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之方晓在华东野战军(1)

河南人的讽刺 收藏 2 484
导读: [size=16]“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size] 点击进入[URL=http://bbs.tiexue.net/post_2350959_1.html][color=#FF0000][B][size=18]“我的家乡在河南”[/size][/B][/color][/URL]系列 [size=16]方晓,原名张文光,河南省社旗县人,1918年生。1938年2月参加八路军,历任团参谋、旅参谋、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方晓,原名张文光,河南省社旗县人,1918年生。1938年2月参加八路军,历任团参谋、旅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和江苏省军区司令捕副参谋长、南京军区工程兵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大校军衔。1982年12月离休。




1947年1月下旬至2月上旬,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合并为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副政治委员谭震林,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唐亮),下辖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第十纵队和特种兵纵队,不久后又组建了第十一、第十二纵队。此时,方晓调任第三纵队第八师第二十三团参谋长,从而开始了新的战斗历程。

莱芜战役中的南线阻击战和回师鲁南

1947年1月下旬,国民党当局举兵近30万,摆了个南北对进、直指临沂的阵势,由参谋总长陈诚坐镇徐州统一指挥,企图迫使华东我军在临沂地区与其决战。国民党军的南线,由第十九军军长欧震率兵20万作为主要突击集团,依托陇海铁路,自台儿庄、新安镇,城头一线,分三路沿沂河、沐河流域向临沂推进。北线由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率兵6万作为辅助集团,分别由周村、博山、明水经莱芜、新泰南犯,企图配合南线之敌会攻临沂。

根据以上情况,华东野战军首长决定,在战役之初集中主力于沂河、沭河流域,诱敌深入,以寻机歼其一路,再及其余。但是,敌军接受了以往被歼的教训,这次采取了集中兵力、密集滚进、稳扎稳扣、避免突出分散的战法,终不入彀。在我军以歼灭叛逆郝鹂举为诱饵,吸引敌主力东援亦未成功的情况下,华东野战军前委决定,采取陈毅司令员提出的秘密转兵北上、歼灭李仙洲集团的大胆设想,由此形成了莱芜战役的南线阻击、北线围歼、胶济追击三个阶段。南线阻击是以掩护北线战役展开、保证北线歼敌为目的的。

为确保莱芜战役的胜利,陈毅派陈士榘统一指挥第三纵队和第二纵队的1个师、鲁南军区第十师(此时尚未列入第三纵队建制)、华东野战军骑兵团、华东军区特务第一团及滨海地方武装等,伪装成华东野战军主力,布防于临沂以南,实施宽大正面防御,阻击北进之南线敌军。陈士榘不辱使命,部署如下:以第三纵队配置于沂河、沭河流域中央地带,抗击右路、中路之敌;以第二纵队第六师位于沂河以西,抗击左路之敌;以鲁南军区第十师位于峄县、台儿庄、韩庄一带,牵制来犯之敌;所有地方武装及民兵积极活动于敌之侧后,采用各种方法打击敌人,充分发挥人民战争的威力。

部署既定,胨士榘对作战部队指挥员下达了口头作战指示,大意是:

1.敌强我弱,这是事实。我以不足5万之兵力,抗击20万强敌。但是,敌军色厉内荏,慑于以往被歼的教训,畏葸不前,患有严重的“怯战病”,可以被我利用,以创造夺取胜利的战机。

2.要真打实抗,不能与敌一接触就撤离。只有如此,才能使敌军将我部视为主力,不改变与我军决战于临沂的计划。

3.兵不厌诈。我们既要与敌顽强对抗,又要制造些假象来迷惑敌人,真假结合,声东击西,以游击战与正规作战相配合。

4.为抗击强敌、杀伤更多敌人、保存自己、减少伤亡,我部每次转移至新阵地,都要忍受艰苦疲劳,修筑好各种防御工事,周密组织火力,以利坚守和伺机进行反击;但又不能恋战,要避免陷于被动胶着、不能脱离的境地。总之,我部是要拖住南线之敢,以争取时间,达到保证莱芜战役胜利之目的。

