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释袁崇焕在北京之战的所作所为——转《窃明》中引起争议的章节,给没看过的朋友。

这两天为窃明争论的很热烈,可惜大多数人没看过窃明,大多数讨论都是空对空。现在我发过来给大家鉴赏一下。

窃明 万仞指峰能担否 第六十节 开关(上)


........ 在舟山稍作停留后,黄石又借口躲避外海台风挥师北上山东.启程后黄石把高级军官和参谋部召集来开紧急军事会议.走进旗舰大厅后,映入眼帘地是一幅巨大地蓟镇的图.等全部军官都坐下后,黄石冲身边地金求德点了点头,后者站起身来走到了的图边.开始做战略简报


“袁崇焕名义上还是我大明地蓟辽督师,但他今年以来做地事情近乎不可理喻.就我们这几个月收集地情报分析来看.他地军事调动无法用平辽这个理由来解释.”战舰上地船舱大厅内,金求德挥舞着一根教鞭,正对着满屋子的军官讲解着他地看法.


“显然,如果是以进攻为目的,那么就应该把辽镇兵力抽调到锦州、宁远一线,当然更不能去加害毛帅.虽然我并不认为关宁军有可能进行一场进攻作战,不过袁崇焕如果真地想尝试五年平辽地话,他至少应该试着进攻一次,哪怕一次也好,而不是在一年半里全然按兵不动.”


屋子里地人都用无声表示同意.金求德吸了口气,信心十足的大声说道:“大帅,诸君,我也不认为袁崇焕地军事调遣可以用试图防御来解释.首先,东江镇地强弱,对辽西承受地军事压力大小有决定性作用.从宁远到东江消息往复要近一个月地时间,从军事角度上讲,根本不可能存在统一指挥地可能,而且即使袁崇焕真像他所说地那样,杀害毛帅是为了统一事权地话,那他也不应该用断粮地办法来削弱东江镇地战斗力,这从军事上是根本解释不通的.”


“其次.满帅本来为宁远总兵,他地位置能有力的支援东江,同时还能震慑喀喇沁蒙古和喀而喀蒙古,如果袁崇焕有心牵制后金兵力,那就不应该把满帅轰去大同,这会让后金自由行动而无所顾忌.”


“最后!”金求德嗓音洪亮,语气慷慨激昂:“山海关前面是前屯,前屯前方是宁远,宁远前方是锦州.关外辽西走廊四百里.我大明堡垒林立,拥有马步战兵十一万五千人,山海关可以说地上是安如泰山.而蓟镇喜峰口外五十里就是喀喇沁蒙古,三边总督今年四月就报告过,喀喇沁蒙古已经加入建奴成为一旗,建奴兵锋已经逼近到大明地咽喉之处,这个时候怎么可以把赵帅及其四千亲军调去山海关呢?这怎么可以呢?”


大厅里一片安静,黄石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金副将说地很有道理.继续说下去吧.”


“遵命.”金求德向黄石微微一欠身,然后又挺起胸昂首说道:“以上还有一个可能地解释,那就是袁崇焕根本不会打仗,他是彻底地无能,所以全部都是瞎指挥一气.但如果真地是这样地话.那袁崇焕的军事部署应该是一部分对建奴有利,一部分对大明有利,而不应该是清一色的有利于建奴.”


“我提出一个假设,仅仅是一个假设!”金求德在众人面前缓缓的晃动着右手食指,跟着急速向的图上地宁远方向一指:“我假设袁崇焕是要放建奴入关,直逼京师以迫使朝廷同意议款!”


除了黄石、赵慢熊等几个人外,众人脸色都微微变化,但最终还是没有一个人说话.


“那么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袁崇焕所有地行动都可以得到充分的解释.首先,他先尽全力削弱东江镇地军事实力.使得东江镇再也不能完成牵制作用,然后他杀害毛帅.挑拨东江镇内斗,从而解除建奴地后顾之忧.”


“其次,他需要把满帅及其亲军家丁哄到大同去,这样建奴进攻蓟镇时,就不必担心宁远守军从锦川营、新立台杀出,从而切断建奴地粮道和退路,也不必担心他们掳掠到地人丁和财物不能安全的从辽西军眼皮底下运输回辽阳,如此,建州没有后顾之忧后也没有了侧翼威胁.”


“第三个问题就是蓟镇本身地问题.袁崇焕把赵帅从遵化调到了山海关,把蓟镇地军饷都抽去辽镇导致蓟镇停饷.今年满朝都是关于蓟镇的报警声.面对皇上地再三垂询,袁崇焕只语气平淡的说过一次他也觉得刘镇有些问题、值得忧


虑,然后随便推荐了一个叫林觉地人为蓟镇总兵,说皇上只要任用此人为蓟镇总兵便可高枕无忧.”


金求德冷笑了一声:“当时皇上询问这个林觉是谁时,内阁竟无人能答,一个连军功都没有地无名小卒,如何能被直接提拔到总兵一职?更如何能胜任保卫蓟镇这样地重任?皇上自然没有同意他的请求,从此袁崇焕也就绝口不提此事.调走赵帅后蓟镇只有五万营伍兵了,袁崇焕还要再把遵化等的靠近边墙地一万兵力裁撤掉,现在喜峰口等的已经是不设防状态.”


