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融大战:今天的中国再次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赵子龙大将 收藏 12 8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高举复兴社会主义的思想大旗


--在马宾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


张宏良


今天我们召开马宾作品研讨会主要是表示对马老的支持和敬意。可以说马宾现象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这个现象本身表明了中国左翼力量正在复兴,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事业正在复兴,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精神正在复兴,中国人民的造反精神正在复兴,所以马宾现象才会引起越来越多同志的高度重视。马宾同志是目前中国左翼力量的一面大旗,既是已经觉悟起来的老同志的一面大旗,也是正在走向成熟的年轻同志的一面大旗,还是民族不屈精神的一面大旗。在我看来,马老身上最值得学习的楷模作用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无产阶级革命家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在这里我们提出马老是无产阶级革命家,这个评价是不是过高?我们说并不过高,完全恰如其分。我们不能用教条主义态度来理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涵义,历史的环境不同,革命的形式不同,只要在国家民族危亡的时刻,在人们失望的时候敢于挺身而出,同反共反华反人民反文明反人类的邪恶势力进行斗争,这就叫革命,这就是革命家。我们今天最需要的就是这种挺身而出的大无畏精神。中华民族从来就不缺智慧,缺的只是勇气,缺的只是大无畏精神。我们中华民族,我们中国人民,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能够在百年衰败的烂摊子上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依靠的就是这种精神!今天我们更加需要这种精神,今天的中国再次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我去年纪念主席诞辰113周年写的一篇文章,现在看来危机比去年更加迫近。


只是与历史相比较,民族危机的形式发生了变化,历史上的民族危机历来都是以军事侵略的形式表现出来,八国联军来了,日本兵来了,在我们土地上耀武扬威、烧杀劫掠,惨烈景象每个人都能直接看到,直接感受到。而今天民族危机的形式发生了很大变化,西方列强不再是通过军事侵略掠夺我们的财富,而是通过经济金融手段掠夺我们的财富。虽然都是掠夺财富,都是建立不平等条约(现在叫规则),结果也都是殖民地;但是以前是采用军事手段强迫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直接实行军事上政治上的殖民化;现在则是通过买办和汉奸学者诱使中国主动接受不合理规则,实行较为隐蔽的经济上的殖民化。八十年代主流经济学家曾经引入过一个十分著名的"温水煮青蛙理论",讲的就是逐步殖民化的道理:如果采用军事手段政治手段直接殖民化,就如同用热水煮青蛙,青蛙一下子就能跳出来跑掉;而如果采用市场改革的手段逐渐实行经济殖民化,就如同用温水煮青蛙,青蛙就不会跳出来跑掉,等到水温逐渐超过青蛙承受力时,青蛙已经动不了了,只能接受被活活煮死的命运。几乎所有主流经济学家都曾至少不下十次地重复过这个理论。经过30年的逐步加火加温,中国这只巨大青蛙已经被煮得差不多要动不了了,已经被煮到了最后生死的关键时刻,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唯一的活路就是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奋力地从锅里跳出来,从西方列强和改革精英为我们民族设置的经济殖民化这口大锅里跳出来,这就是马宾现象的历史意义,这就是中国左翼政治力量的历史使命,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


前些天我和几个同志还在谈论,这轮刚刚结束的中美经济战略对话有些不妙,美国代表一反过去历次谈判那种狂傲躁怒的态度,自始至终都兴高采烈、狂喜不断,美国代表团长鲍尔森甚至抑制不住内心兴奋地高呼:谈判对手是一位中国人民的杰出代表。一般来讲,当一个国家特别是美国这样世界上胃口最大的国家,欢呼赞美它的谈判对手时,至少说明它想得到的东西已经完全得到了,甚至远远超过了它想得到的范围。这轮中美经济战略对话在哪31个领域签署了哪些条约我们不得而知(不知道为什么要保密),但是就美国在此之前提出的条件而言,更像是一种战败条约。比如要求中国金融市场要开放到解除一切管制和取消对外资所有限制的程度,要允许外资控股中国的银行,控股中国的保险公司,自由进出中国股票市场,到中国市场上发行股票,管理中国年金等等,这种条款与其说上国与国之间的谈判,倒不如说是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谈判更加准确。让美国公司到中国来发股票,等于是让美国给中国老百姓打白条,本来中国1万5千亿外汇中的绝大部分就是美国给中国政府打的白条,现在又加上给老百姓打白条,你说中国经济有多危险,中国财富被掠夺到了什么程度。要知道,纸币、国债、股票这些东西都是信用产品,是一种虚拟财富,是依靠国家信用支撑的财富,我们自己发行的纸币、股票是建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信用上,是用共和国的信用做抵押,因此大家可以放心。现在要把我们国家、企业和老百姓个人的财富都压到美国这个敌对国家身上,都变成美国打的白条,用美国的信用做抵押,一旦中美之间交恶,所有财富都会立刻灰飞烟灭。把中国的物质财富换成美国打的一堆白条,是比三国时期火烧赤壁连接战船更加毒辣绝顶的主意。


