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小的时候,看见村里邻居大人们抽着那种没有过滤嘴的香烟,好像叫什么“红芙蓉”,“噗哧”划着一根火柴,有的甚至在煮饭的时候用一根燃烧的小树枝点燃一根,更多时候是抽剩下的半截香烟,美美的吸上一口,还吐出一个个的烟圈。那在空中越升越高,越来越淡,最后消散于无形的烟圈深深的吸引了年幼的我,“哇,好有感角啊!”(注:四川话)。但是我父母都不抽烟,亲戚抽烟的也不多,最主要的是大家都很看重这个东西,烟都随身带,想偷都偷不着,所以也没能体会到抽烟的美妙。

长大些,开始上小学了,还好,学校离家的距离正好2公里,不远也不近,步行回家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样子。那时候的农村家家都种很多的红薯,一来可以自己实用,二来也可以喂猪,每次红薯枝叶割掉之后地上都会掉很多的红薯叶,一般收割都是在秋天,地上的红薯叶经过十天半个月的风干以后和我们村头老人抽的那种叶子烟非常相似,只不是那种烟叶非常大,而红薯叶只有巴掌大,但是他们的颜色非常相似,就算和卷烟烟叶的颜色也很相近。为了能够感受一下抽烟的滋味,同时因为穷也没钱买烟,(那时候上小学三四年级),我们几个放学一起回家的鬼子常常直接跑到红薯地,撕下一张学校发的写字本,把地上的红薯也捡起来,用写字本纸包起来,舔舔口水粘住,吧嗒吧嗒的点燃,那个烟味道很大,特别是刚开始抽的时候经常被呛的连声咳嗽,眼泪那是哗哗的啊!但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烟瘾,同时也为了向同行的伙伴表现出我很酷,我的烟抽的很好的感觉,每次硬是抽完一根,还像模像样的吐一口烟圈,只不过出来的是一团烟雾而已。自己卷烟,好,但是很容易闹出笑话,有一次我的一个伙伴卷烟的时候卷的松了,不像我们平时红薯叶很多,裹的很紧。烟点燃以后,他吧嗒吧嗒的猛抽了几口,呼的一声,烟头燃起了火苗,火焰还蛮长,把那哥们的眉毛全烧了,我们当时都吓着了,后来反应过来觉得特别好玩,大家都纷纷向他取经,他也很骄傲的传授我们卷烟的技巧,我们差不多当天每人都抽了一支燃烧火焰的香烟,很高兴。不过那哥们回家后被父母发现眉毛烧了,逼问后狠狠的打了一顿,我们也害怕挨打,所以慢慢的就没有再抽这种自制香烟了。

上了初中,慢慢的好些了。由于我家距离学校比较远,而且学校为了升学率规定从初一开始就要实行早晚自习制度,就是早上从6:50开始上自习,到7:40,其实就是晨读,外语和语文交换着来,晚自习从6:30-9:30,实际上就是上课。学校这样安排我们就必须住在学校里面。大一大二的时候住学校,但是学校收费非常高(相对当地的生活水平),初三的时候正好我有一个表哥在学校附近的纺织厂干机修工,工厂给他分了一件宿舍,我就直接搬到他那里去住了,省钱!不在家住,家里肯定要给生活费,而且当时感觉自己已经长大,同时回宿舍的路上一个人总得找点事干,兜里面又有点钱,慢慢的又开始抽烟了,那时候我们那里有种叫《蜀南竹海》的香烟,5毛钱一包,还带过滤嘴的。经常就是自己偷偷买上一包烟,回宿舍路上边走边抽,当然肯定要藏好,被表哥发现就完了,告诉我父母零用钱想都别想。还好,住了一年,抽了一年,我想我现在的牙齿就是那个时候搞坏的!

对了,忘了告诉大家,本人虽然有点烟瘾,但是学习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小学一直是班上第一名,初中三年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名(共6个班)。中考那年是我们学校唯一一个考入我们市的唯一一所省重点高中的。进高中以后,人懂事了一些,家里穷嘛,穷人的孩子早熟。想找出路啊,总不能就在农村修一辈子地球吧。既然考上了省重点,那就必须要考上大学,为此我是痛下决心,戒掉了烟瘾(虽然抽的都是那种很便宜的)。

还好在我的勤奋努力加上运气,我高考取得很好的成绩。但是大家也知道,大学四年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什么概念,父母都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农民,要让他们供我读完大学真的很难,没办法,想去军校,但是体检不过关,最后去了一个普通高校,读了军工专业,因为有补助!就为了这几万块钱的补助卖了自己,最后补偿了2倍。

大学期间靠着补助过日子,一个月500,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能够维持基本的生活需求。当时我宿舍有个东北的同学,家里经济条件挺好,读大学以前都是好孩子,不抽烟。上大学以后感觉自己已经长大,要有一点男子汉的味道才行(他的男子汉标准:抽烟喝酒打呼噜),喝酒东北人的本能,这个不在话下,打呼噜是要讲天赋的比如我的呼噜就是与生俱来。如果说喝酒和打呼噜是天时地利的话,抽烟就是人和了,需要自己去努力的,所以他在进大学半个月就努力成功,成为了一名标准的男子汉,当然这里面也有我不少的功劳。我不是害人,我只是想完成他的男子汉愿望,顺便蹭点烟抽而已。虽然蹭烟抽,但是我还是很注意影响的,首先是烟盒还没有开包装我不抽,毕竟第一次是需要留给别人自己啊,就像老婆一样,谁想自己的老婆的第一次给别人占有啊,对吧?我很注意这点。还有就是烟盒只有1支我也不蹭,毕竟那是别人买的,我不能别人栽树我乘凉走了还把树挖回我家对吧?当然,我们是兄弟啊,除了这两点我还是很支持中国的烟草事业发展的。

就这样,混到毕业,当然老是白抽烟还是不好,所以我每次回家都给他带点我们老家的腊味,尤其是我家的香肠,不用讲,本山大哥讲了一句:“味道?那是杠杠的!”既然杠杠的也不能亏了兄弟啊,所以每次我都给他带一整根香肠,还好,他每次都是赞不绝口,作为回报,他每次都给我带2条烟,不对,应该是4条,兄弟嘛,我的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

毕业以后,参加工作,为了那份几万块钱的卖身契,我去了部队,待了一年。不是我不想呆,是我的经济压力太大,部队是个好地方,但是不适合我!所以我选择了离开。在部队的那段日子,抽烟的问题还是不用烦的!多钱没有烟钱还是够的。

离开部队我来到了社会上,学军工的,社会上就没有适合你的工作岗位,除了销售。有什么办法呢?不喜欢也得干啊,总不能不吃饭啊。那个时候刚出来苦啊,找工作花了3个月,不是找不到,是不愿意去!3个月换了6家公司,不满意就换,我不愿意屈就自己,虽然只是一个业务员。到最后确实没钱了,借钱吃饭。抽的烟都是那种3-4元一包的双喜,苦的一塌糊涂。但是还好,最后找到工作,开始从业务员干起,随着自己工作时间的增长,工作业绩的提高,工作职位的上升,抽烟也从开始的3块一包到5块,10块,20块,30块……现在对这个烟的感觉反而没有以前那么浓了,中华又怎样,政府特供又怎样?烟和抽烟成了一种工具而不再是一种兴趣。

有时候自己在想,不抽烟难道就不行?

现在抽的少很多了

虽然我还年轻

但是

烟还是要少抽

跑题了

算了,

完了

本文内容于 2008-2-5 9:10:16 被yangguihu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