陈士榘对南线阻击防御的指导原则,给参战部队各级指挥员指明了力向,鼓舞了他们的斗志,增强了他们夺取胜利的信心。我团坚决贯彻执行上述原则,积极投入战斗。

1947年1月30日夜,第三纵队离开鲁南腹地,向郯城、码头一带开进。行至台潍公路以西时,遇见了正在向北疾进的第四、第六纵队。看到兄弟部队中洋溢着一派坚信胜利的喜悦,第三纵队战士钦羡不已,议论纷纷:“上级为什么不派我们北上参战?”“我们是擅长攻坚的部队,为什么叫我们执行阻击任务?”这说明,战前政治思想工作还未做到战士们的心坎上,部分指战员对这次执行阻击任务还存在着不正确的认识。因军情紧迫,只好深入部队,在行军中进行补充动员教育。第八师具有听党的话、遵守纪律的优良传统。一旦认清道理,指战员们的思想就立即转过了弯子,迅速进入作战地区。1月31日,部队经涌泉庄、杨庄渡过沂河,进入郯城、码头以北,沿沂河、沭河之宽大正面(约50公里)部署,严阵以待。

2月2日,第八、第九师与敌整编第七十四、第八十三师先头部队接上了火。在尔后十儿天的阻击战中,第八师以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四团轮番交替,每天仅用1个团作战,以便使部队能够轮流整理、休息,保存突击力量,边打仗边研究,不断总结经验,提高战术水平。以往对于组织防御和构筑工事比较缺乏经验,经过这次作战有了很大进步。

这次敌军的进攻,都足以优势炮火开道,稳扎稳打,日进仅十几华里,但其偷袭迂回动作十分积极。我军以坚守阵地和短促突击的战法相结合,与敌军展开逐村逐地的争夺战。在高度发扬火力、大量杀伤敌军后,我军才转入新的预定阵地。

纵队和师首长要求各部队严格遵守战场纪律,没有命令绝对不准擅自撤离。每当转移至新阵地时,指战员们都要拼命构筑工事。这种工事既要坚固、隐蔽,能防空、防炮,更要便于发扬火力、控制要点;既要重视构筑正面工事,更要重视构筑侧翼、后翼工事。

方晓到第二十三团任职不久,组织、指挥的经验不多,便每日深入处在第一线的营、连巡视,敌来即打,不来就指导部队构筑工事。由于他决心学习陈士榘参谋长、王吉文师长每战都深入第一线指挥的战斗作风,坚决执行第八师关于副职参谋长、主任战时前出指挥的规定,所以在第二十三团任职期间一直是这样做的。后来,方晓调任第九师第二十七团副团长。该师对此虽无明确的规定,但他还是继承发扬了第八师的做法。

2月12日,敌整编第七十四、第八十三师在飞机、坦克及猛烈炮火的掩护下,猛攻我李家庄、小哨、八里屯、七级山一线阵地。我军予敌重大杀伤后,稍向后移。14日,敌迫近临沂。已完成阻击任务,遂奉命主动撤出阵地,转移至临沂以北的高里地区。

2月15日,陈士榘鉴于北线我军已完成对莱芜之敌的包围,便命令部队主动放弃临沂,让敌军占领这座空城。当日,方晓经临沂西郊北撤时,顺便进城看了看,以暂时告别这座城市。看到城内家家关门闭户,大街小巷打扫得干干净净,全城静谧,秩序井然,青壮年男女及老弱妇孺均已撤离城区。偶见个别翁媪,挥手致意。感觉这与去年从两淮撤退时的情况大不相同,因为这次是主动撤退,组织、准备工作做得充分、成功。

完成了临沂阻击防御作战任务后,陈士榘即返回北线,参与指挥菜芜战役。南线之敌占领临沂后,未敢轻举北进。至2月23日,我军主力在北线全歼李仙洲集团5万余人,生擒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莱芜战役胜利结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