贸易和金融在中美之间形成了一个殖民经济循环圈,在这个循环圈中,中国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变成了越来越多的廉价商品流向美国,流向世界发达国家,几乎所有西方发达国家的所有家庭都在享受着中国的廉价商品,中国的廉价商品使所有西方发达国家老百姓手里的货币都越来越值钱,能买到越来越多物美价廉的商品,所有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家,无论其政治观点彼此差异多大,都在异口同声地欢呼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欢呼当初八国联军都没有获得的伟大成就。可以说,在白种人的历史上,一共有过2次最伟大的经济成就,一次是把北美大陆变成自己的家园,另一次就是把中国变成自己的廉价工厂。如果说贸易循环把中国变成西方发达国家的廉价工厂的话,那么金融循环则更进一步把中国的廉价工厂完全变成了白干,把中国工人流血流汗每年工伤死亡数十万人换取的血汗外汇又送回到了美国。绝大部分用来购买美国国债,填补美国财政赤字,降低美国的通货膨胀,推动美国的商品越来越便宜,一美元能买2盒鸡蛋;另外一部分用来注资西方发达国家的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再拿着我们投资的美元到中国来廉价收购我们的企业,廉价收购我们的银行资产。由于我们赚取的每一美元外汇都要增发七、八元人民币,积攒1.5万亿外汇储备投放的人民币超过10万亿,现在把美元送回到了美国,但是那10多万亿人民币并没有收回来,仍然在市场上流通,就形成了所谓流动性过剩,导致国内通货膨胀,再加上人民币对外升值又引来了越来越多的美元,通货膨胀就更厉害了,并且人民币对外升值越厉害对内贬值就越厉害。可见,中美之间的殖民经济循环圈,使中国老百姓完全陷入了经济增长的悲剧当中:中国经济发展越快,为西方发达国家创造的廉价商品越多,西方发达国家的通货膨胀就越低,生活水平就越高;而中国自己则是出口商品越多,送给西方发达国家的外汇就越多,通货膨胀就越厉害,老百姓生活就越艰难。中国老百姓完全陷入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描述的当初欧洲工人阶级的历史悖论当中: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只是表现为资本生产率的提高,工人创造的劳动生产率越高,生产的财富越多,工人就越倒霉越贫穷。殖民经济循环圈在中美之间再显了这一悖论过程,中国GDP的增长,只是表现为西方国家财富的增长,表现为西方国家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而自己的老百姓则是越来越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


美国等西方国家不仅利用这个殖民经济循环圈掠夺中国的资源和外汇,甚至直接运用价格武器制造通货膨胀掠夺中国的财富,这次通货膨胀就是典型,由于30年来掏空了中国的资源,形成了中国资源依赖进口的局面,美国便运用石油和粮食哄抬世界资源价格,造成目前中国通货膨胀近于失控的严重局势,世界资源价格的暴涨,造成了对美元的巨大需求,美国就可以采用打更多白条的方法掠夺更多资源。殖民经济循环圈正在把中国变成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殖民地,变成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奴隶,最近一个欧盟经济学家就指出,中美之间的经济循环圈已经形成了类似当初美苏之间核平衡那样的关系,一旦打破这种循环,中美双方都会倒霉,美国将会失去大量廉价商品和中国的上万亿美元外汇,中国将会有大量工人失业,所以这个循环圈只能继续循环下去。国内主流经济学家和改革精英更是威胁中国人民,如果试图抗拒这个循环圈的规则,不老老实实做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奴隶,就会出现失业和经济下降的恶果。这个逻辑表面听上去好像还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就会发现完全是混蛋逻辑,难道中国人生来就是要为西方人做奴隶的吗?不做西方的奴隶就只能失业,这是什么狗屁逻辑!那些由美国培养出来的主流经济学家,之所以正在成为过街老鼠和人民公敌,就在于他们帮助美国在把中国人变成经济奴隶。


