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587


“浑蛋!”李中岳大怒。中岳岛圆形建筑顶部指挥大厅里的军官们从没见过老大骂人,今天开眼了,头一模啊。

挨骂的是一位年轻参谋,分管舰队的数据中心,他刚才接到总参*局传来的卫星数据包解压条,有一条敌方潜舰标示符号应该立即变换,结果他先处理别的,再喝了一口水,回头再处理这条数据已是1分钟之后。

10分钟后,李中岳发现这失去的1分钟再难追回。


588


“啪!”曾南岳一个大耳光打得一位战情参谋踉跄倒退,退了几步站住脚跟,“啪!”战情参谋挺胸立正。要说国军与共军的区别还是不小,李中岳那边骂一声浑蛋已经满座皆惊,曾南岳这边一个大耳光下去,挨打的训练有素挺胸立正。

事情都是因为错打了美军一艘潜舰。总参*局来电指出这艘潜舰是“杜立特中校行动”的一个重要执行单位,只有它所在的位置发射巡航导弹能够避开日本立山X激光的拦截,炸掉日军那座神秘森严的研究机构“樱花”。可是中岳岛数据中心参谋晚传这个指令1分钟,台湾号上这位战情参谋没把这艘潜舰从模糊猎杀攻击目标中取下来,那个目标的光点就一直闪着,直到和其它日本近海潜舰一起覆没,一共15个光点熄灭了。

亡羊补牢,台湾号的离心电磁主炮射出最后6枚气爆弹,30秒后转换弹盘又射出20发208毫米钻地弹,看不清的炮弹流如幻影一闪向北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