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进入战备,紧急集合

好战军情 收藏 8 3652
导读: [size=14]又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傍晚开始雪越下越大了,今天不用担心有什么训练任务了,刚看完今天的新闻联播,回到宿舍大伙都在讨论雪灾的问题。我是在南方长大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下这么长时间。连日的大雪让我们都非常兴奋。班长是山东人,我们都围着他听他讲他小时侯在冰天雪地里玩耍的日子。 隔壁三班长神色紧张地跑过来通知我们班长去参加连部的紧急会议,望着窗外下着的冰雪我们的神经也跟着紧张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班长带回什么消息。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家在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又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傍晚开始雪越下越大了,今天不用担心有什么训练任务了,刚看完今天的新闻联播,回到宿舍大伙都在讨论雪灾的问题。我是在南方长大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下这么长时间。连日的大雪让我们都非常兴奋。班长是山东人,我们都围着他听他讲他小时侯在冰天雪地里玩耍的日子。

隔壁三班长神色紧张地跑过来通知我们班长去参加连部的紧急会议,望着窗外下着的冰雪我们的神经也跟着紧张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班长带回什么消息。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家在湘西的“小匪”(因为他刚来我们班的时候我们听说他是湘西的就想起湘西土匪,但又因为他个子小,所以叫他“小匪”)说他今天早上趁着去给连队买菜的机会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但没有接通,给在长沙工作的姐姐打电话才知道家里因为雪灾已经停电一个星期了,可能是因为电信局也停电了所以接不通。因为停电捻米机不能把谷子变成米,整个村里都快没有米吃了,道路全都被冰冻起来了不能通车,现在不知道家里的父母怎么样了。

我站在那里都象冻住了一样,“怎么我就没有想着给家里打电话呢”我突然想起来了,因为我们驻地比较偏僻,平时训练任务比较多,连队只有一部公用电话,每次打电话都要排队,我们都养成了半个月或一个月给家里打一次电话的习惯。


我看到大伙全部都和我一样,在这一刻冻住了。做为副班长的我赶紧安慰大伙“没事的呢,没见电视里面报道现在政府都在紧急动员抗灾啊,家里都会没事的,小匪你也不用担心刚刚电视里面不是报道了政府给乡村送发电机吗,这就说明政府已经很重视农村没有电的情况了,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会把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的。”大家都楞楞地看着我。老姜猛地跑过来握着我的双手做着哭腔地说道“感谢党,感谢政府对我们家乡父老的关心”,老姜的这个动作把大伙都逗的哈哈大笑。我挣脱开老姜的手使出一个“踹腿锁喉”,老姜动作非常敏捷往后一跳就躲开了我的攻击。突然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的是连队指导员后面跟着紧皱眉头的班长,指导员走到我们中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刚刚都在门外听着你们谈话,你说的很好啊,同志们不用担心家里的情况,就象刚刚小李说的现在全中国都在关注灾区人民,今天温总理都亲自到灾区去视察了,各级政府都非常重视灾区人民,保证不冻死人,不饿死人。你们继续聊,我再去别的宿舍看看。” 说完他就走了。

大伙赶紧围着班长打听开会的内容,班长命令大家抓紧时间上床睡觉,现在进入战备状态,其他事情禁止打听。这时大家心理明白了肯定是有事了,以往有紧急训练的任务也是这样,但这样的冰天雪地搞紧急拉练还是第一次 。

宿舍里一片漆黑,也许是大伙都在想着这么冷的天会有什么样的任务,或还是在担心自己家里的状况,都在床上翻来覆去,弄得床呀呀做响。

突然连队操场里传来了马达声,一阵急促的哨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紧急集合!各个寝室里并没有传出了以往阵阵喧哗声大家都在有序并用比以往更快的速度起床穿衣。我们冲向了操场,操场上主席台上站着几个雪人,雪并没有因为我们有任务而停止。因为我们宿舍在一楼我们班象往常一样是最先到达操场,走近雪人一下原来是连长他们站在那里,五分钟不到全连集合完毕。连长站在台上喊道:“同志们,现在是零晨1点,刚刚我们接到紧急任务,时间非常紧迫,上级首长非常重视,现在抓紧时间上车。”指导员拿着手电对着右边的车一晃,5辆6×6越野卡车停在我们面前。我们迅速登上了车,这时我们才发现刚刚站了那么几分钟身上,帽子上都有积雪了。车子开出了连部大门。小匪悄悄地问:“班长到底是什么紧急任务啊,不象以前的训练啊,没有拿枪。”班长点了一根烟坐在车箱地板上,“我也不知道,我们去开会也没说啥东西,只是通知我们进入战备状态,要班长做好南方战士的思想工作,不要担心家里的雪灾情况,我看我还没有回宿舍班副已经在给你们做思想工作了,所以我就没有说什么了。没想到任务这么快就下达了。”

现在的温度可能是零下几度了,我们身上并没有穿太多的衣服,车厢里的战友都在哈气来温暖自己的手,“大家都互相挤到一起来”我说道。三班也和我们是一辆车,三班长把身体移到我们面前:“一班长给支烟,刚刚才发现我兜里的烟盒是空的”老姜笑道:“三班长啊,你兜里的烟盒怎么老是空的啊,晚上吃完饭你在厕所里对我也是这句话。”大伙都笑了。三班长嘿嘿地笑着“冒的办法啊,备用物资都用完了,冰天雪地买包烟很困难啊”。三班长是湖南人,人长的黑黑瘦瘦的,他自己很少去买烟,就算好不容易买一包也从来不发给别人抽,所以我们经常笑话他,但他人很善良,喜欢乐于助人,脾气也很好,对我们的冷朝热讽他无所谓,反正就是有理由回答,要不就厚着脸皮嘿嘿地笑着。班长和他关系比较铁,班长口袋里的烟有三分之一是三班长抽掉的。他点上了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每次他吸烟的第一口就活象电视里吸大烟的人深深地吸一大口。所以他有一个外号叫“大烟鬼”但一般都是私下里背着他才这么叫。

车开的很慢,估计是雪下太大了影响的,车厢里蔓延着一股浓浓的烟味,两个红色的烟头一上一下地移动着,不知要去哪里?不知要走多远?不知什么任务?进入战备,紧急集合,我们都蒙了。~~~~~~~~~~~~


回来后连队放假三天,今天趁机写了点东西先发出来,先写这么多如果大家喜欢我再把后面的东西写出来。

本文内容于 2008-2-4 20:43:43 被好战军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