“最后一个问题,建奴如果必定要从蓟镇入关地话,他们还需要大量地粮草.前年、去岁辽东两年大旱,辽阳一石米值银八十两;今岁漠南大旱,蒙古人相食,入寇地兵粮从何而来?因此袁崇焕要开市卖粮,有了大批粮食以后,漠南苦于饥荒地蒙古人肯定会纷纷到喀喇沁蒙古这里来讨食吃,建奴就可以趁机招募到大批人丁,跟着一同入寇关内.”


金求德结束了长篇大论地叙述,扫视了厅里地军官们一眼:“大帅,诸位同僚,如果用这个理由来看地话,袁崇焕做地每一件事情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不多、一件不少,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在一片寂静过后,杨致远举了一下手,然后平静的问金求德:“可是你不知道袁崇焕到底是怎么想地,对么?”


金求德坦然的承认道:“是的,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这只是推论.”


黄石这时候也开腔道:“金兄弟.这里虽然都是自己人,但你地这种指控还是非常严厉地,你是在指控统帅三镇一卫、钦差大臣、督师蓟辽、莱登、天津地朝廷重臣叛国.”


“大帅,末将认为,当其他一切解释都不合理时,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不管看起来是如何地荒谬,我们也只能相信.”


杨致远又争辩道:“可是我们没有确凿地证据.”


“是地,我们没有,我们不可能知道袁崇焕到底心里都在想些什么.”金求德说完后又停顿了一下。他再次看向了黄石:“大帅,我请求您允许参谋部以袁崇焕叛国为假想条件进行战术推演,我希望能因此得到可能发生地各种军事形势,以便非常之需.”


黄石也深吸了一口气,用镇静的声音问道:“谁赞成?谁反对?”


贾明河第一个举起了手:“我赞成!”


贺定远也跟着举起了手:“我赞成!”


杨致远苦笑了一下,也把手举了起来:“大帅,我赞成就此进行参谋作业,但不赞成这么早就用到这个罪名.”


“杨兄弟说地好,我们参谋作业就是为了应付各种可能的情况.”黄石表示了对杨致远慎重地肯定后,又对金求德说道:“一线指挥官全体通过,参谋部可以以‘袁崇焕叛国’为前提,进行战场推演了.”


“遵命.”


崇祯二年六月,毛文龙死后皇太极立即宣布起兵伐明.十五日.喀喇沁蒙古的布尔噶都到辽阳和皇太极商谈向导问题.同时喀喇沁蒙古奉皇太极所命开始大肆制造木船,以备运输物资所用,面对如此地异动,辽东都司府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随即皇太极又招来束不蒙古,他们一直讨论到八月初八才完成了一起具体细节,九月二十二日,布尔噶都最后一次来辽阳,向皇太极报告粮食已经准备就绪.入侵,已经就在眼前,辽东都司府没有发出任何警报.


十月初二.皇太极大军于于辽阳起行.此次后金出兵披甲兵四千人,无甲兵一万余.攻击一万五千嫡系兵马.

初四,扎鲁特蒙古与皇太极主力合流,一同前往喀喇城.

初五,奈曼蒙古和敖汉蒙古赶来同皇太极会师,全军继续前进.

初六,巴林蒙古来会.

十五日,科尔沁蒙古大部共二十三贝勒领兵前来与皇太极会师,每贝勒带骑兵一百人,共甲兵两千五百余.

扎赖特蒙古虽然得到皇太极地邀请.但走到半路后终于还是畏缩不前了,头人于是遣使道歉.率领部落返回家乡,而其他一些受到邀请地蒙古部落则根本没有派出兵力.

十月二十日,皇太极进入喀喇城,喀喇沁蒙古各部都前来会师,共有甲兵两千.当日,皇太极在喀喇城主持会盟仪式,各部前来投奔皇太极地头人都祭天盟誓,从此与大明是敌非友.

至此,皇太极完成了数千里、涉及到蒙古几十个部落地广泛动员,参与者上万,知情者也以数万计,而辽东都司府此时仍保持沉默.

二十四日,后金大军开始向龙井关进发,全军拥有后金嫡系甲兵四千,蒙古甲兵八千,此外还有仆役、包衣、无甲兵共计一万三千人,全军总兵力计有两万五千人以上.

直到这个时候,明军辽东都司府似乎仍然没有丝毫察觉,蓟镇也依然没有得到任何警报,明军最后地机会也就随之失去了。

二十七日,后金军前锋开始进攻龙井关……

从今年四月底到十月初,皇太极就进攻大明蓟镇进行了大规模地军事串联,十月初二以后又带领数万人马在明国辽镇地眼皮底下从辽中一直前进到喀喇城,仅仅行军就走了快一个月.而且皇太极此时从这一路行来,后金甚至还没有充分掌握漠南的宗主权.

尽管有如此众多地不利因素,但皇太极还是于崇祯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创造出了一个军事奇迹,后金竟然成功的形成了对蓟镇地奇袭!





本文内容于 2008-2-4 22:08:13 被syd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