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08年春运

sbvfpn 收藏 7 287
导读:转自大洋网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2_4_57432_6857432.jpg[/img] 春运期间广州发往汉口的临时客车,便是这样的“绿皮车”。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2_4_57433_6857433.jpg[/img] 回想起在L150次列车上经历的一切,车长姚史德还是唏嘘不已。 大洋网讯(记者韦振国)从汉口返回广州后,面对前来接车的客运段领导,L150次临客的列车长姚史德一句话

转自大洋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春运期间广州发往汉口的临时客车,便是这样的“绿皮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想起在L150次列车上经历的一切,车长姚史德还是唏嘘不已。



大洋网讯(记者韦振国)从汉口返回广州后,面对前来接车的客运段领导,L150次临客的列车长姚史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输过三天液后,为记者讲述起这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次出车经历时,他依旧是声音嘶哑。



广州到广州东用了24个小时



1月25日22时50分,满载着3500多名游子的返乡期望,L150次列车从广州站顺利发出,作为一列春运加开的临时客车,它的目标十分明确:赤壁、长沙、汉口。当L150行出广州站的时候,没有谁料得到,在行进了19个小时之后,它才到达了广州东站。



就在L150发车前不久,由于连续降雪,京广线南段衡阳至长沙之间发生多次高压电线断落掉烧坏铁路接触网的事故,衡阳南北方向14个铁路车站供电中断,而这正是L150的必经之路,对于这一切,车长姚史德并不知道。直到他接到了第一次停车的通知,此时列车已行进到距广州北200多公里的大坑口,时间是26日凌晨1点30分。



紧接着,不断有消息从后方的客调处传来,一条条的短信,让姚史德心情沉重:京九线的情况远比预想中严重。事实的确如此,L150这一停便足足休息了17个小时,16时05分当它重新开动时,目标已变为广州东——换线,L150要改走京九线。26日22时45分,L150重新回到了广州东站,此时距从广州站发车已过去了整整24个小时。



无法回答到站时间 列车长被抬走



转线,并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事情,改走京九线,意味着之前要在赤壁、长沙下车的旅客必须在到达终点汉口后,换乘其它车次继续旅程;意味着L150这个本该走京广线的“不速之客”,要在途中避让一切京九线上的“地主”。就这样,26日23时30分,从广州东再次出发的L150,开始了自己艰难的“谦让”之旅,汇车,停车,汇车,停车……看到自己所乘的列车一次次的“忍让”,不明就里的旅客坐再也坐不住了,在又一次停车之后,纷纷找到列车长给个说法。



“这样停下去,几时我们才能到得了家?”“究竟哪一天能到汉口?”……面对这些归乡心切,因长途旅行着急上火的旅客,姚史德耐心给大家解释汇车避让的原则,告诉大家当前因暴雪灾害造成的行车困难。但对于几时能够到达终点的疑问,他也给不出答案,在这样的特殊情形下,能够转线继续旅程,已费了很大的周折,对于到站时间,列车长姚史德,也不敢有任何的奢望。



为平息旅客的急躁情绪,姚史德还是当面打通了计调人员的电话,并开了手机的免提功能,让大家一起来听后方的回复:时间不能确定。亲耳听到“权威”的回复,不但没能让燃在旅客心头的肝火平息下去,反而因为失掉了最后一点安慰,变得更加暴躁起来,居然有人想到要下车阻断京九线,让大家谁也不要走。在要求打开车门未果的情况下,在一片起哄声中,几个操相近口音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乘客冲上前来七手八脚的抬起了姚史德,举过了头顶。



不开车门 要让列车长“去见鬼”



从10号车厢被抬起,再次落地姚史德已经是身在16号车厢,这些情绪开始失控的乘客,要求他的还是一件事:马上开车门!此时正是27日23时,L150再次临时停车,距离湘潭还有近两小时的车程。



未到站开车门?其中的危险旅客可以不知道,做了5年乘务员的姚史德怎能不知道?此时停车,本就是为了让车,一但开门,涌下车的旅客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且在之前,铁道部已下了死命令:未安排营业站的点,绝不容许开边门下客。L150的目标只有汉口。



耐心解释仍旧没能起到作用,几个人不由分说抓起姚史德将他的半个身子从打开的车窗推了出去,只剩两个人抓着他的脚腕。“开不开车门?不开我们就放手把你丢下去!让你去见鬼!”此时车上仅有的两名乘警都被堵在了16号车厢的外边,车厢乘务员也被隔在很远的地方。没有人帮得了这位生于八零后的年轻车长。



“见鬼?让我见鬼,我也绝不能开车门!”这些情绪失控的旅客根本听不进姚史德的任何解释,他也只能横下一条条心,赌上自己的性命。事后回忆起,姚史德说自己被推出去的时候脑子已是一片空白——窗外便是另一条铁轨,随时可能有列车迎着L150驶过来,那时,即便旅客不松手,大半个身子在窗外的他,也随时可能送命。



一个坚决不开,一群人坚决要开,这一场对峙持续了近5分钟。在拼命解释的同时,姚史德的不断听到有人起哄要丢他下去……

洗劫餐车 乘务员给旅客下跪



姚史德最终没被丢下去“见鬼”,而是被拉进来重重的丢到了车厢的地板上。除了一些人继续围着他要说法外,没处发泄怨气的人们再次从16号车厢冲回了10号餐车,把包括生猪肉、食用油在内的所有能吃不能吃的食物全部拿走,把所有能扔的全部摔到地上,锅灶、餐车桌上摆放的花瓶等无一幸免……



这一切发生时,车长姚史德还在继续被旅客围攻,在终于又回到广州做总结时,讲起几天前发生的一切,司乘人员的心还在滴血:在之前,乘务员们为了让坐在列车两头的乘客吃到热餐饭,4次利用临时停车的机会抬起餐车从车厢外深一脚浅一脚的为乘客送过去,自己几天里只能用一两罐八宝粥充饥,没有人睡过一分钟。



几位就读华南农业大学来临客做“学生工”的乘务员,更是对L150上发生的一切刻骨铭心:小A在被乘客逼迫开车门劝阻无计之时,跪下求他们不要再逼自己;小Z被乘客勒着脖子“劫持”,坚决要车长过来开门,是被两个穿军装的乘客拍案而起“救”了下来,而此时姚史德自己正被人抬在头顶……



在砸完餐车后,L150无法再正常供应餐饭了。12个小时之后,列车终于抵达终点汉口站,此时已是1月28日中午12时30分,较从广州站发车已过去了62个小时。需要前往长沙乘客车站方早已协调了列车等在汉口站,乘客无需负担转乘费用,尽管如此,下车办理交接的副车长林值还是被旅客们拉去做“人质”,一定要确实安置好了才肯放他走。



后记



讲述中,姚史德没有抱怨那些试图伤害自己的乘客,而是一次次提起,这一场经历对于那些大学生乘务员太过残酷了,在家连父母都没有跪过的大小伙子,甚至为了劝阻旅客,双膝着地。想起这些,他都有不尽的难过,面对百年不遇的雪灾,党和政府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让大家能平安回家,作为一个个人,我们都只是这盘大棋中的一颗小小棋子,只有服从只有配合,才能取得抗击雪灾的最终胜利!那些为一己之私,置大局于不顾的人,最终不但无法维护自身的权益,还使得集体利益受损,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实在是一种悲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2003年起,广铁集团就同华南农业大学开始了合作,在每年春运都会安排在校生做临客的乘务员。

本文内容于 2008-2-4 23:56:49 被sbvfpn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