但是目前要切断这个殖民经济循环圈,确实需要巨大的勇气,因为在短时间内肯定会增加中国的失业人口和减缓经济的增长,美国在用这个威胁我们,国内改革精英也在用这个威胁我们,怎么办?难道中国人民就为了眼前这点儿经济增长永远做西方国家的经济奴隶不成?不!已经站起来的中国人民绝不能再做西方国家的经济奴隶!砸!彻底砸烂这亡国灭种的经济循环圈!彻底砸烂这狗日的殖民经济!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丢掉眼前一点儿经济增长吗,但是我们可为子孙后代保住已经所剩不多的发展资源,而美国面临的将是全面危机和衰退!如果我们的决策层,我们的知识分子,也都具有马老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整个东西方的经济格局就会改变,就会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改变。即便真的出现暂时的经济困难也吓不到中国人民,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不屈精神的伟大民族,正如毛主席生前所指出的那样,"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会继续战斗下去"。这种不屈的民族精神,是我们摆脱经济殖民化,实现民族崛起的最根本条件,无论任何艰难险阻我们都能踩在脚下,无论任何险风恶浪我们都能安然渡过,那些官僚买办汉奸学者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中国人民信心有能力在不远的将来,把中国由现在经济上的肥大国家,变成为一个政治上的强大国家。


第二,真正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共产党人是干什么的?就是干社会主义、干共产主义的。许许多多的共产党员特别是共产党的干部,在改革之前30年还能坚持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追求,在改革后这30年,仍然能够坚持不懈地追求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则很少。作为当初文革中的造反派,毕生追求社会主义是一个十分自然的现象,但是作为像马老这样文革中的当权派,特别是文革中遭难的当权派,仍然能够一直坚持追求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很不容易的。我们说马老是老同志的一面大旗,也包括这个意思。特别可贵的是,马老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追求,不像许多同志那样只是保存在心里,只是一种纯粹的个人行为,而是一种公开的政治行为。在对待诸如改革、文革,对待毛泽东、邓小平等重大历史问题上,马老越来越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观点明确,不含糊、不犹豫、不吞吞吐吐、不耍滑头,展示了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对国家人民的高度负责精神。


马老作为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不仅表现在无畏上,更难能可贵的是表现在无私上,无畏容易无私难,在荣华富贵唾手可得的条件下能够无私则更难,走投无路的人搞社会主义很容易,放弃荣华富贵搞社会主义的人就很不容易,马老就是这样很不容易的共产党人。马老和改革开放后中国三代领导人都有着良好的私人关系,如果马老也像现在那些主流经济学家一样谋私的话,恐怕早就上了中国富豪排行榜了,可是马老不仅没有像现在那些官僚学者一样地以公权谋私,反倒是以私权谋公,利用这种良好的私人关系在呼吁捍卫国家和人民利益,这是一般人很难达到的无私境界。大家可以想一下,那些主流经济学家中有许多改革精英也同马老一样地是省部级干部,别说有机会处理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关系了,就是随便一个公司老板给一个10多万年薪的独立董事,就能被完全收买过去,像狗一样地老板指谁就骂谁。相比这下,马老的确了不起,特别是在我看到马老家徒四壁以后,更加感到马老了不起。要知道,在当今一个批条就能成为亿万富翁的市场经济中,认识三届国家元首却依然清贫如洗清白如初,试问当今天下能有几人做到!在这个问题上马老对我启发很大教育很大震动很大,俗话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其实有时候甚至不用一席话,只有一件事就足够了。这是我讲的马老第二点,马老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方面。


第三,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超越个人情感的士子精神,从来就是中华民族优秀知识分子的固有传统。马老是我国著名经济学家,退休前在国务院经济和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担任领导职务,是大知识分子。今天我们不想谈论马老在学术上的成就,只想谈一下马老作为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最优秀的品格就是这种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当今中国知识分子最缺少的也是这种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中国知识分子之所以成为当今社会道德崩溃的主要推动力量,根源就在于把一己私利和个人情感当作判别真假善恶的历史尺度,从当初一群下流文人搞的"伤痕文学",到后来主流经济学家搞的"世界规则",无一不是把个人利益作为真理标准加以推广,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在精神上被摧毁,西方国家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知识界迅速造就一个汉奸买办集团,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这个致命弊端决定的。马老是极少数能够克服这一弊端,坚守中国知识分子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这一优良传统的典型代表。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饱经忧患、历尽劫难而绵延不绝地发展壮大,其中知识分子的这种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始终在起着身体脊梁的支撑作用。


