子辉在抗联队伍里在方长清亲身的指教下,再加上自己少有的几分天赋和磨练,无论身手还是机敏反应上都是抗联战士年轻一代里的佼佼者;如果不是十分的出色,方长清也不会让他担任特别行动队队长,也不会安排他去刺杀叛变的政委李自清。抗联的任务每次落在陈子辉肩上的都是特殊而艰难,这些抗联的战士和指挥员都是非常清楚的,也因为这些让年轻的陈子辉逐渐的成为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抗联现在转移的营地在陈子辉脑海里越来越近,他也感觉到自己最敬佩的方长清已经出现在自己眼前。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森林里摸索了多长时间,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森林里的天际已经露出一丝亮点:“天要亮了;”他前进的步伐第一次开始缓慢起来,探索着小心翼翼的地上移动;因为感觉自己的队伍营地快到了,但也是危险到来的时候。陈子辉作为抗联的指挥员他自己清楚,在每次设立营地的时候总会在外围设计很多致命陷阱和暗哨,这主要就是防止鬼子的袭击。

虽然这些是为了抗联的整体安全设计,但现在对陈子辉就好象是一张张死亡之口等着他,他越感觉自己的队伍越近越不感大意。小心前进,继续小心在这森林里前进。

“口令;”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树林传了出来。

“要命,自己现在差点忘记了这样的规定。”陈子辉听听见询问的话语后,马上就开始责备起自己。“怎么办?现在什么口令自己是不知道的。如果回答不出来,估计就是被乱枪射杀。”

陈子辉想了想,迅速的趴在地上向森林里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问我?”他在回答的时候为了更加证实这就是自己要找的队伍,可不要因为自己的兴奋劲忘记了鬼子的存在。

树林里没有回答陈子辉的询问,接着又一声:“口令;”接着就是几声拉响枪栓的声音。

这一拉枪栓让陈子辉内心兴奋不已,这是抗联独特的武器小马枪的声音,这肯定就是自己要找的抗联队伍。他马上向隐蔽在树林的战友们喊了起来:“我是陈子辉;”

“陈子辉?我们陈子辉队长早就牺牲了。一个汉奸特务想用这样的谎言混进去,没门;”一阵回答后接下又是沉默。抗联战士也是在逼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开枪,因为这样的开枪也怕暴露自己吸引来森林外面的鬼子。

陈子辉在这沉默中已经感到杀机四伏,他可不想现在自己卤莽的行为牺牲在自己战友的枪下,他希望天早点大亮,希望自己的战友看清楚自己就是他们的队长。

人就是越怕出事的时候越要出事,正当陈子辉静静等待时候 ,“喀嚓” 一声轻微的脆响从他隐伏的头顶传了下来。

陈子辉内心惊呼起一声:“不好;”人在危急时刻求生的本能,让陈子辉顺势在地上滚动起来;接着他就看见半空里一条急速下降的黑影,一股锐不可挡的攻击力量从黑影身体里发了出来,双拳夹带锐利之声攻向地面上的自己;

一滚,一翻。

陈子辉没有被对方的拳头击中,树顶上突然出现的攻击对手这一连串的攻击架势让陈子辉吃尽了苦头,他想反击几圈又怕伤了这个自己的战友。可就是黑影这身型和攻击力道也让陈子辉想到一个人:张然。

陈子辉再一次快速的避开张然一腿后,在腾空的一刻呼了出来:“张然,你是张然;”对方一听黑暗中陈子辉喊出的话,突然刹住自己刚发起的猛烈的一击,非常惊讶的站在地上用怀疑的口气问道:“你是子辉?你真的是子辉吗?”

“张然,我是子辉。我没有牺牲,我活着回来了;”陈子辉突然间回到自己战友前面,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子辉。。。。。真的是你。。。。。子辉。。。。;”

张然猛的扑了上去紧紧抱住陈子辉大哭起来。

“战友们,是我们的陈子辉队长回来了。”张然转头向森林喊到,今天如果不是他意外的查哨经过这里,陈子辉会吃点抗联战士的苦头。现在看来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