马老在文革中受到过巨大冲击,期间和复出后都受到过邓小平的关照,单就个人恩怨来讲,对中国政治舞台上不同人物的取舍应该是十分明确的。所谓大义灭亲大义灭友,说说容易做起来很难,而大义灭恩则更是难上加难,特别是在推崇滴水之恩甘当涌泉相报的中华民族看来,可谓是难以跨越的情感门槛。大家可以身临其境地设想一下,有几个人敢于保证自己能够跨越过去!我们这一代77级大学生就有些体会,我们最常遇到的指责就是"没有邓小平就没有你们这一代大学生",意思是你们应该报恩,可是不能因为我们能上大学就让这个民族下地狱啊!但无论如何都属于知恩不报。这还是一代人的所谓恩遇,对个人情感要淡得多,如果放到个人头上的恩遇,那是很难跨越的。可是马老毅然决然跨过去了,为了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为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了昭昭天理,为了人间正义,超越个人的情感和利益,发出了响彻天地的战斗吼声!什么叫知识分子?这才是知识分子,是传承了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的真正的知识分子!可以说,在重大政治问题和历史问题上,能够跨越个人情感,始终把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追求真理服膺正义,是中国知识分子脱蛹化蝶的关键环节;能够闯过这一关,中国知识分子就会成为推动中华民族崛起的翩翩起舞的彩蝶;闯不过这一关,中国知识分子就永远都是寄生于这个民族体内的一堆烂蛹一堆臭蛆。绝不可能有第三种前途。现在马老已经飞了起来,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不断飞舞起来,带领中华民族实现世纪性的历史腾飞!


第四,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大家风范。说马老是大家风范,除了前面讲到的胆识、品格、家国情怀和士子精神之外,还需要有超常的见识和能力。一是能够把马克思主义和当今新的科学知识、新的社会发展相结合。这是当代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人类最优秀文化的结晶,特别是作为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毛泽东思想,它本身就是人类正确的知识体系,是人类科学发展的成果,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要及时了解科学前缘的新发现、新发明和新知识,保持理论的常青状态。据马老身边的同志介绍,马老以90多的高龄依然在关注着如基因技术、生物产业等高端领域的发展,这是相当不容易也是相当感人的。现在别说是老同志,就是许多年轻同志都很少关注新的科学知识和新的社会发展,特别是一些无所事事的人把马克思主义完全变成了打发闲暇时间的一种无聊游戏,凭借头脑中残存的一点儿剩余教条,专门用来在左派内部打内战,他们不但没有能力和右派进行任何斗争,甚至没有能力找到一个听众,不仅成为右派的笑柄,也严重败坏了马克思主义者的声誉,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危害极大。如果不是这些所谓马克思主义者帮倒忙,主流经济学家也不可能把西方经济学变成中国的主流。就这点而言,马老的确可以说是许多同志应该学习的楷模。


二是能够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实际相结合,这是最根本、最重要的。前面讲到的要把马克思主义和新的科学知识、新的社会发展相结合,是为了能够增强战斗力,能够更好地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看马老的作品就会发现,马老几乎对中国所有重大问题,特别是我们党和国家,我们民族和人民当前面临的重大问题,都进行了深入思考和切中要害的回答。最近我一直在想,目前我们党,我们国家,我们民族,我们人民,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导致中国兽性化发展的根源是什么?就是西方文化中所谓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以及物欲为本、肉欲至上的纵欲主义,30年来用这两个原则对整个国家进行强制训练,结果把人性和文明全部过滤掉了,把人降低到了动物本性支配的原始状态,所有人性应该具有的高尚的精神现象,统统被斥之为遥远的极左教条,中华民族六千年文明的发展被全部格式化了,还谓之为是思想解放。所有这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所谓姓资姓社、极左极右、革命反革命的政治斗争范畴,已不仅仅是反共反华反革命反人民的问题,而已经演变成为一种反人类反文明的邪教行为。甚至连组织结构都具有邪教色彩,国家有主席,党有总书记,邪教只认老爷子,并且老爷子能管党的总书记,甚至公开宣称"只要管好几个政治局常委,就能管好整个党,进而管好整个国家",这哪儿还有一丁点现代文明的色彩!可是中国那些所谓推崇宪政的改革精英,却一起欢呼由老爷子管理国家主席和党的总书记是最伟大的民主政治。可以说,邪教的现代神学统治,是当今束缚中国的最大思想牢笼,不铲除邪教的现代神学统治,就无法落实科学发展观和建设和谐社会,更谈不上什么民族的崛起。所以批判邪教神学这层窗户纸早晚要捅破,不捅破中国就不能回归正道向前发展。


马宾同志以90多岁高龄率先跨出第一步,率先捅破这层窗户纸。我想,马宾同志的这一功劳,在未来中国共产主义发展史上,在中华民族复兴史上将肯定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学习和支持马宾同志的最好方式,就是在理论上展开对现代神学统治的全面批判,高举复兴社会主义的思想大旗,用社会主义也只有用社会主义,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